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妮姬】《特别的她》

大概是剧场版资源放出时写的东西,也是我第一次写百合同人。

后面有糟糕向注意。

——————————————————————————————

【Maki】

 

至今回想起来,成为学园偶像这件事,依旧令我难以置信。

因为,这实在不像我的作风啊。

虽说小时候因为接触钢琴而热爱上了音乐,但像电视上的偶像那般唱歌与跳舞还从未想过,甚至还曾暗暗嘲笑过那些盲目的追星族。父母的期望,使我亲手将自己的梦想扼杀在了摇篮里,人生目标除了继承西木野家的医院外,根本不敢作它想。

不,来自家庭的压力或许只是借口吧。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为自己的理想坚持或抗争过,我害怕自己的反抗只会招徕残酷的结果,因此早早地选择了最为轻松的妥协,选择移开投射到梦想之上的目光。既然享受到生在西木野家物质优越的生活,那么就心甘情愿地接受西木野这个姓氏所带来的束缚吧。

——只要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我潜意识里一定是这样想的。

因此,在看到二年级生们为阻止废校而奋力对抗命运之际,不知不觉间就被那份热忱所感染。沉醉在那般气氛中,待我反应过来时,便已经加入了缪斯。

可以说这是我一时头脑发热的结果,然而我一点也不后悔。

能够遇见大家,真的是太好了啊。如果没有加入缪斯,也就不会有如今这个令我钟爱不已的自己。

在别人看来或高傲或要强的我,其实只是个不坦率的懦弱之人而已。甘愿当一个父母眼中的乖乖女、老师以及同学们眼中的优等生,对于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事物漠然地视而不见。

现在,此时此刻,却完全不一样了。人生中第一次,我做着父亲原本极力反对的事情——不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将自己的想法完整地传递出来,以此赢得了父亲的理解与母亲的支持。

这多亏了缪斯,也多亏了她。

被父亲发现我在做偶像活动的那一天,恰好是英语小测成绩出来的日子——那是我有史以来所得过的最低分数。重视成绩的父亲自然勃然大怒,一声令下终止我再参加任何与偶像相关的事情。

彼时,我的心犹如拴上千斤顶般,瞬然从广阔无垠的天空沉入漆黑无光的谷底。

那一夜我哭了,心真的好似被狠狠地掏空一般。直到哭累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第二天醒来,眼球干涩,脑袋也隐隐作痛。

因为喜爱,所以在失去之时才会无比痛心。然而更让我恐惧的是,我该如何面对缪斯的各位,告诉她们我将要退出的事情呢?

我害怕迎接她们失落的目光,更害怕……

 

清晨,早早抵达学校的我没有去往教室,而是率先来到活动室。我不想让凛和花阳看到眼睛红肿的我,同时也想好好地再看一眼我们的活动室——毕竟以后的我可能再也没机会踏入这里一步了。

对着墙上印有九人的海报发呆,我看着看着,鼻子竟忽而感到发酸。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没想过在这个时候也会有人进来,顿时慌了。定睛看清来者的模样,又觉得如果是她的话,到校后第一个来社团而不是去教室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是别人,她正是矢泽妮可。

“真姬酱?”见到我,她理所当然地表露出疑惑,“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没什么……”我几乎是本能地别过头,不希望对方看到自己现在的脸。我无疑是在逃避,一如既往。说出来的话与心中所想正好相反,这种事对我而言早已见怪不怪。

在缪斯里,妮可似乎是特别的。

所有成员之中,只有她是将偶像作为真正的梦想而不惜余力地拼搏着,与畏惧失败总是逃避的我截然相反。奇妙的是,我们两人的相似之处同样有很多,比如自尊心都很高,但却表现在了不同的方面。

好强的我不愿示弱,因此常常习惯性地做出所谓“傲娇”的言行;爱面子的她为维护自己在弟弟妹妹心目中的形象,也曾撒谎说其他成员只是自己的伴舞而已,大家也是很晚才知晓妮可的家庭条件并不理想。然而她敢于堂堂正正地宣告出自己的梦想,并为之从小一直努力到了现在。她的言行举止时常显得做作,本人却毫不害臊,这可是我永远做不到的。

而恰恰是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又是那么地令我羡慕。

我明明应该感到不屑才对,事实却不是这样——

表面上我总是担任吐槽妮可的一役,其实在我心里是羡慕的,羡慕她的坚强与执着。

缪斯在我心中是特别的,我向往着永远直视前方、坦率追逐目标的大家。而在其中,妮可又是特别中的特别。

为什么妮可是如此特别的存在?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妮可从另一边绕过来凑近我的脸,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红肿的双眼,“你哭了?发生什么了?”

“没……”

正想闭上眼一口气说出“什么事也没有”的我,一看到她绯红的双眸,就把那句已经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真姬,事到如今你难道还要继续逃避吗?在勇敢的她面前,莫非你还能继续懦弱下去吗?

我听见心底的声音在质问自己。

这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必须去面对。

于是,我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由于哽咽话语还中断了好几次,连我自己都觉得那番话语无伦次。

默默倾听完后,妮可伏身一把抱住了瑟瑟发抖的我,我的下巴依靠在她瘦小的肩膀上。

“这可不像真姬酱啊……”

是啊,没想到吧,真正的我居然是这么没用的人。

“没事的,我……我们,一定不会让真姬酱退出缪斯的!”

“没有用的,父亲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啜泣道。

“不尝试一下怎么能够断言呢?!”妮可起身抓住我的双肩,目光坚决得不似那个言行浮夸的她,“放弃这种话,在彻底失败后再说也不迟啊!像刚才那样,好好传达出自己的心情,肯定能够有所改变的!”

刚才……?刚才我都说了些什么?我居然一时想不起来了……

“真姬酱非常非常地喜欢缪斯、非常非常不想退出的心情,妮可我充分地感受到了。所以也跟真姬酱的爸爸好好沟通吧!”

原来我不经意间把心中的全部想法都说出来了……原来这样的我,也是可以做到坦诚的啊……

莫名地,我感到安心。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到,因为缪斯就是有这样的力量……能够创造出奇迹的力量!

如果不是妮可,而是面对别人的话,我可能都不会有这种感觉。正因为她是不断经历失败而又勇往直前的妮可,说出来的话才那么地让人信服吧。不过,似乎隐隐又有别的原因……

“妮可也会一起去帮忙说服的,大家肯定也都愿意奋不顾身地守护真姬。缪斯的存在就是要创造奇迹啊!”说着妮可按住我的头贴向将她平坦的胸部,“大家都很依赖真姬酱,真姬酱也应该好好地依赖一下我们吧。不只是今天,以后都可以随时地向妮可前辈撒娇哦~”

因身材娇小而往往被忽视的事实——她其实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妮可似乎很享受被当成前辈来依靠的感觉。

心中的阴霾已被扫去大半。对于像往常一样干劲十足的她,我也不自觉地开始吐槽,“好硬……”

“什么?!”即便我说得很小声,还是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直十分在意胸部大小的妮可立即生气了,“难得我那么费心地安慰你!”说着她一把抓向我的胸部,“明明自己也不是很大,得意什么啊!”

“喂喂,等等!”虽然我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我还没来得及道歉,她就开始使劲揉搓。

哪怕隔着内衣与校服,来自她手指的触感还是让我像突然触电似地有了奇怪的感觉,身体也莫名地开始燥热了起来。

“嗯哼……!”

按耐不住,我竟然发出了连自己都感到震惊的羞耻声。

妮可也诧异地戛然收回手,怔怔地愣了半晌才道:“……抱歉,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没有……”我连忙掩饰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脸好烫,在别人的眼中,我应该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明明只是女生之间常见的玩笑而已,以前希也对我做过类似的恶作剧,但是……为什么,换作妮可就会那么有感觉啊……

“都是妮可酱不好啦……”

“不过真姬酱总算是笑了呢。”笑盈盈的妮可用食指戳我的脸,“偶像就是要时刻保持笑容才对嘛!”

笑?我,笑了……吗?

莫非是我无意识地笑了出来……难道在潜意识里我是喜欢这样的吗?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那一天放学后,缪斯全员一起来到我的家,恳求父亲允许我继续参加学园偶像的活动。

那也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将自己真实的想法原原本本地向父亲吐露。一直以来我都未曾说出心声,是因为我一早便认定顽固的父亲绝对不会接受——就如妮可所说的,我在尝试之前就已经选择放弃了。

在遇见永远对梦想秉承最高热情的妮可后,在为我而努力劝说父亲的伙伴们面前,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退缩?

我喜欢音乐。我喜欢学园偶像。我喜欢缪斯。我想和大家继续在一起。

学习方面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努力,将来也会好好遵从父亲的期许继承家里的医院。所以至少希望在这一年……

——是缪斯给予了我全新的自己,赋予了我莫大的勇气。

最终,在听到父亲许可的答复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隐约感到有欢呼声在耳边响起,具体的内容却好似飘在很远的地方。直到有一双手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才完全回过神来。

“太好了,真姬酱!”一阵让人心悸的香气笼罩住了我。

“嗯,太好了……谢谢大家……”我也不受控制地抱紧怀中娇小的妮可,联想到早上的事,浑身又热了起来。最热的部位位于左胸口,某样东西正咚咚直跳。

不行,不能对妮可产生奇怪的念想。理智第一时间制止我深入探究这份感受的缘由。可能只是青春期导致自己对那方面特别敏感吧,一定是这样的。

这可是带给我勇气的妮可,绝对不能对她产生任何糟糕的想法。妮可肯定也只是,把我当作关系很好的同性朋友而已,怎么可能有多余的东西呢?

我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着。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想到,这份自我安慰其实已是某种征兆的开端,而我则又一次因畏怯而移开目光。

 

 

【Nico】

 

临近毕业,各种大大小小的模拟考试理所当然地接踵而至。可是——

明明我是三年级的学生,为什么现在会被一年级生辅导功课呢?

虽然也有考虑过种种方面的因素——三年级现在的课程都是在对一二年级所学过的知识进行系统复习,成绩年级第一的真姬对一年级课程的掌握程度自不用说,她在补习班也提前学习过部分二年级的课程,因此完全具有辅导各科都处于挂科边缘的我的能力。

另外两位三年级的成员同样也面临着沉重的课业,同时还要兼顾学生会的工作,二年级的海未光是要辅导穗乃果就已经够呛了,因此我能拜托的人就只剩下平时总是与我拌嘴的真姬而已。

尽管她的吐槽总是让我很没面子,对我的态度也时冷时热,但不知为何请她帮忙的话说出来就像喝白开水一样简单,她答应得也好像借一只铅笔似的轻松。

『真拿你没办法,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吧。毕竟社长要是挂科了,我们的社团活动也就进行不下去了,真是的。』当然在答应之前傲娇一下的固定套路也是少不了的。

与缪斯里其他成员的相处模式,似乎都没有与真姬待在一起时坦然。为什么呢?明明她应该是我所最不喜欢的类型才对。

家境优越、成绩优异,几乎具备了我所没有的全部优点。真是让人不嫉妒都不行……

四下打量着她大且装修精致的房间,真想愤慨地大吼一声“该死的贫富差距!万恶的资本主义!”。今天妈妈难得提早回家,暂且不需要我来照顾弟弟妹妹,于是我才有机会光临西木野家的豪宅,今晚也将以开学习会为由在这里住下。

我也算是暂时能喘口气了吧。

望着她认真做题的模样,我一直在想一些有的没的。

因为是三年级的题目,有不少没见过的题型,所以她总是自己先做一遍然后再教给我。话又说回来,其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姬认真学习全神贯注的模样。

无暇的肌肤,长长的睫毛,姣好的五官,纤细的手指……连将垂落的发丝挽向耳后的动作都透露出一股贵族大小姐般的优雅。虽然妮可我是世界第一可爱的,但还是不得不承认真姬的确长得很好看。

奢侈的有钱人将暖气开得很足,真姬只穿了一件很薄的长袖棉毛衫,贴身的上衣勾勒出令人无比羡慕的修长身材,从低领口处隐约可以看到诱人的锁骨。

“诱人”。

为什么我的脑袋里会冒出这样的形容词呢?太奇怪了啊。

心虚地将目光移向别处,又不经意间落在了她穿着黑色丝袜与包臀短裙的腿部。我不住地咽下一口唾液。

我很确定自己做了上述的动作,连我本人都对此感到震惊不已。

这种状况以前真的从未有过,我可以赌上矢泽妮可十八年的经历起誓!

“妮可酱。”她用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我的心脏居然颠了一颠。

“……嗯?”

“我做好了。现在给你讲……”说着她整个人贴过来,一边讲解一边为我演算解题步骤。

真姬以前……有这么香吗?

似沐浴露又似体香的味道缭绕在我的鼻尖,耳边环绕着她动人的声线,令我整个人都心神不宁,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至于她究竟讲了什么,我压根就听不进去。

“怎么了?”注意到我心不在焉的状态,真姬明显感到不快,“听明白了吗?”

“呃……”现在的我根本进入不了学习状态,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么费心地教,你好歹认真一点啊。”明明受我之托,而我却又心不在焉,真姬生气是理所应当的。

“是……是听、听不懂啦……”我生硬地狡辩道。

真姬的目光透露出明显的怀疑,接着她离席走出房间,“再这样下去我可不管你了哦……”

待她离开后,我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一些,整个人呈大字瘫倒在地上。

我这是怎么了啊……又不是那种色眯眯的男生,怎么可能对真姬……

过了一会,真姬用托盘盛着两杯热可可走进来。原来她不是生气走掉而是去拿饮料了,我暗暗感到庆幸。

她将其中一杯摆放到我的面前,“妮可酱已经考虑好出路了吗?”

这个问题不偏不倚地戳中我的痛点。

“还没……”以我家的条件,上大学实在有点……

如果我的成绩优异能拿到奖学金还好说,但事实正好相反。

“我可能会试着考艺校……或者直接进入事务所……”

“我想也是这样。”啜着手中的热饮,真姬道。

“那是当然,我是不会放弃成为偶像的!”

类似的宣言,我能够理直气壮地重复成百上千遍。至于要重复到何时,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信心,世界第一可爱的妮可我绝对能当上超人气偶像!绝对会的!

曾作为人气组合缪斯的一员,这可是对于出道而言非常有利的背景,再加上妮可又是那么的……

“你还是这么有干劲就好。”连我的脑补真姬都能轻描淡写地打断,“所以为了入学考试也好歹努力一下吧,文化课成绩的门槛也不是这么好过的。”

“我有在认真听啦!”

我会分心,都是真姬的错!在家里穿什么黑丝啦!

“算了,反正时候也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将空杯子放到托盘上,真姬走向自己房间的浴室,“我先洗澡咯。”

“嗯……”

真姬走进浴室关上门,其身影映在半透明的门上。

等等,难不成……

如我所预料的那般,真姬的影子背对着我开始脱衣服。上衣,裙子,丝袜,内衣……

尤其是脱掉内衣的部分,看得我整张脸像燃烧起来般火辣辣的。

我连忙背过身去,心咚咚直跳。直到后方传来哗哗的水声,真姬的身影消失在门上,我才稍微变得冷静一点。

“妮可你到底是怎么了?”我质问自己,得出答案之际,胸口的部位隐约感到发凉。

莫非我……已经喜欢上了真姬?对她产生了那种恋人般的情感?

这份感情,在更早一些的时候似乎就出现了征兆……所有成员之中,我对真姬的在意程度总是高于其他人,起初我以为自己只是看对方不顺眼而已。至于这份由“在意”演化而成的恋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然而,这份感情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吧,从各种方面而言都……

真姬将来会继承家里的医院,凭借她的能力肯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经营者,将来的结婚对象必定也是家世相当的人吧。最重要的是,她也不可能会对我抱有相同的情感……

毕业之后的我,与真姬见面的机会注定将越来越少,如今互为伙伴的羁绊,也定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化。所谓人生中的过客,就是这么回事吧。

再说了,妮可我以后可是要成为超人气偶像的美少女,怎么能在出道前就有恋人呢?恋爱啊绯闻啊什么的对名人来说可是大忌呢!

没错,妮可刚刚一定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而已,这种不会有结果的事就不要再继续妄想下去了……

“妮可酱,到你了哦。”穿着睡衣的真姬从浴室中走出来。

“嗯……”我不敢直视她,埋头快步经过她的身边,隐约能感受到有疑惑的目光投向我的后背。

本以为进了浴室后就能松一口气,不料第一眼就看到刚刚从真姬身上脱下、放置在洗衣篮里的衣物,当然包括内衣在内。

原来真姬会穿粉红色的内裤啊,真不像她的风格……

弥漫在整个狭小空间内的水汽都充满着她的味道,我的体温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升高了。

大事不妙。

我慢吞吞地开始脱衣服,接着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

踏入真姬刚刚才使用过的浴缸,一股奇异的冲动涌上心头。

就一次,仅允许有这么一次。

我将手指伸入自己湿润的秘密花园。

真姬……真姬……

默念着她的名字,想象她用手指爱抚着我的模样。

在浓重的罪恶感中迎来了高潮。

 

那天晚上,我和真姬一起睡在双人床上。明明对于关系要好的女生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却不安地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

由于真姬的睡颜实在太过犯规,我只好背对着她。

“……妮可酱,睡不着吗?”背后突然传来人声。原以为入睡了的真姬竟然还醒着,着实吓了我一跳。

“嗯……”

“今天你好像一直怪怪的,怎么了?”

“不知道啊……”

“有什么烦恼的话,说出来也无妨,我是可以勉强听一下的啦……”她还是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傲娇的真姬。

可偏偏那是唯独不能对真姬你说的烦恼啊。

“没有啦,估计过一会就能睡着了。”我却不是那个原来的妮可了。

“那好吧……”

话毕,后方不再传来说话的声音。

——矢泽妮可,你不能喜欢上西木野真姬。

我蜷缩成一团,暗暗对自己下令。

 

 

【Maki x Nico】

 

“穗乃果的睡相太差了啦!”

奔赴纽约演出之行第二日的一大早,妮可就大声抱怨道。

“确实,穗乃果的睡相从小就很不好呢。”

“唉,连海未都这么说……”

“都是穗乃果把房间的样式弄错了,我们三个人才非得挤在一张床上不可……我要换房间!”

“这样吧,今晚穗乃果就来我的房间,我和小鸟睡一张床,穗乃果一个人睡就不会影响到别人了。”海未一本正经道,“三人一起玩扑克牌的话,我是肯定不会输的。”

海未还没有放弃吗……表面上笑盈盈的小鸟在内心深处其实早已欲哭无泪。

“那么……绘理亲就到我房间吧。”希怪笑着提议道。

“嗯?我倒是无所谓……”

“等等,要留下我一个人吗?”妮可顿时慌了。

“那就让真姬去陪妮可吧。”希的真正目的渐渐暴露出来。

“唉?为什么啊……”

真姬刚开始抱怨,希就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

“你不是刚好有话要对妮可说吗?”

真姬猛然噤声,脸唰地一下红了。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希替两人做好决定。

妮可将之看在眼里,总觉得这两人好像有些怪怪的,似乎在密谋什么。

 

前一天的晚上,希发现了真姬写在笔记本上的、为缪斯创作的新曲,不过真姬表示不打算在live上发表这首歌。

敏锐的希觉察到真姬心神不宁的缘由。如今距离缪斯解散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与三年级生告别的日子也……

“卡牌告诉我,真姬似乎在为恋爱的事情而烦恼呢。”面前的床上放置着数张塔罗牌,希拿起其中一张正面朝上的卡面,笑道。

一边看书一边拨动头发的真姬顿时僵住,“没……才没有啦,恋爱什么的跟我才扯不上关系……”

“嘻嘻,别狡辩了,真姬也是知道的,我的占卜什么时候出过错呢?”

“呃……!”

“而且……我可是连真姬喜欢的人是谁都占卜出来了哦。”希一脸坏笑地走近她。

“不、不会吧?!”真姬本能地连连后退。

“没事的,只要按照我占卜出来的方法去做,保证可以让你的恋爱运大增哦!”

“……真、真的?”真姬将信将疑,不知不觉地跳进了希所设下的陷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承认了。

“当然,不过我的方法只能提升你的运势而已,能不能成功,还要靠真姬自己将心意传达出来,不是吗?”

于是在希的协助下,真姬获得了在晚上与妮可二人独处的机会。

 

此时此刻,身在蜜月主题房间的浴室里,真姬惴惴不安。

原以为当时的那种感觉只是错觉,自己也逃避似地不敢往下想,但在那之后,喜欢的情感不受控地变得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不得不直视的地步了。

到底要不要在妮可毕业之前把心里话说出来呢?真姬还在犹豫。三年级离开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其实自己并非希望对方接受,也没考虑过是否要交往,只是单纯地想把真实的心声吐露出来——就像那个时候向父亲坦白自己热爱缪斯的感受一样。

想变得坦率,想像她一样拥有把心中的那份爱宣告出来的勇气——这样的愿想,不应该只停留在脑海里。

『放弃这种话,在彻底失败后再说也不迟啊!』

曾经鼓舞了自己的,正是她。

本以为绝对不可能的事,如今也成为了可能。喜欢的缪斯将引来终结,喜欢的她将要离开,自己难道还要继续无动于衷吗?难道还要像以前一样,由于害怕伤心失落而不敢直面自己的心意吗?

失败的结果,自然是关系破裂,可是……比起一切归零,她更不希望在什么都还没开始前便迎来无言的结束。

缪斯为她带来的,可是全新的自己。

深吸一口气,真姬走出浴室。

正在玩手机的妮可抬头见状,吃惊得松开手,手机整个掉在地毯上。

“真姬酱……为什么,没穿衣服……?”

此时的真姬只在身上围了一条纯白色的浴巾,肌肤上还残留有未干的水渍。室内暧昧灯光的照射下,体表那嫩白诱人的光泽,让妮可顿时慌张起来。

根据希的占卜,真姬今晚的幸运色是白色,若穿着白色的衣服告白成功率会大大提高。可真姬在这次旅行中偏偏没有带白色的衣服,只好临时起意将浴巾围在了身上。真姬当然也觉得这样的装束相当羞耻,她的脸红度都快要赶上自己的发色了。

“我、我有话要对妮可酱说……”

“什、什么话啊……先把衣服穿上比较好吧,会、会着凉的……”妮可刻意移开视线。自从不久前她首度对真姬产生异样的感觉后,就在不断地在与诱惑抗衡,劝说自己保持理智。

“妮可……我……”

话已至嘴边了,可就是差那么一点点。

加把劲啊,真姬,刚刚的决心呢?!她不断地鼓动自己,然而混乱的思绪难以组织起语言。

豁出去了!

头脑发热的真姬二话不说冲向前去,将妮可一把推倒。反应不及失去平衡的妮可顺势倒在身后的大床上,其双唇被温暖湿润的触感所夺走。

——这是……什么情况?!

妮可的脑袋一时间陷入了当机状态,迟迟才作出对现状的反应。

——真姬她在……吻、吻我?!

紧闭双目压在妮可身上的真姬因恐惧而轻微颤抖着,双唇闭合得严严实实。真姬做出了超越自己承受能力的大胆举动,因不知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而彻底僵化。

——原来我一直喜爱的真姬,也喜欢着我吗……

沁人心脾的喜悦在那一刻贯穿了妮可的全身。

抬起右手按住真姬的后脑,妮可用自己的舌头撬开她的门牙,进入。

连那样傲娇的真姬都这么主动,她怎么可以不好好回报一下?


————————————————

走外链的部分,你懂的

评论(5)
热度(19)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