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41】

【41】了解的时间

【——多了解一分,多喜欢你一点。】

 

绝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是我前原阳斗的为人原则。

世上有这么多美好的女孩子,不抓紧时间在苦短的人生中好好地享受一番,怎么对得起自己呢?更何况我还有着先天优势,不充分利用实在是太浪费了。

后宫可是男人的梦想啊!

不过在三次元世界,比起像梨斗(出自《To Love》)一样坐等各式各样的妹子上门,我更欣赏像神大人(出自《只有神知道的世界》)那样出击主动攻略。女人是很复杂的动物,正处于青春期的女生就更难以琢磨了,一般的男人总是搞不懂异性的性情,但我认为这正是女孩子们的魅力所在。正因为猜不透才具有神秘感,正因为神秘才有不断探索其中的动力。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地被自己帅醒,今天也要一如既往地在把妹大业上越走越远——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过各式各样的女孩子,也充分了解不同性格特点的女生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待,但在刚搭讪完后一个转身的空档就被人突然打晕——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经历。

在医务室里醒来后的我开始回顾自己十五年的人生,顿时觉得活着真好,在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果然抓紧时间认识更多的女孩子才是王道。

究竟是谁将我打晕的——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凶手”,但对于这个问题我在心里早已有了大致的答案,除了她恐怕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吧。

黑色短发、擅长运动、直来直去、不修边幅、脾气暴躁——冈野日向,一个一点也不“女生”的女生——实际上我个人是反对将女性的概念固定化的,因为多样性才是她们最大的吸引力。因为座位相近的缘故,我们在日常中有较多打交道的机会,但她实在是我让我难以应付的类型。明明第一次向她搭讪的时候还是低头沉默一副害羞的模样,第二次说话时却莫名其妙地踹了我一脚,完全让人搞不懂在想什么。

我在雨中摔倒的时候,她递给我自己的手帕;运动会被分到两人三足项目的时候,又会因为我不小心碰到她的身体而大吵大闹起来,总之就是对我时冷时热。我向来不会用热脸贴冷屁股,只要对方表现出反感,我就会很识趣地自行离开,所以前几任女朋友提出分手时我都会欣然接受,毕竟在热情冷却后分开对双方而言都好。然而,她时而关心时而冷漠的态度令人无法准确地判断出她对我的好感度,因此我也没有刻意去提升这个数值的打算。

『就是因为你这种轻浮的态度,才活该频繁地被甩啊。不过是你的话,肯定嘴上说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然后很快振作起来吧。』每次听说我又分手的消息时,她都会先满不在乎地泼冷水,然后又隐隐透露出安慰的意思。

某种程度上她还是挺了解我的。在知道我“花花公子”的真面目后,她表面上保持着厌恶的态度,但仍把我当作朋友——虽然她嘴上并不承认我们的朋友关系。这一点在我认识的女生当中可以说非常少见,因为与异性以朋友的形式相处对我来说还挺新鲜的——我原以为世界上只有“成为我女朋友的女孩”、“可能成为我女朋友的女孩”以及“好兄弟的女朋友”这三种人类少女。我自然知道,女生不会喜欢花心的男生,所以同班的其他女生对我的态度往往比较冷淡,导致我不得不在其他班级或外校寻找交往对象。

我也曾试过用哄女孩子的话来哄她,但不知为什么总是会惹她发怒,她一旦生气就会动起手来揍人,多亏了她我的体育课近战成绩可谓是直线上升。

『你这么暴力,以后可是会嫁不出去的哦!』

『要你管!』她飞来的右拳被我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故意将脸从上方凑近,『那要不要我收了你呢?』

『……唔噗!』结果就是我的腹部被左拳击中。

有时心血来潮也会故意调戏一下,虽然下场总是很痛,但看她又羞又气的模样,真的很有意思。

某种程度上,我也算挺了解她的。尽管是一些关于她的很小的细节,也会不经意地就记下来。若不是她总摆出一副“不要靠近”的模样,我肯定早就开始认真地攻略了吧?

平时小打小闹的日常一直持续到毕业临近的二月。

“那个……前原,一起回去吧。”

我与冈野很少会两个人一起回家,独处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她有什么心事想说的情况下。因为快要考试,她也开始心事重重起来了吗?交给我吧,我这个情场达人也是很擅长倾听的呐……

这时,从智能手机黑屏的反光上,我无意中窥见身后的树林里躲藏着一只正在记笔记的章鱼——杀老师在盯着学生的恋情八卦!

有了,只要想办法把杀老师引到某个地方,在他专注于八卦时让其他学生给予致命一击,说不定就能暗杀成功!

于是我向冈野提议去唱卡拉OK,她竟然爽快地同意了。

在包厢内唱歌的时候,我悄悄地通过聊天室告诉其他同学我的计划。本来也想跟冈野说一声的,但看她唱歌唱得这么尽兴,实在不想扰乱她的心情,而且她一点也不擅长演戏,说不定一慌张就会露出马脚。

冈野唱得很专注,好似不予余力地释放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在我面前放得这么开,看来在他人眼中大大咧咧的她平时也积攒了不少的压力。受她的影响,我也很久没有唱得这么尽兴了。

“没想到我点的歌你竟然都能一起唱。”

“是吧?花花公子的技能可不容小觑!”

时间差不多了,就在我下达指令让已经到达现场的同学们发动进攻时——

“嗯……那个,前原,今天我等着你一起回家是因为……”冈野说着从书包里取出了一个系有丝带的包装盒,“明天,不是2月14号吗?”

二月十四?情人节?那就是说……

“当天给你的话不太好意思,所以……”冈野低埋着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脸这么红。

事发突然让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那个经常对我拳脚相向的冈野竟然会在情人节送巧克力?而且还是送给我的?她竟然会做出这么有女人味的事情?!

下个瞬间,被同学们追杀着的杀老师破门而入。我总算在那一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大难临头了……

“前原,这是怎么回事……咦?!”

就在我大脑飞速运转寻找借口的时候,笨蛋冈岛居然先一步把真相说了出来。

啊,我死定了,阿门。

如同暴风雨前的沉寂,冈野整个人都沉默了。她一声不吭地将巧克力扔给我,下一秒一个足以媲美体操运动员的华丽飞踢不偏不倚地击中礼物盒,这份爆发力顺势沿直线迎面砸到了我的帅脸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两眼一黑、大脑眩晕,但迷糊中我仍能听到冈野“去死吧!”的怒吼。

我揉着肿胀的脸,整个人怅然若失。

“前原同学,这样可不行哦。”杀老师开始了一本正经的教育,“虽说暗杀和恋爱都应该自由地去发展,但如果交流沟通没有做好,就会变成这种结果。”

虽然说得没错,但被一个偷窥狂教育实在是不甘心啊……

“决定了,为师给你布置一个作业吧!”杀老师的话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明天之内如果不能熄灭冈野同学的怒火,让她再一次把巧克力直接交给你……那么为师会在你的入学参考报告上写上你是‘花花公子’。你现在第一志愿学校的考试还没开始,如果对入榜没有什么负面影响就好了呢……”

混蛋章鱼实在是太狠了!太损了!太狡猾了!

那天回到家后,我思考了很多。不光只是明天怎么让冈野消气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自认为很懂少女心的本公子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冈野的心意,实在是太失败了啊。我本以为自己对她已经是足够上心的了,然而……

虽然她是我向来难以应付的类型,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我自然不希望冈野因此跟我断绝来往,但我同样也不能敷衍地对待。我必须明确,自己对冈野的感情到底是……

……

 

次日,晨。

“我们速战速决吧,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巧克力给你,然后你再马上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个给我就行了。”

“你脸皮到底厚成什么样了!竟然还命令我!”冈野的声音可以说大到整个校舍都为之一振,“我已经从冈岛那里听说入学参考报告书的事了,只要从我这里收到巧克力你就安全了?!那我更是绝不会给你了!就让那只偷窥章鱼在你的报告书上写上花花公子的评价吧!”

冈岛这个猪队友!又是他坏我的事!

不过冈野这样的反应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这只不过是我计划的第一环节而已。她的脾气我了解,发生了这种事要让她在一天之内消气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目前的战术是进一步地激怒她,然后就能触发我需要的事件……老实说这样做也有不小的风险,一旦失败就再也无法挽回了,但事已至此唯有一拼!

接下来的几个课间,我扔尽节操使出“泡妹三十六计”中的绝技——死缠烂打。与以往干脆的拳打脚踢不同,她见到我不是无视就是逃跑,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是真的被她所讨厌了。

真是令人不快的感觉,各种意义上。

就算以“花花公子”的名号落榜也好,我可不想以这样的结局毕业。

一路追逐着体能绝佳的冈野,就算是身为男生的我也不由得累得气喘吁吁,不过她总算是停下来了。

“那个,冈野……拜托了,别生气了,把巧克力给我吧。”

“别开玩笑了!你只是想要一份正常的入学参考报告书吧!”

这间空教室里没有其他的人,是个好机会。

“其实报告书上被写上花花公子也无所谓了,我不喜欢的是昨天那种收礼物的方式,想要你好好地交给我……”我决定好好地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相信我,冈野,这不是为了哄你而说的好听话。我已经想了足足一晚上,才决定把真实的心情表达。

“那个……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的心意。”

“现在道歉也没用,我是不会屈服的,你不知道吗?”那个瘦小的身影背对着我。

“我知道啊!”这绝不是自负,“这一年里关于你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

“……比如说?”她半信半疑地回头,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好好地直视我。

“……高抬腿的时候,明明被看到了却以为别人看不到。整个人都很粗野,因为是肌肉型大脑嘛,家政科也是我做得比较好。借给你漫画会沾上饭粒,啊,嘴上也经常沾着饭粒,你到底有多爱饭粒啊?还有,真的超级暴力,稍微惹怒了你一点就拳脚相向,更加生气的时候会用中段踢来攻击,更加生气的时候会用飞身踢……”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冈野的种种被我滔滔不绝地道出,连我自己都惊讶她竟然给我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

我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了解她——这是我思考了一晚所得出的结论,也是我给自己以及冈野的最终答案。

冈野日向,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清楚要怎么惹你生气呢。

速度快得目不能及,冈野的飞踢如我所料地迎面袭来。尽管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我的脸还是挨了结实的一击,然而我成功地抓住了她的脚踝——计划达成了!

“……最生气的时候,会用对老师小刀刺向喉咙。你啊,真是野性十足……”

巧克力到手了。

冈野藏在鞋子里的小刀,已经在今天早上被我换成巧克力了。在接住踢击之际吃掉巧克力,为了这一刻,我可是辛苦了一整个上午啊。这个计划能够成功,也是因为我真的很了解啊……

“对吧,我很清楚你的事吧?”这话说出来连自诩为情圣的我都觉得难为情,“首先,自己没兴趣的女生点的歌,我是不会把所有和声都记住的。”明明一起去唱歌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沉默地低下了头。我终于说动她了。

“你只要一害羞就会变得沉默,单细胞还真是不会说谎呢……”

“吵死了!”我还没说完,她就迎面送上一个膝撞。

时至今日我才完全瞻解,她对我的暴力举止大部分都是害羞所至,只不过这样的娇羞方式真的很难消受得起啊……深知固执的她肯定一时半会改不了自己的坏毛病,但至少希望她不要只攻击我最重要的脸部啊。

“今天一起回去吧,两个人。”揉着肿胀的脸,我发出邀约。

“随便你了。”她嘴上还是一如既往地逞强。

回去的路上,我想试着去牵她的手,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气还没完全消吗?我顿时有点受挫。要让她完全原谅我,果然还是要继续费一番功夫吧,明天应该怎么办呢……

一路的沉默令时间的流逝异常缓慢,尴尬得让人心痒痒的。一边想快点熬过去,一边又担心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两人一起回家了。

我们终于还是抵达了她的家门前。

“前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冈野说着走了进去。

不是叫我进去,也不是告别,而是叫我等着?我一时摸不着头脑。

不一会儿,她又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那样的包装,该不会是……?!

“你不是说不喜欢那样收巧克力的方式吗?”她单手将小盒子递出,“难不成光吃鞋子里的巧克力就能够接受了?那么……我再正式地送一遍吧。前原,这是我做的巧克力,请收下吧。”

我动作迟缓地接过,半晌才反应过来。

“什么?!是你做的?!”手中的巧克力顿时沉重了好几倍。

“不、不行吗……?不要一脸看到黑暗料理的表情啊!这是我拜托小茅野教我做的,吃不死你的啦!”

“我、我收下了!”此刻的心情莫名地感到激动。家政科垫底的冈野竟然用心到为我做手制巧克力,果然这是不能吃的圣物,要好好地供起来!

“我啊,原本打算送出这个巧克力之后就跟你断绝来往的。”她将目光移向别处。

“唉……?”心中一沉。

“因为喜欢你这种轻浮的家伙,实在是太痛苦了……你说得没错,我是肌肉脑袋的笨蛋,才会明知道不应该还始终放不下……但是,昨天的我送不出去,因为我始终没有办法把这份心情斩断,所以才挑了一个别的巧克力,傻傻地想着你收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当朋友……”

眼望哽咽的她,我的心脏竟瞬间抽痛起来,是即便失恋也不曾体会过的痛感。

“我果然……是个傻瓜吧。”她抬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曾经的我认为未知的女性才对我有足够的吸引力,然而眼前这个我已经十足了解的女孩子却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谈过的恋爱真的能算得上是恋爱吗?还是扮演男女朋友的游戏而已?

已经了解了很多很多,但还有不够了解的地方,还想更多地了解下去……

原以为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但其实我是在这一刻才真正意义上地对她产生了名为恋爱的情感。

“日向,你知道吗?”我牵起她垂落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虽然我是花花公子,但我从来不脚踏两条船哦……跟我交往吧,在你厌烦地甩掉我之前,我都会像今天这样对你死缠烂打的。”

“好啊。”

“果然这个要求太突然了,你一时不接受我也能理解……唉?!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笨蛋,不要让我再说一遍啊!”说着她开始使劲掐我的脸。

“痛痛痛……哈哈哈哈……拜托了那里刚刚才受的伤哈哈哈哈哈……”

她掐人还是那么痛,但现在的我实在止不住笑。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栽在你的手里,真的好开心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