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26】

【26】乐园的时间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乐园。】

 

“……事情就是这样。怎么样?”电话的另一头,潮田渚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歉意。

他总是这样,尽管并非强人所难之事,但只要自己是拜托的一方,就会无意识地表现得像是做错事一般。

“当然可以啊,反正是一起去玩嘛!”

如果可以的话,茅野枫确实希望节假日的时候能够不用演戏、安安静静地地待在家里,然而拒绝又显得太过于维和,更违背了“人物设定”。一半出于必要的交际,另一半出于她本身也想好好地玩一下——

游乐园,她已经好久没有去过了。

这次的提案最早是由杉野提出来的。他想与神崎同学拉近关系,但只有两个人出来玩的话又害怕对方会有所顾忌,于是就拉上了在修学旅行期间同组的成员们。六人组一起出去玩,同样也是久违了。

 

会合的地点定在公交车站,赤羽业是最后一个到达的,尽管他并没有迟到。首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女孩子们的装扮,神崎有希子穿了一件米色的淑女款连衣裙、外套白色的罩衫,正默默地含笑倾听;茅野枫是用黑色短裙搭配浅蓝色的露肩半袖上衣,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与杉野讨论接下来该怎么玩;至于奥田爱美,她上穿朴素的白色无袖衬衫、下着黑色的七分裤,标志性的抿嘴神情显得她有些紧张,但目光中仍不失期待之意。这样的场景让他想起一句早已忘了在什么时候听到过的话:女生的穿衣风格能够反映出每个人不同的个性。

“哟,业你总算来了。真慢!”第一个留意到他的杉野招呼道。

“是你们来得太早了吧,我可没有迟到。”

他本身对游乐园和助攻都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电话中的奥田同学似乎很期待这次的活动。反正他周末在家除了看书之外就是打游戏,偶尔出来透透气也不错。

十分钟后,公交车来了,由于时间早再加上又是周末,车上有很多空位。茅野首先拉着奥田上了车,渚和业也紧随其后坐到了她们两人的后面,被“剩下”的杉野便顺理成章地主动坐到神崎的旁边,脸上心花怒放的神情藏都藏不住。除神崎以外的大家都知道这趟行程的隐藏目的,于是默默地为他们两人制造机会。

汽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左右,正在用耳机听音乐的茅野忽而注意到奥田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奥田同学?你怎么了?”

业放下手中的游戏机朝前看去,只见用手捂住嘴的奥田没有回应,脸色惨白。

是晕车。茅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她碰巧没有带晕车药在身上。正在她准备问其他人时,难受至极的奥田面朝备在车上的纸袋吐了出来。

下车后,众人在车站前的长椅上稍作休息。奥田看上去还是满脸疲惫,但面色已经比刚才好很多了。

“怎么样了?”“抱歉,知道你晕车的话,我们就坐电车好了。”“没事吧?”

面对大家的关心,奥田只是点点头说“我没事,大家不用担心”,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影响到其他人的兴致。

忽地感到右脸处有一股温暖的触感,奥田本能地缩了缩身子,才发现贴在自己脸上的是一罐刚从自动贩卖机中取出来的饮料。

“喝点热的东西吧,胃会好受点。”手拿罐装饮料的人正是业。

“嗯,谢谢业君。”她伸手接过,发现对方连拉环都帮她打开了。

一口温润的甜咖啡下肚,随处可见的廉价甜味在口腔中快速扩散,然而五腹六脏却好似一并温暖了起来。

定下搭乘公交车的计划时她并没有提出异议,因为若改乘电车或地铁的话就需要额外步行很长一段路,由于自己一人的问题而变更大家行程这种事会使她过意不去。自己的晕车症并非每次乘车都会犯,她本以为能够忍耐过去,但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虽然给大家添了一些麻烦,但一定要迅速振作才行,今天才刚刚开始呢。她暗暗地鼓励自己。早在几天前收到消息时,她就开始期待这一天了。与其说她是期待游乐园之行,不如说她渴望的是“与同龄人在课余时间外出玩乐”这件事本身。从小学时开始,像她这种埋头于功课又性格不够开朗的类型在集体活动时往往最不受青睐,每次组队必定是落单的一个,哪怕被老师安排在某个小组,其他组员的态度也总是不冷不热——更别提周末会有人愿意邀约了。所以她非常感谢愿意接纳自己加入的大家,为此,接下来一定要努力玩得开心。

不知是否由于咖啡因的提神效果显著,奥田很快便站起来,精神十足地笑道:“谢谢大家,我没事了。一起去玩吧。”

 

刚通过检票口,弥漫在整个乐园内的欢乐氛围瞬间扑面而来。鲜艳斑斓的彩带与气球装点起整个空间,如同踏入一个与现世隔绝的梦幻国度,从各个巨型游乐设施里传来的欢笑与尖叫声更是巧妙地成为了最好的背景音乐。不论是一家三口,还是年轻的情侣们,亦或是像他们这样一起来玩的学生,脸上都洋溢着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笑容。

“说到主题乐园,最应该也最值得玩的果然是尖叫类机动设施了!”茅野率先指向面前最引人注目的大型过山车。

“一上来就玩这么刺激的?”杉野吐槽,“等待的队伍看上去也好长啊。”

“不玩才比较奇怪吧,我还想全都试一遍呢。”

“这么激动,茅野你该不会是第一次来游乐园吧?”

“才不是呢!我小时候当然也来过,只不过那时还不能玩大型设施……”

“因为身高限制?”杉野作死地说出真相。

“闭嘴!不许提!”

无视吵闹的两人,业问向身旁的奥田,“机动类设施没问题吗?”

奥田明白业是在意自己刚才晕车的事情,“没事。我以前也有玩过,过山车跟汽车不一样,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三个小时后——

“一开始还好,但这么连续玩下来,有点受不住啊……”一脸疲态的渚趴在桌子上小声道,“总是茅野在兴致勃勃地带大家到处玩,但本人却完全没有一点累的征兆。”

“同感。”汗颜的业扶额,有过跳崖经历的他表示跳楼机比想象中要恐怖得多,“连看上去最让人担心的奥田同学也一直很有干劲。”

杉野更是整个人瘫在座椅上,“神崎同学……就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整个上午,众人依次玩了过山车、海盗船、大摆锤、激流勇进、飞天摩托等等,全都是清一色的惊险项目。女生组里茅野全程都兴致勃勃,奥田因为能和大家一起玩也同样精神十足,神崎则是一直面不改色地保持堪称标准的微笑,反而是男生组先开始受不住了。

于是业提议去吃冰淇淋,总算让女生们的注意力暂时转移到了甜食上,这才有了短暂的休息机会。

“好累……接下来也要这么玩吗?”

“不知道,可她们说有的还想再玩一次。”

“饶了我吧!”

与放弃挣扎的另外两个人不同,向来主动出击的业扫视着手中的地图,“下午的话,可以考虑由我们一方来提出游玩的项目,温和一点的。只要说我们想玩就可以了。”

“玩什么?旋转木马?还是碰碰车?”提到温和的项目,杉野只能联想到儿童游乐设施,作为男生实在不好意思提出来。

“鬼屋怎么样?至少不用在天上飞来飞去。”

提到鬼屋,渚立刻想起茅野似乎很害怕鬼怪。

“鬼屋啊……”杉野也回想起暑假时杀老师所举办的试胆大会,那个时候的神崎同学连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接着他又想起来,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拉近自己与神崎之间的关系,然而现在却毫无进展。

“跟杀老师办的那种半吊子的试胆会不一样,听说这里的鬼屋很可怕。而且这样一来也就有机会独处……”

“业君。”

被后方突然传来的女声吓了一跳,业猛然扭头一看。本以为是去买冰淇淋的女生们回来了,但实际上只有奥田一个人。

“是奥田同学呀……”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被吓到,明明并没有做坏事,但潜意识里似乎不希望被女生们知道他的想法。

“业君想要的草莓味卖光了。”从奥田的表情判断不出她是否听到了刚才的话。不过既然是奥田的话,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

原来是问冰淇淋的事。“那就要巧克力味的吧,麻烦了。”

“好的。”收到指示后的奥田又乖乖地转身回到冰淇淋店前。

见奥田走远,业才回到刚刚的话题,“怎么样?”

杉野表示同意,有机会创造他与神崎的二人世界自然是再好不过。担忧茅野的渚则没有出声,被视为默认了。

“鬼屋……”听到这个提议时,茅野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之前在离岛的时候大家不是已经玩过了吗?”

“和杀老师那种半桶水的吓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业边说边饶有兴致地观察茅野的反应,“在宣传册上这里的鬼屋可是必去的景点之一哦,据说还入选过全日本最恐怖的十大鬼屋之一。”

被这么一说茅野就更不想去了。

“之前某人不是还说要全部都玩一遍吗?”杉野狡猾地补充了一句。

“去就……去!谁怕谁!”说不清是角色设定还是本意,住在茅野内心里的雪村亚佳里认为在这个时候不能退缩。虽然无法拿出来炫耀,但她可是在恐怖片里出演过女鬼的人。潜意识里认定鬼屋很可怕,只是因为还没进去过而已,她立志成为的可是能够杀掉超级生物的杀手。

 

一踏入鬼屋的范围,杉野就能清晰地感觉到,从鼓风机里吹出来的冷气正通过裤腿往上直窜,使他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前方的通道仅由头顶上光线昏暗的旧式白炽灯照亮,只能够勉强看清周遭的事物。脚下的地面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不时还有类似老鼠出没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没想到,这竟然是一间以废弃旧校舍为主题的鬼屋。

木质的地板,破旧的檐廊,布满裂痕的玻璃窗——这一切都给杉野一种谜样的既视感。

“这里的格局,好像跟我们的旧校舍有点像啊。”杉野苦笑着回头。

“是啊。”就在点头的神崎同学身后,杉野的目光捕捉到了一团黑影。

“小心!”杉野下意识地一把将神崎拉近自己,神崎则由于前倾的姿势恰好躲过了来自黑影的一只手。

“是……你……吗……”站在神崎身后、身着染血水手服的长发女鬼以无比幽怨的语气说道,“是……你……杀了……我……吗……”

明知是由真人扮演,女鬼可怖的妆容与逼真的演技还是让人看得心里直发毛。与过去看恐怖片时的感受完全不同,这种身临其境的视角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被鬼缠上后下场悲惨的龙套角色。

不能自己先怕起来啊。杉野在心中自我告诫道。

根据路标的指示,接下来的路线需要穿过一间“教室”。从走廊来到房间,其中的布置同样散发着无比阴森的气息:破损的桌椅凌乱地摆放,血色的颜料在黑板上歪歪扭扭地涂出几个无法组成词语的假名,地面上也尽散落着假血与的类似人体器官的东西……

一旦有人开始穿越教室,潜伏在四面八方的鬼怪们就开始陆陆续续地钻出来,其中不论男女都身穿着带血的校服,口中含糊不清吐着“学习”“考试”“作业”“老师”“同学”之类的词语。

虽然知道这些趴在桌子地面乃至天花板上、不断向自己爬来的“丧尸”不会真的扑过来,但还是让人忍不住产生想要逃跑的冲动。

这时,设置在教室里的广播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接着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声的独白,大意是介绍这个校舍的历史:这里曾经是一个专门收留劣等生的班级,那些被抛弃在这个班上的学生大抵都已经放弃了人生的希望日渐堕落,于是某一天学生们忽然开始集体发狂互相残杀……

这个设定要不要这么有代入感啊!杉野一脸汗颜。

忽地感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袖子,他一回首,只见神崎垂着头低声说道:“我们快走吧。”

杉野罕见地看到神崎露出了微笑之外的表情。莫非……神崎同学真的害怕了?顿时他的心中一阵窃喜。

“别怕,有我在。”在杉野心目中“最想说的台词”排行榜上,这句话能排第三。顺带一提,排在第一和第二的分别是“我也喜欢你!”和“我一定会给你和孩子幸福的!”。

他鼓足勇气牵起神崎的手,一言不发的对方似乎是在表示默认。仅仅是踏出了一小步,他的心脏都快要激动地跳出来了。

“走吧。”他拉着意中人的手,沿着路标走向出口。或许是因为和神崎在一起的缘故,到达出口的距离比想象中要长得多,整个过程两人都默然不语。然而杉野非但没有任何尴尬感,甚至可以说幸福得炸了。

从暗处踏足出来,室外的阳光顿然变得异常刺目。只见最早出来的业与奥田组,已经在前面的休息处把手中的可丽饼吃了一大半。

“好慢啊你们。”业说着把最后一口可丽饼吃下肚。

“真的不是你们太快了吗?”杉野想起这两个人对鬼屋完全免疫,“渚和茅野呢?”

“比你们更慢。”

于是,他们也只好加入了休息区中的等待行列。

“神崎同学要吃点什么吗?”从鬼屋出来的神崎似乎连一贯的微笑也变得压抑起来,杉野见状便关心地问。

“不用了,现在没什么胃口。”

也对,毕竟鬼屋里的场景布置确实会让一般人觉得恶心。当然,旁边的那两个人不算在一般人的范围内。

“有点意外呢……”杉野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但神崎明白他的意思。

“其实……与其说我害怕幽灵,倒不如说我是被那个‘设定’吓到了。因为那和以前的E班很像……”

“确实,这个设定实在是太有代入感了,反而让人觉得很恐怖啊。”杉野笑道,“不过放心吧,我们的E班是绝对不可能会变成那样的啦。”

“说的也是。”神崎的笑容终于恢复到原本的灿烂。

“因为,有杀老师在。”

当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时,双方都愣住了,随后又很有默契地同时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17)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