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48】

【48】梦的时间(第一课时)

【——愿你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说到校园类漫画,不可或缺的肯定是迷之转学生的桥段吧!”

“但就是因为用得太多,才会让人觉得缺乏新意吧,现在的漫画啊小说啊动不动就以转学为开头,若不是名家作品实在没有看下去的欲望啊……”

站在闭合的教室门前,无意中听到从里面传来的交谈声,我霎时感到一阵尴尬。

身旁面容俊秀的黑发男子微微一笑,用修长的食指摆出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我在外稍等。随即他拉开了椚椚丘中学三年E班的大门,“不破同学,竹林同学,要上课了,快回到座位上去吧。”

“是!”“可罗(kolo)老师来了,快走快走……”

伫立在门口的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你一定可以的。

“今天将有一位新同学加入我们。”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可罗老师宣布道。

下面并没有传来议论纷纷的声音,这份寂静让我意外又不安。

“进来吧,茅野枫同学。”

踏入教室,在一众新同学的注目中进行自我介绍,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大家看起来也很友好。在老师的安排下我坐到教室边缘一个靠窗的位置,邻座是个留着长发样貌文弱的男孩子,我向他打了招呼,他也小声地回应。

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打开书包,教室的前门又被唰地一声拉开了。

“可罗老师,听说今天有转……哇哈!”抱着类似讲义的文件快步走进,那个冒失的女教师竟然在没有任何障碍的地面上忽然无故地失去平衡。

为什么又在平地上跌倒了啊?!我强忍着吐槽的冲动,眼睁睁地看着被称为“可罗老师”的男子及时扶住了女教师,才避免后者施展平地摔的被动技能。

“小心一点哦,雪村老师。”

“啊,谢谢你……”雪村老师在道谢之际抬首,视线刚好穿过他而落在其后方的我的身上,不禁瞪大了双眼。

趁她还没有惊讶地叫出声,我连忙交叉双手示意她不要揭穿我。幸亏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名老师的身上,并没有人留意到我的奇怪举动。更为谢天谢地的是,她在关键时刻往往不似平时那般迟钝,马上就摆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就是……茅野同学对吧?第一节课下课后请到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情需要说明。”说着她留下一个略微僵硬的笑容,步出教室。

还好,顺利地瞒过去了……这样一来第一关就算是通过了,之后的通关难度也会随之而大大降低吧?

今后的事越想越感到窃喜,于是第一节课我几乎没听进去,但从传入耳中的部分可以判断这位“可罗老师”的授课十分到位。细细打量这位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男人,实在让人搞不懂“它”为何愿意成为一名普通的老师。

下课后,由于被副班主任传召,我没能享受到转学生固定触发技能之一的“围观”,对此不免有些小小的遗憾。刚合上身后职员室的门,坐在办公桌前的雪村亚久理老师就开门见山地严肃质问道:

“亚佳里,你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连头发也擅自染掉了?”

我抱歉地吐了吐舌头,“本以为改变形象后连姐姐也能骗过去,没想到一下子就暴露了啊。在学校里,要叫我茅野同学哦,雪村老师~”

没错,这个班级现任的副班主任雪村老师其实是我的亲姐姐,我的本名也并非茅野枫,而是雪村亚佳里。

“为什么突然转学过来,而且还用假身份……”

“一来我不希望暴露自己是班导的妹妹,二来一个低调的假身份更方便——监视,那个可罗老师。”

闻言,姐姐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正式转学之前我已做好了足够的调查准备工作,那个男人——如今恐怕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吧——其实是拥有马赫速度而且能够让肢体变化成触手的实验怪物。他在逃出研究所后便去向不明,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他待在椚椚丘中学任教,而研究所更是为了逃避责任而向大众隐瞒了这次事故……姐姐要与这样的怪物共事,我怎么可能放心?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她问。

“约好见面的那天、研究所爆炸的时候,我冲进去想要找姐姐,于是就看到了,姐姐你在询问那个已经化为异形的怪物要不要来椚椚丘一起当教师……”

“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发生爆炸后的建筑物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早有预感,只要说出来就会像这样被姐姐训斥一通。

“姐姐你不也是……瞒着我在研究所里做着危险的工作吗?!”明知不妥,但我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音量与情绪,“我也很担心姐姐啊!”

面对一如既往孩子气的我,姐姐先是愣了愣,随即露出温和的笑容轻柔地抱住了我。这个怀抱好温暖,好真实。

“要是姐姐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啊……”声音不知何时带上了鼻音。明明不想这么任性的,可是……

“对不起,让亚佳里为我担忧了……”感受到姐姐的手在轻拍我的脊背,我才发觉自己刚刚其实是在颤抖。

好奇怪啊,明明姐姐现在还好端端地在这里,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失去她呢?

平复情绪后她放开我,“突然转学,没问题吗?”

“没事的,我正想要一个新环境呢。”不是逞强,这绝对是真心话。

“和原来的同学没办法好好相处吗?”姐姐她在这种事情上不但毫不迟钝,还经常一针见血,敏锐得可怕。

“呃,也不是啦……”被戳到痛点的我吞吞吐吐道,“怎么说好呢,大家都是好人,但还是多多少少有些距离感,毕竟……”

毕竟我曾经是童星,以前就因为忙着拍戏而经常旷课,待到息影后重新回到班上时,已经融不入大家的圈子了。而且因为身份有那么点特殊的缘故,原来的同学们都没办法将我当作普通的同班同学来对待,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们……

“既然如此,就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吧,不要老想着监视的事了。”她抬臂看了一眼手表,站起身。快到上课的时间了,下一节正好是她所负责的化学课。

“我早就想试当一回姐姐的学生了呢!”我与她一同走出职员室。

“笨蛋,亚佳里可是我的第一个学生啊。”她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呜哇,这边积了好多灰!”浮起的灰尘刺激到了眼睛,我不住地后退几步。

“确实,因为是旧校舍,很多长期不用的地方都已经很脏了。”和我一同值日的潮田渚也走过来,对着已弃置不用很久的储物柜道。他身后长长的马尾总是让我有点在意,每次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可若不清洁干净,就一直都不会有人用了吧。”

“嗯……要试试打扫干净吗?可能会花比较多的时间。”

“既然决定了就一直线!”我以战斗的气势举起了抹布。

……

锁好门窗后,我与他并肩行走在走廊木质的地板上。

“第一天转学过来就安排茅野同学你值日,还留到这么晚,辛苦你了。”他客气地说。

“别这么说,反而觉得是潮田同学一直陪我到这么晚。”

似乎不习惯被称呼姓氏,他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那个……可以的话,能叫我名字渚吗?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可以啊,渚。”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就直接省略掉麻烦的敬语。

他却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似乎欲言又止。渚希望别人称呼他名字是因为家庭的缘故,可那时候的我对此并不知情。

“对了,有件事我有点在意,希望你不要介意……渚为什么会留长发呢?”

闻言他别开了视线。我好像真的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该死的好奇心。

“这个发型是因为某些原因。我其实并不想留长发的……”他无奈地苦笑,“如果可以不那么引人注目就好了。”

原来并不是自愿的吗?尽管很想知道原因,但我还是尽力克制住了追问的冲动,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灵光一现的奇妙念头。

“呐,渚。头可以稍微低下来一点吗?”

“嗯?这样?”尽管满脸疑惑不解,他还是像小狗一样乖乖地低下了头。

取出口袋里的备用发圈,我解开了他的马尾,水蓝色的发丝顿时如瀑倾泻而下。没有多少欣赏的时间,我就以利落的动作为他重新绑了起来。

“这是……?!”他不由得惊异地抚摸着自己的新发型。

我从书包里取出小镜子,让他能够端详镜中已变成双马尾的自己,“看,和我一样了。”

我为什么会为刚认识的男生扎头发呢?又为什么会下意识地说出那样的话?总觉得一点也不像那个认识的我,可在考虑前就已经切实地行动起来了。置身于全新的环境中,好似情不自禁地便会突破过去、成为全新的自己。

呆呆地注视镜面许久,他才回过神来,“谢谢你,茅野同学。”

“叫我茅野就好啦,只有我一个人被用敬语感觉怪怪的。”我收起镜子,“今后请多多指教了,渚。”

他迟疑地点点头,“请多指教,茅野……”

“劳动后果然还是想吃甜的东西啊。”说着我继续向前走,“要不要一起去车站前的甜品店?”

片刻后尚得不到回应,我已作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回首问道:“不喜欢(甜食)吗?”

“不,不讨厌。”几乎是即刻就得到了回应,那双碧蓝的瞳孔投射出格外认真的视线,“喜欢。”

到底有多久没有跟同学在普通的店铺里吃着普通的点心,畅聊在学校里所发生的事情了呢?久违的体验让我不禁过度投入,踏上归途时太阳已落西山。

又大又圆的月亮浮现在蓝夜的一角,看来今天是个晴朗的满月夜。

哼着欢快的小曲,我推开了雪村家的院门。脱鞋的时候,我注意到玄关前多了一双黑色的男式皮鞋。

“今天爸爸回来吃饭吗?真少见啊。”工作忙碌的父亲平时少有着家,难得今晚可以一家团聚了。一整天都是好事不断,Lucky!

“我回来了!”一踏进客厅兼厨房的起居室,迎面就能看到母亲在灶台前忙碌的背影,长长的黑色大波浪被她束在脑后,随动作不住地摇晃。即便前不久已吃过了甜点,晚餐扑鼻的香气依旧把肚子里的馋虫再度勾了起来。

“欢迎回来。”妈妈扭头面向我,回以温柔的微笑,似乎是烹饪产生的热气使她的脸色更为红润,浑身散发出年轻健康的活力。

明明是每天都能见到的一幕,我却莫名地产生了无比怀念的心境。

“欢迎回来。”另一个男声响起。

不假思索地循声朝沙发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面容俊美的年轻男子正合上手中的报纸,满眼笑意地注视着我。

下一秒,手中的书包突然落地,我清晰地听见一声结结实实的砰响。

 

“嘿哈!”“欧拉欧拉欧拉!”“木哒木哒木哒!”……

耳畔回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的叫喝声,我微微侧头,橡皮匕首距脸颊半寸之遥呼啸而过,有那么一瞬我仿佛听见空气撕裂的声响。利用藏在鞋子里的小刀进行近身踢击,是以灵活敏捷著称的冈野日向同学的拿手好戏,她的动作非常快,必须全神贯注地应对而不可有丝毫的大意。

我一边闪避着肉眼难以捕捉的高速动作,一边力图保持上身高度不变,以一味防守的态势步步紧退。似乎看准了能将我逼至场地边缘的绝路,对方的攻速居高不下,但如此轮番进攻必定会消耗大量体力。终于,我捕捉到了她动作发生短暂迟缓的瞬间——非但没有后避,反而顺着下沉的重心前倾,我轻抬左手,便借力推开了她正保持于一定高度的右小腿。突然改变运动模式的这一招顿时让单脚支撑的冈野刹那失去平衡,身体不受控地朝右倾倒,抓住空档的我乘机前冲,将一直牢牢握在右手的匕首刺向她的胸口。

跌坐在地的冈野愣愣地盯着胸前弯曲的橡胶小刀,半晌才转而露出惊喜的神色,“没想到小茅野你竟然还能跟上前体操部成员的我的动作呢。”

两人对战式的近身刀术训练,我是第一次跟冈野搭档练习,为此我也发挥了自己的最大实力。稍有不慎,输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我了。

“哪里,运气好而已。”我拉起地上的她。实在没法坦白地说自己在当演员时进行过相应的训练。

休息的哨声恰到好处地响起,我们默契地一同走向树荫下的休息区。

以一个新的名字展开校园生活,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没有一个人认出我的身份,因此与每个同学都能自然友好地相处,百无顾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体育课程由可罗老师增设了与“暗杀”相关的各种项目,并委托前自卫队队员,同时也是可罗老师旧相识的乌间老师全权负责。

“虽然现在的体育课比我以前上过的任何一堂课都要有趣,不过还是觉得很奇怪呐,可罗老师为什么希望我们用玩具枪和匕首来暗杀他呢?”

“谁知道呢?大概是一种特殊的教育模式吧……”尽管知道可罗老师的真实身份,但我和姐姐约定好了对谁也不能说。

“不过可罗老师的速度真的快到异常了啊……那真是人类会有的速度吗?”

我笑而未答。这个秘密,到底还能维持多久呢?

开学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我至今无从得知可罗老师的住所,但他经常会到雪村家与我们母女三人共进晚餐,导致我的伪装在第一天就彻底宣告失败。那个人用完美而优雅的仪态和言行博得了妈妈的好感,甚至欢迎他每天都上门,而我却完全没有办法拆穿他的假面。

好在意,非常在意……怎么想都觉得那个人一定是在对姐姐图谋不轨。可每晚他都在用餐完毕后准时离开,身在学校里的大部分时间也与学生们待在一起,在我们面前与姐姐之间的对话也是工作性质的,但我的直觉还是告诉我一定有哪里不对劲!否则单身男子怎么会每晚都到女同事家中进餐?而且、而且……我看得出来,姐姐喜欢可罗老师,恋人的那种喜欢,虽然她自己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毫无心机的姐姐的异性缘一直不怎么好,经常招惹各种烂桃花上身,曾经还被渣男死缠烂打过……这次我一定要保护好姐姐,才不会把姐姐交给那个怪物呢!

当天放学后,我没有动身回家,而是绕到校舍的后方,蹲守在窗户旁透过玻璃观察职员室内部。外教比琪老师与乌间老师都不在,只有姐姐正在伏案批改试卷,不久后可罗老师从一侧推门而入,与姐姐打了一声招呼,两人开始一起工作。似乎是两人协力大大提高了效率的缘故,不一会儿试卷就批改完了,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一边喝速溶咖啡一边聊天,两个人都笑容满面。

有猫腻!可惜我所在的位置听不清他们对话的内容,只能依稀接收到断断续续的笑声。

这样根本就无济于事啊……我失望地沉下身子,就在这一刻,我的余光忽地捕捉到身侧有一个和我同样保持半蹲姿势的身影。

为防止出声我本能地捂住嘴,定睛一看才发现对方是渚。

“渚……”对方是熟悉的人让我下意识松一口气,背靠着窗户下方的墙体小声问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吓死我了……”

他也在我身边坐下,“抱歉,因为我见茅野你好像在看什么,就有点在意……”

也对,如果换作我看到有谁在校舍外鬼鬼祟祟的,也会好奇地想要一探究竟。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人迹罕至的校舍后方也会有人无意地经过。

“职员室里怎么了吗?”理所当然地,他发问。

“这个嘛……”我当然不可能实话说自己是在“监视”,但一时又想不出恰当的借口,“其实没有什么异常的……”

“莫非,是在看可罗老师?……总觉得,茅野好像很在意可罗老师的事情啊。”

被看出来了?!压抑住内心的震惊,我刻意保持面不改色。

回避反而容易生疑,还不如就此将计就计。利用身为前演员的高超演技,我镇定自若地解释道,“可罗老师不是希望我们来‘暗杀’他吗?我就想观察一下他在不工作时是否有暗杀的好时机……对了,就像渚你一直在做的弱点收集一样!”

“是这样啊……”他向下移开视线,我读不出他目光中复杂的讯息,“平时茅野经常会聊起可罗老师的话题,而且好像特别关心他的私生活……”

等等,这个走向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如果茅野……”他顿了顿,好似下定了某个决心,“喜欢可罗老师的话,我也会来帮忙的。”

唉?!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我在意那个怪物的事情也就比其他学生多了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大概吧……我表现得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正在我准备开口极力否定时,头顶上方传来一个饱含笑意的男声,“你们两个,在这种地方幽会什么呢?”

抬首便能将那张俊丽的脸庞尽收眼底。别说可罗老师,上方的窗户究竟是何时被打开的我都没有丝毫察觉。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刚刚的对话难不成他都听到了吗?

“不是的,那个……我们……”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好?

“在干什么先不论。”他玩味地笑道,“茅野同学,作为女生,穿裙子时还是不要坐在地上比较好。”

闻言我连忙低头一看,自己正并拢双腿屈膝坐在地面上。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不妥,可仿佛是为了照应他的话,一股诡异的风突然从对面的山林深处直面吹来。

眼睁睁地看着气流掀起校服裙,我彻底愣住了。等反应过来时已经——

涨红了脸。

……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下山的阶梯上,渚则一声不吭地跟在身后。一路无言的沉寂使时间感产生了错觉,短短五分钟就能走完的石阶仿佛走了半个小时。

“茅野……”似乎是难耐沉默所带来的尴尬感,落足平地的那一刻他先发话了,“刚才……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啊,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能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事也没发生……袭上心头的无力感顿时变得更强烈了。不过,渚的这份温柔,就是他最大的优点。

“这完全不是渚的错啊,是我自己不小心啦。”我回顾道,只见他站在比我稍高两级的台阶上,身影笼罩在树荫里。眼望他诚恳的目光,我又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必须解释清楚的事,“渚……刚刚你说的那件事,就是说我喜欢可罗老师的事,完全是误会来着。我只是把他当作老师而已,真的。”

他颇感意外,“是吗……对不起,是我擅自误会了……”

“不过还是谢谢你,你有这份想帮我的心意,我很感激。”

至于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谁——是秘密哦,特别不能让你知道的秘密。

如果有一天能让渚你知道就好了呢,有关于我的,很多很多的秘密。


评论
热度(13)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