头像by inko
——八百墙头反复横跳,十载见证初心不饶——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退役主催/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原味》【第七章】访

【第七章】访

【——言出必行。】

 

“妈妈——”距目的地五米之遥时,雪村绪就开始向其招手,被松开了狗栓的糖果更是一个健爪如飞向前冲刺。有时候母亲也会将自家的宠物狗带到店里,因此糖果也许甚至比她还要熟悉这条街道。

“你们来了啊。”一名年轻的妇人从堆满了蔬菜的摆台后走出来,脸上画着淡妆,因汗水的浸湿而有点花了。由于先前用电话打过招呼,雪村梓对女儿及其前辈的到访并不感到意外。绪重复了一遍早上的介绍。

“小女平日多受关照,感激不尽。”她微笑着行了一个非常日式的鞠躬礼节,口音也让人听不出出身,甚至还带有一点微妙的播音腔,约莫是从专业教材上学习的日语。与一般人印象中的中国女性大相径庭,周身散发出貌如“大和抚子”般的气质,似乎在数年的打磨下已完全入乡随俗,尽管据亲女儿所言她并不擅长家务事。

她看上去还很年轻,红发如焰晃目,向上吊起的眼角仍隐约流露出独属于职业女性的锐气,给久我一种对方像是十年后的龙胆学姐的既视感。绪的长相比较偏像母亲,而看上去总是懒洋洋的、眼神涣散的弟弟显然不太像妈妈,但同时也不怎么像老实巴交的父亲。

久我回礼。他在面对长辈时的礼数倒显得有模有样,让绪不由得产生一股想要戳穿他的念头,但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

“妈,我们是来取食材的。”

“这样啊,太好了,看来今天就能吃到绪的饭菜了。”母亲盈盈笑道,“毕竟我这个做妈妈的手艺还远比不上自家的女儿。”

“我在学校里的成绩也只是普普通通啦……”

“确实是勉勉强强呢。”一旁的某人不住小声地插了一句。

“多嘴。”细声地顶撞回去后,绪又回过头向母亲抱怨道,“说起来,岚那小子还是一副嫌弃我回来的死样子……”

“别看他在你面前是这样子,吃我做的饭时偶尔也会说‘如果姐姐在家就好了’。”

“真的吗!我就说嘛那小子肯定傲娇了!”

重点在那边吗?母女俩的对话反倒让久我开始好奇这位母亲大人的厨艺究竟是怎样的。

“来,你们随便挑吧,都是些今天刚进的新鲜货。”现在距主妇出门采购的时段还早,店门口正好没多少顾客。

“谢谢妈妈,那我就不客气了!”严格来说,这些全都是自家的蔬菜,完全可任意选取。

专门卖蔬菜的店面在这一带并不多见。“雪村小姐为什么会想到要开一家这样的店?”久我好奇地问。

“这个啊,说起来,刚来日本时我确实抱着当主妇的觉悟,可后来发现不同地区的文化习惯差异果然还是很大的。在日本,一般大家都是去超市购买食材吧,但在中国,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去一个叫做‘菜市场’的地方购买,因为摆在超市的食材往往不够新鲜。日本虽然也有农贸市场,但分布远没有中国的城市那么密集,由于城市管理也几乎不会出现在路边摆小摊小贩的情况,说实话我在一开始还真没有办法适应这一点。日本这边的习惯更接近于中国的北方,北方人常常会购置一周甚至半个月的材料储存到冰箱里取用,但南方尤其是广东的菜系十分注重材料的新鲜度,因此大多数家庭一般都只会采购当日的食材,量往往很少,每天都要前去市场很不方便,而且说实话这边蔬菜水果的种类也很少……于是慢慢地我就开始想着,有一家自己的店直接进货好像也不错,附近的太太们也有着类似的需求。”

怪不得雪村家里的冰箱会连现成的食材都找不到。

“起初也是一时兴起,毕竟自己之前完全没有开店的经验,但是……果然待在家里还是太无聊了。就跟丈夫商量好了,干脆出来试试做生意。”

正在挑选中的绪突然揭穿道:“说到底还是因为妈妈你不喜欢做家务吧。”

“有在做啦!”

——总感觉这一家子人的心都好大啊。

久我在心中默默吐槽。不管是冒着亏损的风险初次尝试开店,还是在毫无料理背景的情况下就读退学率极高的远月,两者都是说干就干的类型。

“前辈,不要愣着了,不是你说要来看看的吗?”

“知道了。”闻言他这才开始打量起店内的商品,与一般的市场售卖方式不同,这里的蔬菜都是未经包装的,可以由顾客自由挑选,然后再统一计算价格。尽管看上去卖得很随意,但这里的材料品相确实都不错,和自家酒店大批量进购的食材足以媲美。

让他不禁联想到现今的一席司瑛士,是一个能将任何食材本身的味道都发挥到极致的怪物,而且更是久我一心渴望超越的高墙。

“今天的白菜很不错啊,要不试试那个吧。”

“什么?”

“开水白菜。”

名字听上去平平无奇的开水白菜,实乃川菜中的一道传说,甚至是荣登国宴的精品之一。虽名带“开水”二字,但必然不是以清汤寡水炖煮那么简单,美味的秘诀就蕴藏在汤底里。其必备的上等高汤由鸡肉、鸭肉、排骨、扇贝、瘦肉、绍酒等材料烹制,但成品却清澈见底好似清水,故得以开水之名。上好的新鲜白菜充分汲取清汤中的精华,足以给食客带来满口鲜香的极致感受。

 

……

“还真想象不出来,明明看上去非常清淡,品尝起来味道却十分浓烈。”

经历过足足两小时的试作,两人才总算在家庭厨房中将第一版的菜肴端了出来。专攻川菜的久我自然听闻过开水白菜的大名,但过度追求辣味的他显然低估了这道菜所能带来的味觉冲击。

“这份鲜美的味道确实令人惊叹,但总好像……少了点什么。”

“果然,前辈也觉得,这种程度还是不够吗?”

站着守了一个小时汤锅的绪疲乏地仰头瘫在座椅上,几乎是呻吟着发表感慨。她尝过后也觉得这份试作品的味道很不错,但与名品佳肴想必仍是差了一个档次。这道菜的真正潜力也应该远远不只如此才对。

不过这才只是第一次试作而已,真正的美味须经过千锤百炼而求得,可不会来得那么轻松。

“下次在学校里的厨房再试作看看吧。”

“说的也是。”

家庭厨房所能进行的烹饪毕竟还是有限的,想到这里,对自己并未生在料理世家这一点,绪的心中还是略有抱憾的。但她绝对不会因此抱怨自己的家人。

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明晃晃,似乎在无声地强调着她现在身处的地方名为“家”,可冥冥之中尚存有一丝陌生感,不知是因为自己太久没回家的缘故,还是源于对面的这位不速之客的存在。

“说起来,前辈你是怎么看待‘川菜系’的呢?”她将向上投射的视线重新放平。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为什么在那么多的料理分支中偏偏选择了川菜……久我家族旗下连锁餐馆,本身囊括了各国的料理吧。果然是因为辣味吗?”

“这一点确实占了大部分的理由吧。在辣味上,川菜的造诣是其他国家的料理难以企及的,要说进一步的理由,那就是川菜本身更偏向于家常菜,具有可复制性。”

“……可复制性?”

“我一直觉得,只有少数厨师在苛刻的条件下才能实现的料理,怎么说呢,太过梦幻了。就好像转瞬即逝的流星,更有甚者,后人再也无法将其重现。”

罕见地,他面露出认真的神情。绪大概还是初次见到这样的前辈——她在记忆的深海中一时间搜寻不到,素日里满脸嬉笑的他何曾这般肃然过。

他交叉双臂,“我并非认为将料理作为艺术去追求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料理与文字绘画不同,它们难以作为具体的作品保存下来流传后世,于是便以手艺的形式代代相传。用一般人就能获得的普通食材,加以可传授给他人的制作工序,由此实现的料理才是我个人更青睐的,而川菜恰恰符合了我所需要的辣味与普及度这两方面的要求。”

类似的话题,他们好像在中华研的厨房里也讨论过。

“也就是说,比起高级酒店里某位特级厨师才能做出来的、价格贵得要死还只有达官权贵才有资格享用的顶级美食,久我前辈更喜欢平常家庭能享用到的佳肴吧。”虽然平时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指手划脚,内在的思想还是很亲民的嘛。

这一刻,绪难得对他有所改观了。

“不错,这样后世也能记住我的大名了。”下一秒,他立即得意道。

——好歹让我的佩服之情能够坚持三秒啊!

正准备喝水的她差点喷出来。结果还是绕回了原本的人设,不过这就是久我学长啊。

“那雪仔是怎么想的?”

“我?对粤菜吗?”明知对方问题的指向,但没料到自己会被关心的绪依然下意识地反问,接着又不带分毫犹豫地干脆回应道,“因为喜欢啊。”

她握紧了手中的马克水杯,“对我来说可以算得上是故乡的味道吧,而且因为自己很喜欢,所以就想更多地推广出去。就是这么简单。”

对面轻轻地笑了笑,未等她琢磨出其中的含义,久我突然站起身。

“那,我也是时候回去了。”

“唉?不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吗?”

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等绪反应过来时已经收回不来了,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有挽留的意思,只是习惯性地说出了客气的台词——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接下来雪仔要和家人一起吃饭吧,我在场多尴尬啊。”

闻言,她光是想象一下彼此坐在同一张饭桌上好似见家长一般的情形,绯色就情不自禁地浮上了面颊。

“说、说的也是……”

“那这些我顺便借几本走咯?”他用拇指指了指坐上的菜谱。

“随便你。”

结果前辈真的就这么离开了。目送他远走的背影,绪又一次扪心自问: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雪村岚走出店门时,视线恰巧与驻足在橱窗前的人相碰撞。

确认过眼神,是早上才打过照面的人。

久我显然也认出了对方是绪的弟弟,能够在回程的路上不期而遇,不得不让人感慨日本真小;纵使岚本人有些脸盲,他也没有健忘到不记得四个小时前才见过的人,更何况那个人的外貌风格不可谓不令人印象深刻,甚至容易让他联想起那种仿佛下一瞬间就会抽出一张卡片说道“这是我的回合”的、从其他类型作品中乱入进来的角色。

尽管岚记得对方是姐姐在学校研究会里的前辈,但姓什么却完全没放在心上过,临时更是想不起来。

“哟,弟弟君中午好啊,真巧呢。”一向自来熟的久我招呼道。

对面一开口,让本想装作没看到但视线已经对上、对方还打了招呼于是不得不回应的岚犯了难,他不太喜欢和不熟的人打交道,但如果给姐姐的前辈留下不礼貌的印象,便会更加麻烦。他到底姓什么来着?只记得姐姐似乎否认过……

“中午好,不是姐姐男朋友的前辈。”

“不要用这种我好像被甩了的说法啊!”

面对吐槽,岚虽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台词确实不太对劲,并顺口说了一声“抱歉”,但脸上依然云淡风轻。久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是个面瘫角色。

回程途中,他只是一时起意想逛一下附近的商业街区,恰好被橱窗里展示的新款游戏机勾去了视线,没想到从那家店里就走出了后辈的弟弟,手中提着的塑料袋里装着美少女游戏的包装盒。

“我叫久我啦,另一个雪村同学。”大约猜出对方是不知道姓名的缘故,久我提醒道,“我记得雪仔,也就是你姐姐说过你很喜欢游戏呢。”谈及起家人时,绪大部分时间都在谈论自己的弟弟,不难看出来是个狂热的弟控。

深受困扰的岚尽管依旧面无表情,但眼中还是拂过了一丝无奈。

“反正我是个御宅啦。”御宅族往往是略带贬义的称呼,但他仍坦然地用作自称,只不过老姐那边好像一直误会了什么。

『就算岚以后成了家里蹲,姐姐我也会好好抚养的!』『都说不必有这种觉悟了。』这是姐弟俩经常重复的对话。

……

 
评论(2)
热度(8)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