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15.5】

【15.5】怀疑的时间

 

“为师好想吃甜食啊,可一到月底钱包就……”黄色章鱼用触手裹住自己的皮夹向下甩动,只见两枚钢蹦从中落出,接着又被触手稳稳接住收回钱包内。

“杀老师真是的,明明随便打工都能赚很多钱吧?”围聚在他身边的学生之一说道。

“先不论如今在哪里工作都需要身份证明,如果擅自暴露在人群面前,为师还会被乌间老师责备,然而为人师表又怎么可能去干非法的工作呢?”

“明明平时没少做在人前曝光的事……”“爱贪小便宜的杀老师意外在这种地方很正直呢。”“所以这就是你光明正大蹭我们便当的理由?”学生们围绕在非人类老师的身边吃着自带便当,有说有笑。

刚从主校舍小卖部回来的我,远远地就能听到他们对话的声音。

明明过去不光彩的事情都做尽了,在学生面前还真是装得有模有样啊——尽管同样假惺惺的我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换作几个月前,这幅光景对我而言大概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现在却对此习以为常,只能说人类的适应性实在是超乎想象地可怕。就连日夜不停在头脑里撕咬的虫蛇,都让我对疼痛本身感到麻木——我大概也已经不是人类了吧?

至今我也想不明白,那个怪物为什么热衷于教师的角色扮演,偏偏还演绎得堪称完美。仅仅是从他身上看到姐姐的影子,都不禁萌生出厌恶。

用毕午餐的学生们从他身侧散去,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

“茅野同学,你手里的袋子传来了很甜的味道啊。”他在受害者的妹妹面前全然不顾形象地流口水。

是被闻到气味了吗?果然不能小看他的嗅觉啊,将来暗杀的时候也必须注意这一点……

“嗯,不愧是杀老师,要一起吃吗?”我笑着晃了晃装有满满布丁的塑料袋。

“真的可以吗?这样不太好吧……”

“黏液都滴到地上了,就别逞强啦……”

与怪物并排坐在台阶上,我从袋中取出各种品牌各种口味多达十几个的布丁,在眼前罗列出壮观的一幕。

“噢噢噢!厉害,茅野同学!行家啊,这些都是市面上口碑最好的布丁了!”

“哼哼,甜食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布丁了。”在对方高超的演技面前,我也不能认输才行,“这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虽说原本就很喜欢甜食,但自从植入触手后,就完全变成嗜甜如命的体质了,原因似乎是维持触手需要消耗大量的热量。尽管现在怎么吃都不会发胖,但如果能让脑中肆虐的痛楚消失,这种体质还是不要为好。同样狂爱甜品的它大概亦是基于同样的原理,一想到我正与仇人变得越来越像,内心深处便涌出复杂的滋味。

眼看目标一脸幸福地在极近的距离品尝着布丁,体内的触手开始躁动起来。

——『杀、杀、杀、杀、杀——杀了它!杀!杀!杀!……』

“如果是布丁的话,不管几个都吃得下呢,杀老师。”我笑道,试图用自己的声音盖过回荡于脑海中的杂音。

给我安静。我用思考“怒喝”住不安分的触手,“它”才渐趋平静。比起一开始,现在的触手变得很容易听话,但在目标太靠近时依旧遏制不住本能的杀意。

“是啊,真受不了。为师真希望有一天能跳进比自己还大的布丁里狠狠吃个够,但是太穷了所以办不到呢。”他露出一脸陶醉的模样。这番话,似乎能为暗杀提供一点灵感呢。

类似秀逗的一言一行,让我不止一次地怀疑过这家伙是否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元凶。如果完美人师的形象是演出来的话,那他的演技一定与我同样高超。

观察了数月的时间,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别的“可能性”。

犹如各种类型的作品中都会有的桥段,我亲眼目睹的场景其实是误会一场,或者是某种原因导致误伤什么的……

然而现实状况分毫不容许我反悔。

——『你不愿动手的话,就快把身体给我!让我来!让我来杀掉它!杀、杀、杀、杀……』

听呐,触手又开始聒噪不止了。

如果不实现与触手的契约,“它”就不可能离开这个身体,甚至会用强烈的杀意将我的意志吞噬。彼时,“我”将不复存在,这个身体会干出什么事来,会伤害到谁,我根本不愿想象。

若不杀掉目标,“我”就会死去。

为至亲复仇的初衷,到头来又回归为了自己吗?

真恶心啊。

此时此刻,此处只有我与目标两个“人”,我们的对话谁也不会听到。我该发问吗?我应该问出那个无数次卡在喉间的问题吗?他会回答真相吗?我能知道真相吗?将苦苦维持至今的潜伏付之一炬真的值得吗?这份痛苦要忍耐到何时?我应该赌一把吗?又该把筹码压在哪一边?

“杀老师……”

预备铃声响起。

“上课了,我们回教室去吧。”

我得救了。

“一起吃布丁的事,要跟大家保密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