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36】

【36】喜欢的时间

【——三生有幸心悦汝。】

 

一开始,她迟迟没有回复自己的邮件,潮田渚还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因为“那件事”而生气了。第二天虽然收到了回件,但内容只是简单的“谢谢”二字,让他既放心又不安。

茅野,到底会不会讨厌他呢?

过年的时候,他与班上的几名同学约好到椚椚丘的神社进行新年参拜。往钱箱投掷一百元硬币,摇晃绳铃双手合十,他许下新年心愿。

——希望茅野她不要生我的气,不要和我绝交。

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样的愿望好像不太对,于是又重新许了一次。

——希望茅野的身体赶快好起来。

走出神社的时候,新年的钟声恰好响起,纷舞的雪花飘落到人们的头上、肩膀上。呼出一口白雾,他站在高高的石阶上,眼看山下的城市灯火阑珊,人们欢天喜地地迎来新的一年。在这个万家喜庆的时刻,属于地球的末日却正在悄然迈近。

不知道茅野她有没有家人来探望呢,一个人过新年会很寂寞吧。他想。

寒假期间,他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与杀老师以及E班的大家日夜相处的回忆,既温暖着又折磨着他。杀老师他不是真正的怪物,而是被迫变成怪物的受害者,他是人类,与他们一样有血有泪的人类。毁灭地球更不是他的初衷,而是不得不迎接的宿命。

作为老师,他不仅出色地教授了同学们知识,更让本已失意、放弃奋斗的大家重拾信心。因他的存在,同学们度过了无可取代的充实校园生活。这样的老师,真的能下手杀掉吗?这样的老师,真的应该杀掉吗?

为此困惑的学生肯定不止他一个。比起坚定杀的意志,他更希望探求另外一条生路。

不应该只有“杀”这一条路才对,通过拯救杀老师来阻止他爆炸,同样可以让地球免于毁灭的命运。

杀人的技术也可以用来救人。这才是他在这间教室里学到的最宝贵的经验。

然而这一条路恐怕远比杀要艰难得多,要说服同学们加入拯救杀老师的行动,同样不容易,但他不希望因困难就选择轻言放弃。

『怎么可能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有杀的干劲什么都能做出来。』杀老师的话他一直铭记于心。

杀老师不止一次地救了大家,他多想也拯救一次杀老师。

 

没有任何暗杀行动的寒假即将过去。这一天,渚与其他几人约好去看望还在医院休养的茅野。

来到单人病房前,只见挂在门前的登记牌上写着病人的名字是“雪村亚佳里”,这时他才猛然想起“茅野枫”其实并不是她的本名。可每当在脑海中想起她,下意识对她的称呼便是“茅野”。放假期间,他有特意寻找过她第一部参演的电视剧,其中她所饰演的一个龙套角色恰好就叫“茅野枫”。那时候的她还很小,面对剧中坏人的恐吓,她好像真的因为非常害怕而在小声地抽泣。

这是多么真实的一个角色。既是她,又不是她。

但他依旧坚信着,这个角色所表现出来的感情是无比真实的。

走进病房,坐在床上的她看上去很有精神。

“身体怎么样?茅野。”瞬间,他联想到了挂在门外的登记牌,便突然改口,“不对,雪村……同学?”

“叫我茅野就好。一直以来大家都叫我茅野,我就渐渐地喜欢上这个名字了。”

听到她的回复,心头大石总算落下。

——太好了,我所认识的茅野,还在。

可这样的茅野,是真实的吗?真的没有分毫扮演的成分吗?

茅野她为让大家陷入迷茫的一事而感到内疚,但这并不是她的错,因为触手的缘故她也是迫不得已。之后他向她为那天晚上的事情道歉,不料她的反应比想象中要平淡得多,得知她并没有因此讨厌或疏远自己,他真正地放心了。

“渚你太在意了……我们永远都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明明是一个可以让人安心的承诺,听毕心里却不免感到空落落的。

只不过,她在说完后就匆忙地翻身似乎准备睡觉,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又开始不舒服了……应该不是因为生自己的气吧?她会不会只是假装不介意呢?

经神崎同学的提议,大家离开了房间让茅野能够继续好好休息。

“你怎么了,神崎同学?”见神崎在偷笑,渚疑惑地问。

“一直以来都是在远处看着班上的同学们……现在终于有种融入到班级的气氛了呢。”她笑道。

闻言,渚与其他人都一脸茫然。

是指茅野她终于融入了班级吗?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呢?

茅野在远处遥望大家的时候,又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呢?

 

一月八号开学的那一天,渚比平时起得要早一些。更准确地说,他是在闹钟响铃之前就提前醒了,又无法重新睡着,于是就干脆直接起床。

清晨的街道潮湿而阴冷,行人稀少,偶尔经过身边的人大都是与自己同样早出的学生。来到车站附近时,他看到了不远处椚椚丘综合医院的招牌,心想茅野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院,时间又还早,于是他便起了前去看一看的念头。

凭借记忆来到茅野所在的病房前,正好看到一个身穿椚椚丘校服的女生提着书包从中走出来。没有一眼认出那个女生是茅野令他感到错愕,因为她的头发没有如印象中那般扎起,而是自然地披下。

“早上好,渚。”看到渚,她优先打招呼。

“嗯……早上好。”他顿了顿,心中有股怪怪的异样感,“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吗?”

“嗯,都办好了。现在就可以直接动身去学校了……渚怎么来了?”

“上学时刚好路过这里,所以就想来看一看。”

“是吗?谢谢,那我们现在一起去学校吧。”说着她率先迈开步子,渚则慢吞吞地跟在其身后。

虽然她表现得很平淡,但感觉还是有哪里不对劲。渚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茅野她……好像还在演戏。

一个大胆的猜想在无声中被放大、膨胀,带来惊恐不安。

“茅野……”他终于按捺不住,开口确认道,“茅野你是不是……不想回到E班?”

走在前方的她身子明显顿了顿,然后刻意保持自然地转过身来,“怎么会呢?被大家接纳重新回到E班,我可高兴了……你看,如果不想回去的话,那我今天为什么还会去上学呢?”

“我相信茅野你是真心喜欢大家、喜欢E班,也真的放下了杀意……但是,是不是有什么让你不想回到班上呢?”

茅野的意识波长虽有点跳跃,但也属于正常的范围内。没有根据,渚只是凭借经验与直觉如此猜测。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希望茅野重蹈覆撤。

她沉默。似乎意味着真的被他猜中了。

——归根结底,是因为你啊,渚。

“渚,你觉得我就这样回到三年E班,真的好吗?”她落寞道。

“为什么会不好呢?茅野一直是我们的一员啊。”

“但是啊……”她攒紧没有拿书包的那只拳头,“我会来到这间教室里,都是因为姐姐的死啊。”

“……唉?”他呆愣住。

“如果姐姐没有死,我就不会想要复仇,也就不会因此认识大家,更别提成为什么伙伴了……我确实很喜欢身在E班的那段时光,很享受与大家一起创造的回忆,可是……我真的能够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些吗?接受用姐姐的死所换来的这一切吗?”她的声音渐渐染上了鼻音。

——会喜欢上渚,也是姐姐的死间接造成的……要我怎么承认这份感情啊……

一时间,渚说不出话来。失亲之痛他未曾体会过,但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光是得知杀老师即将在今年三月死去,他就已经十分难受了,更何况茅野所面对的是真正的死亡。她坚持了一整年的暗杀以失败告终,而雪村老师的死更不存在任何责任人,这也就意味着她的努力全都是白费……认为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快振作起来,自己终究是太乐观了。

她很坚强,但没有那么坚强。

“姐姐好好地活着的话,我和渚就永远也不会相遇了吧……”她颔首,不希望让他看见自己哭泣的模样。

站在医院的走廊上,面前的女孩脆弱地痛哭着。

他希望她还是自己原本认识的那个茅野枫,这样的想法其实是无比自私的。她已经不可能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因为真正的她更孤独无助、更加的脆弱。为复仇而压抑自我的那段时间里,她的笑容总是十分很灿烂,那是他非常喜欢的笑容,却是虚伪的。他不想看到她伤心,但真实的她正悲痛欲绝。

仅凭自己的意愿而让她强颜欢笑,就好像在逼着她演戏一样。

“不会的……”渚走上前,轻轻按住她颤抖的双肩。

好似被注入了一股力量,茅野不再发抖了,惊异地抬起头来望向他,泪滴顺着她的动作无声地滑落。

“如果雪村老师没有死,我们也是有机会认识的,不是吗?”

湿润的双眸中,倒映着他认真的脸。

“茅野是雪村老师的妹妹,而雪村老师是E班的班主任,如果茅野来学校找姐姐,就有机会到旧校舍来吧……某一天,放学后的雪村亚佳里来到椚椚丘中学,来接在三年E班任教的姐姐,于是遇见了被留校补习的、传说中的吊车尾班级。雪村老师一定会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自己的妹妹,说不定还会有人认出你是曾经的童星……大家一定很快就能和你成为好朋友的吧?”

——是啊,会有的,相遇的另一种可能性。

她破涕为笑,抬手擦掉溢出眼角的泪,“可能不会那么顺利呢……一开始的我可能会排斥陌生人。”

“但是,这样就与大家认识了……虽然过程可能会经历一些波折,但茅野最终肯定会喜欢上这个班级吧?”

“嗯……肯定会的……”她笑着抽泣道。

“然后……没有变成章鱼形态的杀老师可能也会登场。为了隐藏真实身份,杀手死神以教师的身份来到椚椚丘中学,与大家相识、教授大家知识与暗杀技巧……政府可能会有所怀疑,于是陆续派出了乌间老师与比琪老师来调查,然后学生们就莫名其妙地与暗杀扯上了关系……”美好的、并不存在的现实,从微笑的他的口中缓缓流出。

“嗯!嗯……!”泣不成声的她只能频频点头。

“一定……会存在的,在某个平行世界里,雪村老师好好地活着,大家与身份神秘的杀老师相遇,度过十分充实美满的校园生活……”

——在那个世界里,我也一定会喜欢上渚吧……绝对……

感情再也压抑不住,她拥入他的怀中,空旷的走廊上回响着她用尽全力的哭声。

渚轻轻抚着她的背,安慰道,“所以……我和茅野,茅野和大家,一定会相遇的……一定会成为彼此重要的伙伴。”

——渚,我能喜欢上你,真的太好了……

——我完全不后悔……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终于停止啜泣的茅野松开渚,面对他绽放出笑容,“谢谢你……渚,我已经完全想通了。”

尽管听上去像天方夜谭,但莫名地让她愿意去相信。

因为,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太好了……”看到重新展露出笑脸的茅野,觉得自己能帮助到她,积攒在他心中的阴郁也被一并驱散。“……茅野,你听我说。”

“嗯……?”

“今天放学的时候,我打算召集同学们商量一件事。”

“……什么?”

“暂时……保密。虽然还不能确定茅野你会支持我,但我想把这个想法传递出去……”

“是渚的话,我绝对会支持的。”——茅野很想这么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了。与其说“只要是渚的决定都支持”,不如说她是相信现在的渚所做出来的决定不会令她失望。

对方不知为何变得有些吞吞吐吐,“所以,那个……希望茅野在回复的时候,不要勉强自己,就算不支持我也没关系的,我能理解的……”

见状,茅野顿时想到了一个形容——缺乏安全感。说到底,渚之所以会介意,是因为自己曾经深深地伤害了他……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然后给出诚实的答复。”

“嗯,谢谢。”他点点头,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意地捕捉到对方的双眸中掠过一丝担忧。

“呐,渚……”略微犹豫了一下,茅野提议道,“能帮我把头发扎起来吗?”

“唉?好啊。”渚取下自己两手腕上的备用发圈,仔细地替她扎起往日的双马尾,“这样……就和我一样了。”

那是他与“茅野枫”初见时,她的台词。

她回首,与他相视一笑。

 

Nice to meet you.

幸而遇见你。


评论
热度(11)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