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35】

【35】答案的时间(第二课时)

【——标准答案。】

 

吃完护士小姐送来的午餐,我盯着手机屏幕,犹豫着要不要回邮件。

虽然觉得还是回复一下比较好,但我又开始身不由己地犹疑起来——继续安然享受待在E班里的时光,就好像认可姐姐的死一样。我真的有资格回到E班吗?

就算大家接受了我,我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

这时,房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请进。”护士刚刚不是来过了吗?

“茅野同学,午安。”“你好。”

走进来的却是意想不到的组合,奥田爱美与赤羽业。

“午好,奥田同学、业同学,你们怎么来了?”

“刚好路过这附近,所以就想来探望一下。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奥田问道。

“嗯,已经好多了。那天晚上谢谢你了。”想到那个时候是奥田枕住昏倒的自己,就不由得感激起来。回忆起最初的自己是怀有目的地接近奥田,心里又不免感到愧疚。

“说起来,为什么你们会在圣诞节一起出来呢?”莫非是约会?

“其实……今天是业君的生日呢。”奥田合起手掌,欣喜地宣布道。

“原来如此。生日快乐,业同学。能在圣诞节过生日真是幸运呢。”

“感觉就像少过了一个节日呢,不太划算啊。”业提了提脖子上的红围巾,像是在掩饰什么似地遮住下半张脸,“而且又不是基督教徒,在圣诞节过生日也没什么好高兴的。说起来,日本人明明不信教,还那么隆重地庆祝西方节日,说白了不过是背后的商业运作而已。”

还真是有他个人风格的回应啊。

“茅野同学也很快要过生日了吧?我也准备好礼物了哦。”

“唉?那个……其实……”

奥田恐怕是将我登记在学生档案上的出生日期1月9日当成了我的生日,而我真正的生日实际上早在上个月就已经过去了。奥田她那么期待,我反而不好意思说出实情。

“茅野,我有些话想说。”业突然发话了,“你不介意在场的奥田一起听吧?”

奥田一脸疑惑地扭头望向他。

从他那严肃的神态来看,我也大概猜到他想说什么了,“请便。”

“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我们从很早开始就是互相戒备警惕的状态。”非常符合他个性的单刀直入。

“嗯。”我点点头。那段时间可真是够呛的,不过我更加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而且还是当着奥田的面,完全不回避。

“虽然一开始我多少有怀疑过你来历不明,但得知真相时还是吓了一大跳。到最后还是没有人能看穿你呢。”

“连你都成功地瞒过了,我是不是应该得意一下?发现你在怀疑我后,我可是紧张了好一阵子呢。”

奥田就像在听外星语一样,惊异地瞪大眼睛。

“现在回忆起来,感想如何?”他挑眉。

“唔……”我歪头想了想,“……就好像笨蛋一样。”

“说得也是啊。”他耸耸肩。

话毕,我们两个一齐大笑起来,夹在中间的奥田则仍是一头雾水。

“不过我是不会输的。”他补充道。

“指哪方面?”

“任何方面。”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

“虽然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但我会为你们加油的。”奥田攒紧自己的双拳。

结束了对奥田爱美而言莫名其妙的对话后,他们两人就离开了我的病房。只能说他们来的时机恰到好处,我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豁然开朗了。

——是啊,一个人胡思乱想就好像笨蛋一样。

我再度拿出手机,开始编辑回复的邮件。

『谢谢。』

 

时光继续流逝,并且因无聊而显得愈发漫长。

虽然有足够的时间来补充连续数月以来缺失的睡眠,但我的睡眠质量却并没有因疼痛的消失而有所改善。好几次我都梦见姐姐然后猛然惊醒,一边后悔为什么要醒来一边想着尽快重入梦里,结果反而失眠了。同时,白天纯粹的休息时光实在让习惯忙碌的我有点吃不消。

“那个人”始终没有来探望过我,不过有打电话过来询问我的情况,能做到这一点我就觉得他已经算是很关心我了。反倒是杀老师好像很害怕我会寂寞一样,隔三差五地就跑来看望我。我们还在年末一起倒数,跨过了年关。

期间我们聊了很多事情,其中当然有很多关于姐姐的。说着说着,我还没有哭,杀老师却先哭起来了,害得我的鼻子也酸酸的。最后我一边安慰他,一边擦两人份的眼泪。

据他所说,寒假期间同学们都没有进行暗杀。恐怕是我的缘故让大家得知了杀老师秘密的过去,因此同学们都陷入了是否要继续暗杀的迷茫之中。杀老师却说不用担心,相信大家能自己想通,因为迷惘也是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一环。

可是我却十分介怀。得知了杀老师那样的过去后,要如何才能狠下心来继续暗杀呢……

 

今天是1月6日,是渚等人约好来探望我的日子。由于住院的时间很无聊,所以我对此一直都很期待,但又有点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因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自如地应对。

那件事,到现在都在意得不得了。

来看望我的有渚、杉野、神崎、奥田四人。此前仓桥、矢田、冈野等人也陆续地来探望过我,比较意外的访客还有竹林同学,因为我所在的这间医院就是他家经营的。

“身体怎么样?茅野。”渚将探病用的果篮放到床边的置物台上,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雪村……同学?”

他半迟疑地加上了敬称。

“叫我茅野就好。一直以来大家都叫我茅野,我也就渐渐地喜欢上这个名字了。”叫雪村的话,大家反而容易想起逝去的姐姐吧。

“后天出院吗?整个寒假都在医院里过了啊。”杉野为我惋惜道。后天是开学的时间,我也会在那个时候正式出院。

“嗯,医生说用两周就能痊愈已经算是奇迹了。”想起医生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我,顿时感到一阵不自在,“但是,大家的寒假也……”

“是啊,实在是……说不出口,让大家一起暗杀的话。”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一想到这样的状况都是因我而起,心口的部位就绞痛起来,“虽然我终于知道了关于姐姐的所有实情,解开了心里的结。但代价却是……让大家知道了杀老师的过去。”

“不是的,茅野。”渚安慰道,“这些事,我们总有一天都会知道。”

“班上的同学们,都尽力避开了这个问题。”奥田失落地低下头,“为了能继续……开心地暗杀下去。也许大家在寒假期间都在思考,今后该如何面对这间暗杀教室。”

“渚呢?”与其他人不同,神态坦然的渚好像已经想明白了。

只见他暗暗地握紧拳头,似乎下定某个决心,“我也……有事想和大家商量。等开学了就和大家说。”

“是吗……”不愧是渚,应该能得出非常不错的答案吧。

“啊,还有……我得向茅野道歉呢。”他突然紧张地低下头来,“那天晚上的事,那时我只能想到那个办法……”

一见到他靠向自己的双唇,有关那天的记忆就全然不受控制地喷涌出来。

为、为什么要突然提起来啊!笨蛋,害我又全部想起来了!

“你,生气了吗……?”

“怎么会!”用上毕生练就的演技才能勉强装作淡定,幸好我已经养成了心理与表情不同步的习惯,“你是为了救我啊,我谢谢都来不及,怎么会生气呢?”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不会生气和我绝交呢。”他抚上胸脯,安心地松了口气。

“渚,你太在意了!”脸颊迅速升温让我感到演技真的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于是匆匆忙忙地翻身拉起被子躺下,以掩盖即将绷不住的面部表情,“我们永远都是普通朋友。”

还说出了几乎过时的影视剧经典台词,反而更像在掩饰了。

“差不多该走了,渚。茅野同学她还没痊愈,得静养呢。”神崎及时出面,可谓是救了我一命。

“啊,嗯!……那么,茅野后天见!”

“嗯……”躲在被子里的我只能应声附和。

直到听见关门的声音,我紧绷的神经才在那一刻断掉。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蜷缩在被子里的我捂脸翻滚,用尽全力才克制住没有发出声音。

——那种……那种……那种好像连人格都被支配的……

根本没办法控制不断涌现而出的记忆,彼时的触感、画面乃至声音都深深地印刻在了身体里。

脸颊及浑身都变得滚烫难耐,明明是冬天却感受到了燥热,我露出脑袋趴在枕头上急切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要是被知道了……我就演不下去了啊!

室内的凉气拂面,我的头脑终于缓缓地冷静了下来。

我本以为自己是班上最厉害的。如果不加上触手的话还好,但是如果把触手的瞬间爆发力算上去,我的暗杀能力应该不会亚于其他人。但是……

我的心脏,却轻易地被刺穿了。

我彻底输了。在这个班上,没有比渚更厉害的杀手了。我就好像被看穿了心思一样,被那种“一击毙命”的暗杀给打败。

“这次是‘朋友的角色’……吗?必须演到底啊。”

对不起,渚,没办法遵守承诺的我又要继续演戏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啊,因为……都是因为你啊!我原本也以为自己不用再演下去了!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渚,因为早在那个吻之前……

恐怕触手一早便察觉到了吧,我对渚的感情,所以一直向我强调他的危险,因为那会从根本上动摇我的杀意。比琪老师之前也因为喜欢上乌间老师,渐渐失去了作为女杀手最初的锋芒与锐气,结果为了唤醒过去的自己而投靠伪死神……

看来我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啊。

趁自己因恋爱而变得迟钝之前,就匆匆忙忙地采取了暗杀。为召唤出存储在触手内的杀意,我在那个时候……亲口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结果在机缘巧合之下,因渚而唤起的杀意,竟然又被渚全部驱散了。

也许,只有渚能做到这一点吧。那时候的我心中除了杀欲再无它感,是另一股涌上来的情感吞没了杀的欲望。因为我喜欢渚,所以渚的吻才能见效……因此只有渚才能阻止暴走的我。

这还真是不得了的正确答案啊。

只有渚才能给出的,标准答案。


评论
热度(12)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