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63】

【63】家人的时间

【——世界赠予我最美的意外。】

 

洗罢热水澡,雪村亚佳里裹着浴巾回到暖气洋溢的房间,任由拖鞋在地板上留下长长的水渍。心里盘算着时间尚早,应该足够吹头发和换衣服。

虽然今天也要工作,但所幸没有拖到太晚。去年的今天正好企划了综艺节目,尽管过得很充实却仍觉得少了些什么。

说起来,自己很久没有回到这个房间了。她扫视地板上一道道不自然的划痕,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

复出不久后,她就搬出了原来的独栋,转而入住高级公寓。这是事务所的建议,原因是高级公寓的安保措施更加完善,出入都有严格的门禁,人身安全自然是艺人需第一考虑的要素。只不过安保系统既能把危险分子阻隔在外,也把不可公开的男朋友像杀毒软件误报般拦截了。

这栋房子虽长期空置,但定时请钟点工清洁让它仍保持着可以随时入住的状态。对亚佳里而言,此处也是为数不多可以逃避世俗、让身心得以宁静的圣域。

坐在客厅的旧式沙发上,愉悦地哼起了歌的她盯着手机屏幕的画面,守候时间走向期待的一刻——然而比门铃声率先响起的,是手机铃声。眼看着来电显示上的联系人,她愣了好一会。压抑住不好的预感,她按下接听。

“喂,渚?”

“亚佳里,麻烦开一下……”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略带责怪的语气道:“直接按门铃就可以了吧。”

“不是大门,是二楼阳台的落地窗。”

“唉?!”

闻言她匆匆忙忙地奔向二楼,阳台不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而是位于另一面姐姐曾住过的房间。转动门把,尘封的湿霉气扑面而来,她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来过了,这里仍保留了故人当年离开时的模样:还没来得及折叠收入衣柜的古怪T恤随意放置在床上,书桌面摊开着各种教材资料,到处都堆满了各种类目的书籍——唯有此处她没让清洁工人动过分毫。

开放式的阳台上,少年模样的他笑着呼出一团白气,轻轻招手。恍然一瞬,那个笑容与记忆中的某个笑脸重合——她尚才首度发觉,在这个世界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两个人笑起来竟特别相像。

不过当下没有闲暇怀旧,她连忙开启落地窗的月牙锁,放渚从寒风凛冽的室外进来。

见面后的第一句话,便是按耐不住忧心的责备,“为什么不走正门进来,外面那么冷……等等,这里是二楼,你是跑酷上来的?别做危险的事情啊……而且被人看到的话,邻居会报警吧?”

“我有特意选没人看到的时候,这样比较有惊喜的感觉吧?”他不好意思地笑道,语气却含有恶作剧成功的感觉。

“只有‘惊’而已,不过得知你打电话是为了进来而不是突然毁约的时候,确实有点高兴的成分。”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渚突然道起歉来,几个月前的一次约会,就是因为学生出事而临时在电话中取消。亚佳里并没有重提旧事的想法,反而是愧疚的渚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早就不在意了,我们先下去吧。”对于喜欢道歉的男友,她既觉得可爱又无奈。

“话说,这里是……?”渚环视这个从未见过的房间,它与印象中亚佳里曾经的寝室并不一样,却满载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这里是姐姐的房间,还保留着她最后一次离开时的样子。渚是第一次来吧,我也很久没有打开它了……”

“原来如此。”渚望向堆满书与笔记本的书桌,设置在角落的相框中,一张四口之家的全家福映入眼帘。背景是市内有名的游乐园,照片上的亚佳里还很小,亚久理也是学生时代的模样,素未蒙面的母亲看上去是非常温柔的人,家庭中的父亲则一手搂着妻子的肩膀,另一只手牵着自己最小的孩子,面朝镜头微笑。每个人都挂有幸福满溢的表情。

而如今,照片中的成员只剩下一人了。

数年前仅有过一面之缘,渚本人也记不清雪村父亲的具体模样,却明显感觉照片中人与印象的大相径庭。他看上去并不像那个严肃而漠然的男人……可渚知道,这个人其实比想象的要更富有人情味一点。

 

就在一年前,雪村制药的董事长因癌症复发而去世,但直到二度住院前,亚佳里都不知道父亲曾身患重疾。一位好心人在某一天将忽然昏迷的男子送往医院,院方拨打通讯录中备注为“女儿”的号码通知其家人,亚佳里这才得知情况赶来帮忙处理各种手续。以此为契机,她方从父亲的病例中得知,那个人数年前便早已检测出患有癌症,但因为发现得及时,经过治疗已基本痊愈,却不料几年后再度复发,而这一次再无可挽回的余地。

目睹初次进行治疗的年份,亚佳里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一整年的杳无音讯,原来是这个吗?怎么可能,那样的人……

在渚的面前,亚佳里几乎不曾提起过自己的父亲。也许对她而言,她始终无法真正意义上地原谅父亲,只是不断地使自己不去在意罢了。父女二人的隔阂渚看在眼里,却不知是否应该干涉,至少家庭破镜重圆的他,希望她也能拉近与亲人的距离。

后来更是从经纪人那里得知,在她刚开始工作的几年里,父亲一直都有从旁人那里关心她的事业与生活——而这一切都被这个男人近乎完美地隐瞒了下来。或许,他知道自己被女儿所讨厌,因此从不直接进入对方的生活。至于当初支持柳沢与亚久理的婚约,是否为害怕时日无多的他希望把大女儿托付给家世显赫、能力过人的公子哥呢?只是如今已不可能知晓真相了。

尽管亚佳里嘴上说“那个人知道自己快死了才想起亲人”,但在父亲住院期间依旧经常去探望。

『亚佳里现在已经差不多和亚久理一样大了吧,有男朋友了吗?』

『对演员来说在这种时期,怎么可能找男友啊。』

『……说的也是。』

略显遗憾的父亲注定无法识破,多年来一直避免接触的女儿的谎言。

令亚佳里也没想到的是,仅在入院的三个月后,父亲就突然离世,时间甚至远早于医生估算的日期。

参加原公司社长葬礼的人很多,渚混在人群中,只能远远地观望亚佳里的身影。她在人前表现得落落大方,只是在读悼词的时候语气显得异常平淡。以她的演技,想要念出一段催人泪下的悼词可谓轻而易举,而她却偏偏选择了用最漠然的方式。

『既然他装冷漠装了这么多年,那就也让我在重要的场合装一下吧……算是,小小的报复好了。』她的解释也跟渚猜测得八九不离十。

在葬礼上偶遇的黑川泽也先生,也让渚偶然得知了有关她的一段段小小的往事。

这个事件经过媒体报道,众人才得知磨濑榛名过去曾是大公司社长的女儿,并且此公司还与当年制造出怪物的公司有所关联,有人趁机在网络上抨击她对生父冷漠无情,更有人恶意揣测她是通过家庭关系才进入演艺圈的。诸如此类的波澜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大众的关注点又迅速被更新鲜的消息引去。

偶尔回忆起这段往事,亚佳里表示,对于没让渚与父亲见面,她还是抱有一点遗憾的。

『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心我……渚比我更会读懂人心,真希望能够让你帮我解读一下。』长久以来的固有观念突然遭遇冲击,她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以及确认。

如果当初的她能再信任父亲一点,大概就能知晓事故的真相,大概便会迎来截然不同的人生。不过现在的她已不会再去思考“如果”了。

最后,她还是选择去相信,相信自己被家人们深爱过——每一个家人都分外地爱惜她,只是他们都已不在人世了。渚有时会想,这样真的好么。死去的若是痛恨的人,是否就能不必承受蔓肆的悲伤?

 

手里提着鞋跟随亚佳里的背影走下楼梯,渚扫视面前空荡荡的客厅,一股难以言状的哀愁油然而生。她二十三岁的生日,只有自己一个人陪伴在左右吗?他忽然想起自己今年的生日是和学生们一起度过的,那个时候特别开心……

她被很多粉丝喜欢着,也一定在今天收到了很多的祝福,但没有谁能真正陪她生日。所以,唯一在她身边的他,必须做点什么。

刚在沙发上坐下,渚就将手伸向大衣外套的口袋。

“生日快乐。”

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对异色的耳坠,其设计为形似六角星的雪花,分别是翡翠与苍蓝色,在灯光下能够发出熠熠闪烁的光辉。挑礼物的时候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偏偏价格高得离谱,但还是狠心动用积蓄买下来。其实他对礼物的品味能得到对方钟意这点没什么信心,直到见她露出真心欣喜的笑容并迫不及待地戴上礼物后,才真正放宽心。

之后的二人世界才持续了没多久,预想之外的门铃突然响起。

“是谁?”渚问道。他并未听说今天还会有谁来,如果是送货的人,最好由他来签收。

“不知道啊,我去看看。”

亚佳里正准备起身,就听见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亚佳里,是我。”

只见她的动作顿时僵住,随即压低声音急切道:“是经纪人!快,上二楼躲到房间里!”

由于是秘密交往,亚佳里一直向经纪人隐瞒着渚的存在。在此之前一直都安全度过,双方刚好撞上还是第一次。

“请等一下,我这就来!”她朝门的方向喊道,尽量拖延时间。

渚抱起外套匆匆上楼的同时,亚佳里迅速藏起渚放在玄关的鞋子,并麻利地撤掉茶几上两个咖啡杯中的一个。简单确认过没留下什么破绽后,她才紧张地打开门。

梳着职业女性的团子头发型、一身套装的美奈子走进屋打招呼。她有着一双像狐狸一样的眼睛,让人很容易印象出这是个富有智慧的女人。尽管已有四十几岁,但皮肤保养得很好,身材也没有走样。

“你怎么来了,美奈子小姐?”

“生日快乐,亚佳里。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一个人过肯定很寂寞吧,所以想着过来陪陪你。打你公寓的座机不接,就想到你会在这里。”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提前跟我说一声也好啊。”

“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自复出后就一直担任经纪人、与自己十分亲近的美奈子是为数不多知道这栋旧屋的人。这种状况下她显然没办法回绝,只好委屈渚在楼上等久一点了。

刚在她面前摆上新冲的咖啡,美奈子就冒出一句,“没见过的新耳坠呢。”

亚佳里愣了一下,心中暗骂自己大意,表面上仍不慌不忙地解释道:“前些天买的,只是最近才有时间戴。”

“说的也是,这段时间挺忙的,今天也是因为你生日才提早放了工。”正当亚佳里庆幸顺利瞒过去时,美奈子又饶有兴致地补了一句,“总觉得这个房子有男人的味道啊。”

亚佳里熟知美奈子的直觉和洞察力堪称可怕,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哈,要是真有就好了。”掩饰只会徒添怀疑,所以用玩笑掩盖过去最好。

“真的?明明之前总是说对恋爱不感兴趣。”

“偶尔也会有这种时候嘛。”此时的她情愿把话题转移到某个男星身上去。

美奈子盯住她的眼睛,狐狸眼中散发着敏锐的光,“我说,你是在跟什么人见面吗?”

“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跟你见面吗?”亚佳里不敢移开视线分毫。

“跟我见面,你是不会穿这条裙子的吧。”她啜饮一口咖啡,“在片场时穿的并不是这套衣服,所以这件是你回家后特意换的。可你曾经抱怨过,这条裙子虽然很好看,但穿起来特别麻烦,见我何必费这个功夫?”

“今天好歹是生日嘛,所以在家也想打扮得漂亮一点……”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借口,但心却越来越虚。

“真不像你。平时好看的衣服穿得够多了,所以你在家的时候一向是舒服主义者吧,不应该穿毛茸茸的兔子睡衣吗?”

“已经不穿了!”每次提起这件事亚佳里都羞得炸毛。在熟识的人面前不必保持形象,所以某次她便真的只穿睡衣就会面突然来访的经纪人,结果被美奈子和同事们笑了很久,事情甚至被登上了八卦杂志,网店更是打出了“磨濑榛名同款”的招牌。对此美奈子却腹黑地说“不是正好给你增加了很多人气么”。

调戏一番后美奈子满足地笑了,话锋巧妙一转,“我也好久没来这里了,真怀念你刚复出的那会。对了,你以前拍过的剧本应该还留在这里吧,我忽然想看了。”说着她起身走向楼梯,“我记得应该是在你房间里……”

“等等!”她下意识慌张喊停。

“哦呀,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暧昧的语气,让亚佳里开始确信美奈子是故意来抓现行的,难道有什么风声让她得知渚在这里吗?

“不用麻烦你,我去拿吧。”

“跟我见外什么。”不顾阻拦,美奈子迈步登上阶梯。跟在她身后的亚佳里不断思考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危机,或者是否应该开始准备一套说辞……

“榛名。”美奈子以艺名称呼的时候,意味着她已进入了工作状态,“你有点太小看我了吧?我啊,早就知道你有个藏起来的男友了。”

运转的大脑一时停滞,亚佳里彻底怔住。

“你也是年轻的女孩子,又没有亲人在身边,所以我能理解。只是,你一直都不跟我坦白,甚至躲躲藏藏……真的就这么不信任我吗?因为觉得我会反对?”

说中了。无言以对。

“你的个性很认真,又死脑筋,所以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爱玩的人,一旦爱上了谁就一定会付出真心。哪怕相信你很聪明,自有看人的眼光,也仍有点怕你会一时昏了头……像我这种离过婚的女人的说教,你恐怕也听不进去吧。”

“美奈子小姐,我……”

美奈子在房间的门前驻足回首,“为什么不能多信任我一点呢?因为我们只是工作关系而已吗?”

“不是的,美奈子小姐对我来说就和家人一样!您给我的帮助,绝对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您就像是,就像……”亚佳里顿了顿,非似寻找措辞,而似下决心鼓足勇气,“母亲一样。”

“那,就请多相信家人一点,可以吗?”美奈子的视线让亚佳里不禁低下了头,“对于你父亲的事,你也很懊悔吧。”

美奈子说得没错,像小孩子一样逃避下去永远不会有尽头。

“虽然早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一直没见过面。还真是让人好奇呢,我家的亚佳里会爱上的男人。”说着美奈子推开房门。

本已做好迎接人生重大时刻的准备,然而——

房间内空无一人。

就在两人双双愣神时,身后方——亚久理的房间门被打开了,渚带着一脸“我自首”的表情走出来。

时间足够充裕,他本可以从那个房间的阳台逃走,但转念一想,他并不想当逃兵。为什么一定要鬼鬼祟祟的呢?他只是想待在她的身边,陪她过生日而已。明明为了有一天能够真正地立于她身旁,也一直在努力着……

不甘心退缩的他留了下来,于是正好听见门外两人的对话。

这下子,更加不能够逃跑了。

被美奈子以犀利的目光专注地上下打量,渚悲观地预想着自己从外形上就会被第一轮刷出局。

“你叫潮田渚,职业是高中老师?”

已经了解到这种程度的情报了吗?他点头承认。

“那看来是没弄错。”得到确认后,美奈子率先转身,“我们下楼说吧。”

年轻情侣怀揣忐忑的心随“家长”回到客厅,然而美奈子并没有如预料般走向沙发,反而走出起居室进入玄关。

唯闻门口传来一声“可以进来了”,对又一个来访者全然摸不着头脑的两人面面相觑。

出现在美奈子身侧的,是他们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你……你是……?”渚理所当然地先一步反应过来。

“有段时间不见了,渚。”

“工藤信助同学……”

听见渚的指名,亚佳里方才忆想起对方是渚曾经的学生,去年的时候她自己也见过一面。

接下来,更加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无论是从生命还是人生的意义上,都非常感谢您拯救了犬子,潮田渚老师。信助能够走出歧途甚至考上大学,也都多亏了的您的教导。我本该早一点登门致谢,却偏偏拖到现在,实在抱歉。您的恩德,我们感激不尽!”磨濑榛名的经纪人——工藤美奈子向他深深地鞠躬致谢,侧旁的工藤信助也随后一并欠身——尽管由于害羞而看上去似乎不太情愿。

“唉唉唉?!”手足无措的不止是渚,还有亚佳里。

——美奈子是工藤信助的母亲?!

——亚佳里的经纪人是渚的学生的母亲?!

母子两人起身,美奈子解释道:“这孩子的父亲是一名非常失败的教师,导致他长期对老师的职业抱有非常严重的偏见,更因此非常厌恶学校和学习。我同样也是一名不够合格的母亲,忙于工作而疏忽了对子女的管教,才致使他一时走偏了道路……所以实在是非常感谢老师您,不但让他解除了偏见,还走上了正确的道路……”

“不不不过奖了,这是应该的……”一下子被学生家长当面致谢,渚又慌又喜。

“二度舍身救下了学生的性命,这显然已经超出一般老师的职责范围了,您是一位非常伟大的老师。”笑盈盈的美奈子再度鞠躬,受宠若惊的渚也连忙以鞠躬回应,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谢谢”。

对道谢的人回应以感谢似乎十分奇怪,但作为一名教师得到认可,他实在无法不感激。

亚佳里确实知道离异的美奈子单身养育着一个儿子,但双方从未见过面。哪怕知道那个学生与自己的经纪人拥有同样的姓氏也未曾多想,毕竟“工藤”在日本十分常见——这一切实在是太戏剧化了。

好容易回过神来,渚想起方才还在进行的话题。

“信助同学,是你将我的事透露给工藤女士的吗?”

“我可不是那种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啊。”他不快地摆摆手,“是我妈自己先发现的啦,不过听她提到的时候,我的确不小心说漏嘴了——榛名刚好有个‘普通朋友’是我老师什么的,因为我以为她本来就知道。”

“跟踪的时候突然离开也是因为……”

“就是想避免见面而已,虽然只是单方面的认识不用担心被认出来。”他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因为老妈工作的关系,我以前确实很讨厌艺人,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美奈子咳嗽了一声,意图拉回正题,“虽然我非常感谢潮田老师,但和榛名恋爱的事情一码归一码哦。”

渚又一下子紧张起来。

“开玩笑的。”美奈子一瞬便恢复了灿烂的微笑,“反正我的决定也阻止不了你们的想法吧。以我立场顶多也只能给你们提供意见而已,这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躲躲藏藏了吧?至少我很庆幸,亚佳里喜欢上的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可喜可贺。”眼见羞得满脸通红渚埋下脑袋,工藤坏笑着鼓掌助兴。

“真是的——”今天的寿星总算长舒一口气,“今晚还真是充满各种‘惊喜’啊。”

“那这算不算我给亚佳里的生日礼物呢?”美奈子打趣道。

下一秒,亚佳里即刻打起精神,“既然都来了,那大家一起吃蛋糕吧!正好我买得有点多了。”

取出定制的生日蛋糕,插上蜡烛,唱起生日歌……原本冷清空旷的房子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热闹起来。眼看调皮的学生在反抗不能的老师脸上抹着各种颜色的奶油,她在像妈妈一样的人的身边止不住地笑了……

四个人的生日会、仅有亲人参加的生日会,上一次经历究竟是在几岁的时候呢?她记不太清了,只知道如此幸福满足地长大一岁的体验实在是久违了。

她的时间进入崭新的一年,在家人的陪伴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