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56】

【56】未来的时间

【——终会到来。】

 

时光不知不觉地从指尖、从脚踝、从耳根悄悄溜走,点滴凝聚成回忆,沉淀在身体里的最深处,终成为人的一部分。

对潮田渚而言,高中的三年忙碌而充实,虽不及那最重要的一年,但同样意义匪浅。时间能磨平棱角,也能助长欲念,愈是得不到的,便愈发渴望。

他很庆幸自己生在一个通讯发达的年代,距离不是绝对的阻碍。不中断的线上交流,让他反而比以前更加了解茅野了——雪村亚佳里同样是茅野枫,只是多添了一份真实。时至今日,他始终对她保持着朋友的态度,尽力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小心思,理所当然地,这也导致他未能确认到对方的真正心意。尽管如此,心上人同样积极的回应也给予了他莫大的鼓舞——她没有拒绝,她接受了他的靠近。怀揣着忐忑与希冀,他度过了既不平淡也无波澜的三年,更从未像现在这般感到距离另一人那么近。

他有自信,现在的他在各方面都比往时有所成长。

除了身高。

每当想到这个他就不免心头一痛。本满心期待升上高中后的自己能变得高大,就此摆脱外人眼中孱弱的印象,然而——哪怕只长到一米七,他也很知足了,可老天爷就是不愿意成全——他不仅在刚刚达到一米六后就彻底停止生长,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同龄的男生越长越高。那个业居然还长到了恐怖的一米八五,同学聚会更是成了一场噩梦……

“真不想就这样见茅野啊……”机场的接机室内,消沉的渚重重叹出一口气。

高三这一年的暑假,茅野将结束交换生的学习正式回国,并在国内的学校度过高中最后的半年。起初得知留学消息时,渚还以为能在寒暑假见到茅野,后来才得知假期内茅野需要奔赴各地参观实习,无法归国。考虑到今后的复出,这期间的茅野甚至还不能公开照片。足足两年,她没有参加原E班的同学聚会,他也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她了……

她变得怎么样了呢?看到毫无变化的自己,又会作何感想呢?

至少他相信,哪怕时隔许久未曾谋面,他也能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她来。

航班安全着陆,广播响起,各色各样的乘客们陆陆续续从出口鱼贯涌出。一个拖着行李箱前行的紫衣身影,顷刻间便抓住了他的视线。

是她,不会有错的。她的样貌与分别之日未有太大出入,但隐约能感受到整体变得更成熟了。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的感觉得到了确认,茅野显然比以前更高了,而且……

意识到盯着女生的胸部看不太好,渚立刻转移了视线,换上了最平常的表情。

“欢迎回来,茅野。”

“谢谢,渚……没想到你真的来接我了。”一开始渚在邮件里说会来接机,她还不敢相信。回到日本后收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渚的“欢迎回来”,实在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茅野……好像长高了很多?”渚没忍住,问出了在意得不得了的问题。

“嗯,现在是157cm……”眼看渚被刺中痛点的表情,茅野不禁笑出来。她早就从别人那里听闻渚的身高并没有成长的消息,而她其实并不介意这一点。对她而言,渚还是渚,这就足够了,如从前那般介怀身高的渚,在她看来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爱感。

“行李,我来帮忙拿吧。”似乎急于表现男子力,渚说道,“就这么多吗?”

“谢谢。”茅野自然地成全他的想法,“大件的行李我都已经提前寄回去了。”

她开始往前朝出口大门走去,渚则拖着行李箱并排而行。

“渚今年是考生,应该很忙吧,时间没问题吗?”茅野是艺术类专业的学生,而且已经决定在高中毕业后回到原来的事务所工作,故无须担心考大学的事。

“我们才刚刚开始放暑假,距离补习班开课也有一段时间,所以这两天没问题的。”

“这样啊。”茅野说着加快脚步,“……我相信渚,一定会考上理想的学校。”

面对提高步速的茅野,拖着行李的渚快要跟不上了,两人逐渐拉开数米的距离。

“等……”还没等渚完全开口,茅野就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扬起笑容。

“生日快乐,渚。”嫣然一笑。

今天,正是七月二十日。

恰好选择在这一天回归,是偶然,也可以说是某种必然。

“抱歉,临走的那段时间太忙了,没办法准备礼物。”她合十抱歉道。

“哪里,完全不用道歉的说……谢谢你,茅野。”

他的心在方才捕捉到微笑的瞬间动了。

根本不需要特意准备什么,最好的生日礼物,他已经在今天收到了。

 

雪村亚佳里比约定时间提前了十分钟左右到达。

临出门时她还记得自己非常镇定,现在心脏却扑通扑通狂跳不已。伫立在门前许久,就是不敢按响门铃。

三天前,她在电话里听说渚准备搬入就读大学附近的出租公寓里,几乎是脑子一热,她下意识说想去帮忙搬家。

『……这样不太好吧,太麻烦你了……真的没问题吗?稍微有点……那,好吧……』对方起初推辞了一下,但后来还是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她才终于像被一盆凉水浇醒般后悔了。

虽然早在半年前就回到了日本,但事实上她与身为应考生的渚平时也少有见面的机会。好容易等到渚结束入学考试,却仍旧缺少当面祝贺他考上大学的时机……她太过心急想见面,结果好像不小心变成缠人的女生了。

要不要打回去撤回前言呢?正当她犹豫不决之时,渚反而先打过来,表示他已经跟母亲交代了她要来帮忙的事,并约好了见面时间。

亚佳里这才彻底反应过来,之前渚的婉言推辞是因为他并非准备一个人搬家,他的父母也会参与进来。长期独居的她完全没考虑过这方面,而这下子,立下的约定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竟然演变成要与渚的父母见面,而且还是以异性朋友这种尴尬的身份,究竟该怎么应对……她怀揣自暴自弃的心情按下门铃。

“你来啦,茅野。”渚前来应门。

“嗯,打扰了……”

渚的母亲潮田广海闻声从厨房走出来,“欢迎。这位小姐就是渚的……朋友?”

“是的,我们以前是初中同学……我叫雪村亚佳里,请多多指教。”表面强装镇定,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渚的母亲跟上次见面时比起来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是一位貌美的中年女性,值得一提的是,其眉宇间的神态比初见时要柔和温婉许多。

“你……”觉察到什么的广海几乎是瞬移到她的面前,“长得好像榛名……不,不是好像,简直就跟磨濑榛名一模一样啊!”

“唉?!”手被广海一把握起,亚佳里感到一阵错愕。近期为复出做准备,她确实有上过一些综艺节目,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认出她来。

“我的艺名,确实是磨濑……”事到如今也没有否认的理由。

“天啊,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可爱!”广海顿时心花怒放,“快坐快坐!要喝点什么不?不用客气!”

“不、不用了……”面对热情的渚母,亚佳里完全不知所措。

“妈妈,”渚出面解围,“刚刚爸爸来电话,他的车已经到楼下了。”言外之意就是没时间可以逗留了。

“那好吧,开始搬东西。”广海略显不悦地咂嘴,转向客人时又换为了一幅笑脸,“榛名……不,雪村小姐就先坐着吧。”

“请让我也来帮忙,毕竟这才是我此行的目的。”

广海见说服不了,便只好让亚佳里帮忙拿一些不重的小物件。期间渚的父亲也上来帮忙,亚佳里顺便向初次见面的渚父礼貌地问好,后者并没有认出她来。

四人协力将行李装上车后,广海将渚赶到副驾驶座,自己则跟未来的大明星坐在后排。汽车行驶途中,她一直滔滔不绝。

“雪村小姐还记得吗?我们以前其实见过一面哦,大概三四年前,就在商业街的XX发艺里。”

“好像是有那么一件事……”她想起当初染发的时候确实有人意外地认出了她的身份,万万没想到那位女士竟然刚好是渚的母亲。

“缘分真是太奇妙了!听说你们以前是同学?渚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早告诉我他认识磨濑榛名……”

“那个时候我隐藏了身份去上学,所以不能怪渚。”她立刻解释道。

“原来如此,艺人也真是不容易呢……听说你最近打算复出?方便透露一下新作的内容吗?”

亚佳里耐心地一一回复广海连珠炮似的提问。对此,坐在前排的渚心里感到万分抱歉,却又无力打断母亲的暴走。

车子总算开到了目的地所在的公寓。渚所租住的房子是专门提供给学生的单人间,一开门就能见到正前方同兼用为起居室的卧室,入口的右手边直通小型的厨房,再往里便是卫生间。

将行李一样样运送至房间、正准备开始整理的时候,广海却突然给两个晚辈布置任务,让他们到附近的商场超市里购买生活必需品。

刚一脱身得到独处的机会,渚就赶忙向亚佳里道歉,“对不起,让你困扰了,我妈妈她有点兴奋过头……”

“哪里,作为艺人能够被喜欢我也很高兴。”亚佳里表面上坦然回应,内心实则万分激动。不如说能够被渚的妈妈称赞真在是太好了!

渚负责推购物车,亚佳里走在左前方查看商品,两人如此漫步在大型超市里。

“这么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已经数不清是今天第几次道歉了。

“是我自己要来的。我还想道歉,打扰到你们一家人团聚了……”她露出抱歉的强颜。

雪村亚佳里并没有家。想到这里,渚不禁难过起来。

“渚今后一个人住,会寂寞吗?”

“茅野现在不也是一个人住吗?”

被这么一反问,她才想起自己的处境,无奈地笑了,“说的也是啊。”太早习惯,反而觉察不到异常。

“其实,我也有一点自己的企图……”渚腼腆地笑道,“爸爸妈妈最近的关系很好,我想借此多给他们制造二人空间。”

渚确实跟她说过,自己的父母近期有复婚的迹象。“那太好啦,在我看来他们的关系很亲近,绝对会顺利复合的。”

在茅野面前,这番话就好似炫耀一般,收到对方的祝福反而让他更加惭愧。“如果可以,在周末有空的时候,茅野来我家一起吃饭吧。”——他很想这么说,但诸多原因让他完全不敢开口。他想以己所及之力带给孤独无依的茅野一丝家庭的温暖,可他至今都只站在“好朋友”界限的一侧,未曾胆敢跨越。

“如果可以……”细若游丝的声音霎时被对方的话语声盖过。

“洗漱用品基本齐了,还需要什么吗……”她在货架前驻足,取下一对马克杯,“这对杯子好漂亮,渚觉得怎么样?”

“茅野喜欢就好。”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复。

话毕,她呆住,渚也一并愣住了。

刚才的对话,一瞬间有种新婚夫妇在为乔迁新居而一起购物的既视感。

“说、说什么呢……这是在帮渚买东西啊……”亚佳里将手上的东西放回货架,转身背对他,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

渚的脸也微微泛红,好在转过身去的她看不到自己现在的表情。

“对了……”往前走一小段路,整顿好心情后,亚佳里忽地回首,“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当面说出来——恭喜你考上萤雪,渚!”

回眸,粲然一笑。

刹那,他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

结束购物、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出租屋,两人加入了渚父母所在的大扫除阵营。他们一直忙到下午,才终于将房间清整布置完毕。

在广海的挽留下,亚佳里一起回到了潮田家,四人共进晚餐。期间,广海不断地向亚佳里提问,后者认真地回答,其余的两个男人只能像装饰品般苦笑着倾听。

“对了,渚他一直称呼雪村小姐为茅野,是怎么回事?”

“茅野……大概是类似外号一类的称呼吧,以前的同学都这么叫我。”详细的由来太过复杂,她只好简单解释道。

茅野的笑容看起来真幸福。目睹家人之间的谈笑,这是渚最直观的感受。平时她都是怎么吃饭的呢?经常是一个人吗?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茅野是怎样度过的呢……好想看更多的……

顿觉自己的想法变得危险起来,他迅速打消了念头。

用餐完毕,已经到单身女性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了。

“再见,渚。”“再见,茅野……”

目送茅野坐上经纪人的车,渚才安心地返回家中。刚一进门,广海就招呼渚坐到对面,一副有要事商谈的模样,父亲也看似郑重地坐在一旁。正戏现在才开始——早已猜到展开的渚只能无奈服从。

“渚,老实交待,你跟雪村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意料之中的提问。

“……朋友。”

“我知道我知道,即将复出的艺人不方便公开私人关系吧?放心说,爸爸妈妈绝对会替你保密的。”广海笑容满面。

“真的……是朋友。”没有底气,但这就是事实。

本以为母亲闻言会面色骤变,然而出乎意料,她的情绪始终十分平静,从精神波长也能判断出这份安定并非伪装或压抑。

“这样啊……让我来猜猜,”她玩味一笑,“单恋中?”

“?!”一眼被母亲看穿,渚慌神了。

“你是我儿子,看着你长大的我又怎么会发现不了这点心思?”她往父亲的方向看了一眼,两人相视而笑,继续道,“中三的时候,是你用实力向我证明了自己的决心,所以妈妈决定相信你……其实妈妈也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与其让下一代完成自己未尽的心愿,不如尽一切所能把握自己现在的人生——虽然我也一把年纪了,但即便是在成为大人后,仍旧需要不断进步。这几年我也一直在试着更正以前的坏脾气,现在我和你爸爸能够和好也是多亏了你呢。”

“妈妈……”太过震惊,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在我的印象里,渚是非常勇敢的男孩子,那个时候可是吓了我好几次呢。经历了那么大的事件,甚至还为我完成了心愿,这么让我自豪的孩子——妈妈支持你。”

“这个、我……她……其实……”这已经不是受宠若惊的程度了,渚整个人都语无伦次起来。

“你叫她‘茅野’……刚刚我才总算想起来,她就是你以前经常提到的那个孩子吧。”

“唉?”他过去有经常提到茅野吗?

“作为过来人,妈妈给你一点建议吧。如果一个女孩子对你无意,她是不会主动陪在你身边的。”

连妈妈也这么说……

眼前不由地浮现出那个常伴于身的容姿。数年以来,即便有分隔两地的时期,她也一直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待在自己的身边,无处不在——无处不曾忆想起。

“啊,差点忘了要说的正事。”广海对邻座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个人——渚的父亲正视道,“其实,我和你的妈妈最近已经打算正式复婚了。”

“真的?!”惊喜不已。

三年来,母亲渐渐克服了自身情绪化的缺点,夫妻之间最大的裂痕终得以修正。这一天,渚已经期待很久了。

“嗯,关于是否改回原来的姓氏,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毕竟一时可能会有些不习惯吧。临近开学,修改档案之类的手续可能也有些麻烦。”

“说的也是……”

“改姓的事往后放一放也没关系啊。”广海插进来打趣道,“等我家渚因为受到世人关注而感到困扰的时候,再改姓也不迟啦。”

一时未反应过来的渚,不得不花时间细细咀嚼一番母亲这番话背后的含义。足足半分钟过后,他才猛然顿悟。

“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