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食戟之灵|司龙】《Sour Apple》(二)

#这玩意为什么会这么长(陷入沉思)

#说不清是好写还是难写的原作剧情扩展(上班摸鱼真刺激)

——————————————————————————

【3】

 

雪发、银瞳,纯白得如同画布般的少年,自初见起,他就一直在仰望,从始至终注目着遥遥的顶峰,并不断竭尽全力地向上攀登。

——『我想创造出比任何人都还要高雅的料理,然后获得十杰第一席的位子。』

——『哎……如果司是第一席的话,那我就来当第二席吧!』

那一天随口做好的约定,现在正以结果的形式呈现在眼前。两个人的名字,已然镌刻在了远月学园的顶端。

“我们终于成为了远月的第一席和第二席了啊……我们还真是很努力了呢!”

数年累月的时光,单凭“努力”一词来概括未免显得过于草率,但总比外界仅用“天赋”二字就敷衍地抹去那些扎实奋斗过的经历要贴切得多。

“但这样并不代表我们已经不用精进厨艺了,还要不断地往上爬才行。”

当然,身边的这个人永远不会满足于现状,自己在料理上所花费掉的心思,跟他比起来想必相形见绌。若非约定的存在,并且觉得两个人一起努力会不那么无聊,她也许便不会去刻意追求所谓的十杰席位。

做料理嘛,自然是开心最重要。不过十杰能去往海外公费吃喝的福利还是很棒的。

升上高中部二年级并成为一席后,司不得不面对起成山的事务性工作,然而耿直如他,只要当作是“精进厨艺”的必要环节,就会责无旁贷地认真践行。至于这些杂事是真的与厨艺相关,亦或他只是在给自己寻找一个专注于枯燥工作的理由,就不得而知了。

十杰的众人多少都有为一席分担杂务,反倒是认为处理文件很无聊的龙胆经常连借口都不找就翘班出去玩,让大家都有些头疼。

与此同时,一席的头衔也为司带去了一场又一场的商业活动,他的厨艺同样受到了上流人士们一致的好评,龙胆作为二席也常常一起同行参与,给畏惧于与陌生人打交道的他打气。身在远月的最后一年,本以为就会这样风风光光地顺利度过——

 

刚刚才结束一场在美国的烹饪活动的司,貌似展现出了些许的不安,龙胆以为他又因害怕面对人群而产生无谓的忧虑,便大方地称赞起他方才展示的料理。

得到赞扬司稍微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就在这时,一名不速之客乍然现身于休息室,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仿佛由漆黑的浓墨所组成的男人,在踏足房间的第一步,就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可拒绝的威压。那或许便是名为“气场”的某种存在。

“司瑛士君,你倾注在菜品中的热量——根本没有传达给……会场内的任何一只猪。”他娓娓言道。

那一刻,野性的本能开始疯狂警告着龙胆,犹如野生的兽类会敏感地觉察到正迅然逼近的猎食者——眼前的这个男人绝不会是一般人,他很危险。她全身的细胞都在这一时刻发出蜂鸣般的警报。

显然感受到了自己正被恶狠狠地瞪着,男人从容不迫地无视了来自另一个方向的锐利视线,继续言道:“连你自己都没有办法,给你今天烹调的主菜打一百分吧?”

留下一些暧昧不明的话语后,男人又忽地告别离开,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次日,回到学校后的司,看上去并不是很有精神。丧失了在料理方面的绝对自信,这样的司在她长达六年的印象中可不常见,一定是那个黑不溜秋的男人搞得鬼。

“司,你不用在意那种莫名其妙家伙说的话!客人们都对那道菜好评不断,这不是很好吗?我也觉得很有意思啊。”

司并非表情丰富的类型,甚至可以说为了掩盖时常因过虑而生成的不安,他很擅长将情绪暗藏在那张虽漠然却十分好看的脸皮之下。然而,龙胆近乎野生动物的敏锐感性令她能通过直觉感知到周围人大致的心境。

“嗯,也是。虽然听到你和斋藤他们都这么说,我也能坦率地高兴一点……”觉得好吃的东西就是好吃,正因这种坦然,司相信龙胆对食物的评价,面对她的赞许也会真心地感到欣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被一些陌生的客人夸赞料理好吃,总觉得莫名的烦躁……”

“司……?”

——为什么?现在的司看上去居然……有些豁然?

仿佛是抓到了什么东西,解开了困惑一样。

与身边这位常常因小事而焦虑的精英恰恰相反,龙胆向来不会想太多,她从出生起就完全依照本能行事,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毫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哪怕是觉察到司近期的不安,也只以为是他多心的老毛病又犯了,便像往常一样激励他。

至于背后更深层次的根源,她没能看透。

“……但是只有那个人,说我主持的美食会‘惨不忍睹’。”他面无表情,看上去既不欣然,也无失落。

登上整个学园名义的顶峰后,司瑛士一下子失去了一直以来奋斗的大方向,便只能把一席分内的工作当成下一个目标来认真完成,却冥冥中好似缺了一点什么。

现在,他能感到自己即将抓住一个转机。

 

 

【4】

 

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司看上去十分有精神,整个人都开朗了不少,不过于其他人的眼中他倒是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变化。尽管不知缘由,但龙胆也并未想很多,总之他能回到从前那样全身心投入到喜欢的事情中就很好。

然而,“转折点”终究还是如期到来了。绝非毫无征兆,却依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大家,今天的会议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与各位商讨。”向来抗拒主持议事会的司,难得表露出了欣欣然的神色,好似期待着郊游的孩子,“只不过我不太擅长说明,还是由当事人来为我们讲解吧。”说着,他朝门口的方向示意。

专属于十杰的内部会议,却来了第十一个人,可真是记忆中的头一遭。

尚未显现面容,就能远远地感应到从一片黯然的门内传来了一股难以名状的魄力。龙胆自然记得,拥有这般气息的人她可忘不了。

“薙切先生?!”最先作出反应的是六席纪之国宁宁。通过其他人纷纷露出的表情反应可以初步判断,在场只有少数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遥在远月之外的地方、更早的时候,他便已精准地做好其中大部分人的思想工作。或许于他的心中早就将十杰默默地分为两类:可以轻松拉拢的,以及没必要浪费时间的。

优雅而从容地,薙切蓟的口中娓娓道出崭新的构想与日本料理界美好的前景,如梦似幻。他的表达委婉却尖锐,但还是能让人清晰地听得懂他的意思:料理的水准将由精英料理人而非外行的食客来评判,十杰应成为远月绝对的权力机构,相应地,整个学园包括全体学生在内的资源,都会为十杰所服务。

尽管当下的十杰已完全享有整所学园内最高级别的福利,但美食界最宝贵的资源,永远是“料理人”本身。

身为一席,司率先表态支持由蓟领导的学园变革。这份果断和决绝看似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但龙胆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正如她是个总把“有趣”、“好玩”之类词汇挂在嘴边的、常人眼中的怪异,他也是一位时刻将“精进”与“提升”作为口头禅的怪物。

只要能够让自身的料理更上一层楼,他从来不会有任何道德上的负担。司瑛士就是这般纯粹得可怕的人。

“唉?听上去很有趣啊。”

小林龙胆是喜欢有趣之事的人。

“美食中枢(Central)什么的。”

确实,成为十杰后的三年级生活过于顺风顺水了,“顺利”换一种说法,对她而言就代表着无趣。可是,这个浑身散发着毒物气味的男人真的值得信任吗?说实话,从第一次见面起,她就很不喜欢这个家伙。

——算了……

就算是出于这份警惕,她也得选择留下来。

 

……

“女木岛,你真的决定不加入美食中枢吗?”十杰中的第三席,或者说即将成为“原第三席”的女木岛冬辅在会议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沉默,最后的态度则是明确的拒绝。就在他准备压轴离场的时候,最后一个留在会议室里的龙胆叫住了他。

“抱歉,我讨厌争斗与食戟……而且那个人所描述的理想我并不想被迫认同。”

“那就没办法了……很可能会被夺取三席的席位哦,真的舍得吗?”

“无所谓……反倒是龙胆你同意加入让人有些意外呢。统一标准化后的学校,不会变得很没意思吗?”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唉!”仿若才想到这一点的龙胆震惊地瞪大眼睛,接着马上又想通了,换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不过事情结束后我们都该毕业了吧,能在离校前的最后一年大肆地闹一场不也很好玩吗?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

“那个叫薙切蓟的男人并不简单,我想以龙胆你的直觉多少应该能感受得到吧?更何况,你也不是那种拘泥于席位与名号的人。”女木岛顿然,像是迟疑是否要多说那么一句,“莫非……是因为他吗?”

闻言,龙胆怔了怔,凝固的表情只停滞了微不可察的一瞬,很快又粲然地笑了。

“至少现在还不想就这么没了席位,多没意思啊。”她无奈地摆摆手,与对方擦身而过,“毕竟约好了嘛。”

目送那个不复以往般轻快的背影消失在前方走廊尽头的转角,女木岛无奈地摇了摇头。

“……果然是在纠结吗?”

评论
热度(31)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