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狐十八线写手,产粮只是为了让自己快乐。

*配图为模板约稿*

*血族手游原创角色注意*

cp:谦x鸠羽昙


——————————————

  

“居然是毒发身亡……那位大人可是向来以谨慎著称,连每日用膳都派专人试毒,究竟是怎么让他服下毒药的?”

“咱只不过是骗他说是春药,用嘴渡过去罢了,男人嘛,在这种方面总是很单纯的。”

“……那你?”

“大人忘了咱是一只妖魔吗?普通的毒对咱毫无意义。”

“……”

“怎么?大人这是妒了?还是怕了?”

  要到了画师授权,做了无料小卡,可以付邮送。

  邮费全国非偏远一律6r

  不过只有9.3之前才方便发货,有意可私信

【谦鸠】印记书册全剧情梳理

(第一次给cp写小作文,主要是方便没补过剧情的人能细品到我产品的嗑点。有一些脑补的成分,但基本都是原作已明确的剧情。)

  

在这对cp里你能看到:君臣,共犯,散伙人,同床异梦,破镜暂时不重圆,近水楼台,兔子就吃窝边草,未亡人真寡妇,四重身份,两个人谈四角恋,相杀相爱等经典要素。


———————————分割线—————————————

  

世界观是架空的和风战国时代,城主便相当于统治一方的君主。

男方【谦】是十三岁就继位的山城城主,以一敌万的大剑豪,现年大龄三十未婚,人设很帅很强,能跟魔王五五开(长这样↓)

[图片]


女方【鸠羽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臣子,混...

*配图为模板约稿*

*血族手游原创角色注意*

cp:谦x鸠羽昙

  

——————————————

  

“所以,你是为了复仇才从一开始就有意接近我的吗?”

此话一出,冷意瞬时将她裹挟,仿佛附近有人施展了冰系法阵。

该死,这个人类实在是太敏锐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的演技就几乎没有奏效过。鸠羽半懊恼地想,嘴上的笑意却浓郁了几分。

“倒也不错……怎么?令守护大人失望了吗?”

他的神色略略黯然。“其实你不用这么做,我也会和你缔结约定,我们之间的目的和利益本来就是一致的。”

“大人不用这么失落,咱还会像以前那样偷亲你的。”

“……”

用约的模板稿子浅浅建设一下

佳岚x奈莉,有cp向

感觉cp名叫【岚莉】挺好听的

《春山夜雪》【五】

说是祭坛,但其外观状似壶形,是一栋约二层高的建筑。

由于护卫的主力都被抽调去了后山,唯一的出入口门前只留下了一只妖在把守,还偏偏是最喜好偷懒的那只,正在心不在焉地打瞌睡。

天时地利人和齐备。她攀爬上外墙,灵巧地登上顶端,只见那里开了个天窗一样的圆形“壶口”,不仅没有任何遮挡,也无施加过术式的痕迹。她纵身一跃而下,落在了祭坛中央的高台上,裸足着地的瞬间像猫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这是她这么多年来首次闯入祭坛的内部,竟如此轻易地就避开了守卫的耳目,一切顺利得让人不安。可是没时间让她顾虑太多了,只能一边提防机关陷阱之类的东西,一边四处探索。

建筑的内部结构与她过去的想象有着不小的出入,有一共......

《春山夜雪》【四】

政一向对圣愿寺没什么好感。

他出生于世代效忠守护一族的影族,自小便开始侍奉比自己要年长的景,要论亲缘辈份,他算是景大人的堂侄,不过他一直把景大人当作自己的大哥来看待。景一向没什么架子,从小也喜欢和同龄人玩在一块儿,但其他贵族子弟多半顾忌着景的身份,不论玩什么都要让其三分,只有政好全力以赴,所以景更加信任他。

景总说,过分看别人脸色行事的人往往并不忠诚,一旦你没了地位和身份,他们就会立刻变成墙头草往另一个方向倒,见风使舵。政觉得他说得对。

不过哪怕他们尽了全力,也基本不是景大人的对手,大人从小就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不论诗书亦或剑法,几乎难有敌手,很早就被内定为下一任守护的继承人。政认为那些...

《春山夜雪》【三】

他从梦中迷蒙醒来。

身下是柔软丝滑的绒垫,似乎比他早已习惯的、由城内最好的工匠精心呈贡的寝具还要舒服。

可他将将苏醒的理智告诉他,这里不可能是他的居所。四下一片漆黑,他只能伸手在黑暗中摸索,忽而触碰到一个带有活物体温的柔软之物,他惊诧地弹坐而起。

被触摸到的对象也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强打起精神。一团狐火瞬而点燃,照亮了四周。

他这才发现自己身在一处洞窟当中,洞外风雪呼啸,丝丝寒风穿过洞口处简陋的草帘渗透进来。但他在这个没有生火的洞窟内却并不感到寒冷——他方才睡在身下以及现在仍盖在他身上的也并非什么高档的床铺与被褥,而是眼前这个狐耳少女那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

“你醒了?”她貌似仍...

《春山夜雪》【二】

她从脖颈间的窒息感中猛然醒来。

一双干枯的手正紧抓住自己的脖子,其力量却势要置她于死地。

面前的“女人”一头白丝凌乱,脸部本该镶嵌双目的位置,却是两个深邃如渊的黑洞,面容狰狞似鬼魄。女人的身材十分瘦削,衣物套在其身上就像是一个包裹着腐肉的破麻袋,实在难以相信这样的力度能从这具仿佛油尽灯枯的躯干中迸发出来。

无视她的挣扎与反抗,女人的口中碎碎念着如同诅咒般的话语。

“……为什么、为什么,如果没有你就好了……如果没有生下、如果没有遇到他就好了……可恶、可恶的男人……对不起对不起昙儿娘亲对不起你……救救、救救娘亲——求你了,咱们一起去死吧、好么……不要丢下娘……不要走……去死吧!去死吧!去死...

《春山夜雪》【一】

伴随一声脆响,手中的木刀断成了两节,远离刀柄的那一端藕断丝连地耷拉着,在深秋午后的阳光中摇摇晃晃。

面前练习用的假人偶并没有被画上脸,但其伤痕累累的外表似乎在宣告胜利:这一次,是我撑到了最后。

剧烈喘息着的少年随手将木刀扔到一旁,欲抬手擦掉额间的汗水,又在看到满手污垢的那一刻止住了动作。他叹了口气,转身去拿之前随意放置在回廊平台上的汗巾。

少年的手臂和手指都十分修长纤细,若不是年纪轻轻就练出了一手刀茧,任谁都很难相信这双手来自一个练家子。他的身材也稍显单薄,墨色的长发被随意束在身后,在阳光下微微泛紫,若不是一身男装羽织加持,光看背影往往会被人误会为少女。据说母亲生下他时还未行成年之礼,又...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