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二】

第二章:深塾乱

 

【1】

来到椚椚丘中学的校门口时,铁栏制大门正紧闭着。

我显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今天并非周末,闭锁的校门象征着现在正处于上课的时间。太久没有上学的我,都早已忘却学生一般会在什么时候到校。不过就算我在上下学的时间段来到这里,门卫保安或值日生之类的人也不会让我这个既没有校服也没有证件的外来人士入校吧。因为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从正规途径进入,所以到达时间点其实并不重要。

在外围走寻观察了一圈,发现这间学校的主校舍是全封闭式的,围栏中断处是一座并不算特别高的山峦,山上大概就是维基百科里所写的椚椚丘的旧校舍吧,而那也是我的目的地,三年E班所在的地方。

只不过那座山背向主校舍的一面是几乎垂直的断崖,就算是攀岩高手恐怕也要望而却步,除此之外则是一些看上去就很险峻的山路,搞不好还有迷路的风险。因此我想要进入椚椚丘内部的话还是必须先通过主校舍,然后再进入后山。虽然比想象中要繁琐一些,但如果太简单的话就没意思了。

临街的人行道上只有稀稀疏疏的行人。毕竟在这个学生上课社会人上班的时间点,只有我这种无业游民以及外出采购的家庭主妇还会在大街上闲逛了。看准周围没人的时机,我在距离正门稍远的地方翻身越过栏杆。

落地时不慎踩到灌木丛发出了一些声响,让我稍微慌神了一下,但幸而没有被发现。

穿过林立的教学楼,这所传说中的名门学校的设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完备,至少比自己以前就读的私立学校好多了。不过以我的成绩,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考不进这里吧……

顿时,我为自己一瞬间产生的、有关回归校园的想法略感吃惊,明明当初是我自己决定放弃学校的,事到如今还想回到从前未免过于可笑。

而且,早就已经不可能回去了。

上山的石阶走起来十分累人,爬山可谓是我最不擅长的运动项目之一。一想到那个班级的学生几乎每天都要上山,不免心生起同情。虽然他们怎样与我关系不大。

刚将简陋的旧校舍收入眼底,下课的铃声就骤然响起。为避免被老师与学生们,尤其是那只章鱼怪物发现,我躲藏在后山的树林里直到铃声再一次敲响。下一节为他们上课的似乎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教师,而那只章鱼则独自飞向了的未知的地点。

又一次见到了,仿若奇迹的瞬杀。

出神地注目着那个飞行中的身影远去,甚至一时忘却了不得不藏身的处境,直至那个存在缩小为再也看不见的点,才将飘出去的魂魄及时收复回来。

转而顾及回那间校舍,待确认学生们已全部回到课室后,好容易重新平复下心境的我便悄然地走进无人的职员室。

来到这里的目的不为别的,只为弄清楚那个怪物教师的真面目。当然我知道这类事情很可能涉及国家机密,相关资料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放置在办公桌上,但总不可能一点线索也没有吧?一开始我还猜想秘密计划书之类的东西会不会以教案的封面来进行伪装,但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教案就真的只是教案而已,而且还是布满着各种章鱼涂鸦的教案。

好几个置物柜都上了锁,我试着翻找了一下没有配锁的抽屉,只找到了一串钥匙。胡乱试了一通后只打开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储物柜,里面只放有一本长得很像日记而它也确实是日记的笔记本。

会是谁的日记呢?抱着这样的好奇,我毫不犹豫且问心无愧地窥探起了别人的隐私。

因为日记本中四处都是与章鱼触手相关的涂鸦,所以其主人大概就是那只怪物了。而日记的内容远比我想象中要普通得多,无非就是一些细碎到今天吃了几个布丁之类的日常琐事,以及“何时何地哪两个学生又在独处”或者“有传言说谁喜欢谁”之类的八卦。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过那样的身影,光看日记的话任谁都会误以为这只是个爱好八卦却平易近人的老师而已。

但其中并非完全没有我追寻的重要信息。

比如,里面提及到了“今天为师我用二十马赫的速度,为全班同学每人都各出了一份针对自身弱项知识点的考题”这样的事情。

以及——

若怪物它不在明年三月份死去,地球就会因爆炸而毁灭,而班上的学生们则被赋予了近距离将其暗杀的资格。

“喂喂,这是什么……在拍好莱坞电影吗?”难以置信。

世界面临被毁灭的危机,而拯救世界的任务则被交给了一群中学生……完全是漫画里才会有的剧情。

若回到几个月前,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本日记的真实性,只会单纯地觉得这是某人捏造的妄想日记而已。

但是,现在的我却不得不去相信。

因为,此时此刻的每一个地球上的人都知道,在今年三月的某一天,月亮在超自然力量的作用下一夜之间消失了七成。

而实现这份“奇迹”的真凶,正在我可以触及到的地方。

『世界末日』

并非让人啼笑皆非的谣言,它将于不久的未来降临。

听到这样的冲击性事实,意外地,我比预想中的要平静得多。

大概是因为,光听起来只会让人觉得那一天还十分的遥远,不真正地置身于那个时刻,似乎都不太会有实感。

只不过,我的情绪也并非全然无波动。

就像突然得到惊喜的孩子一样——

我为意外收获的“礼物”而感到兴奋不已。

 

【2】

每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我们惯例的体育课,即暗杀训练的课程。

走出教室的那一瞬,一阵阴冷的风迎面袭来,站在我身旁的茅野不住地说了一声“好冷”。

我也有同样的感受,暗想着,如果今天不是凉风阵阵的阴天而万里无云的晴天的话,应该会暖和许多吧。然而待到炎热的盛夏时,又会祈祷舒适的阴天更多一点。如此一想,便觉得让天气随心所欲的要求十分的任性。

“走吧,渚。”在我为无所谓的事情而发呆的时候,茅野已经一早走到了前面,见我没有动,便催促道。

“嗯。”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跟上她,两人并肩走向放置着体育器材的仓库。

今天是我们两人负责值日,因此需要在体育课上课前为同学们准备好训练器材。刀术、射击、格斗……训练所需的道具有很多。如果需要用到大型的训练用具,一般由乌间老师指导他的手下来事先将其设置好,但小型的物件例如匕首、手枪和子弹等,都由我们值日生来搬运。

乌间老师昨天恰好出差了,所以这两天我们都只需要进行自主训练。

在说笑声中打开仓库大门的那一瞬,一幅意料之外的图景猝然映入眼帘。见状,茅野不禁叫了出声。

我也同样震惊地杵在原地,呆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老师专用的特殊子弹洒满一地,玩具枪支被用非常粗暴的方式拆散成各种零件随意丢弃在角落,暗杀专用的特质橡胶匕首也被不知名的人故意从中间一刀两断地剪开——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园艺用的剪刀就直接被弃置在地板的正中央,刀口还残留着绿色的碎屑。

我与茅野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终于,我们之中的一人打破了沉默。

“总之……先告诉老师吧。”眼下我同样也是不知所措,因为完全没有想过会有谁出于什么目的而将大家的训练器具破坏得这么彻底。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恶作剧的范围了,若是有人蓄意破坏,那又会是谁呢?至少不可能是主校舍的学生,因为到今天早上为止仓库里的器材还没有人动过,而想要进行这样一番破坏,靠课间与午休那么短的时间都是不够的。如果对方是杀手的话,也没必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完全没有头绪啊。

“茅野……?”我正要动身,茅野却仍呆呆地望着已变成一团糟的器材室。

“……哦。”直到我呼唤处于发呆状态的她,她才反应过来。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再看了一眼凌乱的仓库,若有所思。

 

【3】

我与渚立刻将仓库里的情况反映给了刚从外地回来的杀老师。

说实话,看到那样一副场景,我的第一反应同样也是十分震惊,然而紧随其后的下一个念头,竟然是“打扫的时候一定会很麻烦”这样找错重点的事情。

虽说今天是我与渚负责值日,必然要参与到仓库的整理当中来,但在“到底是谁做了这么过分的事”如此问题的相比较下,善后就显得完全不重要了,更何况杀老师肯定会来帮忙。

可也正是这样的念头,让我的脑海中有灵光乍现。

“杀老师正专心地收拾着散落在地面上的小物件”的场景在大脑里挥之不去,甚至因此而不自觉地开始发呆。我这般失态的模样被渚注意到了,不过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很迟钝,所以似乎没必要担心。

现在是初秋,再过不久就要到冬天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一股莫名的焦躁感伴随着季节的变换,在我的心中愈演愈烈。

闻言后,老师立刻赶去查看了仓库内的情形,然后二话不说地就开始作出趴倒在地面上的、类似动物的姿势。

“杀老师……您这是在干什么?”

“为师正在用嗅觉寻找肇事者,仓库里留下的气味很新,从时间上来判断对方应该不会走得很远。抓住凶手这种小事就包在为师身上吧!”

虽然说出了胸有成竹的发言,但如此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用力深呼吸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真切地萌生出敬佩之情。我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看来以后暗杀时,还得多注意气味的问题。

接下来,杀老师就这样保持着脸贴地的姿态,一路匍匐地爬向后山的森林深处。

期间,其他听说了状况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赶到现场,纷纷谴责起肇事者来。我与大家在原地等待了大约五分钟后,就看到杀老师从树林中的某处直线弹射而出,接着以迅猛的速度冲向我们所在的位置,而他的其中一根触手正缠绕着一个人型物体。

章鱼怪在同学们面前减速落地,扬起一阵微尘,大家也就此看清了他带来的“物件”。那的确是一个人,看年龄似乎比我们稍大一点,应该就是破坏仓库的始作俑者了吧。

“……是……是你?!”站在我身后的不破同学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不破同学认识这个人吗?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起疑问,不过疑惑的情绪却又很快地转变为了惊讶,因为我马上发现身边的渚也对着那个人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而冈岛同学也一并大叫起来:

“就是她!那个偷我钱包的小偷!”

他这么一说我才猛然想起,今天上午的时候渚曾经和我说过,昨晚他们几人遇见了一个正在袭击别人的女生,后来她还巧妙地利用乔装设法偷走了冈岛的钱包。

那么这个人就是……

每个第一次见到她的同学想必都与我一样,此刻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放到她的身上,只见半跪在地上的她正用右手捂住嘴,面色难看发青。

然后我不详的预感就瞬时印证了——她“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杀老师脚下的地面立刻出现了一滩仍能依稀分辨出原型可能是拉面的呕吐物,吓得他本能地拉开一段距离。

“真是的……”吐完后的她脸色更添了几分疲惫,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正躲在最前排同学身后的杀老师,“什么都不说就拉着我飞,也不问问我是不是晕机……”

语气波澜不惊、内容完全重点错误的发言明示了一个事实,她并非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个外貌形如黄色章鱼的超级生物。

 

【4】

没想到竟然会再次让我碰见这个偷我钱包的家伙!

虽然是可爱的女孩子没错啦——如果非被偷钱包不可,我当然更希望由女孩子而不是样貌丑陋的大叔来偷——但这和那是两码子事,我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原谅的!

说起来曾经看过一个片子,男主用很刺激的方式来惩罚漂亮的女贼呢嘿嘿嘿……不对,现在不是想着晚上再去重温一遍的时候!眼下最最最重要的是,我的钱包——里的出租碟店的会员金卡啊!

呕吐完后的小偷小姐站起来,满不在乎地抬手擦掉嘴角的残留液,“虽然看的时候觉得在空中飞行应该很刺激,但真正亲身体验过一遍果然还是受不了啊……”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还有,把我们的体育仓库弄得一团糟的也是你吧?!”脸上写着“你这个角色到底是哪来的为什么我完全的不知道啊”的不破同学首先向她质问道。

“你谁啊?”“她哪来的?”“没有校服……外人是怎么进入学校的啊。”“为什么她看到杀老师完全不吃惊?”“‘那天晚上’是指什么?”“木村同学你认识她?”……人群中不断冒出各种困惑。

“……把我的钱包还回来!”我也趁势补了一句。

“是啊,把你们训练用具破坏掉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毫无掩饰之意的她非常干脆地承认了,“不过,在我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下……”

她伸手指向杀老师,道:“那个怪物如果没有死的话,明年三月的地球就会灭亡,对吧?你们的任务是想办法暗杀它?”

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更多的疑问随之冒出,但没有人敢出声。

为什么她……会知道杀老师的事情啊?

“确实是这样没错。”杀老师走到她的面前,从他严肃的语气可以判断出事情的严重性,“那么你可以回答,你为什么会知道为师的事情吗?从年龄与身体肌肉的强度都可以推测出,你并不是杀手。”

“错不了了,果然没有白来一趟啊!”她像中奖一样兴奋地双手合十,“昨天晚上我看到你正在空中飞行的场景了,觉得有趣,所以就想过来再度确认一下……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嘛,是因为我看了某位老师放在办公室里的日记啦。”

“什、什么?!……竟然被人看到了我的日记体小说!”杀老师即刻作出害羞捂脸的样子,还不忘从指缝中偷偷观察对方的反应。

“小说……?嘛,算了,虽然非常离奇,但被拖着飞过一遍后我也不觉得里面的内容有多假……话又说回来,随随便便地就把钥匙放在附近,你是在等自己死后能有人发现它吗?”

“……”

杀老师无言以对,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啊,对了。”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我非常熟悉的物件,“为了找到这里,我还偷了某个人的学生证呢,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只见自己的宝贝钱包在半空中划过一条标准的抛物线,我连忙跑上前去接住。

到手后的下一刻,我立马打开以确认里面的内容物。很好,金卡还在,现金也没有少……若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貌似是……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我就要走咯。”她摊摊手,作出要转身的姿态。

“等等,我们还要很多事情要问你!”不破叫住了她。

不止是不破,恐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一肚子的问题。我想问的问题还会比其他人多一个。更何况也不可能让她完全不用负责任地撒手离开。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如冰的沉默再度降临,大家都紧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气氛似乎变得十分沉重起来。半晌,我才反应过来这份沉寂的缘由——如果这个女生她知道杀老师是将要毁灭世界的怪物而我们是暗杀者的话,那么……

“也对,从你们的角度肯定无法理解我的行为吧……其实道理很简单,你们没有办法好好训练的话,自然也会对暗杀的结果产生影响。暗杀失败的话,世界就会毁灭……”

她忽然止言,我们都在等待她的下文,然而沉默又持续了一段时间。

“……啊呀,我已经说完了,你们还没明白吗?”她一脸灿烂地笑道,“我的目的,就是让世界顺利地走向毁灭……对我来说,没有比这再棒的死亡方式了。”

 

 

本章后记:这次还是第一次尝试精分描写渚枫业以外角色的第一视角,冈岛视角比较难写(大家懂的)……总是被官方黑的冈岛同学其实我还是蛮同情的,不过既然他本人并不介意甩光所有的节操,那么我也只能紧跟官方的正确领导、坚定不移地跟官方走,来尽可能地还原了。之后我可能会继续精分以各种原作角色的视角来叙述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具体的策划和大纲,只有大致的构思框架)。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