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暗杀教室】杀单词D官方小说翻译【第六章】

图源:小丰子

翻译:蘑菇

校对&润色:古月依陵

【——图文皆禁止转载到其他公共平台——】


这章很甜,下一章就是完结了。

————————————————————————————

6.桌的时间

 

“茅野!?”

胸口感到焦躁的渚立刻朝听到声音的方向──痛屋(注:原文是痛HOUSE)的外面飞奔而去。

在那里站着拉瓦恩以及听从其命令的手下。他正抱着被束缚住的茅野,并手持一把长刀。

“茅野!!”

渚脸色苍白地看着眼前的光景,跟随在他身后的E班众人亦一一呆立着。

“虽然想干掉你们全部人,但要是你们给我黄金佛像的话我就放过你们吧。”

拉瓦恩以彷佛能将地面震动的声音愤怒地喊叫。

“不行!不能将佛像给他!我的事怎样也好,你们快摆平这个人!”

拉瓦恩将如此大叫的茅野狠狠地勒紧,茅野因而非常痛苦地呻吟着。

拉瓦恩挥刀威胁。

“给我佛像,否则我就砍掉她的头。”

渚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矶贝。矶贝正将放入了佛像的袋子搭在肩膀上。

“矶贝君……对不起,可以将佛像交给他吗?”

“……这并不是需要道歉的事啊渚。毕竟也没其他办法。”

渚从矶贝那里拿到了放着佛像的口袋,往拉瓦恩所在的地方走去,并向他伸出了手中的袋子。

“……这就解放茅野──”

还未待渚说完,拉瓦恩便朝他的脸部一脚踢了过去,受此冲击的渚身体整个滚转了一圈。

“渚!!”

茅野大叫道。

拉瓦恩嗤之以鼻,并让手下捡起掉在了地面上的袋子。

“喂,约好了的吧,将茅野交回来这边啊。”

前原对拉瓦恩说道,然而对方依旧继续抱着茅野,看似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要是将这个女明星在地下卖掉的话能赚大钱吧,在她不替我添麻烦的期间我就稍微借走她好了。”

“什──!?”

尽管众人因对方打破了约定而想进行追击,但在看到拉瓦恩用长刀架在茅野的喉咙时便纷纷停下了身体的动作。不过这当中有一个人是例外。

“嘿,到此为止了!!慢慢地将拿着刀的手举起!!”

如此大喊的人是吉鲁姆,他在距离约3米的地方用手枪对准着拉瓦恩。

“真是遗憾啊。将愚蠢的盗贼团打倒,并在最后救出女主角的人,当然是非我吉鲁姆大人莫属啊。”

吉鲁姆得意洋洋地道出胜利的台词。然而,拉瓦恩对此毫不在意,一边抱着茅野一边又重复了一记步踢。

“咕!?”

超乎预想地无法看清迅猛接近的飞踢,胸口正中处受到了直接攻击的吉鲁姆就这样一下子昏了过去。道具模型枪从他手中脱出,掉在了地面上。

“你认为能赢过这样的我吗?就凭伪装成英雄的你和这把伪造的枪?”

拉瓦恩命令手下看好茅野,而自己则一边背起佛像一边拿着刀,悠闲地离去。看到此情此景的寺坂以焦急的视线与同伴相对视。

──糟糕。那家伙真的很强唉……同时还把茅野挟持作人质,这下子完全出不了手啊。

在场无论是谁都明白,再这样下去,佛像也好茅野也好都会被夺去。

“等……等……”

被踢倒在地的渚使劲地抬起头,尝试叫住拉瓦恩。

“渚,不要过来!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茅野朝渚大喊道。茅野所说的话并不是真的,渚十分清楚。茅野她一直都是会优先为了他人而行动、牺牲自己的人。不论是一边隐藏起触手一边扮演弱小的学生时也好,还是默默地为同学们担当着暗杀行动的后备支持时也好,以及在同学们被二代死神攻击的时候也好,茅野都是这样。

一直都无视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危机,心思熟虑地拒绝渚和其他同学的帮助。留意着在教室里与自己座位最为接近的茅野,渚对此十分明瞭。

──我不会放着你不管哦,茅野。不会放着一直坐在邻座的同学不管的。

渚借着业的肩膀总算能够站起来。E班一行人在不对敌人出手的状态下一路尾随着对方。这时,业突然喊停了拉瓦恩。

“吶──难道你们觉得能一直像这样没事地逃离吗?在你们不放开她的期间,无论去哪里我们也会一直跟着你,这样的话你们的据点也会暴露哦?”

拉瓦恩露出仿佛在诉说着自己拥有胜算的表情,轻视地笑了,并没停下脚步地继续走进密林。

从那边的远处,逐渐传来直升机扇叶劈里啪啦拍打的声音。

“那些人,打算用直升机逃走吗!”

矶贝抬头望向天空,将自己的焦急之情暴露无遗。在众人顾及茅野的人身安全,以及警戒长刀和高速飞踢的时候,拉瓦恩穿过树林,走进了隐藏在密林里的遗迹。他在广阔的空地处往天空挥刀,直升机的驾驶员很快便从上空看到对方的身影,将梯子放了下来。

“我们看准小茅野被搬上梯子的空档,就在那一刻突击吧。”

追踪拉瓦恩他们行迹的同时,业向同伴们发出了指示。渚为了不失去找到拉瓦恩破绽的时机,低头专注地寻找着仿佛蛇捕获猎物的机会。

直升机在将梯子放下来的同时也在降低着高度,最终梯子抵达了中庭的上空。首先是拉瓦恩的手下一边束缚着茅野的肩膀一边把手搭扶在梯子上,开始慎重地攀爬起每一阶梯。

拉瓦恩他则在非常接近绳梯的旁边如仁王般屹立着,并拿着长刀以此威吓E班众人。只要他在这个地方占有上风,E班便不能贸然地接近直升机。

在手下爬到约三米高的阶梯时,看准时机的拉瓦恩自己亦爬上了梯子。他向上大叫道。

“上升啊!!”

就在直升机开始慢慢上升的那一瞬间——

“糸成!”

“OK。”

矶贝背对着梯子,以交握双手的姿势等待糸成。糸成开始奔跑,并以矶贝的手掌当作踏脚台。

矶贝将糸成投放到空中,后者就像会追踪的导弹一样飞了出去,超过了拉瓦恩所在的位置,到达了其手下的正下方。

“什么!?”

并没有抓住与自己距离很近的敌人,糸成一边咂嘴咋舌一边着地。绳子开始大规模地摇动起来,未曾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会出现敌人,拉瓦恩和他的手下、甚至是直升机的操作员都因此产生了慌乱,这令他们有了破绽。

──就是现在!

E班的暗杀者们杀往梯子的方向,抓住已经上升到离地约一米高的拉瓦恩双脚的是吉田和村松两人。

“将茅野还给我们!!”

冈野借助前原的后背进行跳跃。两手均抓着绳梯和长刀的拉瓦恩无法进行防御,直接受到冈野的飞踢而跌落到地面。

放有佛像的口袋从拉瓦恩的身上脱离。冈岛作为身手敏捷的类型,在佛像着地之前便及时拿回袋子并好好保护了起来。

“你们这群死屁孩,是打算跟我打一场吗!”

在拉瓦恩站起身并打算拾刀的一剎那,片冈将他手中的长刀踢飞。

拉瓦恩的刀发出清脆的声音滚动到石块旁。眨眼间,失去了武器的拉瓦恩被其身后使用了浑身解数的寺坂成功抓住。

拉瓦恩趴伏在地上,接着业的脚单方面地映进了他的视界。而另一方面,业则是将拉瓦恩的头高高地拉起。

“真遗憾──呢,在开始打架前先杀掉敌人的才是暗杀者啊。”

沉闷的声音响彻四周,是业将自己的脚踩在拉瓦恩的头上,并将他的脸狠狠地埋入泥土中使其无法呼吸。

 

 

把握准时机,渚飞奔往梯子的最底部。感受到了他身体重量的梯子,彷佛在拒绝自己一样夸张地摇动着。正当抱着茅野的手下刚察觉到渚时,杉野所抛掷的石头命中了他的太阳穴,紧抓着茅野的手腕因此缓缓地松开。

“茅野,快逃!”

渚这般大喊道。痛苦地忍受着被束缚了的身躯,茅野在那个人的怀中挣扎。身体往空中飞跃的剎那,她的视线与渚对上。相信着渚,茅野闭上眼睛将自身的安危交给他。

就在茅野即将着地的瞬间,她的身体被渚的双手稳稳接住。渚吃力地抱紧茅野的身子,顺着没能停下的冲击直接跌倒在地面上。

与此同时,位于上空直升机的状况发生了异变,无规则摇动的绳梯勾住了在遗迹旁生长的树木。

“呜哇啊啊啊!”

低空飞行的直升机因此失去了平衡,胡乱撞向周围的树木后便坠落于密林的深处。部下也好直升机的驾驶员也好,因身体受到强烈的冲击都一一失去了意识。

身体重叠着倒在地上的渚和茅野,对眼前的状况一并目瞪口呆。

不久,渚和茅野皆露出苦笑看向对方。

“抱歉,没能好好的接住你。”

茅野摇了摇头。

“不,没有这回事。”

“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个地方被伤到了?”

“没有事哦,毕竟我姑且也有在锻炼呢。”

大家一边发出欢呼一边奔向两人。

“超厉害──!”

“刚才发生的事,超级超级像好莱坞的电影啊!”

众人将渚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并赶紧将茅野的拘束解开。冈野将茅野抱紧,大家围着茅野为她安然无恙这件事感到高兴。在人群中,唯独渚并未解除他警觉的状态。

──刚才,有气息。

背后发出非常强烈的杀气,渚转过头。恢复了意识的拉瓦恩一边愤怒地凝望着眼前的景象一边慢慢地接近众人。渚捡起拉瓦恩掉落的长刀并以此来防身。打算应战──似乎如此回应着自己的渚,他细小的身躯让拉瓦恩感受到强烈的侮辱。

“都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斤量吗!”

从愤怒极至的拉瓦恩身上所发出的情绪波动传达了给渚。待那个波长达到顶点的一刻,渚的心跳与拉瓦恩的波长开始共鸣。

拉瓦恩回转自己的腰,在打算再次使出足技而停滞呼吸的那一瞬间,渚将拿着长刀的手松开。

“……!?”

拉瓦恩受到该行动的影响,将目光转移到长刀身上。瞄准这个大破绽,渚在拉瓦恩的眼前使出拍手技并将他的意识炸裂。

在暗杀教室中,是用了好几次并拥有强大威力的必杀技。

如同“啪”声那般干脆,拉瓦恩的意识被切断,向前倾倒。在久违的实战里成功使出必杀技的渚却因一时大意,没能避开正倒下的巨汉的身躯,被压在地上。

“唔咕啊!?”

业他们慌张地将拉瓦恩从渚的身上拉开并捆绑好。

“──渚、渚!”

茅野呼唤着渚的名字。尽管渚的力气不大,被身型庞大的拉瓦恩给压着而弄得喘不过气来,但总算能够起身。

“渚!!没事吧!?”

“呜呜……最后关头很蠢地被踩了一下什么的……疏忽了啊。”

“我很好地用8K画质录像了,渚同学,虽然很可惜但可没有TAKE2哦。”

从片冈胸前的口袋里看到律以轻松的口气说着,话毕,大家全都恢复了笑容。

“喂,佛像也没事唉!”

“太好了~要是头之类的断了的话这可不是能简单了结的事啊。”

村松和吉田抚胸松了一口气,矶贝则兴奋地说道。

“能够久违地跟大家一起暗杀真是太好了!”

眼看在热烈气氛中讨论着的伙伴,茅野缓缓地靠近渚。

“谢谢你来救我。”

“不需要道谢哦……而且我还不像杀老师一样那么完美呢。”

这并不重要,茅野在内心深处如此细说道。对于她来说,渚和杀老师有着同等的位置,毕竟他们皆是在自己有危机时前来拯救的英雄。

──我也是,只是被帮助是不行的。必须要自己好好前进。


评论
热度(30)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