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inko
——八百墙头反复横跳,十载见证初心不饶——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退役主催/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暗杀教室|秀莱】《誓言》

《毕业季》参本文,跟 @蓝亭 夜惜 的合作文

——————————————————————————————


【所谓誓言,是由实际行动证明的。】


0.

厚云蔽日,以摧城之势向地面压来。阴沉而灰蒙的天穹,搭配上毫无生机可言的巨大钢铁森林,令置身其中之人无不感到窒息。如潮水般源源袭来的压抑与无助感,不断拷问着人们的神经,但在“废墟区”,这是像呼吸一样理所当然的存在。

废墟区是旧时代的遗留物,曾极度辉煌,但伴随着诺鲁高王国新区域的开发,它被社会大流逐渐淘汰。经济倒退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最终使人们遗弃了这块区域。

大部分人早已离开了这里,...

 

【暗杀教室|杉神】《雨后的时间》(下)

Part 8

 

距离最近的杉野,立刻注意到神崎接过电话后所表露出的异状。

“抱歉,我有事要先离开,你帮我跟大家说一下吧。”

匆匆嘱咐完的神崎正要转身,就被杉野伸手一把拉住,“我有车,开车送你过去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急事。”她的肩膀瞬间松懈下来,目光垂落。人命已去,无力回天,就算现在开始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我自己乘车去就可以了。”

“让我送吧。”腕上传来的力道稍稍加重,一抬首,便见到他向自己投射出毅然执着的视线。恍然间,她仿佛看到了十年前告白之际那张认真而专注的脸。

就结果而言,她又一次没能坚定地回绝他。

杉野一路驱车将神崎送至她的工作地点,并陪伴她一同走进了大楼...

 

【暗杀教室|杉神】《雨后的时间》(中)

Part 4.5


“您问的是坐在那边的那位女士?见您是生面孔,应该是第一次来吧。那位由纪小姐可是在常客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是个大美人对吧?实不相瞒,您是今天第三个向我打听她的男性顾客。据说还有不少专门冲她而来光顾的客人,当然了,这对我们生意人来说自然是好事一桩。”


“她总是一个人来,静静地在吧台前喝酒,男士的搭讪基本很少回绝,跟各种类型的人都聊得来,但至今还没见过有哪位客人能争取到送她回家的机会。不时也会有些喝醉了的麻烦客人纠缠不休,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店家也会出面解围,毕竟我们也不希望自家的口碑在女性顾客群体中下降,毕竟这同样会影...

 

【暗杀教室|杉神】《雨后的时间》(上)

《毕业季》参本文,配合《枫的时间》第43话食用更佳。

——————————————————————————————


Part 1


距离从那间教室毕业,已过去将近十年。

曾经身心稚嫩的中学生现皆纷纷踏入社会、各奔东西,尽管说好了要当一辈子的同学,但由于课业或工作的忙碌,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一次同学会是全员到齐的。相比之下,小范围的聚会反而多了起来。

今天的聚会只限定男同学出席,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能够尽情喝酒而已。

“渚,你好歹多喝一点啊?这点酒量,真的是日本人吗?”前原阳斗不由分说地往潮田渚的杯中满上酒。

“我、我真的不行啦……”面色通红的渚推脱着,却已不知是第多...

 

【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四】

第四章:曙光萌


【1】

灰尘的味道。

尽管已经过去足有两年的时光,不可能再留下什么气味,可这个房间里每一缕的空气却依旧令我不可遏止地涌上呕吐的欲望。只好强行忍住了。

鬼知道是不是受最近一些事情的影响,我竟然破天荒地回到了这个仅充满有负面记忆的地方——本以为自己直到死都不会再回来了。

四面洁白的墙体上不带有任何装饰,房间的里侧摆放有一张简易的铁架硬板床,由于早已无人使用,上面并没有被褥之类的物品,仅剩土色的木板裸露在空气中,而那个方向我甚至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除此之外,这间被原主人作为画室的房间里还设有一个书架,摆满在上面的各式各样的画具早已积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其旁边...

 

【暗杀教室|乌比】《不可描述的时间》【下】

「她」

 

罗威罗老师曾问过我,在杀手界为什么不使用假名。

是否算我个人小小的挣扎呢?我不想抛弃原来的名字。曾经的我作为一个普通孩子长大,我不忍心丢弃那份过往。名字象征着一个人的存在,而我作为一名耶拉人存在过。哪怕已然踏入了暗无光日的世界,哪怕我已不是原来的我,至少同一个名字能连结我与过去。

将杀人作为日常就能忘掉那一晚的恐惧——老师并没有欺骗我。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会像线一般被越拉越长、越来越稀薄,麻木的神经愈发迟钝,难以再感受到疼痛的存在——可它仍存在着,只是我感受不到罢了。

以杀手为生,继而在某一天作为杀手而死。我本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究竟是人算不如天算,还是上帝认为我...

 

【暗杀教室|乌比】《不可描述的时间》【中】

「他」

 

“你天生就是当一个军人的料啊,乌间。”

“乌间,你这家伙真是强到变态啊,真的是人类吗?是怪物吧?”

“好厉害啊,乌间前辈!又有一个人挑战失败了。”

……

“乌间,最难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肯定能行的!”

“有乌间在,我们就放心了。”

“毕竟是乌间嘛,有他在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

“第一名果然又是乌间啊,风头又被抢去了。”

“偏偏和那个怪物乌间分在同一个编队里,真倒霉。”

“没事没事,输给乌间没什么好丢脸的,那家伙跟我们不是一个次元的生物。”

……

清美说过,大家都期待着我。

入伍后我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被调配到最精锐的部队里。

我想连同清...

 

【暗杀教室|乌比】《不可描述的时间》【上】

暗杀教室bg向合志《毕业季》的参本文,因为该本的内容已经解禁,所以放出来(假装自己有产出)。

合志目前还在淘宝上贩售,淘宝搜【古月依陵】可找到相关店铺。

————————————————————————————


「她」


犹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上午,母亲在后院里晒被子,父亲坐在沙发上读报。从收音机里传来的乐声悠扬地弥漫于整个屋子。

我的家庭算不上富裕,父亲姑且在当地的小工厂里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在这个较为落后的国家里能填饱肚子,我们已经很知足了。

四月初,是我新升上初中不久的日子。尽管如此,周围的同学依旧是本地那群早已见惯了的同龄孩子,融入新环境毫无阻碍。

我...

 

【暗杀教室】杀单词D官方小说翻译【第一章】

图源&翻译:小丰子

校对&润色:古月依陵

【——图文皆禁止转载到其他公共平台——】

【注明:官方小说本身没有特别明确的cp向(一点cp糖还是有的),但由于lofter上的“暗杀教室”tag被封禁,打cp的tag才能方便被更多人看到(这里姑且是把有角色互动的组合都打上了tag)。评论不禁止刷cp,但请不要去ky别的评论。】


1.入试的时间


“因为大雪,各地的交通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延误。今日预定的公立大大学的入学试验,开始时间将被推迟”

电视新闻播报了大雪的状况。渚在家中一边吃午饭一边略带担心的看着新闻。

今天是E班的同...

 

【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三】

第三章:歧途谜


【1】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自然的法则,没有任何人乃至任何生物能够否定。毕竟没有不断的淘汰与进化,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所拥有的一切皆为泡影,而身为赢家的人类自身恰恰也是这个铁则的最大受益者。

无可否认,人类的繁荣是建立在无数其他生物的痛苦之上。

比起在原始的自然环境中求生,生活在社会这个无形的保护体系似乎更加安全。然而,社会最仁慈同时也最残忍的一面便在于,它保护了弱者。

人之差异造就了个体的强弱之分,有强弱势必就会有竞争与输赢。若是在自然环境当中,输家定会沦为赢家的腹中餐,但人类早已脱离了野性建立起了自己的法则,于是社会这个巨大的牢笼保护了那些被淘汰的...

 

【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二】

第二章:深塾乱


【1】

来到椚椚丘中学的校门口时,铁栏制大门正紧闭着。

我显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今天并非周末,闭锁的校门象征着现在正处于上课的时间。太久没有上学的我,都早已忘却学生一般会在什么时候到校。不过就算我在上下学的时间段来到这里,门卫保安或值日生之类的人也不会让我这个既没有校服也没有证件的外来人士入校吧。因为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从正规途径进入,所以到达时间点其实并不重要。

在外围走寻观察了一圈,发现这间学校的主校舍是全封闭式的,围栏中断处是一座并不算特别高的山峦,山上大概就是维基百科里所写的椚椚丘的旧校舍吧,而那也是我的目的地,三年E班所在的地方。

只不过那座山背...

 

【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一】

【食用说明】

1、内含原创角色,主角比较中二叛逆,不适者慎入;

2、本文走原作向,不做任何与原作冲突的改编,无cp,无玛丽苏;

3、全文长度大约为中短篇,中后期剧情高虐,结局为HE。


———————————————————————————————


第一章:幕夜惊


【1】

似有似无。

若非无人的暗巷内静谧得可怖,男人奋力压抑住的喘息声几乎要被微冷的夜风带走。

仲夏的尾巴已然悄悄溜走,今夜凉意甚浓,而他的肌肤却不受控制地向外分泌汗液。他的排汗自然不是外界温度所造成的,而是发自内心毛骨悚然的恐惧。

不断外溢的冷汗彻底浸湿了后背的衣衫,然而此时此...

 
2017/4/9 6  

【本宣】暗杀教室长篇同人小说本《枫的时间》

限量二刷中!全文共计40w字,两册580p大容量,独家收录三篇番外和若干插图!随书附赠5张精美明信片。

淘宝通贩【链接】 或直搜【古月依陵】


staff:

【文本】古月依陵

【封面&插图画师】mano

【封面设计&宣传】约翰

【校对】悠野


【食用说明/介绍】

1、本文以【茅野枫/雪村亚佳里】为中心角色,主CP为【渚枫渚】,其中夹杂有微量其他BGCP(如杀雪、业爱、杉神、前日等);

2、由于描述需要,本文会在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之间以章节为单位进行转换,有时也会转换为其他角色的视角,总得来说本文就是茅野枫视角的《暗杀教室》;

3、本文以...

 

【长篇】《枫的时间》【完结】

【∞】世界的时间

【——?】


一手提着布丁蛋糕,工藤信助在门前稍显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按响门铃。

不久后应门声响起,只见被开启的门内是将一头黑长发束在肩前的女主人,其白色的毛衣外只套了一件酒红色的针织开衫,下身则是黑色连体袜与深色短裤的搭配。单看那张闪烁着惊诧与欣喜的脸以及身上的服饰,对不知情的人说她还是个大学生恐怕都会有人相信。

“啊呀,是工藤先生吗?快请进。”

“打扰了。”他颔首示意,走进二层洋楼的玄关。尽管自己并非第一次踏入这里,仍不禁感叹房屋内部装潢的精致。理所当然地,当红演员不可能跟他一样住在单身廉租房里。自己到底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住进这样的房子里呢?...

 

【长篇】《枫的时间》【64】

【64】枫的时间

【——潮野浮渚,茅田株枫。】


尽管是在暖气充盈的室内,身穿夏装拍摄仍不免感受到寒意。抓住休息的空档,披上外套的磨濑榛名冲了一杯热可可,在休息室柔软的沙发上感受着从掌心处传来的阵阵温暖,彻底放松身心沉浸在暖洋之中。惬意的午后,莫过于此。

幸福往往只是一段很简单的小时光。

昏昏欲睡之际,工藤美奈子突然敲响了休息室的门,手持一册设计图纸走进来。

“大结局那一集女主角要用的礼服,你挑一下款式吧,如果不满意还可以再去要点别的样板来看看。不用考虑太多,最重要的是适合你本人。”

亚佳里接过画册,欣赏着设计师们为追求美而倾心创造的产品,每一件设计都好看得令人不住赞...

 

【长篇】《枫的时间》【63】

【63】家人的时间

【——世界赠予我最美的意外。】


洗罢热水澡,雪村亚佳里裹着浴巾回到暖气洋溢的房间,任由拖鞋在地板上留下长长的水渍。心里盘算着时间尚早,应该足够吹头发和换衣服。

虽然今天也要工作,但所幸没有拖到太晚。去年的今天正好企划了综艺节目,尽管过得很充实却仍觉得少了些什么。

说起来,自己很久没有回到这个房间了。她扫视地板上一道道不自然的划痕,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

复出不久后,她就搬出了原来的独栋,转而入住高级公寓。这是事务所的建议,原因是高级公寓的安保措施更加完善,出入都有严格的门禁,人身安全自然是艺人需第一考虑的要素。只不过安保系统既能把危险分子阻隔...

 

【长篇】《枫的时间》【62】

【62】继承的时间(第三课时)

【——“杀手”,售价298円。】


“呐,渚,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小榛名啊?”

三年5班的学生们在放学后迟迟不愿离校,而是聚集在职员室里。很可惜,他们假装提问的过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始暴露出打听八卦的真正企图,估计也是看准了没有其他老师在场的这个时机。

渚不知该作何表情,明明事情已过去了一个月,他们却依然兴致高亢。“你们直呼名字不礼貌吧?”

“没事,她的粉丝都这么叫,本人也认可。你不会不知道吧?”

见老师不吭声,学生之一补充道:“不用不好意思承认嘛,人家毕竟是名演员又是大美人。平井把手放到她肩上的时候,渚你不是气得脸都黑了吗?”...

 

【长篇】《枫的时间》【61】

【61】继承的时间(第二课时)

【——强也?弱也?拥有即力量。】


“我说榛名,你最近未免来得也太勤了。”位于驾驶席上的女经纪人美奈子抱怨道,让雪村亚佳里的心脏略微颠了颠。

“有吗……?”对演技充满自信的她,至今仍时刻担忧着经纪人犀利的洞察力会揭穿她极力隐瞒的秘密。她和男友已顺利交往秘密一年多,并未被外界所觉察,美奈子小姐应该还不至于为这种小事起疑心。

“就算是值得怀念的地方,也不至于隔一两个月就来一次吧。”

其实比隔一两个月要频繁得多,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她在心中默默坦白,嘴上则只道出一部分真心话,“因为,有时候想一个人静一静……时不时回到原点看看,比...

 

【长篇】《枫的时间》【60】

【60】继承的时间(第一课时)

【——拥有即力量,富有即强大。】


看似复杂,实则浅显得很,这个社会就是崇尚强者。

有钱人为强,当权者为强,高学历为强,有才能为强……人人都趋之若鹜。划分强者与弱者的界线,就是“优等”与“劣等”。

“优等生”,这真是一个让人恶心到吐的词汇。明明是一群看到球棍就会吓到尿裤子的懦夫,仅仅因为成绩单上的数字多了那么一些,就会被最恶心的一类大人——老师,用恶心的嘴脸道出恶心的奉承。

前途无量?国家的未来?人类的希望?真是令人发笑——实际上在说出类似的话语时他们也都在笑。

无数次,他也在从众地笑着,耻笑众人的愚蠢与盲目。

——所以,只要足够强大...

 

【长篇】《枫的时间》【59】

【59】牵手的时间

【——执君之手,与君相守。】


大学三年级的这一年,渚时常感到迷惘。他的学业很忙碌,遇上了很多难题,并时而发生事倍功半的情况,继而产生自身距离目标越来越远的既视感;而这一年也恰好是亚佳里事业的快速上升期,她的档期排得很满,接戏不断,两人连一个月至少见一次面都难以保证。

随着磨濑榛名日益受到瞩目,他无意识地为自己添上了诸多压力。亚佳里漂亮聪明又有实力,是知名的女演员,一直都在得到大家的称赞;而他只是个普通人,长相不帅气又矮小,还经常被调侃性别,前途更是未卜……

平时在电视上见到女朋友的次数比见面还多,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在忙,所以也不敢随便用电话联络,留言...

 

【长篇】《枫的时间》【58】

【58】真言的时间

【——可以被爱吗?可以爱吗?】


潮田渚至今犹忆得那一夜。

女孩子拥抱起来的触感很奇妙,明明身高接近,那个身子却要比自己的要娇小整整一圈,而且很温暖。茅野搂了很久都不愿撒手,原因是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啜泣的样子。

结果还是看到了。眼睛和鼻头红得像小兔子,脸颊上残留有泪痕——其实是很可爱的模样。

接下来面临的情况其实也有预想过——末班车的时间已然过去,两人身上都没有带证件没办法住旅店,于是他们一直坐在车站的候车室里,直到清晨的第一班电车驶入车站。

一夜未眠,或者说根本毫无困意。他们有时一起抢先说话,有时又一同默默地对着前方发呆。他特别记得,两人的手相握了...

 

【长篇】《枫的时间》【57】

【57】家的时间

【——我可以吗?】

【——只有你可以。】


随着上午最后一节课的结束,英文系二年级的学生潮田渚走出教学楼,正要往食堂的方向走去。遥遥地,他就看到图书馆前的广场上聚集了一群围观的人。人群的正前方,几名工作人员操作着构造复杂的大型摄像机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设备——他想起同校的三村曾跟他提到过,这几天会有个剧组来萤雪大学取景。

器械环绕的中心,一名导演模样的男人正在跟一对男女主演讲戏。

“那是……”那位头戴遮阳帽的女演员,远远地就能一眼认出。

“松井良征果然好帅啊!”“那个是女演员是谁?”“好像叫磨濑榛名,去年刚复出的新人,听说以前是童星。”“长得很可爱啊...

 

【长篇】《枫的时间》【56】

【56】未来的时间

【——终会到来。】


时光不知不觉地从指尖、从脚踝、从耳根悄悄溜走,点滴凝聚成回忆,沉淀在身体里的最深处,终成为人的一部分。

对潮田渚而言,高中的三年忙碌而充实,虽不及那最重要的一年,但同样意义匪浅。时间能磨平棱角,也能助长欲念,愈是得不到的,便愈发渴望。

他很庆幸自己生在一个通讯发达的年代,距离不是绝对的阻碍。不中断的线上交流,让他反而比以前更加了解茅野了——雪村亚佳里同样是茅野枫,只是多添了一份真实。时至今日,他始终对她保持着朋友的态度,尽力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小心思,理所当然地,这也导致他未能确认到对方的真正心意。尽管如此,心上人同样积极的回应也给...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