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49】

【49】梦的时间(第二课时)

【——愿你能被这个世界温暖祝福。】

 

清澈如洗的碧空亮得刺目,毒辣的阳光炙烤着沙滩,隔着拖鞋都能感受到自下而上袭来的阵阵滚烫暑气。转眼间,脚心的温热又被淹没脚踝的冰凉液体夺走。

这种交错的温觉感受,也是夏日海边的魅力之一吧。

“这一次,总算能尽情地游泳了!”我面朝大海伸了个懒腰。此时,我正与同学们享受着期末考试的胜利硕果——离岛的暑期之旅。

“莫非小枫以前来过这里吗?”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仓桥问道。

“并不……”她这么一问,我才发觉那番话的言外之意是:自己曾来过这里,却由于某种原因而未能完成游泳的心愿。

为什么会下意识这么说呢?我明明是第一次来离岛。

“小枫是指之前没能上游泳课的事情吧。”乍现的矢田替我解释道,“一个月前杀老师在后山修建好泳池的时候,小枫却刚好因为感冒而不能下水,所以这回想弥补上次的遗憾。”

闻言我方才忆起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件事,可印象模糊得如同覆上一层薄纱。应该不是指那件连我自己都快要忘掉的事才对。

余光憋见到运动的人影,我扭头望向右前方,只见穿着泳裤的渚正在与其他男生们玩水上排球。眼见那赤裸的上半身,光滑的肌肤上没有一处伤口,我下意识感到安心。

下一刻,怪异感再度袭来——没有受伤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为什么会特别在意呢?

与此同时,面前的这片无垠的海给我带来一种强烈的既视感,我好似来过这里,可潜意识中的景象又仿佛有所不同。

算了,应该只是错觉而已。我打住继续往下想的念头,难得为这一天买了可爱的新泳装,今天绝对要好好地玩上一整天,无忧无虑地。

或许,我只是单纯地害怕想下去而已。

……

 

在学校度过的每一天都十分充实。修学旅行、球技大会、期末考试、夏日祭典、运动会、文化祭……时光飞逝,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十月的月末。

离毕业真是越来越近了啊。我边想着有些伤感的事情,边进行着万圣节晚会的场地布置。万圣节派对自然也是由可罗老师提议并策划的,当晚同学们都会打扮成各色各样的鬼怪,通过玩游戏来赢取糖果……可罗老师表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却比谁都热衷于举办好玩的活动,而且每次都能看到他拿着相机四处奔走的身影。

当我将手放在课桌的边角上时,一双手同时出现在了另一面。无需抬头便知晓对方是谁的我一言不发地接受了帮助,直到我们二人协力完成全部的搬运工作。

“渚扮演的是南瓜吗?”见会场布置得差不多了,我说道。

“嗯,虽然和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渚想象中的南瓜怪,应该是头套南瓜帽、身着黑色斗篷的传统形象吧?不过眼前这个类似中世纪王子的橙黑色系造型也非常适合他。

“茅野是……?”

“是魔女哦!”我调整了一下头上法师帽的位置。身上的这件抹胸连衣裙,和渚一样也是同样的色系真好。

“很适合你呢。”他点点头,“我记得业同学的造型好像也是魔法师……”

“是啊,大家的装扮都很可爱很合适呢。阳菜乃是猫妖,有希子是贞子,杉野是科学怪人,糸成是狼人,千叶和速水分别是猎人和吸血鬼……啊,还有爱美是占卜师,超级可爱!”在我一人滔滔不绝时,渚静静地露出淡淡的苦笑。虽然在大多数人眼里,渚在倾听的时候总会表现出同样的浅笑,但与他相处许久的我已经能逐渐看出他隐藏在笑容背后的情绪,有时是欣慰,有时是无奈,有时则是失落……

要不要问一下呢?正在我犹豫之际,渚的表情忽然变了。

我顺着他讶异的目光转身,只见面前伫立着一个高达两米,身穿学士服的黄色巨型……章鱼。没错,是章鱼……等等,为什么会有章鱼?!

虽然我反应过来,眼前裂口露出一排夸张牙齿的章鱼人应该是某人穿上了人偶服的结果,可印象中并没有章鱼星人的角色……

“你是……”我和渚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为师啦,为师!”不知是否隔着一层装扮的缘故,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要比平时尖锐不少,“为师也想玩cosplay的说,黏滑呵呵呵呵~”

下一刻,从章鱼身后猛然窜出来一个人影,是身穿白色连衣裙、头顶金色光环的天使装扮的姐姐——雪村老师,“这是我设计的造型哦,很可爱对吧?对吧!”

姐姐的品味众人一直以来都有目共睹,可是大家又都不想泼她的冷水。

“是啊,很独特的设计……”我尴尬地笑了笑。可罗老师,辛苦你了……不过,打扮成天使的姐姐真的好漂亮啊,相比之下可罗老师怎样都无所谓啦!

换好衣服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来到教室,接着理所当然地,布偶装的可罗老师成为了最瞩目的焦点。一番拍照合影过后,大家的注意力又很快地转移到了游戏环节上。

“奖品居然是超稀有口味的布丁!”只看了游戏目录一眼,我二话不说就拉起渚来到游戏摊位前报名。每个游戏的奖品各不同,直到派对开始都不会透露,是可罗老师给大家准备的惊喜。

由于这个游戏要求两人一组参加,我就不假思索地拉上渚一起玩,如果我再仔细看看规则的话,也许就不会作出这么冲动的决定了。

游戏本身很常见,甚至可以说频繁地出现在过去的综艺节目里。规则也十分简单,要求一人用嘴叼着纸杯在水盆里舀水,再将杯中的水倒进另一个人叼着的纸杯里,最后由那个人将水转移到特定的容器中,两人合作在规定时间内运送达到一定量便算作挑战成功。

我担任的是第一人的角色,由猜拳决定。虽说游戏本身不算很难,可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还要以渚为合作对象,我便不由得感到很紧张。工作人员业坏笑着说报名后就不准换人不准退出,看来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初始的几轮还算顺利,找到技巧后进度也渐渐加快起来,眼看就要达到目标要求了……

为了方便倾倒,渚半跪在地上,我则配合他的姿势颔首,又因为需要瞄准的缘故,两个杯子之间的距离不能相隔太远。于是从我的角度,能够清晰地看到渚的上半唇……

今晚才第一次穿的鞋子还没有完全习惯,地面也由于游戏而积累了一滩滩水渍,总之在我意识到自己正盯着渚的嘴唇发呆的那一刻,整个身体便在一瞬间僵硬住了,甚至没能察觉到自己的脚底正在打滑——

原本还弥漫在四周的喧闹声如刹那间盖灭的酒精灯。渚呆愣地坐在地上,我则双膝跪地趴到他的身上,两人口中的纸杯也因碰撞而双双跌落,水尽数撒到了身上。就如电视剧或漫画里那些被玩烂的桥段一样——

亲到了。

虽然只是轻轻碰到了唇角,而我也在触碰到的那一刻本能地弹了起来,可是……

我不清楚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或许在场的人都没有捕捉到最关键的时刻,但渚肯定是知道的。

大脑顷刻间化为一片空白,我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

秋末的室外阴冷刺骨,徒有装饰性质的衣物更是完全没有御寒的功能,可我还是漫无目的地奔跑着,身体异常滚烫,满脑子都只想着逃得越远越好。等回过神来时,我已蜷缩在体育仓库的角落里,四周漆黑一片。

为什么会慌张呢?比起众人起哄,方才那诡异的寂静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渚那一脸惊异的神情,也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按理来说,我不应该这么失落才对,因为、因为……我喜欢渚啊……

是想一直待在他身边的那种喜欢,是想成为他女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想成为他的……唔,再想下去,脑子好像会因为过载而炸掉……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这份感情,已经记不清了。尽管在发现心意后与他相处时会情不自禁地感到害羞,但若刻意回避的话反而会令人生疑,于是我只好在学校时刻保持演技全开的状态,扮演着好朋友的角色……

外面传来其他人为寻找我而发出的呼喊,我闻而不听。

从上方看到渚的那副模样,当时的我的确产生了想要亲下去的念头。脚滑到底是意外还是潜意识的举动,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可总觉得产生了这种想法又做出了相应行为的自己,就像故意造成了意外一样。随即做出逃跑的举动,又仿佛摆出了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怎么想都觉得很卑鄙……

我也希望渚能知道我的心意,可我害怕从他那里所得到的答案。现在的我隐瞒了太多的事情,而且抱着不纯的目的来到这个班级,我做不到让渚接受这样不完整的我,却同时没有勇气坦白真相……坦诚过后,大家还能够像现在这般待我吗?

门口处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就在我已做好被发现的准备时,脚步声又远离了。须臾,另一阵脚步声出现,仓库的门也被打开。

室外的光打在我的身上,背光的身影从形状就能辨认出来者。

“茅野……”

“对不起。”因为不想听到他下意识的道歉,我抢先说道。

似乎是感到意料之外,渚顿了顿,“只是意外而已,我才要说……”

“渚如果道歉的话,我会生气的哦。”被我打断后,他就不知所措地噤声了。我站起来,走向门口,“我已经没事了,走吧。不能再让大家担心了……”

来到他身边时,我的肩头忽地多了一分重量——渚将他的作为披风的披肩借给了我。

“谢谢。”我低声应道。渚他身上的衣服也很单薄,自己肯定也冷得很难受吧?我喜欢的正是这样的渚,温柔得好似王子一般。

啊,差点忘了,他现在就是王子呢,被狡猾的魔女所爱上的南瓜王子。

门口处的土地上散布着杂乱的鞋印,尽管夜色下光线晦暗,却还是依稀能分辨出其中有的鞋印不像是“人类”留下的。联想到身穿布偶装的可罗老师,我不禁失声笑了。想必是可罗老师先发现了我,然后再让渚过来和我单独见面吧……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老师啊。如果换作是其他人来见我,我还能像现在这样保持平静吗?

数月以来的相处,让我不得不承认可罗老师是个善良而出色的教师。尽管他拥有特殊的力量,却没有带来丝毫危险,甚至还会用自己的超能力来偷偷地帮助大家……既然如此,我还要继续探究老师的过去吗?可罗老师的秘密,让大家知道真的好吗?

以及,我的真面目,究竟……

 

“已经无法再隐瞒下去了……现在,我就要在这里,在所有人的眼里,揭穿你真正的一面!”在无数双眼睛的注目下,身着黑礼裙、脖系红围巾的我抬手指向面前的男人,放出胸有成竹的宣言,“你,就是死神!”

男人沉默着,黑色的大衣在风中猎猎鼓起。

下一瞬杀,世界归为黑暗、沉寂。

掌声,轰烈地响起。

幕布被拉上后,我从舞台侧面走入后台。

“茅野同学,好厉害的演技啊!”担任舞台剧导演的三村同学不住地称赞道,“虽然在排练时已经见识过了,但没想到在真正出演时还是那么令人惊叹。一走上舞台,你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过奖了。”表面上我没有波动,但内心里还是不禁因受到夸奖而洋洋得意,“对了,我一会有事情要办,就先回去了。”

“唉?不等公布结果吗?……”

不用了,结果只可能有一个。

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后,是三年级的戏剧发表会。可罗老师提出想要担任戏剧的主角,狭间同学便以“死神”为主题写出了一个故事非常阴暗的剧本,浏览过剧本后的我则自告奋勇地申请担任另一名主要角色。

已经没有时间了,在毕业前果然还是要做个了结。

可罗老师此时应该会在后台另一侧的男更衣室里换下戏服。这么想着,我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一封邮件,然后径直走向邮件里提到的地点。

我身上依然穿着舞台上的那套装束——这是一场我的演出。

不久,我便听到来者踩碎树枝的脚步声。这么快到达,不愧是马赫速度的拥有者。

“茅野同学,把为师单独约出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吗?尽管跟为师说说吧,如果是有关恋爱的苦恼那就最好了。”他浅浅一笑,“不过,看你的打扮,该不会是还没有出戏吧?”

“可罗老师,你是……”盯着那双黑色的眼睛,我终于以视死如归的气势说出了决定未来的那句话,“真正的‘死神’吧?”

剧中的“死神”在被人识破身份的一刻便会消亡,于是舞台剧在那一幕终结。此时的我们仿佛正在上演终幕的后续,真正的结局。

他耸耸肩,“果然是太过入戏了吗……”

“我不是在开玩笑!”打断他的敷衍,我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这一年来,我没有一刻停止过调查……为了弄清楚您的身份,甚至不得不与那个狂妄自大的科学家打交道……我是知道的,可罗老师,全部都知道。我觉得其他学生也应该有权力知道……老师你觉得一直隐瞒下去,真的好吗?”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沉默不语。

“可罗老师,知道吗?我刚才给您的邮件,其实是群发的哦。”

他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犹如为了印证我的话,同学们陆陆续续地从树木或草丛后面走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茅野同学。”

“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告诉大家,我的秘密吧。”

我是雪村老师的妹妹的事、使用假名的事、童星身份的事、带有目的来到这个班级的事……我在所有人面前说出了全部的事,带着让至今以来搭建的关系全数破裂的觉悟。

被讨厌也无所谓了,这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这是应该接受的惩罚。

话毕,时间仿佛静止,世界无动无声。过了不知多久,可罗老师率先划破凝结的空气。那个老师,终于在众人面前将他的过去娓娓道来。

我又一次抿心自问。这么做,真的好吗?一定会,破坏掉什么吧……

……

本来预定晚上在校舍举办的圣诞节晚会,只有我一个缺席了。似乎也由于穿着戏服就跑到后山空地的缘故,当晚我就发起了高烧,一连多日都不见好转。

期间,很多同学来探望我,热情地嘘寒问暖。这个结果和我曾想象的有很大差距,大家依然很自然地叫着我已经用惯的假名,甚至还讨论起我以前演过的影视剧,继续开着“姐妹俩喜欢同一个人”的玩笑……

一切都仿佛还跟以前一样……不,有变化,只是没有变坏。我也被这样的气氛引导着,麻木地接受毫无违和感的现实。

除夕之夜,病已经好得差不多的我受邀和同学们一起去参拜神社。

我抽中了一支“大吉”的签子,上书:

『新年喜事丰,好运好梦临。』


评论
热度(11)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