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长篇】《原味》【第五章:检】

【第五章】检

【——毫厘之差。】

 

“那就来决一胜负吧!”

一句坚定的宣言,响彻整个大厅。

声音的主人,是在场全员中最让人出乎意料的一个,就连本人都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说出这句台词。

还在埋头练习的部员甚至不需要回头,也能够辨认出发言者,毕竟中华料理研究会偌大的会场中,仅存在唯一一名能够发出女声的学生,雪村绪。

 

时间倒回至十几分钟前——

“这个,是目前完成好的部分。”

绪比平时晚了几分钟到达研究会,原因正是她刚刚从书包里拿出来的这沓打印纸。打印机只有学校的图书室才有,去的时候管理员并不在,并立有一个写着“自助打印/复印”的告示牌子。由于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机器,她操作得并不熟练,才因此耽搁了。

接过那沓资料的人显然并不在意时间上的问题,反正她也不是必须准点到达的“久我派”的一员。“昨天你没有来,我还以为你逃跑了呢。”习惯性地戏弄了一句,久我快速翻阅起来。

“作出了承诺的事,我肯定是会好好完成任务的。”明知对方向来嘴上不饶人,被小看这一点还是让她不太爽。昨天因为需要照顾生病的灯里,她才没有来社团。明明在此之前,不管自己来不来,眼前这个人都是完全无所谓的。

“有几个错字啊,还有病句……”看着看着他不由得啧声笑了,“以前都还没发现你的日语原来这么差啊。”

口语与书面语自然是两回事,对此绪也有点心虚。“不影响辨认就可以了吧……不满意的话就找其他人代劳好了。”

“校对我找别人帮忙就好了,你还是把原文件发我一份吧。”

“难得我还自掏腰包打印下来了……”小声地碎碎念,绪顺手伸进了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手指刚触碰到U盘的边缘,才猛然想起里面还存有一些私人的东西,不能随随便便交给这个人,于是赶紧取出了另一边的手机,“我、我还是用手机发给你吧。”

因为要发送文件,所以理所当然地拿到了收件方的邮箱地址。

邮箱名称是mabodoufu150,根本就是麻婆豆腐的罗马音啊,太没品了吧。

强忍住吐槽的冲动,绪默默地编辑好内容并点下发送键。就算这是他的招牌菜式也不至于连邮箱都设置成这个吧,不过在日本,麻婆豆腐确实可以算是中华料理的代表菜了。

“怎么了?”

看对面传送完毕后依旧低头盯着邮件界面发呆,久我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只是在想着邮件地……”

“那还是我小学生时候注册的,九岁那年我跟着家人一起去往中国旅游,第一次接触到正宗的中国菜……”

居然突然开始回忆童年了。

“那后面的数字呢?”因为交流得过于流畅,不知不觉放下警惕心理的绪随口追问道。对回忆杀并不感兴趣的她,第一反应是觉得数字一般都隐藏着某种特殊含义,而150又不是日期之类的……

“那个?只是因为重复域名,系统自动生成的后缀数罢了。”

——这么没品位的名字居然还有至少149个吗?!

绪欲笑又隐的表情被久我敏锐地捕捉到,似乎觉察了什么。

“你,该不会在想些多余的事情吧?”

“没有没有!”吓了一跳的绪立即捂住嘴,显然暴露出了心虚的模样。刚才不小心太过得意忘形了。

“绝对有吧!”

“真的没有!”

“绝对有把150联想成身高了吧?!”

“身高?!……才没有想到那方面啊!”

她一下子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个全远月最在乎身高的人,连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能脑补出来别人是在嘲笑他的身高吗?听上去很可怜但也间接印证,她无意中踩到大地雷了。

“不用掩饰了,不然你刚刚为什么会偷笑?”

“没、没有偷笑,就是没有啦!”

“身高才不重要呢,不重要……再说我也比你高啊,有什么好笑的,就一点点……”

——不要开始自说自话啊!

当事人铁了心认定自己的推测正确无误,又勉强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自信模样,而面部表情却十分僵硬,看上去立场并不坚定。

“明明差不多吧……”绪无力地放弃辩驳,似乎是潜意识里发现,触碰到久我的雷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这个人的反应反而像难缠的小孩一样。

“绝对!是我比你高!”这么一搭腔,“九”我照纪更加一口咬定。

“都说了不一定了……”两个人本来就差不多高。

“你们说呢?”无视对方,久我开始面向无辜的围观人员。

至于久我军团的成员自不必说,肯定是向着他们老大的,意见根本没办法当作参考。

“主将最高!”“那是当然的了!”“肯定是主将。”……在完全不切实际的称赞的包围下,他洋洋得意地炫耀:“看到了没有,飞机场!”

本来绪都打算以关爱小朋友的怜心选择退让了,正中痛点的攻击使她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不要太过分了……

“那就来决一胜负吧!”

话音一出,其声之大瞬时使整个大厅的人都本能地往声源的方向看去。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人前那么大声说话,众人都纷纷愣住了,她也愣了一下神。

在远月,“胜”和“负”二字向来是由料理来决定的。

可这一次——

“那个……我……我的意思是……”又一次因冲动而挖坑给自己跳的她慌乱不择言,磕磕巴巴好一会才终于理清了思路,“对了,下周刚好是学校的体检吧!”

是靠体检结果来分胜负。

与普通的学校相同,远月学院同样会例年组织学生进行集体体检的活动。

“学校测出来的数据肯定是准确的,这样就没有不公平了吧!”

“那……来就来!”底气稍显不足,但久我照纪哪有不答应送上门来的挑战的道理。

“一言为定!”

……

位于最外围的边缘观众中,有两人小声地吐槽道:

“小孩子……吗?”“两个都是呢……”

其实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的,但因为离得太近怕被听到而没敢说出来,只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默默围观两个人间摩擦出的迷之电光火石。

 

回到住处后,雪村绪陷入了深深的反省当中。

她就不该一时冲动,不该作这个死。虽然谁输谁赢都没什么损失顶多被嘲笑一番,但当众比试身高这样的行为还是太丢脸了,这已经连小学生都算不上了,而是幼儿园的水平。

心好累,以后再也没有脸面踏进中华研了。

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羞耻至极的她在床上足足滚了十多个来回才累得停下来。

——不过……

虽然是非常低水准的“吵架”,但与久我前辈作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她曾经想象得那么恐怖。因为研究会里的部员们都很敬畏他,再加上过去因惧怕而频频逃避、罕有接触,乃至于今天才发现,就算身为十杰之一、用激烈的手段夺取了主将之位,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与自己同龄的男孩子而已。

再回顾起白天争吵时的情形,她不由得笑出了声。

“什么嘛,未免也太孩子气了。”虽然自己也完全没有资格批评对方就是了。

——总觉得,有点可爱呢。

怀着抱枕翻身,右臂无意识地伸向天顶的日光灯。

好亮啊,像太阳一样。

恍然想起,自己那天随手塞给他的发卡,他今天竟然还戴着。

那个一度遥不可及的身姿,似乎一下子缩短了距离。

尽管现在依然无法触碰到,但那已不再是无论如何飞翔都触及不到的高度了。

一个真实的人物形象悄然烙印在了心里。这么一来,有朝一日能够真正地用料理来挑战他、击败他,是否也不再是痴人说梦了呢?

好想,再近一点。

困意席卷而来,她阖上眼帘,任由身体下沉。都说“梦里什么都有”,但她往往并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梦,也从未做过能自由操控梦境的“清醒梦”。就连在梦世界里,她也难以掌控自身的命运。

梦里真的什么都有吗?也许什么都没有。

 

几天后,绪手拿体检报告单走在熟悉的校内路线上。

“身高姑且比去年高了一厘米,体重勉强保持住了……还可以吧。”大多数女生到了高中后就几乎不会再长高了,往往是男生在这个时期发育得比较快。

都高二了,还是那样的身高,也难怪那家伙会这么在意。仔细想想,本人其实也挺可怜的,不过胡乱冤枉人就是他的不对了。

“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别的地方能再成长一点啊……”

明明最难增长的身高都增加了1cm,最关键的部位却没有分毫变化。

“真的要当面比较这个吗……太羞耻了。”

然而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真想就这样鸽了回家,或者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路自言自语,终究还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目的地。今天来得不早不晚,已经有不少人到了,但看样子还没开始日常的练习。

刚进门不久,就看到大厅一侧休息室的方向探出一个脑袋,正用眼神示意她过去。

——那个……老板,咱们能不能当无事发生过。

不知为何,心情沉重得好似正准备向父母递交成绩单。

绪开始走向休息室。看来对方也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公布数据。说起来,这件事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大家应该都当作是玩笑话忘记了吧……

走到门口时,她下意识回头。

——为什么全都在望向这边啊啊啊啊???!!!

众多的视线让她直起鸡皮疙瘩,瞬间逃也似地溜进了室内。

伴随身后传来“咔嗒”一声响,休息室的门被关上,这才彻底隔绝了来自外部的目光。

房间内自然只有一个人,已等候多时。

——我是谁?我在哪?我现在在干什么?

明明是在各种桥段里都理应让人心跳不已的男女独处场景,但她的脑海中却盘旋起了哲学三问。

“那就速战速决吧……”

事已至此,逃避无用。

“同时?”对方终于来了一句话。

正经得好似黑帮交易现场,就差来一套黑西装和一副墨镜了。

想要气势上不输给对方,这时候必须摆出上菜时的架势,可是她现在就已经很累了。故只是默默地把体检报告单盖在桌子上,反面朝上。

点了点头,双方对上视线。

三,二,一。

开!

“……”

一阵沉默。

——赢、赢……了?

抬头看见对方像吃到苍蝇似的表情,绪才确信自己真的是胜利者一方。

156cm对155cm,以1cm的微弱优势胜出了。

恍然间丧失了现实感,自己居然真的赢了前辈——虽然并不是在料理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感动……

“你还真是飞机场啊。”

感动的泡泡瞬间破灭。

“啊啊啊啊不要看——”

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绪猛然飞身过去抢夺被久我拿在手里的纸片,后者异常灵巧地躲闪起来。

“来抢啊!”对刚吃了一记败仗的他来说,这可是绝好的报复机会。

又羞又恼的她使出浑身解数,可依旧是频频扑空,反而先一步累得喘起气来。只有这种时候,才开始痛恨自己的运动神经为何如此迟钝。

这时,久我朝绪做了个示威的鬼脸。顿时,发自直觉的灵光一闪,小腿本能地蓄力一蹬,绪驱使整个身体直接飞扑过去。

“哇啊!”对方显然被那张凶狠的脸以及夸张的动作吓了一跳,本打算后退躲开,却在这个时机脚底一滑。

“抓到了!”以女上男下的姿势,绪按住久我的肩膀,半跪地坐在他的身上。

“……好痛。”然而在冲击力的作用下,久我本能地松手,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体检报告单乘着不知名的风而起。

“主将,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被巨大动静惊扰到的某部员带头冲锋打开了休息室门,他以及其身后的同学们一眼就能看见躺在地面上的两人姿势似乎有点糟糕。

可还没来得及等他惊讶地叫出声,一张薄薄的打印纸就以掀翻牛顿棺材板之势飘打在了他的脸上。

取下纸张的那一瞬间,他就瞄到了一个数字。

“……80?”

 

那一天,校内开始传起了流言。据下午曾路过中华研门口的同学声称,从里面传出了一个非常凄厉的女性惨叫声。





【后记:存稿发完啦,接下来是不定期更新。】


 
评论
热度(2)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