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60】

【60】继承的时间(第一课时)

【——拥有即力量,富有即强大。】

 

看似复杂,实则浅显得很,这个社会就是崇尚强者。

有钱人为强,当权者为强,高学历为强,有才能为强……人人都趋之若鹜。划分强者与弱者的界线,就是“优等”与“劣等”。

“优等生”,这真是一个让人恶心到吐的词汇。明明是一群看到球棍就会吓到尿裤子的懦夫,仅仅因为成绩单上的数字多了那么一些,就会被最恶心的一类大人——老师,用恶心的嘴脸道出恶心的奉承。

前途无量?国家的未来?人类的希望?真是令人发笑——实际上在说出类似的话语时他们也都在笑。

无数次,他也在从众地笑着,耻笑众人的愚蠢与盲目。

——所以,只要足够强大就好了吧?

 

工藤信助一脚踹开教室的门,喧杂的室内立即像泼了一盆冰水般瞬间沉静下来。

“哟,工藤老大。”头发染成银白色刺猬头的上堂率先打招呼,其他学生也应声附和。

今天是极乐高校开学的第一天,是工藤正式升上高中三年级的日子,同时也意味着,他真正意义地坐上了这所学校“不良领导者”的位置。

装着球棒等器具的书包被他随意往地上一扔,发出咣当一声响。最后一个来到教室的他,直接坐到第一排最中央那个特意被其他学生空出来的位置上。

三年5班,是年级里成绩最差、学生最不服管教的班级,但在这所极乐高中,进入这个班级反而被视为一种荣耀,意味着他们已成为该校“最强”的一员。

挠了挠茶色的头发,他不耐烦地问道:“那个传说中的潮田还没来吗?”

还在二年级的时候他就听说过了,有个新来的教育实习生居然驯服了原三年级的统治者川岛英夫,随即该名老师又仅用一年的时间就获得了理事长的亲自认可,转为正式教师留任。他很尊敬川岛学长的实力,但不喜欢他那种自诩王者的作态。若没有潮田的到来,川岛可能会继续留级称王,他的毕业对工藤而言,无疑是为实现理想扫除了一个大障碍。只是,会否有新的障碍出现就不一定了……

“教工会议应该快结束了……”

话音刚落,一个留有水蓝色娃娃头短发、身材矮小的男生夹着教材进入教室,在众目睽睽之下泰然自若地走向讲台。“那个……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导,我叫潮田渚,请多多指教。”豆丁略为腼腆地笑道。

包括工藤在内,所有人都不由得大跌眼镜——

哈?这个长得跟初中生一样的家伙竟然就是让川岛服服帖帖的潮田?!

根据开学第一天就扳倒三年级老大川岛的传言,工藤想象中的潮田要么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要么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精英……怎么都跟眼前这个孱弱的形象不搭。印象中他记得之前在学校里好像遇到过这个豆丁,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那个潮田渚。

不能小看他,不可大意。工藤并非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家伙,毕竟目前打架战斗力第一的他也非莽汉的身材类型。这回他倒要亲自领教一下——只不过他可不会像川岛那样甘心被老师这种生物管教。

“真的假的?”上堂正准备前去调侃,被工藤抬手拦下。

他上前一步俯视对方,“你就是驯服了川岛英夫的潮田渚?”

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不良高中生包围,面前的小个子男性并没有表露出明显的慌张或怯弱——不再是初体验,此时的渚已积累了一定的身为教师的经验,与其说是淡定自若,不如说是做好了应对各种状况的心理准备——他坦然道出了事实:“我确实曾经担任过川岛同学的任课老师。但是……”

“那就行了。”工藤打断他,“我们去后操场,来比划比划吧。”

渚不解地歪了歪头,“为什么?”

“当然是打一架了,既然你有勇气当这个班级的老师,没有相应的强大实力怎么行?”他挑衅似地回答了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

“……只有暴力的高中生活,会不会太单调了呢?不如去尝试寻找自己的目标,实现梦想吧。”他模仿着恩师曾经的语气。

工藤先是不声不响地从口袋中掏出香烟点燃,猛吸一口后朝渚的脸吐出一大口烟气,随后面对咳嗽不止的老师肆意地笑道:“我们的梦想?是没有师长存在的世界啊。”

话音刚落下,团聚在其身后的一众手足齐声笑了起来。工藤所用的词汇,明显带有形容统治者的贬义。

“正是因为老师的存在,世间才会出现用成绩来衡量强弱的标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将这个标准连同根源一并否定掉!”

“‘强大’的含义,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恢复后的渚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不需要去后操场,就在这间教室开始吧——暗杀,还是应该说‘抹杀’比较恰当呢?”

工藤与他的小伙伴们再一次面露震惊,随即哄堂大笑,笑声之响更甚。

……

然而一周过后,他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

教学楼的天台上,咬牙切齿的工藤焦躁地踢着空罐。

那个家伙出人意料地灵敏,在上课的过程中也能躲过众多人的连番袭击。尽管并非表现得游刃有余,甚至可以说是勉强撑过去的,却不可置否地大挫了他的自尊心。甚至就连单挑,他也没能将打不还手的渚撂倒。从来没有一个教师,在武力上让他如此狼狈过。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搞死那个矮子?”恶狠狠地,他一脚将铁罐踩扁。

“在成功之前我们反而被累得气喘吁吁的,已经有很多弟兄嫌麻烦不想再参与了。”上堂无奈地报告。

“教室里不行的话……那校外呢?”

面对一脸严肃的工藤,二把手平井扶了扶脸上墨镜表露出担忧。“工藤老大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怎么?不敢吗?”他怒瞪对方,“都信誓旦旦地说跟我混,要动真格的时候就吓尿了吗?”其他手足下意识畏缩地后退一步。

“不……”沉默半晌后,平井迟疑地否定道。“为了我们的理想。”

余下的人缄默不语,仿佛默认,又仿佛因恐惧不敢出声。

平井了解自己的头儿,但凡他做出了决定,就会不顾一切地立马行动起来,无论多可怕的事他都干得出。那个男人的骨子里渗透着不屈的骄傲与骇人的杀意,也正因此才能笼络到这么多死心塌地的跟班。

工藤最终将地点选定在市内一栋废弃的烂尾楼,该地平时无人接近,甚至有谣传那里是个自杀圣地。排除掉大部分内心胆小怕事的人,工藤只带了几个信得过的同学在夜间前往。至于渚,只要随便找个理由把他叫出来就可以了——凡是有关学生的事,不管三七二十一他都一定会现身。

“工藤同学、平井同学……你们没事啊?真是太好了……”匆忙爬上十楼的渚气喘吁吁地露出了放松的神情,“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晚还在外面?很危险的,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

“渚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平时从不使用敬语的工藤讪笑道,“夜间在外游荡,难道还有什么比遇上不良少年更危险的吗?”

待渚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的身后方已然站了一排班上学生。前后包夹,他被完全阻断了退路。

“你们,究竟……?”

“这可是渚老师你说的啊。”工藤步步向前逼近,“今天就来考验一下吧,我们是否已经强大到能够‘抹杀’你了呢?”

意料之外的状况让渚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等、等等!工藤同学……”未等他说完,侧后方就挥来一根铁管,在闪避方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这里可是传闻中的自杀圣地哦——工作不顺的新人教师,因为失意而自杀的可能性有多高呢?”工藤得意的话语声中,无数拳头及硬物落向初出茅庐的年轻老师。

为了躲避攻击,渚不得不一直向后退,然而后方是没有任何防护设施的断层,一旦踏入便如坠落十八层地狱,必死无疑。

工藤伫立在断层的边缘,在渚退至身边之际,毫不留情地出拳击中了他的侧腹部,吃痛的渚下意识弯腰缩起身子。

工藤面带微笑地蹲下,与对方的脸保持平齐。“渚老师,你那么爱你的学生,如果不想让他们成为杀人凶手、如果不想继续忍受痛苦的话,不如自己跳下去一了百了吧?”

少年模样的教师抬起伤痕累累的脸,瞬时,那双寒意彻骨的眼睛狠狠刺痛了工藤的神经,犹如被缠身的巨蟒锁死身躯里的每个关节,靠近耳边吐着危险的信子。恐惧在意识的水平面之上爆破,此后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暂时脱离了思考,完全依赖于野性的本能——每当工藤信助回忆起那一幕,他都不得不承认当时的自己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了。

几乎是整个人猛然弹起,工藤在起身后的瞬间甩动左腿,却被半跪着的那个人用双手稳稳接住。仅仅被施加了微微的力量,单腿站立的他便失去平衡跌坐在地——若非因惊恐而陷入慌乱,平时的他不可能会败于这种伎俩之下。

“不行哟,工藤。”

渚的本意是劝阻他不要继续迈进错误的方向,身处于临界点的工藤却在那一刻将其理解为对自己无能的嘲讽。

死神镰刀架于脖颈上的恐惧、低级失误所带来的耻辱、无可回头一路至黑的绝望——失控的他不可遏地举拳冲向面前一切灾难的源头。

“危险!”

同一个词语同时出现在平井的口中与渚的心里。

再这么下去,两个人会同时从高层跌落——渚本能地往安全的外侧躲闪一瞬,并向里伸出一只手。脑海仅充斥着杀意的工藤此时已来不及刹车,在扑空的刹那,他的一只脚踏入虚无的空气。

失重感袭来的瞬间,工藤始恢复清醒。一切都结束了——在距离死亡最近的一刻,他只有这么一个念想。

下一秒,他的右臂被一双不算大的手牢牢抓住,坠落感随之抽离出意识。感受着自手臂上传来的力量,有所预感的工藤拒绝面对现实,却又不可抗力地缓缓抬首。

“放……手……”他咬牙挤出二字。

就连死亡之前,都要受尽屈辱吗?

遍身伤痕的渚,吃力地承受着一个男子高中生的重量。他的上半身因受到拉扯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一点点向外滑动,施加在那只手上的力度却完全没有减弱的迹象,“不会放开的——我的老师也会这么说的。”

他所道出的每一个字,都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心上。

终于从震惊中完全反应过来的同学们,赶忙上前将两人救起。

摆脱无依无凭的悬空、双脚感受到地面带来的安心感后,工藤悬浮飘荡的心也随之平静下来。“为什么要救我?我可是舆图将你置于死地的人……”他漠然地问。

同样从紧张感中解脱的渚则露出了犹如心头大石落下的放松神情,眉目舒展,粲然笑了,“因为,我是老师啊。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去救的……如果你们不喜欢老师这个身份的话,以后直接叫我渚也可以,毕竟我离自己理想的教师还很遥远……但是希望有那么一天,自己能让学生真心实意地叫我一声‘老师’……”

“真是败给你了。”捡回一命的工藤整个人呈大字状躺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放弃似地说道。

这个男人,真是无懈可击地强啊。自己彻底输了。

——真正的老师,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彼日的事件过后,班上已不再有同学在上课的过程中对讲台上的老师发动攻击了。据工藤本人的说法,他们是在蓄力,待自身成长到足够强大之时,再“暗杀”——超越那个老师。

 

“你们说……渚他有女朋友不?”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藤田突然问道。

某日的午休时间,留在教室里的学生正聚在一起吃着从小卖部买来的午餐。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在场所有人的反应都出奇地一致——

“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那种矮子怎么会有人看上啦。”“连我都没有女朋友,别说他了。”“别这么说,搞不好有的女人就是品味独特啊。”“该不会有男朋友吧?”“喂喂喂,别以为同志不会挑食啊!”“你们这么说老师会不会太过分了点?虽然我也认为不太可能啦。”……

“我是在很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啊。”藤田对众人的反应表示不满,“排除身高的问题,渚的模样和性格应该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这种类型是叫什么来着……”

“女人喜欢这一款的?看来我们这种硬汉过时了啊。”田中插话道,“说起来,我姐姐收藏的少女漫画里,男二号经常就是渚这种老好人。”

“那岂不是备胎吗?太悲剧了吧哈哈哈哈。”山下笑得前仰后合,“话又说回来,田中你居然看少女漫?”

“都是小学的时候被老姐强迫的啦!实在搞不懂有什么好看的!”田中急了,试图将话题抛回给藤田,“藤田你干嘛突然想这个问题?”

“其实,昨天我路过职员室的时候,碰巧听到渚在打电话。因为好奇所以就偷听了一下,说会在今天约定见面什么的……”

“真的假的?确定对方是女人吗?”

“不确定啊,但没准有这个可能,渚的脸也开心得傻乎乎的。”

闻言,一众同学不约而同地用眼神互相示意,无声地达成一致决定——放学后一同去跟踪他,看看这个人约会的对象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件事千万别跟老大说,他肯定不喜欢我们这么干。”左顾右盼的藤田确保工藤不在教室里后,方才压低声音说道。

自从被渚救过一次后,工藤就变得十分尊敬他,导致其余手下也不敢违抗领头人的意志——至少他们本身也认同渚的实力。没有老师存在的世界,这个梦想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尽管好强的工藤表示渚不在他所认为的“老师”的范围内,但这个说法反而暴露了他已认可渚是一名好教师了。

周六只需要上半天的课。当日放学后,渚在办公室里将各种材料整理完毕,正式为本周的教学工作画上句号。待他踏出校门时,校内几乎空无一人——之所以是“几乎”,是因为他一早便觉察到有那么一小撮不安分的学生蛰伏在学校里,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地悄悄跟在他的身后。

这跟踪技术也太烂了点吧?不但不会分散行动,而且一大帮子人故意藏在电线杆后面岂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企图了吗?无力吐槽的渚装作若无其事地边走边想。虽然这种技术还是不要精通更好。

今天约好了要和亚佳里见面,偏偏被好事的学生们给缠上了,如果约会的事情败露,绝对会给她添麻烦的,要怎么甩掉他们才好呢?还是说临时取消会面比较好?可那样一来亚佳里也会很失望吧……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渚决定先回家一趟。如果学生发现他回到自己的家中,估计也会放弃继续跟踪下去吧。

见目标进入单身公寓楼,田中开始责怪藤田:“什么约会!他不是回自己家了吗!”

“应该是还没有到时间,我听到他在电话里说下午三点什么的……再等等,他肯定会出来的!”

“那就再信你最后一次!要是让我们白等一场,大伙就一起揍死你丫的!”上堂发出狠话,藤田一下子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说你们几个怎么鬼鬼祟祟的,原来是在干这种事啊……”

闻见熟悉的声线,上堂始发觉藤田紧张的目光穿过了自己直达后方,有所预感的他战战兢兢地回首,将心中的想象脱口而出:“工藤老大……”

“这么好玩的事,算上我一个吧?”不良少年们的头目露出和善的微笑。

“这、这是藤田的主意……”上堂下意识开始推卸责任,引来其他人一片小鸡啄米似地点头附和。

跟工藤关系最好、自知脱不了干系的平井出面解围,“老大你就别生气了,大家也是出于好奇……你应该也想知道吧?我们老师的异性关系……”

工藤换上一副无表情的面具,扫视众人,“我不爽的不是你们尾随渚的事,而是你们的跟踪得实在是太明显,估计早就被他看破,所以才会躲回家里。亏你们跟我混了这么久,真是太丢我的脸了。”

见上头无意怪罪,小弟们纷纷松了一口气。“那么……我们该……”

“过来,听我指挥。”像发现有趣玩具的小孩子,工藤顽皮地笑了。

身在自家公寓当中的渚,透过窗户向街道望去,直到亲眼目睹学生们好似放弃地原路返回,他方才安下心,开始着手做出门的准备。如今他与女友之所以会在外面约见,是因为愈来愈红的磨濑榛名的住址已被各路媒体打探到,时不时便会有娱乐记者在住宅附近蹲点,若发现有陌生男子出入其中,肯定什么都写得出来。渚自己的小公寓肯定也不安全,而且可能导致的后果更甚于前者。

然而在公共场合见面也很可能会被路人拍下照片。于是再三思量,两人最终将地点定在一个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

换鞋的时候,渚抬头看了一眼鞋柜上的日历。他不由得想起八年前的这个时间点,有那么一群学生正在挑战制作超大型的布丁。

嘴角不知不觉便挂起了微笑。

路上顺便去一趟超市吧。这么想着,他向外迈出脚步。


评论
热度(15)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