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53】

【53】梦想的时间

【——与梦想谈一场永不完结的恋爱。】

 

“雪村同学?啊,家里是开制药公司的那个吧,据说雪村集团很厉害呢。”

“是啊,我也听说过,我们家也有在用雪村制药的产品。”

“能生在那种优越的家庭里,一定很幸福吧,不像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工薪阶层。”

……

徘徊在女厕所的门口,亚佳里对是否应该在这个时机踏足而踌躇不决。犹豫再三,她还是扭头转身,决定到别的楼层去。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状况了。提到“雪村亚佳里”,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会给予出类似的评价。虽说是褒扬,但亚佳里本人并不喜欢,尽管也不讨厌就是了。按理来说,她没有什么可不满的,身份稍稍有些不同于其他学生的她,在学校里既没有被孤立也没有人在背后说她的坏话,与大家的关系也十分良好,只不过……

大概算是她个人的一丝丝任性吧,她希望他人对自己的印象更多地着重于个性——开朗、热情也好,羞涩、内向也罢,哪怕用上负面的形容词,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只停留在“雪村制药的千金”这个头衔上。

还是说,由于她太过于缺乏个性,同学们才没有办法对自己产生除此之外的印象?

说起来,她也无法准确地形容自己的性格。尽管她并不惧怕与陌生人搭话,但也不会刻意与谁深交,集体行动与独处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有时做事很专注,有时又会漫不经心;既会好强不愿认输,也会有对输赢满不在乎的时候……去掉“雪村”这个姓氏,亚佳里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呢?这是正在就读小学二年级的亚佳里常常烦恼的问题。

为此,她常常在卧室的试装镜前尝试扮演各式各样性格的角色,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找寻到适合自己的形象。可尝来试去,无论哪种个性的角色,好像都不能完全符合平时的她。

“我回来了。”在玄关脱下鞋子,亚佳里边脱书包边往客厅走去。一进门,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啊……亚佳里,你回来啦?”通向二楼的旋梯边,出现了一堆由书与稿纸堆砌而起的小山,里面传来一个奄奄一息的虚弱声音。

“姐姐?!你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哪怕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事情的经过,她仍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之所以会说“又”,是因为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两次了,尽管如此她依旧没有办法习惯。

她丢下书包,急急忙忙地把被埋在书山里的、自己的亲姐姐拖出来。

“哎呀……”印在T恤上的心脏器官图案已被丰满的胸部撑得变了形,雪村亚久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黑色的短发,“刚刚想把资料搬上楼,结果不小心摔倒了。”

亚佳里叹了口气,“那就不要一次搬那么多啊……不过就算姐姐是高三,也用不上这么多书吧?”

顺手抄起地上的一本书,只见副标题写有“教师用书”的字样。

“教师用书?”再陆续拿起其他几本看了看,绝大部分的参考书也都属于教师用书,“姐姐,你买那么多教师用书干嘛?”

“这是为以后成为教师而做准备啊!”亚久理以一副热血教师的派头握紧拳头,“现在的课程,我想以将来能教授给学生为前提进行学习。”

“会不会太早了?就算姐姐想当老师,那也是大学毕业以后的事情吧。考试没问题吗?”亚佳里一边帮姐姐收拾散落一地的书本,一边问道。

“既然能达到教师的水平,应付考试当然是没问题啦……对了,亚佳里今晚需要我的辅导吗?”亚久理闪着星星眼,一副期待得到肯定回答的模样。

“不用了,姐姐就专心复习备考吧。”毫不留情地拒绝后,亚佳里搬起一摞书走上楼,无视身后传来的一声失望呜咽。

事后亚佳里回到自己的房间,百无聊赖地躺倒在床上。

姐姐与自己不一样,别人对她的印象与评价并不会只停留在家世背景上——大概是因为她的言行举止一点也不像千金小姐吧,人们总是习惯用“热情”、“充满干劲”、“梦想成为教师”、“运动神经不发达”、“巨乳”、“衣着品味奇特”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她。

真羡慕啊,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呢?亚佳里懊恼地想。雪村亚久理是亚久理,但雪村亚佳里却成为不了亚佳里。

姐姐她富有个性,果然是因为她总是很努力地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吧。亚佳里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姐姐此刻正在隔壁房间伏案埋头奋斗的模样。向着目标笔直前进的姐姐,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闪闪发亮的。

那么,她的梦想又是什么呢?或者说,她应该以什么目标作为自己的梦想呢?

完全没有头绪。

既没有特别喜欢的事物,也没有十分擅长的事物。人生目标之类的,也从来没有想过。

莫非亚佳里就要这么毫无特点地度过一生吗?!越往下想就越让她感到抓狂。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你问我想要成为教师的契机?”用叉子卷起意大利面正要放入口中的前一刻,亚久理进食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晚餐期间,不甘心的亚佳里果断向姐姐提出心中的疑问。

“唔……”亚久理认真地思考起来,“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一心想要成为教师了。可以说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教师这个职业吧?”

“唉……”这样的回答让亚佳里倍感失望,看来姐姐的经验并没有办法给她提供参考。

“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种事情呢?”

被反问的亚佳里顿时感到难为情,迟疑了一阵,她才慢吞吞地道出原委。

“原来如此,亚佳里是想要有自己的梦想啊,但这个其实是急不来的。在我看来,梦想其实和爱情一样,要讲求缘分的。”说着亚久理一口吞下面条。

爱情?亚佳里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种新鲜的说法。

“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啦,但我总觉得两者非常相似呢,往往都是不知为何就突然喜欢上了。有的人会把爱放在心里,有的人会把梦挂在嘴边,同样都是注视着前方的目标,期待对方能稍微青睐你一下……”谈起梦想的亚久理,一脸幸福地笑道,“有可能你喜欢上的不是适合你的人,有可能你的爱好并非你所擅长的,相爱的人并不一定会在一起,梦想也不一定会实现,在追逐的这个过程中既有辛酸也会迷茫……但是,很开心啊。完全不后悔。”

亚佳里呆呆地凝望着姐姐,姐姐现在的模样真的好似热恋中的少女一般。

这番话彻底触动了她,她总算明白为何姐姐总是那么闪亮夺目了,因为恋爱中的人往往是最美的啊。

“嗯,我明白了!”怀揣着那么一丝小小的雀跃,亚佳里在心中种下了希冀的种子。她开始期待将来遇上“梦想”之后的自己了。

她会喜欢上什么?又会朝着怎样的目标前进呢?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定也会和姐姐一样变得耀眼吧?

自那以后,亚佳里一直在静静等待着,期许缘分的降临。

 

升上三年级后的某一天,看似与平常无妨。

唯一激起一阵微小波澜的事件,便是一个由班导宣布的、对绝大部分学生而言并未能产生任何影响的消息。但正是它,彻底改变了某个女孩从此往后的人生轨迹。

“今天有一个摄影剧组来我们学校,打算找几名临时儿童演员,想要参加面试的同学可以到老师这里报名。有人感兴趣吗?”

下面传来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持续不久后又重新归于平静。

“没有人吗?那老师就这样报上去了……”班导正要转身,便觉察到学生中有人动了,“嗯?”

有一只小小的手举了起来。

“雪村同学,你愿意吗?”

亚佳里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快得好似随时都会超载,被举起的那只右手更是在微微颤抖着。

为什么自己会把手举起来呢?为什么自己会感到这么激动而紧张呢?

不知缘由,但就是有那么一股莫名的冲动。

就是它了!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脑海里回响着本能所发出的声音。不断在镜前练习各种角色的自己,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仿佛一见钟情。

在办公室进行完简单的登记后,亚佳里在一个陌生女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学校的体育馆,此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同龄的孩子以及看上去十分专业的人士。

考虑到对象是低年级的学生,面试的内容并不难,只需要先进行一段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试着念几段剧中的台词就可以了。从一般大众中选拔出来的孩子只负责参演龙套角色,对演技的要求并不需要很高。

排队等待的过程中,亚佳里通过不断的自我调整稍微平复了心境,变得没有那么紧张了。同时也总算反应过来,刚刚作出的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既然决定了,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决不允许半途而废。她默默攒紧放在膝上的拳头。会这么想没有什么特别理由,只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

这就是……雪村亚佳里。

终于轮到自己了。一开始,亚佳里做的自我介绍并不算成功,她的舌头因慌张而不受控制地打结。看上去很像导演的面试官让她不要紧张,试着以演绎自己的方式来念角色的台词,站在导演旁边的助手向她递上几张装订在一起的纸。

那是剧本的节选,包含几段场景和一些角色的台词,其中需要她饰演的部分已用记号笔勾出。

她知道想要揣摩角色的心理就必须结合上下文,至于演绎出自己……

『雪村亚佳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她要如何扮演自己?她能理解自己是个怎样的角色吗?

亚佳里深吸一口气。

大概,迷茫地探寻着真正自己的她,就是真正的雪村亚佳里吧。

“大家好,我叫茅野枫。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

开始读角色念白的一瞬,她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冷静,甚至比平时与他人的日常交谈还要自然。

“布丁最棒了!”

朝气蓬勃。

“只要决定了,我就不会放弃。”

坚定执着。

“谢谢,能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心怀感恩。

“对不起,再见……”

失意哀伤。

“果然我还是……最喜欢,你们了!”

释放所有的感情。

什么样的角色才是真正的她早已不重要了,这个瞬间的亚佳里可以完完全全地感受到,现在的自己确确实实,非常、非常地开心。

真的,找到了!

 

时隔多年后——

离初中毕业还有一周的那一天,她收到了事务所的来信,邀请她作为私立成溪高中的交换生远赴美国留学。

至今距她第一次演戏已过去七年,此后她得到了不少制作人的赏识,继而以童星磨濑榛名的身份出道。随着演技的提高,她出演的影视剧和电影也越来越多,在业内更是荣获了不少赞誉。之后,又因为学业问题选择休影,回到了普通学生的生活。

再后来……

姐姐身亡。伪装潜入。忍痛复仇。暗杀失败。萌生情愫……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期间有产生过毕业后从事普通工作的念头,也试过有一段时间非常讨厌演戏与正在演戏的自己。

结果到最后,她还是没有办法绝对地讨厌、没有办法完全地放弃——自己果然还是热爱着演戏。

直到现在,她也始终如一地扮演着自己。

怪不得姐姐会觉得梦想与爱情那么相像。

——原来我是痴情的人啊。

面对这份邀请,她无法否认自己没有心动。因为她作为交换生所前往的学校,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艺术类院校,在该校毕业的绝大部分学生都会投身于演艺事业,其中有很多毕业的校友更是在业内具有相当大影响力的大人物。

若能在那所名校学成归来,对她将来的复出乃至整个演艺生涯都将百利而无一害。可这样的选择也就意味着,她将要离开熟悉的环境、熟络的朋友以及喜欢的人,只身一人去往地球另一端那个陌生的国度。

为什么偏偏是今年呢。她懊恼起来,她还不想这么早与大家分别。

然而,这是事务所好不容易才为她争取到的资格,一旦拒绝,就可能永远错失这样的机会。

白天进行出路相谈的时候,她就此事询问了杀老师的意见。

『为师认为,以茅野同学的实力,不论是选择赴洋还是选择留下,都可以作出一番成绩。重要的是,茅野同学你不会为自己所作出的这个决定而后悔。试着把对困难险阻的恐惧排除,发掘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意愿的是什么,为师相信你会找到答案的。』

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意愿。

回忆杀老师的话,她再一次沉思,“我……希望……”

窗外,一道亮光乍现。

 

……

扫墓结束后的潮田渚回到家中。

归程途中,他在车上听茅野讲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其中也包括她成为演员的契机。这些都是她以前鲜有提到的话题。

她考虑过了很多,最后毅然决定抓住这个良机。

『对于能否适应国外的生活,其实我也不是很有自信……渚不也有自己的理想吗?我们各自努力吧。』

决定了就不回头。这就是茅野枫。

就结果而言,他还是没有问出那个答案。

趴在床褥上的渚将头深埋进枕头里,尽管脸颊还是有点发烫,但脑袋已经基本上冷静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斥着全身的无能为力感。

哪怕他再不舍,也不可能干涉茅野的决定,毕竟他只是个“什么也不是”的外人而已。犹如那些已很久没联系的小学同学,在升上高中后感情再好的初中同学也会日渐疏远。既然只会在寒暑假聚会,那么在哪里上学其实都无关紧要吧……大概。

渚想起全班同学都曾在教室的黑板上用粉笔书写自己的留言,彼时茅野就在自己的身边,和他一起写。因此他记得非常清楚,茅野所写下的话——

『我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女演员!』

她正一心一意地朝着目标前进。那样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然而即便想得再明白,也抑制不住心塞的感受。

她即将到大洋彼岸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她好似从来都身处于离自己很遥远的位置。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间点觉察到心意?这件事绝对绝对不能让茅野知道,因为肯定会给她造成困扰。他在意着茅野,茅野也在意着他,说不定都只是一时的错觉而已……

意识迷迷糊糊地远去,待渚重新醒过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才想起自己连午饭都没吃就睡着了。早上出门时妈妈留下纸条说今天加班会晚归,晚餐也让他自己解决。

揉着睡得昏昏沉沉的脑袋走出房间,他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想看看有什么剩菜或速冻食品可以加热来吃……

目光一扫,便看到储藏室的角落里摆放着一个长型盒子。他当然记得它,那正是茅野送给他的情人节礼物。里面一共有五颗独立包装的巧克力,他舍不得一次性吃完,故在冰箱里存放了很久。

取出、打开,最后一颗巧克力孤零零地在盒内摇晃。

拆掉包装、放入口中,微涩的甜味立刻在口腔中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由日本东京飞往美国纽约的航班正略过椚椚丘地区的上空,发出呼啸的声响。

现年十五岁的潮田渚,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与第一次失恋皆出现在同一天。


评论
热度(1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