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64】

【64】枫的时间

【——潮野浮渚,茅田株枫。】

 

尽管是在暖气充盈的室内,身穿夏装拍摄仍不免感受到寒意。抓住休息的空档,披上外套的磨濑榛名冲了一杯热可可,在休息室柔软的沙发上感受着从掌心处传来的阵阵温暖,彻底放松身心沉浸在暖洋之中。惬意的午后,莫过于此。

幸福往往只是一段很简单的小时光。

昏昏欲睡之际,工藤美奈子突然敲响了休息室的门,手持一册设计图纸走进来。

“大结局那一集女主角要用的礼服,你挑一下款式吧,如果不满意还可以再去要点别的样板来看看。不用考虑太多,最重要的是适合你本人。”

亚佳里接过画册,欣赏着设计师们为追求美而倾心创造的产品,每一件设计都好看得令人不住赞叹。她仔细端赏着创作者的心血之作,想象圣白的礼裙穿着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未来在我的真正的婚礼上,又会身穿怎样的婚纱呢?如果也能有这么漂亮就太好了。

不禁展开了一点联想,甜蜜的笑容立刻浮现在脸上,又因羞赧而克制住心情的外显。

缓缓翻过一页又一页,直到指尖停留在某张图纸上许久不再移开,她确定那是自己一眼相中的款式。以需定制的服装为主,过去也有过不少由自己选择演出服装的机会,原因是一些十分用心的导演考虑到服装必须契合角色本身的气质,而交由信任的演员来定夺。

即便抛开演员的身份不谈,作为女孩子的她本人也非常钟意靓丽的衣装。一想到能穿上如此好看的服饰,她的内心深处也不免有小小的雀跃。

美奈子则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颇有深意地笑着接过她递回的图册。

 

两个月后——

“现在几点了?”

亚佳里今天已不知是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

“没事,还很早呢。”

美奈子每次都是这样回答。

一字领的抹胸衬托出白皙的香肩与锁骨,由双层白绸构成的短袖犹如初绽的繁花,净白无垢的裙身延伸至膝盖上方,于终点掀起略显俏皮的花边,在腰间部位系有一层三角开放式设计的褶裙,其边缘点缀的三瓣花图案更是尤其惹人怜爱。就连女演员本人审视着镜中的自己,也不由得感叹“新娘子真漂亮”,不枉她费了好大工夫才穿上了这件做工复杂的戏服。然而,直到换好衣服的一刻经纪人才告诉她,今天最后一场婚礼的戏不拍了,原因是男主角生病了。

“唉?现在才通知?”亚佳里难掩不满的情绪,她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衣服穿上,连妆都画好了,天知道还要费多长时间才能脱下来。“几个小时前他还不是好好的吗?”

“谁知道出什么事了。”美奈子在心中暗暗跟那名男主演道歉,“不过这也正好,你可以赶去参加聚会了,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四点?!不会吧!”她顿时慌了,“之前不是说好三点就收工的吗!”拍摄的过程中她完全没有时间概念,在经纪人的误导下她甚至以为时间还很充裕。

今天可是三年E班毕业十周年的同窗会,而且是第一次全员到齐的聚会,她居然就要迟到了。

“怎么办啊?换衣服肯定还要花很长时间……”

“实在不行你就穿这一身去吧。”

“开什么玩笑!”虽然短款的礼服没有夸张的裙摆,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也是婚纱。哪有穿这种戏服去参加同学聚会的道理?

“毕竟时间不够,在外面套件风衣遮住里面的部分就可以了吧?”美奈子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她难道不知道这场聚会对原3-E的同学们而言非常重要吗?明明早在几天前就向她交代过,也跟摄制组打好招呼了。

亚佳里感到一阵头痛,不过类似的意外事故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与其抱怨还不如尽快想办法解决。说到底如果她自己有好好把握时间的话,就不会出状况了。

“没办法,只能将就一下了……”

由于裙子本身没有配套的裙撑,套上长款风衣后确实能起到把礼裙遮盖住的效果。看来她在整个聚会的过程中都没办法脱外套了,但也好过因为迟到而给大家添麻烦。

坐上汽车后的亚佳里也急切难耐,可一路上偏偏遇上好几个红灯,道路还出现了轻微拥堵的状况。待她终于波折地赶到旧校舍后,自然成了最后一个抵达的成员。大家似乎已经把会场布置好了。

“对、对不起,大家,我迟到了。”几乎是跑上石阶的她累得气喘吁吁。

“没事的,毕竟小枫很忙嘛。”“其实来得正是时候哦。”矢田和仓桥两人第一时间拥上前来,以一左一右的架势将她包夹。

“怎么了吗?”几乎是被两人架着往前走的亚佳里不解地发问,“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但两人却无视了她的疑问,仓桥帮她检查妆容是否有花,矢田则是不知什么时候为她将本已收起来的纱制头饰重新戴好。

一路走到原3-E班闭合的教室门前,她都还没反应过来。几乎就在教室的拉门自动打开的同时——

“去吧,公主殿下!”矢田瞬间取下她的外套,后背被狠狠地推了一把的她踉跄地步入了教室。

稳住身子抬头,她才发现曾经的同学们都已一个不落地聚集在教室里,并自觉地站成一个大圈,为教室的正中央留出一片空地。大家都面朝她露出祝福的微笑,而此时伫立在空地正中央的那个背影则是——

“亚佳里。”身穿全黑色西装的潮田渚手捧一束鲜花缓缓地转过身,掩盖不住的紧张感自其认真的神色中微微流露。

“……渚?”比起思考当下的状况,她优先冒出的念头是,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渚穿西装的模样。

烫得笔挺的套装穿在他的身上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为那张本就俊秀的娃娃脸增添了不止一分的帅气。

“亚佳里,我曾听你说在开学前的某一天,我们就在大街上偶然见过一面,但是对我而言,我们第一次真正的相遇是在你转学来的那一天,在你为我绑起头发的那一刻。当时的你,就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因为发型的问题,我还反抗了母亲,连我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为什么……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搭档,我开始习惯叫你‘茅野’,开始习惯有你在身边的感觉。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事情,那段和你、和杀老师、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实在是太过快乐了。在这期间,连我自己都没能察觉,我正不由自主地越来越在意你。在你受伤的时候,我感到不可遏止的愤怒;在你否定了过去的一切时,我既悲痛又恼火;在你深陷险境的时刻,我仿佛置身于地狱……因为我们独处的时间最长,所以我能够发现,‘茅野’的身上隐含了某种东西,只会在极少数情况下流露出来,但恰恰又是那份神秘感吸引了我,让我忍不住想与‘她’再见上一面,然而愚钝的我直到毕业后才发觉,那种情感名为‘喜欢’。在你离开日本后,我本以为我失恋了,但后来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将这份情感放下。于是我开始尝试去了解真正的你、全部的你,终于逐渐地相信,那个时候的你隐藏了自身的痛苦,却没有掩饰内心的快乐。你真心地喜欢大家,而我喜欢喜欢着大家的你——无论是倔强好胜,还是温顺善良,无论是开朗阳光,还是消极自愧,无论是坚强隐忍,还是勇往直前……这些,我全部都最喜欢了。”

她捂住嘴,泪无声地滑落。

“过去胆小的我一直在害怕,害怕曾在我身边的你是个幻影,害怕我所喜欢的那个她其实并不存在,害怕你会永远地离开,害怕我们形同陌路,害怕自己没有资格待在你的身边……十年过去了,今天是毕业十周年,也是我们相识的十年,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再害怕了。我喜欢的人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身边,她一直都在支持着我,让我能够无所顾虑地朝目标前进,而我也在不断地努力,希望能够成为支持她的人——站在你身旁唯一位置的那个人,我希望是我,我也绝对不会放手。”

他单膝下跪,取出藏在花束后的戒指。

“雪村亚佳里,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面对提问,此时的她早已泣不成声,双肩颤抖不止,半张的嘴一时难以发出声音。

他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与此同时,一身牧师装扮的赤羽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讲台上。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牧师问他。

“我愿意。”

面带坏笑的牧师转而面向另一个人,“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矮小、患病或者矮小,直至死亡。”

喂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渚怒瞪损友,而且“矮小”居然还说了两遍!气氛一下子全都没了!

“我愿意!”她极力喊出心中的话语,将他的视线猛然拉回,“我愿意……我愿意,愿意……我愿意……”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愿意”,破涕为笑的她身着圣洁的婚纱,扬起脸面向他,溢满泪花的琥铂眸于阳光下闪烁如萤,自室外而来的风在这一刻拂动起她洁白的裙摆与如墨的秀发,“我也最喜欢渚了。”

无需任何迟疑,他一把将那幅笑颜拥入怀中,全场爆发出欢呼。

 

纪念派对一直持续到晚上,热闹的会场边缘,亚佳里静静地趴在窗沿上仰望空中的碎月。十年前的那轮新月因自身的重量而坍塌,现已接近球型,距离地球自然更近了。

渚悄悄来到她身边,与她一同默然观赏遥不可及的夜空。墨蓝的天际镶嵌着无数闪亮的星钻,如纱般的薄云自左往右为天幕覆上一层朦胧,即便如此也隐盖不了天边最夺目的主角——碎片残缺不全,月“球”的表面布满了不规则的丑陋裂痕,据说每过一年月亮都会变得比去年更圆一点,仿佛在努力摆脱伤痕累累的过去,逐渐成为圆满的自己。

亚佳里忽然笑了。

“在想什么吗?”渚问。

“我在想……许多故事往往会选择在主人公结婚的情节处落幕,大概是因为人们都认为婚姻是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那反而是种种问题和困难的开端……人们选择性忽略了美好之后破碎的可能性,相比之下,有的人才会更喜欢,在人物生命结束之时戛然而止的悲剧吧。”

渚怔怔地凝望着她的侧脸,顿然产生了某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不禁念起了那个名字,“茅野……”

“但是。”她回首转向他,“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一定会遭遇各种难题。哪怕明明知晓前路注定多簸,我也决定去跨越它、不停歇地前行。我同样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跨越,因为就连过去那样的苦难,我——我们都战胜了,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到了现在。所以……”

她牵起面前他的双手。

“谢谢你,渚。愿意陪我一起走下去的人是你。”

他睁大双眼,胸中荡漾起的悸动波浪难以言喻。

好奇怪呐,明明早已成了心上人,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呢?

他回握住那双手,紧紧地。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

 

“谢谢,那个时候,我(♂)/我(♀)能遇见你。”


评论(1)
热度(17)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