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42】

【42】心跳的时间

【——紧盯眼前的目标而义无反顾地前进的时候,也请不要忘记回头看一下,那些正注视着自己的人。】

    

在奥田同学说出杀老师的爆炸几率其实只有百分之一以下时,包括我在内,所有人一时间都感到难以置信。

杀老师……真的可以不用死了?

“竟然……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大家纷纷感到难以置信。

“不,我觉得我们找得并不容易。”茅野突然道,“多亏姐姐拼命阻止了差点成为破坏生物的杀老师,多亏杀老师继承了姐姐的遗志拼上性命教育我们……如果大家没有如此拼命,那个药应该也不会做出来,也不会孕育出这个能前往宇宙寻找答案的E班。”

我下意识地做出了点头的动作。

茅野平静地说出来的这番话,以她曾经的立场而言,其中所蕴含的深意众人都看在眼里。她似乎是真的彻底走出了姐姐死亡所带来的阴霾,那个早晨脆弱得仿佛一抱就碎的身影,已经能够重新站起来展露笑容了。

这是茅野的真心话,不会有错的。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一如既往地过着学习与暗杀交错的校园生活。

“大家,暗杀固然好,但请不要忘记考试!”杀老师的一句话突然把我们拉回了现实。

是啊,已经到了不得不决定这个问题的时候,下下周就是私立学校的入学考试时间了。

“在考试结果出来之后,为师会再找大家谈话。大家,在离开E班之后想要选择怎么样的未来?”

同学们都沉默了。

“你们告诉为师,为师的爆炸概率并不高,然后还决定毕业之后不再暗杀。身为暗杀目标的为师不会插嘴干涉你们的决定。其实为师也打算说同样的话,不管暗杀结果如何、不管国家如何威逼利诱、不管地球变得如何,你们的暗杀都会在毕业这一天结束。”杀老师的语气波澜不惊,与其说他是没有不舍之情,不如说他早已预见了这样的结局,“必须放下刀与枪,迈向不同的道路。这就是,所谓的教室。”

我自己想要考入的高中,其实已经决定好了——萤雪大学附属高中。为考入母亲曾经落榜的萤雪大学,选择这所学校无疑是最快的捷径,但至于自己有没有能力考得上,说实话我还没什么自信。不过,若没有遇上杀老师,这样的想法我是连想都不敢想吧。少了杀老师和大家的高中我能否适应呢?关于这一点我也没有底气……但是,终究还是要踏出这一步,不得不与大家、与茅野告别,各奔东西。

业和寺坂未来似乎都想踏入政坛,而我也曾听中村同学说过想当外交官,不破同学想当漫画杂志的编辑,神崎同学想进入护校,杉野则打算进入业余棒球队……茅野呢?在她还在扮演“茅野枫”的时候,志愿调查里写的似乎是“想成为一名能干的女性”。曾经是天才童星的她,以后也会继续当女演员吗?高中会不会考艺校呢?

茅野她没有主动说过自己的高中志愿,我也没能……没敢主动问起。自那之后,大多数时候的她都只是一言不发地旁观着热闹的班级,之前说好的关于生日礼物的事情她也没再提起,是不是忘记了呢?

班级就是这样,大家从同一个起点出发,沿着不同的轨迹前进,又迎来新的邂逅,接着再度分别以及起航。而我脚下这条轨迹的终点,究竟在何方呢?我所拥有的才能不适合在这个时代运用,除了沿着母亲希望的道路前进以外,我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亦或是说,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不确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啊。

休息日的时候,我按照约定到育幼院帮小樱辅导功课,结果因为考虑各种事情太过入神而发呆,让她生气了。

“在思考未来的道路吗?初中生还真是累呢……”

“嗯,我在想,自己到底能做什么。”

“还有什么吗?”小樱愣了一下,反问我,“除了老师以外还有什么吗?”

……唉?

“对于我来说,渚你从相遇到现在一直都是我的老师哦。”

……老……师?

那个瞬间,我恍然大悟如梦初醒。

没错,其实我一直憧憬着的对象就在身边,我憧憬着改变了我的杀老师。我希望能够……成为像杀老师一样的老师!

一下子找到答案的兴奋之情充斥着意识,至于小樱后面又小声地说了什么,被我不小心忽略掉了。

……

转眼间,就到了第一志愿入学考试的那一天。刚走近校门,我就被杀老师用分身术营造出来的声援阵势给吓到了。在说完鼓励的话后,看了一下表的他就匆忙地离开,因为他还要在四分钟之内赶往另外三名同学所在的考场为他们打气。

我没办法成为,那种老师啊……既没有他那样的超级速度,也远远不及万事皆通的他那么博学。

不过,现在的我对目标已经不再迷茫了。讨论出路的时间是在所有人都考完的二月末,到那个时候得出结论也不迟!

 

二月十四日,从早晨开始班上就闹哄哄的。

听杉野说,因为昨天前原利用冈野对杀老师实施暗杀的事情,导致冈野非常生气,也不愿接受对方的道歉。我本想上前劝解一下,结果却被一凳子了打回来……

好在午休的时候两人通过自己的方式把矛盾解决了,前原也算是“收到了”冈野同学的巧克力。

感觉今天一天,男生们似乎比女生们还有干劲,一到下课的时间就开始在教室内走动,似乎在等谁叫住自己一样,听说还有人专门去主校舍转了一圈再回来,可惜一无所获。反而是去主校舍送文件的片冈同学抱着一大堆巧克力回来了。

矢田同学和仓桥同学都准备了很多份义理巧克力,派发给班上的男生们;也有像不破同学一样根本忘记今天是情人节的人——其实我也是在来学校的路上看到便利店的宣传招牌才想起来今天是怎样的日子;中村同学则是不管男女,见人就塞一颗巧克力糖豆……

不过,从以前开始,这样的节日就似乎与我没什么关系。除了邻居的主妇们会塞给我不少商品巧克力以外,在班上存在感薄弱的我就连义理巧克力也没有收到过多少。小学的时候曾有一个女生好心地给了我一颗巧克力,却被她身边的几个朋友嘲笑了,再后来那个女生也没再跟我说过话……以前在主校舍的时候,则感受不到节日的氛围,反而由于期末临近大部分的人都只顾埋头苦学。

今天一天,杀老师应该都很开心吧,因为他的恋爱小说又要增加很多新内容了。

不过,像我这样没什么男子汉气概的家伙,果然是与那样的事情无缘吧……

虽然也,隐隐有点想要啊。

就在我撑着下巴发呆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开始变少。因为今天只上半天课,所以不少同学也已经提前回家了。

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身边的座位,空荡荡的。

和其他同学一起围观前原与冈野和好的我在回到座位时,茅野就消失不见了。是已经回家了吗?

茅野她整个上午都没怎么离开过座位,同样也很少说话,似乎担心被别人看见似地很在意放在桌子里的东西……

放在桌子里的东西——莫非是……巧克力?

心脏的部位猛然一紧,好似被外力碾压成一团。

茅野的书包和外套仍在,证明她还没有回家,那应该是……去送巧克力了。

为什么会有种难以形容的难受感呢?明明没什么不好的,茅野她在这个班级里有想要赠送巧克力的对象,我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这恰恰证明了她有好好地享受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如果她与同学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厚,我才应该失落啊……像现在这样。

茅野会将巧克力送给谁呢?不知道为什么,好在意……

“没有……没有……这里也没有……啊!……可恶,为什么就是没有我的份啊!”现在的教室里除了我,就只有一边念叨一边在找什么东西的冈岛同学了。

“冈岛同学,你刚刚有看见茅野吗?”

“茅野?她刚刚不是跟业一起出去了吗?”冈岛不耐烦地回答道,“可恶啊……有人气的家伙就是真他喵地让人嫉妒!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巧克力呢!”

我整个人都有点木讷,冈岛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愈发模糊不清。

业……居然是业吗?

说得也是,毕竟业他各方面都那么优秀,平时也会叫“小茅野”,感觉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嗯,这样就没有怨言了,不对,本来就是和我无关的事情,本来就没有怨言的理由啊……说不定是义理巧克力呢……唔,是哪种类型的巧克力都与我无关吧,虽然我也……

啊啊啊,脑子好乱。

……算了,反正都收到了矢田同学和仓桥同学以及邻居大婶们的巧克力,今年的收获已经很不错了。

“哪里都没有找到给我的巧克力!明明绝对会有的啊!”冈岛一把背起书包,一边怒吼一边冲出门口,“那么肯定藏在山里了!那么给我看好了渚,我绝对不会让今年的数字停留在零的!”

祝你……好运吧。

背上单肩书包的我也只好走出教室,目送冈岛同学远去的身影。

这时,右臂的衣服,忽然被轻轻地拉了一下。

在我下意识扭头的一瞬间,那只手又松开了。站在眼前的是意料之外的人,她的头埋得很低,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茅野……”几乎是本能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茅野回来了。是来拿东西的吗?不过为什么要拉住我?

她一言不发地转身走进教室里。

意思是让我一起进去吗?茅野的样子总感觉怪怪的……

我只好随她回到教室放下书包,但茅野始终背对着我,不发一语。

“渚……”她总算说话了,却仍旧没有看向我,“渚你已经决定好出路了吗?”

突然被问及出路的问题,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确实,在不久前我已经找到了想要达到的目标,可是……

“虽然已经稍微知道了自己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还没有自信能够做到……”因为那可是杀老……

视线不自觉地越过茅野的背影,我注意到窗外一棵光秃秃的高树上有一个怎么看都不自然的庞然大物。

“在树上那个是杀老师啊,那么专心是在看什么呢?”

是个暗杀的好机会。我习惯性地从外套的口袋中掏出枪,越过茅野走向窗边,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杀老师所在的位置其实已超出了射程。

“……他肯定不会让我们那么容易打到的啊。”无奈的我只好又放下了枪。

“渚。”

顺着她的声音回顾,只见刚才还两手空空的茅野,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由丝带装饰得非常漂亮的礼物盒。

“谢谢你,这一年都一直在我的身边。”

一时间我有些错愕,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迟疑地接过那个长方体,“……咦,给我的?”

“嗯。”

得到肯定答复的那一刻,我的身体一瞬间热了起来。连感到难以置信的空档都没有,名为欣喜的情感满脑子横冲直撞,上翘的嘴角弯得放不下来,心脏通通直跳。

我竟然收到茅野的巧克力了……

只顾着开心的我,直到茅野穿上外套准备离开,才急急忙忙地回应道,“啊,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啊!”

“明天见,祝你收到录取通知!”她笑着向我告别,拿着书包径直走出教室。

我对着手中的巧克力呆呆地看了很久,连自己都说不清究竟发呆了多长时间。事后我对自己当时想了什么完全没有记忆,似乎因大脑空白而变得没有办法思考了,只记得自己一直在不受控地傻笑……

当晚我躺在床上,又一次望着茅野的巧克力出神,没想到自己真的收到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巧克力了。感觉好舍不得吃,连拆开包装都不舍得,但如果不吃的话又会辜负对方的心意,巧克力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怎么办才好呢?

胸口的部位洋溢着暖意,烦恼着这种“没出息”的事情的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抱着它睡着了,还好东西在醒来时仍完好无损而没有被我压坏。

 

大约两天后,我收到了补缺合格的通知,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过杀老师有说过,报考萤雪的学生中有很多会同时报考其他更好的学校,我能录取的几率还是不小的。

与压线过关的我不同,业轻轻松松地就通过了椚椚丘的外部入学考试。他想在高中用实力碾压那些曾经嘲笑E班的家伙们,同时跟浅野同学继续在学力方面一较高下。

不过,事情也并非完全顺利,由于正处于准升学的敏感期,一时还改不了打架习惯的业被杀老师教育要学会低头认错避免争斗。这对自尊心很高的业来说难度不小,于是在那一整天里业都始终板着脸。乃至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业问糸成是否还纠结第一次见面时他说过的话。

『你大概在这个班是最强的,不过尽管放心吧,你比我要弱多了,所以我是不会杀你的。』

“那句话,不是我,而是触手说的。”曾经与茅野同样拥有触手的糸成回答道,“我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变强就能得到。所以,业你比我强,没什么关系。”

触手……说的?

一时间,我还没能完全理清楚思路。原来触手是有独立意识的吗?

还没能等我好好考虑,就听到了前方矢田同学呼救的声音,只见几个外国大汉正要对她图谋不轨。业本能地先挑衅了对方,然而……

我也同样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杀气,对方的实力强得可怕,远不是我们几个人能应付得了的。而且默默地站在最后方那个脸上带疤的男人,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恐怖得令人胆颤……他很可能比乌间老师还强!

在这种极度不利的情况下,为了救矢田同学——至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业鞠躬认错,而且还是两遍——业忍受了对方言语上的侮辱。幸好他们表示只是在戏弄我们罢了,说完便自行离开,让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看来,已经很优秀的业也有在不断地进步啊。我也不能再犹疑下去了……说起来,业是不是也有收到茅野的巧克力呢?茅野在送出巧克力后就很匆忙地走了,是顺便才给我的吗?不管怎样,茅野愿意给我巧克力,就意味着她还会跟以前一样把我当成好朋友吧……

是触手说的。

没错,“全部都是演技”那样的话肯定是触手说的。真正的茅野向我表达了感谢,感谢这一年里我陪伴在她的身边。

『既然是重要的人,为什么不试着更相信对方一些呢?』

那一天业告诉我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早就应该多相信茅野一点。会有那样的距离感,其实是因为我首先不够信任茅野,没有相信她的真心。看来,我还是不够业了解她啊……

是我……的错,所以才被远远地甩开了。

不过这一次,我会怀着这份不甘的心情前进,一定会追赶上他们的!

 

不久后,我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补录合格,可谓是差一点就落榜了,真是好险。第二次与杀老师的出路相谈,我不再有一丝的迷茫。因为,即便是杀手的才能,同样也可以用在教育与保护上,正是杀老师教会了我这一点。

我想成为老师。第一次,我毫不畏惧地道出了自己的理想。

“非常好,很适合你……你们有一项一定会平等地得到,总有一天又会平等地失去的才能,那就是年轻。”杀老师又一次用他那温和的触手抚摸我的头,“趁着年轻这项才能没有溜走,不停地失败,不停地爬起来,不要停留,勇敢地向前游吧!”

我笑着点点头。

“还有一点请不要忘记。”杀老师的语调变得更加柔和了,“紧盯眼前的目标而义无反顾地前进的时候,也请不要忘记回头看一下,那些正注视着自己的人。”

正在……注视着自己的人?就像学生的我注视着老师一样吗?

“那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哦,请记住一定要好好地守护他们。”

对于杀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我仍一知半解——

“有时候等你彻底明白这个道理时,已经晚了。”


评论
热度(12)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