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54】

【54】守望的时间

【——无幸遇见,有幸闻之。】

 

“啊我昏倒了,要小亚佳里的亲亲才能起来~!”

每天一进门就看到舍友躺在床上装死。

“有心思开玩笑,证明你不还是挺精神的吗?”雪村亚佳里在窗前的写字桌上放下打包的堂食,“我帮你买了晚饭,要吃吗?”

“要要要!”原本还大字躺平在床上的古月绪一下弹起来,骨碌碌地爬到床边伸手去勾装着便当盒塑料袋。麻利地打开后她又立马哀怨起来,“居然是粥,我还想吃汉堡呢……”

“生病就不要吃油炸食品了吧。”亚佳里在双人寝室中的另一张床上坐下,开始喝刚买回来的盒装果汁。

“本来就只是小感冒而已,老师非要小题大作不准我出宿舍……”

银发上带有紫色的挑染、金色的瞳孔眯起来像猫一样,古月绪是个来自大阪带有关西口音的日本留学生。在这所艺术类高校,每个学生除了学习基础科目以外,还会辅修相应的专业科目。亚佳里选修的是表演,古月则是编剧,由于同样来自日本,校方将她们安排到了同一间宿舍。

『表现出虚构角色的真实感,不仅依赖演员的演技,编剧对角色而言同样至关重要。某种程度上,编剧也要像演员一样,把自己代入角色,揣摩角色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若角色本身就苍白无力,演员的演技再好也不过是还原了其本身就平面化的人物形象罢了。』这是第一次见面时古月说过的话,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对亚佳里而言,她是个很好相处的舍友,不到半个学期就已经熟络到可以开无节操的玩笑了——虽然性格有些古怪。日常与古月进行日语交流,不得不说是身在异地的她对故乡的一种怀念。

亚佳里边喝饮料边掏出手机查看聊天室的消息。时差的缘故让她平时少有机会能参与到前同学们的线上聊天当中,但翻看每一天的聊天记录已成了她日常的乐趣之一。

 

〖3-E讨论组〗

【每天都被自己帅醒(前原)】啊,就快要期中考试了o(╥﹏╥)o

【H拯救世界(冈岛)】是啊,高中的课业更难了,学渣仿佛身体被掏空……

【Yummmma(矶贝)】大家有空多在群里讨论学习问题吧。

【本大爷(寺坂)】学霸闭嘴

【村松拉面,外卖随叫随到(村松)】+1

【吉田机车,全年保修(吉田)】+1s

【业火(赤羽)】可以,这很寺坂组

【本大爷(寺坂)】你也闭嘴!

【H拯救世界(冈岛)】我来分享点资源吧

(系统消息:“H拯救世界”被管理员禁言1天)

【Mr Rio(中村)】开屏见老司机发车失败

【女子力修炼ing(片冈)】不作不死

【代购美术用具(菅谷)】冈岛私信我说,他是想分享学习资料的资源来着……

【桃桃桃子(矢田)】wwwwwww

【Mr Rio(中村)】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梗我能笑一年(≧∀≦)o!

【速度是正义(木村)】怎么感觉群里的微商越来越多了?

【Yummmma(矶贝)】对不起,是我误会冈岛了……

【女子力修炼ing(片冈)】都怪冈岛平时言行低俗,不误会才怪

(系统消息:“H拯救世界”被管理员解除禁言)

【H拯救世界(冈岛)】你们太过分了凸(艹皿艹 )

【暗之Kirara(狭间)】意思意思心疼一下

【我的女仆不可能那么可爱(竹林)】活该啊

【向阳(仓桥)】快发吧

(系统消息:“H拯救世界”分享了视频《美女教师的专属辅导.avi》)

【Yummmma(矶贝)】冈岛你……?!

【H拯救世界(冈岛)】叫你禁言我!

【向未来飞跃(冈野)】我仿佛看到了结局

(系统消息:“H拯救世界”被管理员禁言10天)

……

 

〖私聊信息〗

【11:36】【Nagaso(渚)】最近还好吗?

【11:38】【Nagaso(渚)】现在总算与班上的同学们熟悉了起来,但总是觉得跟以前的班级比起来好像还是少了些什么。不愧是名校,大家都很专注于学习,学业的压力好像更大了呢……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呢?

【11:50】【Nagaso(渚)】晚安。

(注:此处“Nagaso”的网名是渚的一点小心思,是“nagisa”和“kayano”的结合。)

 

昼夜相反的日常作息,让亚佳里往往只能看到渚在line上的留言。东京与纽约有着十三个钟头的时差,推算起来,这是渚在凌晨给她发送的消息。

渚居然那么晚才睡吗?真不像他啊。亚佳里暗想。这个要怎么回复呢?如实交代,还是报喜不报忧?

许久未见面,若说完全没有思念那肯定是骗人的,然而这份思愁注定只能深埋在心里。喜欢他、喜欢大家的心情一点也没有随时间减少,反而由于时常怀念过去的种种,感情变得更为强烈了。

输入的文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斟酌着字句、犹疑着是否要发送消息。她很想每天都给渚留言,又害怕频繁的讯息成为叨扰;过少的交流又显得冷漠,她更不希望自己就此从他的身边彻底离开,变成可有可无的存在、被日渐淡忘……

至少现在,渚隔三差五地也会主动联络,光凭这一点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利用好朋友的身份,她不指望能奢求到更多。

擦掉嘴角的米粒,古月看亚佳里已笑盈盈地盯着手机许久,“笑得那么开心,是男朋友发来的消息吗?”

“……不、不是啦!”亚佳里猛然抬头,“我没有男朋友!”

“那就是喜欢的男孩子?”

涨红了脸的她继续反驳,“看到好笑的东西自然就会笑啊,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很少见亚佳里的反应那么大呢,反而有种让我说中的感觉。”古月不怀好意地笑道,“……等等,难道是喜欢的女孩子?!不行!亚佳里明明已经有我了……”

拿舍友这一点最没办法的亚佳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亚佳里就算爱上同性,对象肯定也是那个叫‘渚’的孩子吧。”

对面的人一下喷出了口中的果汁。

“咳、咳……!你刚刚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名字的?!”

“莫非……被我说中了?”略感意外的古月夸张地张大嘴,“亚佳里真的是那边世界的人?!”.

“快说,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名字的!”

被对方认真的神态吓得怔住,古月慢吞吞地言道:“是有一天晚上你说梦话,一直在喊那个名字,我是无意中听到的……”

闻言,亚佳里彻底呆愣,脸变得更红了,整个脑袋滚烫到冒烟。半晌,她默默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古月也终于意识到事态好像有点不妙,连忙双手合十道歉,“对不起,亚佳里,我不是有意的……刚才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了。”

沉默良久,她慢悠悠地从被子里探出头,“为了避免你误会我还是更正一下,‘渚’是男生的名字……”

“‘渚’不是女名吗?”这次她的惊讶不再是浮夸的扮演,“因为我以前认识的叫渚的人都是女孩子,小学时也有同学叫这个名字,老师还经常把她和我的名字弄反……抱歉,是我搞错了。”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恋爱中的少女抱着枕头翻身,以背示人。

在古月的印象中,亚佳里一直是优秀与自信的代名词,尽管待人亲切友好,但自带的女神气场又好似不容许他人窥探过多。这是古月认识她那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害羞到遮掩,看来恋爱确实如传闻所言会暴露人不为人所知的一面,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

“异地恋?”她试探地问道。

“……是我单方面的暗恋而已。”

“竟然能享受小亚佳里的暗恋,可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幸福的人!我的亚佳里是个大美人,还是曾经的童星和成绩优异的学霸……天啊,那个人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古月日常夸张的表现总让亚佳里觉得她说不定很有表演的天赋,尽管本人表示更喜欢留在幕后。

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至少她认为古月还算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别说了,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

“决定?”古月疑惑地歪头,“‘决定了就一直线前进’,我还以为说出这种话的亚佳里是一旦锁定目标就会勇敢追求的类型呢……”

亚佳里翻转身体,直视对方的眼睛,“我是不会放弃的,只是,他现在正朝自己的理想前进,我不想打扰他。”

闻言对方先是怔了怔,然后“噗哧”一声猛地笑出声来,捂着肚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你、你笑什么?”意外的反应让她害怕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说错话了。

“没、没什么……噗哈哈哈!只是,这个答案……呼哈哈哈哈,让我莫名觉得反而很有亚佳里的风格呢。”她擦掉笑出的眼泪,“因为,这种说法不就好像,你有自信只要自己告白,对方就会接受吗?不然哪来的‘打扰’之说?”

“唉……?”古月的话仿佛突破了盲点,她顿时陷入呆滞状态。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好像又没什么不对?仔细一想,自己好像真的没考虑过“被拒绝”的情况。不对,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只是……

“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不知为何经常成为他人倾诉恋爱烦恼的对象呢。”古月继续笑道,“我以前一直以为,大部分人不愿意告白是因为害怕失败、害怕最后与喜欢的人连‘朋友’关系都维持不了。没想到你的初衷却完全相反,居然是害怕告白成功吗?害怕对方会因为谈恋爱而耽误学习和生活?真有意思!……你想想看啊,如果完全没有恋爱感情的话,肯定会坚定地拒绝,然后事情一了百了,小小的动摇也只是一时的事,会烦恼到影响事业,难道不是因为你潜意识里认为对方也很重视你、所以割舍不下吗?”

潜意识里认为渚在意自己?亚佳里一时无言以对。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恋爱方式,不知为何,反而觉得确实是亚佳里会做的事情呐!”

古月的第六感常常强到可怕,这回她算是深刻地认识到了。

思索良久,她像点头一般埋下脑袋,“或许你说的没错。我可能真的是在害怕,那个人会接受我的告白……但是,根本原因可能是,我害怕渚是个不懂得拒绝的人吧。”

这回轮到古月噤声了。

“渚他啊……是个很温柔的人,我害怕他会因为不想伤害对方而勉强接受……”

是啊,如果她表明心意的话,那个过度温善的渚岂不是会把自己的心情放到最后,优先考虑对方的感情而接受吗?哪怕没有恋爱的情感、哪怕不适合,他也会强行忍耐着……

眼看亚佳里因自己说出来的话而陷入消沉的状态,古月感到气氛有些尴尬。犹豫片刻,她还是打算将心里话说出来,“所以,就决定勉强自己?”

“并没有勉强。”几乎是在话音刚落的时刻接上回答,话语者抬首露出的双眸比想象中澄澈得多,“说实话,因为死脑筋的个性,我以前也绕过不少弯路吃过不少苦头……虽说‘坚定不移’的性格一时改不过来,但现在的我所做出的每个决定都比以前花了更多的思考时间——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的结果。”

凝望着面前的十六岁少女,古月意识到她其实比印象中的雪村亚佳里,还要骄傲与果敢。

“绪,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一个很长的故事。”

她点点头。

于是,曾名为“茅野枫”的女孩,开始向他人娓娓道来一个有关教师与学生、目标与暗杀者的故事。

……

故事的结局,最终停留在那间暗杀教室的学生们各自奔向前程、前途未卜的段落。

桌上的马克杯已添过三次水,垃圾筒也比两个小时前多了几个饮料盒。沉默持续了半分有余,倾听者才开始发表听后感,“感觉,是个曲折精彩、又让人感慨万千的故事呐。其实我也有听过一些流言,知道亚佳里是那二十八名学生之一,但一直不敢打探那段经历,更完全无法想象你与这个事件牵扯得那么深……真意外,我本以为当事人都不愿意重提旧事。”

“那是一段异常快乐的时光,为何不能提呢?”诉说者的表情比听者还要开朗。

“对你来说不痛苦吗?”一时还无法理解。

“有痛苦的时候,但开心的回忆占据了更多,我完全不后悔度过了这样的一年……而且,E班的大家都约定好了。只要有机会的话,就向身边的人讲述当年的真相。”

“为什么?不是会引来过度的关注、带来麻烦吗?”

“确实,但是我们还是决定要那么做。”在她的身上古月仿佛看到了其他亲历者们重叠的身影,“即便举办过记者招待会,社会舆论仍旧摆脱不了对杀老师的负面评价……一味地强调‘杀老师是个好老师’,不但没办法让人信服,反而会让大众认为学生们已经盲目,便更加不愿相信我们的话了。所以我们决定,一点点地,向身边的人坦白,用我们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真相,让听过故事的人自己来判断杀老师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古月颔首,“不得不承认,听过你的自白后,我对那个几欲毁灭世界的怪物的印象彻底刷新了。”

“哪怕微不足道,我们也希望这世界上能多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多一个能将该美妙故事传递给后代的人……杀老师还活着,活在每个学生的身上。”

“听者也接受了教育,相当于成为学生的一员吧?”

“说得没错。”两人一同笑了起来。

“从你的经历我也能大概判断出来,你喜欢的那个男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了。温柔、勇敢与成熟,感觉很适合外坚内柔的亚佳里呐。”古月坏心眼地笑了,“是份非常有冲击力的恋情呢,请问我可以当作创作素材吗?”

“饶了我吧……”与渚有关的部分是她强忍着耻力说出来的,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对方却不打算放过追问的机会,“那孩子真的一点都没觉察到你喜欢他吗?”

“我对自己这部分的演技还是有自信的。”

面对未来影后胸有成竹的回答,未来的编剧开始对那个未曾谋面的男生既羡慕又惋惜,“就这么一直等下去?”

“不是,等待……我也有,自己的理想,我也在朝着目标前进,而且这份信念我自认为不会输给他。现在,对我们两个而言都不算最好的时机。”

在坚毅目光的注视下,古月又笑了,“说不定,那个容易被恋爱分心的人是你吧?”

亚佳里的脸又唰地红了,“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但我选择来留学不是为了躲开他,而是真的想进一步锻炼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古月打趣道,“不过在我这个学渣看来,亚佳里已经足够优秀,演技早就已经登峰造极了吧?”

面对褒扬,她罕见地踌躇片刻,小声道:“我的梦想,你听了之后不要笑我哦……”

“是什么?”古月饶有兴致地竖起耳朵。又一次见到了超级稀有的娇羞状态的亚佳里,今天真是大饱眼福了。

“我、我其实想成为那种……”别过头的她羞于直视对面,但边说又边在意地偷瞄几眼,“可以自导自演出优秀作品的女演员,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将杀老师的故事以影视的方式传递下去……顺便拿下‘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电影’什么的……”

“什么嘛,”她的笑意更浓了,“不是个很帅气的梦想吗?……对了,待到那一天来临时,可以让我帮忙写剧本吗?”

“唉?可以吗?”亚佳里再一次感到意外。

“当然,听了故事后我也已经是‘E班的学生’了嘛。虽然我没有那个运气遇见那么好的老师、拥有那么刺激的经历,但我有幸得知了这样一个故事啊。”

尽收眼底的这个笑颜,让那颗轻微摇晃的心再度安定下来。她不禁紧扣住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决然。


评论
热度(1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