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34】

【34】生命的时间

【——秒速6800米。】

 

老师叫来了救护车,将身体动弹不得的我送去医院。临行前杀老师还亲切地对我说,会帮我处理被烧焦的草坪,让我好好休息。

得知了过去的真相,又被如此友好地对待,我已经不知道该怀揣怎样的情感来面对了,只能微笑地轻轻说一声“谢谢”。

担架上的我闭上双眼。

——已经结束了,全部都结束了。

——属于我的回合,已经完全告一段落了。

 

待回过神,穿上病号服的我已身在纯白色的房间里,被白色的床单与被褥包围。小时候的自己曾疑惑过“为什么医院是白色的”,对于这个早已不了了之的问题,我在今天才猛然领悟:白色是为了塑造出干净整洁而又神圣严肃的氛围,因为医院是这样一个充满着诞生与死亡的地方。

探病时间已过,夜间的医院寂静得可怕。尽管头脑与身体皆疲惫不堪,却意外地没有睡意。脑子里堆满了挥不散的念头,一个人的时候更会自然地开始思考起来……

于是不得不面对现实。

姐姐的死是一场事故,所以我的复仇从一开始就不成立。虽然姐姐因阻止杀老师而死,但这并不是杀老师的过错。为复仇绞尽脑汁、不惜忍受疼痛以及欺骗周围的所有人,然而事实上并不存在杀害姐姐的凶手……我一直以来的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怎么也料想不到的结局摆在眼前,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情。

好不甘心。

姐姐什么也没有做错就死了,我的坚持也全都是白费、甚至是错误的——欺骗了姐姐珍视的学生,伤害了姐姐喜欢的人,也没有好好爱惜与姐姐血脉相连的这条性命……

好不甘心啊……

柳沢那个混蛋故意向我隐瞒姐姐的死因,只是为了看一场好戏,而且据杀老师的交代,他竟然还对姐姐施展暴力……实在不能饶恕,而我竟然还蒙在鼓里与他进行暗中交易。想来“那个人”也知道姐姐的真正死因,所以才没有深究。如果我有问过他,大概就不会走这样一条错误的道路了,可当时的我并没有办法原谅他……

没有如果。

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如此浅显的道理,我明白得太晚了。已经太迟了。

我都干了些什么?尽是没有意义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茅野,是和我们一起创造了这个班级的伙伴。不管你一个人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我们也不会让你说出,与大家一起欢笑的每一天都是演出来的。』

渚的声音猛然浮现,回旋在脑海之中。

确实……我并非什么也没有得到。至少,我因此认识了E班的大家,在那里有了美好的回忆,但是……这些都建立在姐姐的死亡之上。

姐姐不死的话,就意味着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吧?如果姐姐没有在事故中死去,我就不会因复仇而来到三年E组,也不会与老师同学们相识,更加不会……喜欢上渚了。

是的,早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然而,我根本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感情。将姐姐孤身一人地留在死后的世界,连孤独也感受不到,而我却因她的死而有了喜欢的人……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我把头埋入带有消毒水味道的枕头里,意识开始趋于迷糊,却始终无法真正地进入睡眠。再度睁开眼睛,瞄向四周,竟发觉自己的手机被放置在床头柜上。是谁在什么时候替自己带过来的,我居然完全想不起来。

见提示新消息的指示灯闪烁着,我必须吃力地抬臂才能将它拿到手里。医生说我当前的情况没有先例,具体能恢复到何种程度还有待观察——言外之意就是不排除落下残疾的可能吧?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内心竟罕有波动,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成了这种自暴自弃的人呢?亦或者是说,会选择踏上复仇之路的我其实早已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无所谓了?

还好,这幅身体对于简单的手指动作,还是能够胜任的。

屏幕上显示的未读消息数量之多令人诧异,我抱着疑惑开始翻阅邮件列表。

仓桥阳菜乃『小枫,圣诞快乐!要好好休息哦,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ω^<)』

原来今天是平安夜啊。满脑子都只剩下复仇的我都快忘记今天是重要的节日了。因为我的缘故,大家都没能好好地享受节日吧……

奥田爱美『圣诞快乐,茅野同学。非常感谢!』

神崎有希子『平安夜快乐。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大家还是会把茅野你当成E班的一份子……今后也一起愉快地学习与暗杀吧。』

冈野日向『小茅野,圣诞快乐。不要想太多,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你,永远都是好朋友哦Y(^_^)Y』

中村莉樱『Merry Christmas!这才不是群发邮件呢,证据就是——平安夜之吻的感觉如何?公主殿下!~\(≧▽≦)/~』

矢田桃花『节日快乐!啊,外面下雪了呢,今年是白色圣诞,真好\(0^◇^0)/』

不破优月『住院会很无聊吧?让我带很多很多的Jump给你吧!……啊,对了,圣诞快乐,茅野枫o(≧v≦)o~~』

杉野友人『茅野,平安夜快乐。新学期也一起加油吧!└(^o^)┘』

原寿美玲『多注意身体,我们等着你健健康康地出院。』

寺坂龙马『虽然你这个小不点做出了让人非常吃惊的事,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

潮田渚『Merry Christmas!……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茅野……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勉强自己了,好好休息吧,我们有空会去探望你的。』

……

把原来页面关掉,然后再点开下一封邮件。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一点点地变得艰难起来,盈眶的咸涩液体模糊了视野,屏幕越来越难以看清。

鼻头发酸、眼泪滴落在身前的被褥上,明明是充满暖气的室内我却不住地瑟瑟发抖起来。

仓桥阳菜乃『明天就是文化祭了呢,好期待啊。小枫会做拿手的布丁吗(☆_☆)?』

潮田渚『茅野,记得带文化祭上需要的材料哦,明天见。』

冈野日向『外面突然下雨了呢⊙﹏⊙,小茅野有没有带伞?一起回家吧!』

矶贝悠马『抱歉,上次你借我的CD可能要晚点还了,弟弟妹妹们好像意外地很喜欢呢。多谢了!』

片冈惠『运动会没问题吧?障碍赛就交给你了,早点休息』

速水凛香『茅野同学,今天的事多谢了。』

竹林孝太郎『刚刚的邮件发错了,请你忘掉吧!』

竹林孝太郎『池袋那边新开了一家女仆咖啡厅,听说很不错,这个周末一起去看看吧。』

……

像机械一样不停地继续翻阅过去的邮件记录,我听见自己一边抽泣又一边笑出声。如果有旁人看见,那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可笑吧,可是身不由己,我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重复点开与关闭的动作,仿佛极力地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眼睛哭得发痛,袖口也已经湿透了。

姐姐『今晚约好啦,在研究所里见面哦。』

不知不觉已经翻到了一年前的记录,悬空的拇指霎时间顿住了。

姐姐『虽然已经到春天了,可是最近还是有点冷,亚佳里要注意别着凉了。』

“嗯……”就好像在进行真正的对话一样,我回答着邮件里的内容。

姐姐『姐姐我明年好像不能再当老师了,所以想鼓足干劲带好这一届的学生,亚佳里也来为我加油吧。』

“……加油啊,姐姐。”带着哭腔。

姐姐『学生们总是打不起精神来,是不是我这个老师不够优秀呢……怎么办?』

“怎么会呢,姐姐是最棒的了……我最喜欢姐姐了……”

姐姐『不辛苦啦,不如说反而是乐在其中?教书育人的工作,我非常喜欢的哦。研究所那边的工作我也会好好完成的,也有很多开心的事情。』

姐姐『最近有人在我出试题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帮助,有点自愧不如呢。看来我现在还远远不够格,要好好努力才行。』

姐姐『亚佳里,偶尔也去见一下父亲吧。』

姐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跟姐姐说说吧。』

“姐姐……”

——再也……收不到姐姐的邮件了。再也……

克制不住,我蜷缩在床上失声嚎啕。

窗外,纯白的雪飞扬。

 

自然醒来,干肿的眼睛凝视着前方,意识如面前苍白的天花板般空无一物。不知放空了多久,待思考归位之时,怅寥的空洞感支配了感官,犹似浓墨滴入清水般瞬时漫染了整片精神海。

前一晚我好似做了梦,又好似没有做。当意识进入昏昏沉沉的脑袋,我发觉自己很久没有自然醒了。这一觉不算舒服,但都比以往那段日子好多了。

这里是医院。身在此处的理由我当然不可能忘却,昨天一天所经历的事实在太多太多,说是人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天也不为过。

确切地说,过去的一年都极为漫长。

后遗症从今天开始显现,稍微一动浑身都酸痛不已。稍稍活动脖子,一扭头就能看到室外的阳光灿烂异常,雪已经停了,隔着玻璃窗都好似能感受到那份温暖,看来是个非常好的天气。

好无聊啊。

刚苏醒的脸庞油腻腻的,喉咙干痒,身体又不能大幅度动作,这样岂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吗?又不由得想起今天是寒假的第一天,自己到底该怎么熬过接下来的时间呢?

什么都做不了的话,就没办法克制住自己胡思乱想了啊。亦或是说,深入思考多一点更好呢?从杀老师那里听到了极具冲击力却又不算太过意外的真相,我应该如何整顿自己的思绪?怎样的心态,才是正确的?

“复仇”失败了。就连“复仇”本身,都是失败的产物。

我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真相,可这份真相,对大家而言真是好的吗?这份沉重的听后感,肯定不止我一个人拥有吧……

我的演出落幕了——真的可以就此结束了吗?我造就了后果,却孜然抽身离开,未免太不负责任了。可我又能做到什么?我还能留下吗?

思考的怪圈无穷无尽,我就知道最后一定会演变成这样。

疼痛不再拘束着大脑,竟莫名感到不习惯了。

“呐,触手,你还在吗?”

没有回应。精神空间一片寂静。

真的消失了啊。虽然既辛苦又徒添了无数麻烦,但这些都是我自找的,触手只是陪我胡闹罢了。从这层意义上,或许还应该谢谢“它”。

算不上有多么怀念,只是在这个时候特别想和谁聊一聊,聊什么都可以,仅仅是想稍微把注意力从无解的问题上转移一下。触手尚在时从不会感到无聊,乃至经常嫌弃“它”的吵杂,然而一旦如愿拥有了宁静片刻的时光,却萌生出了奇怪的孤单感。

某种软绵绵东西冲击玻璃的声音响起,因为曾听到过很多遍,所以马上就能够判断出其源头——杀老师用钻过缝隙的触手打开了月牙锁,拎着大包小包从窗户进来,“早上好,雪村同学。”

“像以前一样叫我‘茅野同学’就好,和姐姐用一样的称呼很奇怪吧?我也习惯被那样叫了。早安,杀老师。”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吗?其实有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希望以“真名”(真正的自己)成为教室的一员,但那似乎又相当于承认,从前身在集体中的并非真实的自我。

“那,茅野同学,为师替你带来了一些生活用品以及换洗的衣物。要住院这么长一段时间,一定很无聊吧,为师还带来了漫画书和游戏机,想要看最新的《少年jump》,为师也能帮忙买哦。当然学习还是不能放松,为师也准备好了寒假作业……”触手从长袍下掏出五花八门的物件,仿佛衣服之下就是一个四次元口袋。

“谢谢,杀老师。”他还是那么喜欢操心,就连要被杀掉的时候,也将我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杀老师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痊愈了,不用担心。这种程度的伤,为师只要多吃几个布丁就能治愈。”杀老师扶我坐起,并为我披上外套。

“这话从暗杀者的角度听来真是不免有些受打击啊……”

他用套着塑胶手套的触手帮我用湿毛巾擦脸。“怎么会。是一场非常漂亮的暗杀哦,甚至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所有的暗杀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只是……”

“只是不应该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对吧?”我替停顿了一下的他接过话头,看来要做好被教育一番的准备了。

“正解。”他圆圆的脸上出现了代表正确的圆圈,边拧毛巾边道,“若为师在当时死去,茅野同学也同样会有生命危险。”

我知道他用了比较委婉的说法,那种情况下我绝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会死。“就算大难不死……也一定会被大家讨厌呢。”

杀老师的动作顿然停滞,一双豆豆眼注视着我。尽管他的表情一如平常般保持微笑,我竟能从那张脸上读出深邃的情感。

“茅野同学,你的暗杀并不是错的,没有人会因此否定你。为师甚至要感谢你,是你让为师有了重新面对过去的勇气。”

宛如长针刺破了封印,一股难以言状的暖意自心底涌出。

“谢谢……”

明明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一到嘴边除了感谢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时,我留意到杀老师所带来的毛巾等用品都是来自家里的。

“杀老师,您到过我家了吗?”

“扭呀!为师没有私闯民宅!”尽管我没有责怪的意思,神经质的杀老师却慌慌忙忙地解释起来,“为师从茅野同学的父亲那里得到了许可,才得到钥匙进屋的。”

“您见过我父亲了?!”整个复仇我都有意向那个人隐瞒,就连学校要求的家长会都是雇人(黑川泽也先生乔装)参加的。

“不如说,你的父亲也拜托了我,替他来看望你。”杀老师大概从对话中,猜测到我们父女的关系并不好吧。

“那种人也会关心我吗……”我垂下脑袋,抓紧着身上的被子。自知在他人面前暴露出小孩子的脾性并不好,但杀老师是特别的,甚至可以说在他面前,现在的我很难再将自己隐藏起来。

“茅野同学,如果你相信为师的判断力,为师能说说自己的猜测吗?”

我点点头。

“茅野同学的父亲,其实知道你以假身份转学到为师所在的班级里,估计也推测到了你的目的……”

那个人全都知道?!内心猛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撼动,但很快又恢复平静。仔细一想也不无道理,既然黑川先生协助过我,那作为雇主的他知情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然而,既然他都知道,为什么……

“我想,他大概是相信着茅野同学的判断吧。”

相信……我?……为什么?

“虽然身为承包商人,但他本人其实并不熟悉具体的研究内容。关于这一说法,为师认为还是可信的,因为为师确实没有在那个研究所内见过他的记忆。雪村老师,你的姐姐也曾暗示过,她将自己的遭遇都向家里人隐瞒了下来……因而对于那次意外,你的父亲他也心中有愧,却无法通过做什么来补偿。”

“所以……”

“所以,支持你的意志,应该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不过,对于茅野同学冒险植入触手一事,他是否知情就不好说了……当然,以上这些都只是为师个人的猜测,是否相信依然取决于茅野同学你。”

真的会像杀老师所说的那样吗?在过去的一年里他确实从不过问我的状况,的确像是刻意而为之,但也很可能是他真的漠不关心而已,毕竟在姐姐去世前他都一直……

一旦考虑起有关那个人的问题,就不由得心生起焦躁。算了,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干脆趁这个机会,把一直想知道的事问出来吧……

“杀老师,您能跟我多说一下,关于姐姐的事情吗?自从她在研究所工作后,我们就很少有机会见面了……”

还想再知道多一点,姐姐所经历的最后的时光。

杀老师微微颔首,娓娓开口道来。他口中的姐姐,一如记忆中的模样,即便是很小的事情,也会让我不由得感慨“那确实就是姐姐会做得出来的事情啊”。光是听叙述,就仿佛亲眼见到了那样的姐姐,仿佛她又活了过来……我这个要求算不算过分呢?让杀老师回忆起重要的亡人,会不会相当于重新经历一遍悲伤?但其实我也是一样的吧,听杀老师说着说着,最后竟变成了由我来滔滔不绝地谈起以前的姐姐。每每聊到有趣的事情,我们便不约而同地放声笑出来。

笑着笑着,眼眶又有点湿了。

不行,这个时候还不能哭。

“对了,我们放假的时候,杀老师一般都会干什么呢?”

“今年暑假的时候,为师已经环游世界一圈了。到了冬天,应该能够欣赏到非常美丽的雪景吧。”他说着望向窗外,今年的第一场雪已经停了。“有空的时候,也会去熟识的居酒屋坐坐,常去的那几位杀手先生也是很有趣的人呢。”

全世界的暗杀目标和杀手们在同一个居酒屋里悠闲地喝酒,确实像是有杀老师风格的事情呢。

“但是……杀老师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吧?最后的时间……”

他回头看向我,那是一副我从未近距离见过的认真神态,“茅野同学,为师的最快速度是二十马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见我摇首,他立马给出了答案:“普通人跑五十米需要八九秒的时间,哪怕是算成十秒——为师的速度也是人类的1360倍。这意味着,为师只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就可以将1秒当作1360秒度过。”

一时间,我愣得哑口无言。

“无论是上课还是玩耍的时候,为师只要稍微专注一点,就能将你们每个人的面庞印刻在脑海里……为师很庆幸自己成为了怪物,尽管只有一年的寿命,但在这一年里,为师做尽了想要做的事情,将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非常有意义。亦可以说,变成怪物后,为师才真正意义上地开始活着。因此,为师所度过的这一年的时光,不仅仅只有三百六十五天。遇见了雪村老师,遇见了你们,能够在人生的最后遇见这般幸事,对于我这种罪大恶极之人而言,实在太过奢侈了。为师过得很幸福,不枉此生。”

啊,糟了,忍不住了。

“杀老师,谢谢……姐姐托付于生命的对象是您,真是太好了……”哽咽不成声。

一根触手轻抚着我的头,另一根用手帕为我拭泪。

“亚久理以生命托付的人,还有她交给我的学生们。更重要的是,还有最亲爱的你。”

发不出声音,整个人剧烈地颤抖着。

我想要说的是什么?我能够说的是什么?

 

谢谢,谢谢你们。

杀老师,大家……你们也是我,愿意托付全部生命的人呐。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