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40】

【40】巧克力的时间

【——恋爱会让人上瘾,更会让人变笨。】

 

“小茅野,我是日向。那个,有件事想问问你……你会做手工巧克力吧?”

周末的一大早,茅野就接到了同班同学兼好友之一冈野日向打来的电话。

“嗯,西式点心的话一般没问题。怎么了吗?”正好坐在床上的茅野顺势望向房间里塞满了整个书架的甜食杂志及相关图书。那段时间头脑发热,实在是买太多了啊……

话一出口,茅野就意识到了自己其实是明知故问。

“就是……可以拜托你教我怎么做巧克力吗?”

因为,情人节快到了——在日本,情人节是女孩子给喜欢的男生赠送巧克力的日子。

大约一个小时后,冈野就在指示下找到了茅野的家,亦是雪村老师曾经住过的地方。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茅野的家呢。”冈野在玄关脱下鞋,四处打量。无意中瞄到鞋柜的侧面上有一条明显的划痕,看上去并不像刀刃之类的锐器所造成的痕迹。

“嘛,以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办法邀请大家来家里。”茅野用毫不在乎的语调说着,领客人来到带有厨房的客厅。

“因为门口的名牌还是‘雪村’吗?”

“之前还是‘茅野’,但后来又换回来了,考虑到接收信件更方便点。”

“这样啊。”

两人踏入客厅,看到厨房里还有一个人的冈野小吃了一惊,“原来奥田同学你也在啊……”

“早上好,冈野同学。”比冈野稍早一点到达的奥田微微鞠躬,“我也是来做巧克力的,因为家里没有那种模具,所以就想来借用一下,不好意思……”

“奥田同学居然要做手工巧克力,真少见呢。”冈野正要将单肩包放到沙发上。

“是的,因为有毒的巧克力没有办法买到,只能自己做了。”奥田回答得一本正经。

“有毒的?!”冈野吓得手一滑将书包掉到地上。

“因为能够对业君的恶作剧有帮助,所以我觉得他收到后肯定也会感到很高兴的。”她突然想到,“啊,要不要也试试毒杀杀老师呢……”

“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想象得出那个画面。”冈野汗颜,“还真是特殊的组合啊……”

“这样就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巧克力了呢。”已经知道情况的茅野也苦笑道。

三人都系上围裙戴好方巾,完成基本的准备工作后,“茅野枫的巧克力制作教室”便开始第一次的教学了。

茅野拉开工作台下方的储物柜,只见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点心模具以及制作糕点所专用的厨具,每一样都被清洁得很干净,闪亮亮如同崭新一般。

“呜哇,有好多样式……”“好厉害。”

“嘻嘻,可不要小看原‘甜点战士’哦!”茅野得意地取出自己心爱的制作工具。

“都好齐全呐,小茅野以前每年都会做巧克力吗?”

“这个嘛……”正在清洗锅子的茅野歪了歪头,“算是吧,而且数量还挺大的。”

“唉?有那么多人需要送吗?”

“就是……不是总有那样的活动吗?由偶像亲手制作巧克力,作为粉丝回馈赠送出去……”她不好意思地搔搔脸。

原来如此。自从茅野不再隐藏身份及真实实力后,冈野对她的印象就大为改观,尤其是上一次交战更是令她印象深刻。从前觉得存在感薄弱的小茅野如今看起来闪闪发亮的,让人没有办法忽视其光芒。

“可可粉和可可脂要一边加入一边搅拌,砂糖加一勺就够了。”茅野一边示范一边细心地指导二人,“像我这样操作……冈野,不需要太用力也不需要太快,搅拌至均匀就可以了。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加入牛奶……等等,奥田,你现在就要下毒吗?那个试管是什么!”

“不是试管是量筒,我在考虑加入多少牛奶合适……”紧张地盯着刻度的奥田缓缓地往其中倒入牛奶。“那在哪个步骤下毒比较好呢?”

“就算你问我也……”茅野只能露出苦笑,“先试着做出一个正常的巧克力再考虑吧。”

冈野接过话头,“我们是在制作礼物而并非毒物,比起达到标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融入心意。这样一来,收到礼物的一方肯定会感受到的。”

“冈野……”望向埋头倒模具的她,茅野顿觉很少见到她像这般严肃认真的模样。

第一批巧克力试做完成,最后的步骤便是将其放入冰箱里等待冷却完毕。

“感觉制作巧克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呢,虽然倒模具的时候非常考验手感。”三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休息喝饮料,冈野感叹道。

“你是第一次送巧克力吗?”

“这个嘛,之前也有送过给关系好的男生啦,不过都是从超市买的,还经常被调侃说‘收到了来自男孩子的巧克力’之类的……今年,是第一次自己做。”

是因为第一次有了想赠送手工巧克力的对象吧。

“不过,到现在也还是有点惊讶呢,没想到冈野会喜欢前原同学那种类型。”

茅野的话让她差点把口中的雪碧喷出来。

“等、等等,我没有说我是要送给前原那家伙吧!”

“不是吗?那是送给谁?”

“这、这个……也确实没有别人了……反正你们都知道了吧。”冈野捂脸作放弃状,“不过小茅野你可不能把今天我来你家做巧克力的事告诉别人哦!”

“不会的不会的,放心吧。对吧奥田?”

正在用吸管喝罐装可乐的奥田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

冈野耸肩靠向沙发背,“反正那家伙当天会收到很多巧克力,肯定不会在乎我这一个啦。而且……我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这是第一次送也是最后一次送。既然他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女生看待,那么这次把巧克力送出去后我也会一并死心。毕业之后总归要各奔东西,他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我给忘了,然后换女朋友继续像换衣服那样。”

“别这么悲观啦,我一直觉得你们的关系挺亲近的。”拥有一头清爽短发、擅长体育运动的冈野日向给大家的印象总是带有男孩子气,但茅野知道她内在的少女心非常纤细。

“我啊,原本应该超讨厌前原这种类型的男生的……”冈野低下头,“可是,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和喜欢上什么人完全是两回事啊。”

闻言,茅野的心咯噔一下。

曾经她也试想过自己未来恋人的模样,想象中对方应该是外冷内热的成熟男性,但如今喜欢上的人却与预期截然不同。

“刚开学不久的某一天他突然向我搭讪,满口的甜言蜜语,因为是以前没有过的经历所以我一不小心就当真了,自作多情地纠结了一晚……后来得知他几乎对每个女孩子都那么说过时我几乎是气炸了,那个时候是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冈野的话语渐渐地带上了轻微的鼻音,“我实在是沉不住气,有几次还故意找茬,在他不知第几次分手后给他泼冷水……本来我也不想那么小心眼的,但每次看到他嬉皮笑脸地对待我,心头就有一股无名火起。在吵了几架后我们算是当了一段时间的朋友,不过对他而言应该从来没有女性朋友这一说法吧,可见他一直都把我当男生来看待……”

“冈野……”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大概因为我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吧……因为是笨蛋,所以明知道不能还一头栽进去了……”冈野猛然抬起头,意外地并没有流出眼泪,那澄澈的双眸中反而透露出坚毅,“因此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要把这份感情连同巧克力一起送出去,彻底做个了断。”

一直沉默的奥田突然郑重地发话了,“我觉得,前原同学一定收的到的,冈野同学你的这份心意。”

冈野怔了怔,苦笑道:“希望如此吧。”

“不要凡事都往坏处想,”茅野的话似乎同样是在说给自己听,“带着积极心态做出来的巧克力才会好吃啊。”

三人又继续聊了一会,直至巧克力的冷却时间结束为止。茅野从冰箱里取出试做的巧克力,尝试了其中一颗,“嗯,味道不错,下面可以尝试做大块的巧克力了。”

冈野也一并试食,“感觉可以再少放一点糖,他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这样啊,那接下来就分开做吧,根据个人的口味自行调整,方法你们应该都掌握了。”看着嘴上说“送完巧克力就死心”的冈野还在一脸认真地考虑口味的问题,心神领会的茅野微微笑道。

于是这一次三人分别制作各自的巧克力,加香料的加香料、少放糖的少放糖、下毒的下毒……冷却完成后再将制好的巧克力亲手包装好,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今天多谢了。”

两人在玄关处与茅野告别。

“慢走,路上小心。”

“小茅野也要加油把巧克力送出去哦!拜拜!”

保持着微笑挥手告别的姿势,茅野僵直在原地,直到前方传来关门的咔嚓声。

——等等,我竟然顺着节奏就这样把情人节巧克力做了啊!

瞬间脱力的茅野双手伏地。

——这样岂不是只能送出去了吗!

回想起自己刚做出来的巧克力是一颗大大的爱心,茅野本能地将自己抱成一团。

做不到啊,送不出去!

自己想要送给他的无疑是本命巧克力,但是心意被对方知道这种事……

好热,明明玄关处没有暖气,但为什么身体会烫成这样?光是想象一下,她就害羞到不行了。明明已经说好不演戏了,但在学校里的时候她还是不得不贯彻一如既往的演技全开模式。

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上渚之后,茅野就变得没有办法再像往常一样与他自然地相处了,哪怕是走近一点以及说说话这种放在从前再平常不过的事,如今做起来也会莫名地感到紧张。所以开学后的这一个多月里,她都尽力避免与渚靠得太近,两人说话的机会更是随之大幅度减少,更别说是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这样看起来就像自己是在故意躲着渚一样,要在这种情况下送巧克力,实在是……

缩起身子抱膝而坐,一旁的鞋柜上、由失控触手所造成的划痕映入眼帘,触目惊心。玄关角落里阴冷的空气,总算让她发热的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愉快或不愉快的记忆一并涌上心头。

——现在,渚又是怎样看待我的呢?

渚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尽管她欺骗他骗得最多、伤害他伤得最深,他却仍愿意反过来安慰与鼓励内疚自责的她。只因为他是渚,会被她喜欢上的渚。一直以来,他都把她当作真心相待的好朋友,光是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然而,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那般,恐怕连朋友都做不了吧。

她不敢面对他,不只是因为喜欢的感情而已。

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资格言说自己喜欢他呢?

更何况,在她主动与渚保持距离后,他也仿佛默认了这层关系似地不再接近。

说不定,他也认为这样的现状比较好吧。为了不让她受伤,善良的他可能只是没有将内心抵触的情绪表露出来而已,说不定他实际上是讨厌……

明明不久前才开导别人不要把事情往坏处想,她自己却犯了悲观的错误。

只要她还在众人面前掩饰,她就依然是不完全的“茅野枫”,而不是完整的“雪村亚佳里”。茅野枫这个角色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其物语到底何时才能完结呢?她能做到把这份心意一直潜藏多久呢?

她还要以虚假之姿在他面前现身多久?

明明那是他所不愿意看到,明明已经向他承诺过了……

——就算他喜欢我,所喜欢上的肯定只是那个扮演出来的“茅野枫”而已。

茅野用力摇摇头,舆图把最可怖的想法驱散出脑海。

——『注入心意,对方一定会感受到的。』

恍然间,茅野以为自己是想起了曾听到过的话,但方才一闪而过的“心声”中包含一股强烈的违和感。一个猜测的念头刚冒出,她就立马将其打消了。

怎么可能?“它”应该早就从这个身体里消失了才对!

这是不可能的。她劝慰自己,一定是由于既视感之类的因素所导致的错觉而已,一定是这样的。

她站起来,迟缓地走向客厅。一阵暖气袭身的感受让她的精神稍微振作了一点。

望见放置在餐桌上新鲜出炉的巧克力,几乎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她麻利地拆开包装,一口咬掉“心形”的一角。每一下咀嚼,她都仿佛用尽了全力,口中的巧克力碎片发出脆响,直至她将它全部吞下肚。

果然,其中的心意还不够。

得出结论后,她转身走进厨房,重新拉开装有模具的储物柜。材料还有剩,足够重新做一遍了。

这一次,要确确实实地把真实的心意全部注入进去!

仿佛受到了谜样的鼓舞,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驱使着身体行动。她不似冈野那般打算在送出巧克力后与对方一刀两断,她希望由自己首先踏出一步,作出些许改变。

今日第三次做出来的巧克力,既不是一口可以吃掉的迷你爱心,也不是夸张的大心形,而是表面上毫不起眼的小型圆台状巧克力。由于造型太过普通,反而有种从商场买回来的廉价巧克力的既视感。

小心翼翼地放进长方体的礼物盒里,重新包装好的巧克力比起原来的版本显得更为朴素,但茅野觉得这样就足够了。这一次不需要试吃,因为她能百分百地肯定自己对渚的感情已经完全融入进去了。

 

“业君收到礼物后说很高兴,非常符合他的心意呢!”

“是吗?那就好……”

下一秒,茅野与奥田的对话就被外界的声音所打断。

“那个,冈野……”“闭嘴!”

两天后的情人节,E班的教室从早上开始就热闹非凡。一到课间,前原就开始缠着冈野用各种方式向她索求巧克力,而气愤的冈野一概无视,只顾着甩开对方。

详细的情况茅野已经从昨晚打来的电话里都听说了。冈野不好意思在当天送出巧克力,于是选择在情人节的前一天等前原一起放学。这时前原突然提出去两个人去唱卡拉OK,冈野自然很开心地答应了。只有两个人的包厢内,就在她下定决心拿出巧克力的时候,正在被同学们所追杀的杀老师突然破门而入——八卦的杀老师有跟踪班上单处的男女生的习性,原来是前原为了暗杀章鱼而利用了她……

如同曾经自作多情的幻想被他亲自破灭一般,这是她第二次被他狠狠地欺骗了,于是一怒之下的冈野将拿出来的巧克力踢碎在他的脸上。电话那头的冈野带着哭腔怒斥前原,最后留下一句“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他了!现在就让一切结束吧!”便告别茅野挂掉了电话。过程中茅野只能默默地听她倾诉,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到了午休的时候,前原一路追着冈野去到了一间空教室。从一直待在座位上的茅野的角度,不清楚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窗户边围观的人群由一开始的担忧转变为欣慰,似乎是两人以他们自己的方式重归于好了。

眼看曾经打算放弃的冈野在主动踏出一步后收获了心意相通的结果,茅野真心替她感到高兴。反观自己,一整个上午过去了,仍找不到送出巧克力的机会——或者说,临阵退缩的她实在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踏出自己的一步。

默默取出藏在桌子里的礼物盒,她不安地叹了口气。

“哎呀,哎呀……”“这是要给谁的呀?”

两个如恶魔般的声音骤然从后方响起,外泄的坏意霎那间自后而上渗进衣物、紧紧地包裹住她的脊背。刹时汗毛竖立,她猛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