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原创】《不完美的角色将被判处死刑》

“α君,我明天好像要被判处死刑了。”

β子不安地说道。

“怎么了?”α君疑惑地转过身来,“下周的剧本并没有这个桥段吧?”

“我不是指故事里的情节……原因似乎是因为,我喜欢α君,所以……要被那些爱着我的观众执行死刑。”

 

β子是一部虚构作品中的女主角。

与当今绝大多数女主角一样,她面临着观众严苛的评判标准。稍有不慎,就会沦落为谩骂的对象。β子并不希望自己被观众讨厌,也没有角色希望自己被讨厌——除了反派角色,他们会认为得到憎恶是一种赞许与肯定——因此β子非常努力地避开了那些容易被挑刺的角色塑造。

为避免缺乏战斗力充当拖油瓶,造物主将β子设计成了拥有不俗能力的战斗型角色,但又畏于过分抢夺男主角α君的风头,她更多地充当着战斗中的协助与支援。至于性格方面,她被设定为以开朗乐观与善良勇敢为核心,处事果断且理智,进而减少了女性角色极其容易被扣上的“圣母”帽子。在剧情上更是与主线密不可分,她的身上被埋下了许多重要的伏笔,是揭开最后真相的重要线索……

如此倾尽心血的塑造使得β子在故事的前期就取得了不错的人气,在作品的第一次人气投票中,也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

可尽管如此,她也终究没能逃过“死刑”。

在她喜欢上男主角α君的一个月后。

 

“别担心了,”α君安慰道,“你也是知道的,作品外的观众不论做什么,我们都不会受到分毫的影响。”

“可我能听到声音。”β子愁眉紧锁,“我们都能听到。当每一话更新被传递到读者的视野当中时,我就能闻见大家的感想——在读者在阅读故事的时候,这个故事也在阅读着他们。”

“这我当然知道。可我们每周依然是按照预定的情节来行动。‘角色是怎样想的’,并不会影响到必然的剧情发展,虽然确实有那种过于在意反馈而胡乱修改剧本的创作者,但我们的造物主不是那样目光短浅的类型。”

“我当然相信造物主。”她好不容易才仰起头,又转而垂下首,“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仅仅喜欢上了α君而已,虽然我知道我因此表现得可能不太像以前的自己了……”

“你没有错,换作我喜欢上了什么人,也一定会茫然无措,只是现在的我还没被追加上那样的设定罢了。你看γ太,”他提起人气投票第一名的男二号,“他因为过去做了一些不太光彩的事,从过去篇开始,直到现在都不断地被‘杀死’。”

“因为那些错误的事?”

“不,和你一样,判处死刑的是那些爱着他的人类。”

α君细细地讲解着,终于逐渐地让β子焦躁的情绪冷却下来。与大多数男主角相仿,α君拥有着温柔热心的属性,同时兼顾对目标执着的向往。造物主在α君身上倾注的心血跟β子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本身就是以他为中心的故事。让β子从中期开始就喜欢上α君,也是造物主一早便钦定好的设定。

“他们不愿意承认γ太以前做过的事情是错误的。”α君继续道,“这不就和将回忆篇里的他判处死刑一样吗?还有π助,他的死刑次数就更厉害了。”

π助是作品里人气意外地仅次于γ太和α君的反派角色,为恶却又富有人格魅力。

“爱着他的人类们拘泥于他可怜的童年,现在的他早已被各种理由执行了无数遍死刑。到现在他都鄙视着那些行刑者,认为他们让自己出色的演出都白费了。建议β子你还是去‘死刑场’亲眼看一下吧,看一眼刑台上自己模样的傀儡,真正看了之后,就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β子听得似懂非懂。过去她也听说过死刑场的存在,且一直以来都畏惧着那个地方,没想到第一次去旁观就如此有“纪念意义”——目睹被喜爱着她的人们亲手执刑。

 

“β子是被粉丝执刑的啊,真好。”

隔壁片场另一部作品的女主角ε美羡慕地说道。

“哪里好了?”这份真挚的感叹在β子看来是在挖苦。

β子忐忑不安地待在休息室时,遇到了作为“同行”的ε美,打招呼之余,便向她谈起了死刑的事。ε美是连载时间比自己丰富许多的、十分令人尊敬的前辈,β子渴望从她那里得到意见,没想到却反过来被羡慕了。

“我当女主角这么多年了,起初因为没有战斗力设定又总是遇到麻烦被观众鄙弃,后面追加了足以帮助大家的能力以及个人回,又被嫌弃说‘加戏太多’。再加上许多人更喜欢主角和其他男性角色之间的配对,因此只要是有感情戏的部分,我就没逃过一次诅咒,这样的我早已被送上死刑台无数次了。”她谈起经验时笑得非常开朗,好似在讨论今天早上的甜点很好吃。

——只要否定其作为角色的意义,便是死刑。

“β子是被爱惜着的孩子呐,”ε美继续啧啧称叹道,“你的出身就很好,造物主非常用心地塑造了你,而不是像我这样仅仅只是当个主角身边的陪衬。你的粉丝们更是狂热地爱着你,因此在你喜欢上α君后,担心你会因此失去原来的自我,沦落至和我一样,除了对男主角怀抱有感情脸红心跳外,再无他。”

“那我……应该怎么办?”

“去死刑台上看一眼吧,亲眼看一下,自己是怎么被处决的。”

ε美笑眯眯地给出了和α君一样的建议。

这一次,β子不得不鼓起勇气。

——去面对自己的死刑。

 

死刑台真正的外观与β子想象得十分不同,倒不如说更像一个法庭。法庭的中央,正站着“被告”——一个长得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那个仿佛由本体克隆出来的“β子”一会儿傻傻痴痴地笑着,一会又转而变得愁眉苦脸,这幅阴晴不定的模样倒确实像极了沉浸于恋爱当中的少女。

β子坐在遥离现场偌大的观看台上,四周只有零星前来看“热闹”的看客。这件事闹得说大也不大,但也引起了一定的关注。

围观者里甚至不乏其他作品里的角色,β子顿时觉得有些难堪。

台上,身穿黑袍的审判者开始朗读判决书。

“β子,作为《XXXXXXX》的女主角,因陷入对男主角α君的感情漩涡中无法自拔,从此迷失了自我,具体表现为……”

审判者的论述很长,他列举了许多剧情细节,精准到第几话的哪一页,并详细分析了她的各种表现,然后进行推论与判定,足像一篇长长的小论文。最后得出结论:β子这个角色已然失去了灵魂,她已经死去了。

接着,另一位审判员又开始念起了自己的“论文”,但那一篇并无非常严谨的分析,反倒像是一份悼词,悼念着死去的爱人。

一个又一个的审判员开始发表自己的论据、感想,仿佛没有尽头。听着听着,连β子都不禁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真正的β子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终于,最后一名审判员的论述完毕。坐于最高位貌似审判长的存在拿起一个红章,像法官落锤般盖在了面前β子的黑白照片上。鲜红的“死亡”二字仿若欲滴的血,未干透的颜料从毫无光彩的脸颊滑下。

“宣判,死刑。”

话音始落,那个一会傻笑一会阴沉的女孩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彻底消失。

没有刽子手,没有断头台,甚至没有血,只需要审判员们的一番番长篇大论以及最后的一个结论,作为β子替代品的那个傀儡就被消灭,死刑便就此结束。

须臾,看台上传来零星的嬉笑声,人们开始散场。

自己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直到现在β子依旧对此没有实感。

“感觉如何?”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β子的身边的γ太吓了她一跳。

γ太性格冷淡寡言,除了对谁都十分热心的α君外,大家都与他罕有接触,β子跟他相处交流的经验也不甚多。

“我不知道……总觉得无法很好地理清现在的心情。”

“没必要什么东西都非得得出一个结论来,你又不是台上那些家伙。”γ太坐到β子身旁的位置上,“有其一必有其二,今后还会有许许多多像这样的‘死刑’在等着你,你需要学会习惯。”

“我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你没有错,那些人也不会认为你有错,他们只会把你身上的问题算计到造物主的头上。不过今后,你应该也可能遇到不论做了什么都会被视为罪的‘死刑’,又或者是否定你的过去的‘死刑’。”

“否定过去……”β子想起α君说过的事情,“就像γ太你经历过的那样吗?”

谈及起自己,γ太未表现出抗拒,“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不是生命,我们的存在寄宿于造物主的想象以及无数观众对于我们的印象当中。他们只是我们的容器。”

“将观众称为‘容器’,还真像γ太会说的话啊。”

“所以,只存在于概念中的我们,是被真正的人类赋予了‘存在’,没有他们,也不会有我们。因此,如同他们之中的某些人想要杀死这份概念一样,这里就会上演一场又一场的死刑。而我们并不会真正地死去,因为我们还‘活’在更多人类心中。他们所杀死的只是存在于他们概念当中的你。”

“……谢谢,γ太。”β子听出了γ太是在安慰她。

“我拥有不堪的过去是造物主设定好的事实。”γ太终于谈到了自己,仿佛前面那些话只是为引出此的铺垫,“是构成我这个‘形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有的人却不断地想要杀死我的过去,便相当于杀死我存在的本身。”

“是那些……喜欢着γ太的人吗?”

——应该说是同病相怜吗?

“只要是‘不完美’的形象,就会有无法接纳的人类将其以各种理由与方式审判死刑。而没有‘角色’是‘完美’的。只要做不到令所有人满意,就不是‘完美’。”

无法做到完美这一事实,让拥有完美主义设定的β子多少有些失落,不过γ太的一番话确实让她想通了不少。

“对了,是α君叫我来提醒你回去拍正剧的……”γ太突然提起正事。

“啊,不好,这么晚了!”β子闻言匆匆忙忙地起身准备离开,临行前还不忘回首朝同伴好好地表达感谢,“谢谢你,γ太!以后能一起多拍点对手戏就好了!”

γ太无言地挥了挥手,目送她离开死刑场。

转而将视线回落到方才闭幕的法庭上,只见又一场审判即将开始。

 

本周的正篇剧情大功告成,尽管三天后还有一个番外篇要拍摄,但总算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闲暇下来的β子回想起自己的死刑以及γ太的话,虽对现在对“死刑”本身多少释然了一些,但新的困惑接踵而至。

“怎么了,β子。”路过的α君关切地问道,“还在烦恼吗?”

“被γ太安慰了,所以好了很多。”β子挤出一个笑容回应道,“不过现在又开始想一些别的事情了。”

“说来听听?”α君落座她身旁的位置上,递给她一罐饮料。

“谢谢。”β子接过,但只是放置到膝头上,没有打开,“我是被当做失去了生命力、成为傀儡,所以才被判处死刑的吧?然后又听γ太说,我们本来就不是生命,只是活在真正活着的人类的印象当中……于是我就开始想,到底怎样,没有实体的我们才能算拥有‘生命’呢?还是说,我们永远不可能‘活着’,因此才不会‘死亡’?”

“真是深奥的问题啊。”

“我也这么觉得……α君不用勉强回答的。”

“让我想想。”α君却认真地思索起来,沉默了半晌,才道,“β子喜欢我,是‘设定’吧?”

突然提到这件事让β子稍显慌乱,尽管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但跟当事人谈起来还是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害羞。β子红着脸点了点头。

“‘开朗乐观、善良勇敢、冷静果断’这些都是β子的设定,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也是设定……从本质上来讲,我们大家都是由一个个‘设定’来组成,所以说,喜欢谁或者讨厌谁,也只不过是设定而已。”

“只不过……”这个用词令β子微微心凉。

——是啊,我们只不过是由设定堆积而成的存在罢了。

“被设定好的感情……会是真正的喜欢吗?”β子不禁发问。

“我不知道。因为我们都不是‘人类’,无从得知什么才是真正的感情。β子你觉得呢?对大家的情感,以及为之奋斗的梦想,这些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亦或只是遵从设定的安排而已呢?”

“不是的!”这一次,β子的回答十分干脆果断,“这份心情,我现在可以感受得到,就算是‘设定’……不论是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受挫失意也好,又或者是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份喜欢的心情也罢,它们现在都存在着!我能清晰地感受到!”

β子也不晓得自己为何突然激动起来,就好像在拼命挣扎地想要抓住什么——抓住自身的存在。

这样的反应让α君放心了不,“同样是设定的产物,但有的角色呆板,有的角色却十分生动。我想,关键就在于其中的区别吧。”

“……区别?”

“要让我来说的话,那就是‘思考’。”乍现于两人身后的π助突然插话道。

今天明明没有反派角色的戏份,但他却出现在了片场里。

“思考……吗?”

β子扬起头,π助俯下身将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π助其实是β子的哥哥,而这份所谓的血缘关系,也不过只是一个设定罢了。在场的所有角色,都是造物主的“孩子”。

“我啊,是经历过非常漫长的内心挣扎,才觉得要成为一个恶人的。”喜好亲昵动作的π助刮了刮β子的脸颊,“但有的人却仅仅把源头指向我那个悲惨的童年,可饶了我吧。我才不是那种便宜的角色。”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α君微笑着接道,“β子现在思考着、茫然着,且依旧不放弃继续前进……我觉得这样的β子,活得非常灵动。”

“α君……”β子不由得瞪大双眼,心口的部位扑通扑通跳得直快——这也是设定吗?不论如何,现在的这份感受,令她十分幸福。

“某个人类说过:‘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π助揉了揉β子的脑袋,将她的头发弄乱,“所以尽情地烦恼吧,你们之后还要想着怎么打败我呢。”

“谢谢……”β子抹了抹湿润的眼角,“我觉得,设定上我喜欢的人α君,我能成为女主角,能认识大家,真的太好了!”

——迷茫与烦恼,这些曾被否定的东西,正是她努力活过的证明。

 

是“真”是“假”,是“活”是“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伪物”自有“伪物”的存在之道。

既然是从来不曾拥有生命的存在,那也一定不会被杀死罢。

 

评论
热度(5)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