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47.5】

【47.5】呼唤的时间

 

毫无实感的空间上下颠倒,天旋地转。

几秒前所目睹的一幕实在太过超现实,我恍然置身于虚无的梦境之中。当然,是永远不愿回想的噩梦。

可若真的是梦该有多好?

数米之遥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刺入眼帘,警醒着我,现实就是如此、这般、那么的残酷。

无风的夜晚,凉意越过衣物的触感逐步渗透进每一寸肌肤;喉咙干涩,整个口腔都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眼球隐隐作痛,犹如生理上拒绝接收任何视觉信息;明明相距甚远,不详且难耐的铁锈味却占领了整个嗅觉——种种感官都在不断地执行同一个指令,让我不得不接受这是一个真实的现实。我还能够思考。我为什么还能够思考?大脑与其说是一片空白,不如说像遭遇电击般麻痹了,胸口……

原来心脏是真的会痛的啊。如刀绞?如撕裂?如被寒冰之锥刺穿?我无法做到形容这份痛感,连想象与回顾都做不到。只记得很痛,真的,很痛……

那个人——柳沢的笑声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逐渐在耳边放大。

“姐妹俩都死在我面前!真是会给人添麻烦啊!

“虽然我可以把她当成姐姐的替代品养着,不过不巧……

“我对被插过的家伙没有兴趣。”

好过分……明明是污蔑之词,我却连愤怒以及憎恨的力气也没有了,无可挽回的无力感充盈在体内的每个角落。我,什么也做不了,无能为力的自己更让我感到憎恶……

视野中乍然出现了光,从未见过的颜色混沌的光——正是那束光把我的灵魂重新拉回人间。全身化为漆黑的杀老师与同样色如黑夜的二代双方周身爆燃起炽热的黑焰,飓风骤起,飞卷的沙石四散,迎面的强风几欲把我整个人都吹走。

我吃力地在沙尘风暴中睁开眼睛,落石雨下她的“身体”第一时刻映入视界。

不假思索地,我冲了过去,头脑也在那一刻莫名地变得异常清醒。

来到她的面前,胸脯正中央的致命伤口再一次狠狠地刺痛了视线。血与肉,触目惊心的红中隐约可见惨白的肋骨。滚烫的石头击打在我的后背,生疼,此时此刻已经没有时间给我犹疑了。

至少要保护好她的“身体”——我本能地不愿使用除此之外的词汇。不能再造成更多的伤亡了,同样的悲剧已经……

“快离开!趁他还没注意到我们!我们在这里肯定会被波及的!”我一边大吼,一边抱起她,隔着手套竟然还能感受到那副躯体的余温,这份触感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好轻,她的身体好轻。对力量一直不自信的我,竟然也能够轻易地抱起她。她本来就很瘦小,却正是这个单薄的身体承载住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而现在这个身体失去了最沉重的灵魂,轻盈得虚渺。

失去血色的脸上双目紧闭。若不顾暇唇角血迹,她看上去就真的好像普通地睡着了。

——茅野!

迫切渴望张口呼唤,却深知她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与茅野一同奋力奔跑的过程中,身后的光芒变得愈来愈强,强到迫使我不得不回首一顾。只见杀老师的颜色由黑色转变为黄色,接着又依次变为红色、绿色、蓝色……那是我们所见过的全部的颜色,不断颜色变换的最后,是纯净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白光。

目之所及的一切,声音、物质乃至意识,都在瞬间一并被铺天盖地的白色全数吞没。

视野重新恢复之际,只见杀老师从半空中缓缓而落。柳沢与二代的皆消失得无影无踪,无疑昭示了这场战斗的结局。只是,没有人发出雀跃的声音。

同学们开始悉数走向我的附近,准确地说,他们自动地聚拢在了我怀中的茅野的四周。沉重得几欲窒息的空气加压于躯干上,仿佛能让双脚深深陷入土地,骨骼与肌肉一律动弹不得。沉默而不沉寂,细微的啜泣声此起彼伏地飘散开来,凝望着那张仿佛熟睡的脸庞,我的泪也终于决堤。

“茅野……”声音哽咽到自己都认不出来。

求求你,醒过来吧。

回来好不好?请再看我一眼。只要你能苏醒,我,做什么,都,愿意啊……

“……枫……啊……”人群中传来一声细小的呼唤。

她的名字。她真正的名字。我还一次都没有叫过。

“雪村……”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眼泪滴落,落在了伤口上。

“亚佳里……”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臂不住地颤动。身心一同,剧烈地颤抖。

回来吧,求求你,回来吧……我不想,永远地失去你。

……我的世界,没有茅野就不行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