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inko
——八百墙头反复横跳,十载见证初心不饶——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退役主催/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62】

【62】继承的时间(第三课时)

【——“杀手”,售价298円。】

 

“呐,渚,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小榛名啊?”

三年5班的学生们在放学后迟迟不愿离校,而是聚集在职员室里。很可惜,他们假装提问的过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开始暴露出打听八卦的真正企图,估计也是看准了没有其他老师在场的这个时机。

渚不知该作何表情,明明事情已过去了一个月,他们却依然兴致高亢。“你们直呼名字不礼貌吧?”

“没事,她的粉丝都这么叫,本人也认可。你不会不知道吧?”

见老师不吭声,学生之一补充道:“不用不好意思承认嘛,人家毕竟是名演员又是大美人。平井把手放到她肩上的时候,渚你不是气得脸都黑了吗?”

才没有那么夸张。“我生气是因为你们给对方添麻烦了啊。老师在场,学生却做出无礼的言行,岂不是我的失职吗?”

“嘛嘛,既然都是要好的朋友了,那么再见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对吧……”另一个没参与到上次跟踪事件的学生道。

“不。行。”未等对方把“也让我们见见吧”的话说出口,他就断然否定,“榛名……磨濑小姐她很忙,你们上次就已经让她感到很困扰了。”

正当同学们继续死缠烂打的时候,山本匆忙跑进来汇报:“不好了,老大他要去救上堂,已经出发去找‘鬼龙’了!”

“‘鬼龙’?”从未听过这个词汇的渚发问。

上堂被关起来这事,大家不约而同地瞒着渚,但现在已到了不得不说出来的时候。“鬼龙就是临县的一个暴走族集团,因为上堂不小心激怒他们,就被关押起来,刚刚工藤老大不顾劝阻,要一个人去救……”

事态非常严重,渚闻言立刻皱起眉头。这种状况报警或许是上策,只不过……

对于工藤信助这段时间以来的异状,渚多多少少有觉察到一点,他越是大大咧咧地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反而表明其心事越沉重。工藤是个很聪明的学生,过去哪怕与外校的不良少年打架,他也会理性地衡量战力乃至制定策略,不可能如此莽撞。能夺走他判断能力的,唯有强烈的愤怒。

『反正,你是英雄嘛。』

课堂上工藤一句不经意的调侃,让渚忽而对他烦恼的具体内容有了些许眉目。

跟踪事件的那一天,机敏的他恐怕便知晓自己是二十八人之一了。对此,好胜心极强的他恐怕心有不甘,冒险救人可能是为了证明什么……渚不由得想起自己与好友曾经的吵架,那个时候也是为了才能或强弱、救或不救之类的观点而发生争执。

现在该怎么办呢?要去帮助工藤以及解救上堂当然是肯定的,只不过纵使他是成年人,要凭一己之力与暴走族正面冲突也实乃下下之策,如此危险的事情又不好牵连其他的学生。更重要的是,在工藤面前又一次逞“英雄”的话,根本不可能解开他的心结,反而还会加深误会……

其实我也很弱小啊。思索中,渚不禁露出苦笑。

——究竟要变成怎样才能算是强大?如果说拥有力量就是强大的话,那么什么才是力量?

于心中,一个答案悄然成型。

不良少年们目睹沉思的渚站起,迈步前进。在门前他驻足回首,“这件事就交给老师来处理,你们几个先回去吧。”

“可是,渚……”

“放心吧,我不会逞能的。大人有大人处理事情的方式。”见众人面露狐疑,大概是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看上去并不像成熟稳重的大人,渚无奈地补充道,“虽然我也不过是比你们多了几年的经历而已,但我从恩师那里继承的经验,是他用尽一生来授予我的。请相信我,以及我的老师吧。”

无人提出异议,一时尚无法理解其深意的学生们,唯能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远去。

 

……

工藤捂住侧腹的伤口,吃痛蹲下。跟随而来的平井与被解救出的上堂连忙奔向他的身侧,意图将他扶起。可除了新添的伤,他身上足有好几个地方都受到过猛烈的重击,肋骨不清楚断了几根,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他已经没多少力气重新站起来了。

十几分钟前,他与平井找到了关押着上堂的仓库,潜入并将其救出。可就在逃跑的途中,他们不慎被鬼龙发现,对方的改装摩托迅速追上三人并将他们团团包围。鬼龙的头目声称赏识工藤救人的勇气,派出代表与之一对一决斗,只要赢了就同意放他们走。

面对鬼龙的最强打手,工藤并不占上风,但勉强能打个平手。可就在中途,围观的其他鬼龙成员不时掺一脚伸一拳,公平的决斗悄然化为了群殴,对于自己人的使诈,头目反而眉开眼笑,频频拍手称快。

“真卑鄙。”工藤咬牙怒瞪道。

“好好看清楚自己的立场啊。”骑在最大号摩托上的头领讪笑道,“没有一开始就将你打残,就是我们天大的仁慈了,好好感恩戴德摇尾乞怜吧。既然你们自称不良,群殴的事情不可能没干过吧?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拥有力量的一方就是掌控了一切!就是主宰!”

强大即一切的准则——过去的他曾坚信过这一点,因此说不出任何话语反驳。若说卑鄙,他本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以多欺少的事他也确确实实干过不是吗……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果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弱小得不堪一击,永远都无法战胜,无论是他还是眼前的这群人……

“力量不是一切。”

突来的声音与想象中的面孔重合,工藤猛然抬头,一个瘦削的背影映入眼帘。

“一个人自身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声音又道,“所谓强大可不仅仅只是拥有力量这么简单。”

工藤失落地垂首。又要被救了吗?又要用那份强大来嘲笑他的弱小了吗?

“果然最后还是需要‘英雄’来救场吗……”他讥讽道。讽刺着那个人,也讽刺着自己。

面前是手持各种武器、对闯入的来者蓄势待发的鬼龙人海,视若无睹的渚一脸淡然地抛弄着手中的防身匕首,“你们所说的……拯救了地球的28个英雄的传言,其实是胡说八道。在那里的才不是什么英雄,而是随处可见的杀手啊。”

杀手?工藤讶异地瞪大双眼,于是他看到了——

“随处可见?”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暴走族人群中间的红发西装男子揪住首领的头发,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际将其猛然拉扯下座位,迎面就给予了一个大力的膝撞,使得头领瞬间陷入昏厥。“是啊,商品‘杀手’,便利店售价298円不含税。”那是闻所未闻的声音与从未见过的面容。

“你是谁?!”距离领队最近的暴走族成员讶然道。

“我?只是一个工作了一天腰酸背痛还要受老古董的气所以下班路上顺便活动活动筋骨的公务员而已。”赤羽业将手指关节掰得咔咔响,“话说我可以顺便也给你来一拳吗?你长得好像一个姓寺坂的人唉。”

“喂!我可都听到了!”出现在人群边缘的寺坂龙马边怒喊边给了身旁的人一拳。

“哎呀呀,没想到这年头暴走族居然还没有灭绝。”前原阳斗拍拍一名鬼龙成员的肩膀,“这种形象如今可不会受女孩子欢迎……”说着说着他忽然蹲下,原本头部所在的位置瞬间从后方出现一条横扫而过的腿。由于初始目标及时避开,其脚背不偏不倚地击中了被拍肩搭话的不良青年。

“没想到你反应还挺快的嘛。”收回长腿,冈野日向怏怏道。

“谋杀亲夫啊!”蹲在地上的前原哀号,却换回来一句无情的“谁跟你亲了”,害他只好跟在女朋友身后继续哄劝。

“那两个人又吵架了吗?”“是啊,不过估计像以前一样很快就会和好吧。”

伫立一旁的片冈惠问,同行的矶贝悠马轻松地回答。两人脚下堆满了好几个昏迷的喽啰。

“你们……!”被突然冒出的一大群人彻底打乱了阵脚,其中几个暴走族总算反应过来,飞身跨坐到自己的摩托上,暴怒而启动,“丫的都给我滚!”

然而座下的交通工具却并未能如愿地发动起来,反而像漏气的皮球般在发出很大的声响后倾然熄火。“怎么回事?!”

“搞定了。”正经营着摩托车行的吉田大成转动着手中的扳手,“抱歉啦,你们几个的摩托都被我动了点手脚,暂时是开不了了,不过像你们这样胡乱改装可是很容易出事故的,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们吉田家整改。”

“为什么我也要来帮忙啊,真麻烦。”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堀部糸成收拾着工具,“比起这种大部件,我果然还是喜欢精密的机械。”

“嘛,辛苦了,待会请你们吃拉面。”村松拓哉拍拍他的背部。

须臾,不远处出现了蓝红交错的闪烁灯光,只见两辆警车伴随着警笛声驶来,阻断了外向的出路。

“真慢啊。”寺坂抱怨道,“日本的警察都像电影里的那样等事件都结束了才出现吗?”

“不要强人所难啊。”木村正义开门从副驾驶座走出来,“我现在只是个小小的警员而已,可没有擅自出警的权力。”

连警察都出动,暴走族们这下彻底傻眼了。

同样目瞪口呆的还有工藤和他的小伙伴们,三人完全没反应过来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没事吧?”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后方,眼见来者的面目之时他们更加吃惊了。

“亚佳里?!你怎么来了?”过于讶异的渚一时忘了更变称呼。

“片场刚好在附近,听小律说起这里的事,有点担心所以就过来看看。”雪村亚佳里搂了搂立领的风衣,“不过看起来好像解决了。”

“嗯,已经没事了,你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吧?万一……”

她笑笑,“渚想太多了,我觉得记者不会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啦。”

工藤终于忍不住发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嘛……”渚顿而整理了一下思路,“解释起来可能有点复杂,总得来说就是我麻烦了以前的同学来帮忙……”

“这些人……都是传闻中的英雄吗?”他一时难以置信。

“都说了,我们不是英雄,只是普通的杀手而已。”

“但从怪物手中拯救了世界依然是事实吧,跟我等这种弱小的凡人不是一个等级的。”

对于工藤消极的态度,渚正想反驳什么,就被另一个声音夺走了话头。

“不是的,我们也只是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一群被学校抛弃的吊车尾。然而正是那个大众口中的怪物,赋予了我们‘暗杀’这一目标,并用尽全部的生命力来将我们培育成优秀的杀手。他既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一生当中最珍贵的恩师。最后的暗杀,也并非是因为我们拥有打败老师的能力,而是老师他自愿为世界献上了自己的生命……”

亚佳里主动坦白身份,再一次令渚讶异不已。

“但是,拥有实力本身是事实吧,就像现在这样……”工藤握拳,狠狠地砸在地面上,内心深处却不免产生了一丝动摇。老师同时也是目标……吗?

“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常常受到老师的保护以及救助,甚至会在潜意识里坚信着,万能的老师一定能够把我们从危险当中救出……”渚接道,“听起来很任性是吧?但孩子能受到大人的保护与教导,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每个人在生命的一开始都十分弱小,是后天的经验与指导让人一步步成长起来。我们每个人所学到的东西,都是前人用努力换来的宝贵经验,仅凭我们自身是绝对做不到的。”

他怔然而不能言语。

“暗杀技术是老师授予我们的,训练器材与武器是政府提供的,一路上我们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经历了不少波折后大家最终才团结一心。就是这种一加一大于二的感觉吧?”走到渚身边的亚佳里笑道,后者点头默认。

“这次我也是借助了大家的力量才顺利解决危机,但‘能得到他人帮助’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吧?我愿意帮助工藤同学和大家,也就意味着我本人承认你们都值得我去帮助。这份认可,就是工藤同学你自己力量的一部分啊。我是老师,学生依仗老师的力量,是理所应当的——这本来就是你们自身拥有的资本。”

“要趁还没成为大人的时候,好好利用大人的力量才行哦。那些从大人身上索取到的东西,日后也定会成为自己立身的实力,然后,再将这份强大传递给下一届吧。”

仿佛头脑深处突涌出凉意清澈的泉水,深积多时的焦虑愁苦皆被顷刻冲刷得干干净净。他笑了,笑的幅度太大导致伤口裂开传来刺痛,可仍止不住外泄的笑意。

原来如此,原来他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变得这么强大了吗?这种醍醐灌顶、撼动了整个世界观的体验,这辈子恐怕不会再有多少次了吧。他觉得在此之前的自己就是个大笨蛋,但正因为是笨蛋,才需要有人来及时点醒——讽刺的是,拯救了他的正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为嫉妒的两个人。

前原走过来一把揽住渚的脖子,“这回请我们帮了大忙,下次一定要请我们吃饭啊。”在慌张挣脱的渚忙答“知道了知道了”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最好是喜酒!”

“你根本没帮上多少忙吧。”冈野拽住前原的耳朵将他拉开。

一片火热的打闹之中,亚佳里听见身后有人低声说了什么。

“谢谢你,渚老师。”

此时此刻的渚正忙着帮前原和冈野两人劝架,似乎没能注意到这边传来的声音。

当事人好像没有听到呢。她想,但这份心意,肯定已经传达到了吧。

纵观热闹忙碌的现场,各种熟悉而又带有几分陌生的面孔变换着神态。正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上从事着各行各业的老同学们,过去都从同一间教室出发,一步一步地沿各自的道路向前迈进。

大家肯定都成为了自己理想中的大人了吧,尽管今后也注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万千感慨最终化为一句话——

“我啊,觉得能遇到大家,真是太好了。”

回首一笑。


评论
热度(15)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