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31】

【31】相信的时间

【——并不是没有怀疑,而是愿意去相信。】

    

戏剧发表会顺利地完结,至此,所有的学校活动已经结束,同学们作为“第二把刀”的成绩也被磨练得十分出色,接下来便可以专心投入到暗杀当中来。有关于寒假的暗杀,大家已经跃跃欲试了。

在同学们一片热火朝天的讨论中,茅野在窗边向我招呼道,“渚,渚……你能来一下吗?”

“嗯?”

“有些事情想让你帮帮忙,和我到体育仓库来吧。”

跟随茅野来到存放演出道具的仓库里,刚一打开门,只见遍地覆盖满了蓝色的小珠子。

“真糟糕,撒了一地呢。”

“嗯,正想收拾结果手滑了。”她不好意思道,“这些表现河流效果时用的小珠子,是向小道具公司借的,还给他们时如果发现重量减少了,会加收费用的。”

我拿起打扫工具,“好吧,我们俩来收拾吧。”

“谢谢!大家都在制定暗杀计划,我不想打扰他们。”

总觉得今天的茅野似乎异常开心,意识波长也不像前几天那般紊乱了。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亦或是烦恼解决了吗?

“离开教室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吗?为师也来帮忙吧。”门口突然传来杀老师的声音,让我俩都吓了一跳。

“啊哈哈,那么就有劳你们了……有很多小珠子滚落到小道具之间的夹缝里,所以……”

“为师知道了,有很多易碎品,所以为师不会用马赫的速度去捡的。”

尽管老师没有动用马赫速度,但依然以非常快的速度唰唰唰地拾起地上的珠子。眼看他背对着我们毫无防备的模样,我从怀里掏出枪。但转念一想,如果杀老师是在这种情况下会被我俩干掉的货色,这一年来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与茅野相视一笑,我便收起了暗杀的念头,继续收拾道具。

“怎么有一股鱼的臭味?”杀老师问道。

“啊,文化祭的时候在这里熏过鱼……”茅野尴尬地回答道,“回想起来,我们参加了很多学校活动呢。”

“嗯,每一次都拼尽了全力。但是,收拾完这里以后,就全部结束了……”我不禁发出感慨。

国中时期正悄然步入尾声,期间的文化祭、体育祭还有修学旅行等,都过得比作为普通学生要充实得多。距离最后的日子越来越近,接下来我们就能够一心一意地投入到暗杀之中了。

“真的留下了很多回忆呢,”茅野道,“像是杀老师刚来E班的时候。”

“黏滑呵呵呵,那时你们都是青涩的外行人。”杀老师得意地笑道。

“我一开始就暗杀失败了,杉野也是……”

“之后业同学来了,我因为不知道他的事还问了渚。”

“茅野对比琪老师的巨乳,反应很激烈呢。”

“彼此彼此。”

在这间教室里,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回忆。无论最终的结局是地球灭亡还是我们顺利毕业,都不免感到万分不舍。

一边打扫,一边回忆着过往——

不经意间的回头,杀气划过侧脸。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幻觉,又或者是在做梦。

如果是在做梦又该有多好——然而现实狠狠鞭挞了我,将我疼醒。

不可思议的画面映入瞳孔。那是两根黑色的细长带状物,隐约可见同样长度的白线被包裹于其中——印象中我见过一模一样的东西出现在堀部糸成的身上,因此即刻辨认出了它。

触手。

那是突兀的、与她格格不入的东西,却又确确实实地存在于彼,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视野当中。

将头发解散的她,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神情,是一种不会、也不应该出现在她脸上的可怖神色——

她肆意地笑了,仿佛在蔑视世间的一切。

杀意刹那充盈了整个空间。

正当觉察到杀气的目标生物猛然扭头的一刻,其脚下的地面被不属于老师自己的触手击碎,一个方形的洞窟乍然显现。不善于应对突发状况的杀老师跌入陷阱之内,紧接着她一并纵身跃入其中。

“我最喜欢你了哦,杀老师。”她的声音从洞内传来,“所以请你去死吧!”

“茅……野……?”

愕然、惊诧,未来得及产生除了惊讶以外的情感,我只能呆呆地将一切尽收眼底。

陷阱的底部盛满了对老师物质,下坠中的她通过不断地攻击杀老师意图寻找支点的触手,致使他只能一直往下坠落。那是凭借我的肉眼所无法捕捉到毫厘的战斗,远远超出了我身处的世界——眼前是一个我永远无法触及的,怪物的世界。

为什么……茅野会有触手?这突然的……暗杀,又是怎么回事?

从未设想过的现实陈列在我的面前。

就在即将到达底部的千钧一发之时,杀老师通过撑开所有的触手紧抓墙体而强制刹车,“茅野”扬身甩动触手即将准备给予他最后一击……距离让我看不清他们的具体动作,而就在此时,洞内传来一阵强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下一秒我脚下的地面就开始剧烈地震荡起来,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破声。

陷阱内部弥漫起浓烈的烟尘,一个人影从中飞窜出来。只见颈后生有触手的“茅野”飞快地掠过我的身边,头也不回地冲破上方的木质屋顶去往外面,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愣神地杵在原地,半混乱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茅野她拥有触手……

“用能量炮破坏墙壁从地下逃出来,我失算了。”天花板上方传来她的声音,“我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防御,明明杀老师是不会杀学生的……”

——她对杀老师进行了暗杀……

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是E班的学生听见爆炸声后赶过来。

——结合了白与死神的暗杀手法,一早就准备用鱼腥掩盖住陷阱的味道……

“啊啊,全力一击,却还是让您跑了,我……还是太嫩了啊。”

——茅野她到底……

“茅野同学,你到底……”

“……对不起呢,茅野枫不是我的真名。”

如遭五雷轰顶,我终于因她的那句话而彻底清醒过来。

原来,我之前所见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的本来面目。

原来,一直以来我所认识的“茅野枫”,其实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原来,一切都是幻影——

“我是雪村亚久理的妹妹,这么说的话该明白了吧?杀人凶手。”

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冲到了外面,只见满头大汗的“茅野枫”正站在屋顶上,用凶恶的眼神俯视众人。摘下面具后她的脸,看上去就像另一个人一样,变得异常可怖。

“既然失败了那也没办法,只能用别的方式了。明天我再来杀您,杀老师,暗杀地点会在暗杀前告诉您。”她拿出手机指向杀老师,“用了触手以后我已经可以确定,现在的我,一定能杀死您。”

话毕,她甩出触手缠住高处的树枝借力弹跳,以常人绝对做不到的方式跳离大家的视线。

“茅野她到底是怎么了……那个触手一直都长在身上吗?”

“不可能,”糸成难以置信道,“装上触手后如果不定期进行维护,会一直如同身临地狱般痛苦。感觉就像大脑里有只浑身是刺的虫在永不停歇地横冲直撞一样,光是能够不动声色地忍受这种痛苦,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她说是雪村亚久理的妹妹?那不是……E班的前任班主任老师吗?”

“我就觉得,以前好像在哪见过茅野。”三村同学拿出手机开始翻找起来。

“嗯?我倒是觉得她和雪村老师长得不像……”

“我不是那个意思,看到她疲惫的表情和放下头发后的样子,我就想起来了。”他将手机荧幕转向我们,只见照片上的黑发小女孩长着一张与茅野十分相似的脸,“磨濑榛名……你们记得吗?能够轻松演绎出任何角色的天才儿童演员。她已经息影很久了,之前茅野的发型和感觉跟她完全不同,所以没发现……”

巨大的信息量轰炸着世界观,我感到有些恍然。

茅野枫、雪村老师的妹妹、磨濑榛名……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恍惚的我随众人回到了教室,通过律查找到了有关她的个人资料。本名为雪村亚佳里的她,早在九岁就以“磨濑榛名”的艺名出道,曾出演过十三部电视剧和七部电影的拍摄。后因学业优先而无限期休业,她作为演员的时间只有短短五年,却在期间获得了非常高的赞誉,被喻为天才童星。

荧屏上开始播放磨濑榛名最有名、同时也是评价最高的一部电视剧,片中她所饰演的叛逆孤儿仿佛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般,一举一动都极似真情流露。

“这么一说,再回头看确实是茅野啊……”

“……好厉害,从神情到气质都完全不一样。”

“有这种演技,能将自己的真面目隐藏近一年,也不是不可能。”

此前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茅野枫”,只是一个角色而已。

如此一来,曾经感到莫名不协调的地方,就能够说得通了。

为什么她会如此巧合地在杀老师到来的那一天转学。为什么她会不符合个性地对身边大部分的同学使用敬语。为什么她会主动接近平淡无奇的我。为什么她偶尔会表露出截然不同的一面。为什么前段时间的她总是疲惫且意识紊乱。为什么……

我的心脏好似被抽打一般。

茅野她与大家的关系都很好,但却没有与任何人真正地交心,因为直到方才都无人知晓她的家庭情况,住址等个人信息她也从不主动透露……她会主动接近的人似乎只有我,而她之所以经常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借助我的杀气来掩盖住自己的杀气。如今想来,巨大布丁的暗杀其实也是伪装的,因为在这个班上如果不做任何行动那才叫奇怪……那个活泼开朗、开心快乐、几乎可以说是人畜无害的茅野,都是演出来的。

为了复仇,她忍耐着痛苦与大家相处,甚至不惜做了将近一年的努力。能够让她做到这种地步的执着……

“杀老师,茅野……称呼老师为杀人凶手。那么……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终于有人提出了困惑着在场所有学生的问题。

“我们与杀老师之间的关系已经根深蒂固,因此绝对不会随便怀疑杀老师……但是,您必须告诉我们,您的过去。不然我们谁都无法接受今天的事……”

“终于还是来到这个阶段啊……”杀老师在学生们以及另外两位老师的面前第一次表现出了失意的神态,“知道了,为师会告诉你们过去所有的事。但是,在此之前,茅野是E班的重要学生,这些话要在班级成员齐聚之后再说。”

怀揣着沉甸甸的复杂心情,大家唯有解散,各自踏上归途。

走在回家的路上,不久前发生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事到如今我仍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心中感慨万千的人肯定不只有我,对于杀老师的过去、茅野的过去,若不得知真相,恐怕没有人能做到心安理得地继续暗杀。然而,伴随着对真实的渴望,另一股不安感弥上心头。我开始害怕,若知道了那个过去,一直以来我们与杀老师的关系很可能会发生改变……为何我会产生这样莫名的预感?除了师生、暗杀者与目标的关系,我们与杀老师又能变成怎样的关系呢?

我与茅野、大家与茅野之间的关系,又会变得如何呢?

有好多的问题困惑着我,那是我一个人无论怎么思考也得不出答案的问题。而就算我忍耐着不去想,它们也仍在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四处打转。

回到家后,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静静地坐在床上发呆。

也许睡觉能暂时逃过烦恼,但一闭上眼睛,有关茅野的记忆就一股脑地涌现出来。日常扮演出来的开朗神态与她冷漠的真面目,在我的脑子里交错映射。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待我回过神来时房间内已是一片漆黑,窗外新月高挂,散发出清冷的微光。这时耳边传来妈妈呼唤我吃晚饭的声音,就在我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来自日光灯的人造光源炫亮了整个视野,刺得生疼。

哪怕没有一点胃口,我也还是硬撑着把饭菜吃完了。妈妈一如既往地在餐桌上唠叨了很多话,而我却一句也没听进去,能感受到的只有来自胃部的隐痛。

晚饭过后我又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只见属于E班的网络聊天室依旧是静悄悄的。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大家都因不知该说什么而沉默。

与大家共同度过的时光,对茅野而言意味着什么呢?在她真正的想法里,E班的大家都只是纯粹的外人而已吗?……那一言一行,仅仅只是为了潜伏在E班而进行的伪装吗?

那个触手,早在入学的时候就已经在她身上了吗?彼时的她突然晕倒,莫非就是因为……甘愿承受那样常人无法想像的痛苦,一心只想着暗杀……我也不过是被她利用的道具之一,而已吗……?

比起被欺骗,更另我感到难过的是,茅野她一直都独自一人默默地忍耐着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剧痛。那种孤独与痛苦……我大概永远无法体会吧?

想不明白。又害怕明白。

原来,我们之间的距离真的很远,甚至可谓是从来没有靠近过。

……

身心俱疲,我竟浑然不觉地睡着了。

朦胧间我好似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从第三方的视角看到了自己,或者说看到了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只身一人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茅野,亦或是与茅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走进“我”,一脸欣喜地说了什么,那是梦中以我的视角听不到的内容。然后她面向“我”闭上眼睛,“我”的头则向她缓缓靠近,就在双方快要触碰到的那一刻,一个如同幽灵一般的影子突然闪现在“我”的身后,带着坏笑的表情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影子长有一张与茅野完全相同的脸,其发型却是从电视上看到过的黑色长发。听闻幽灵的话,“我”一下子露出惊恐的神情,慌张地推开眼前的人并向后退。睁开眼睛的“茅野枫”对“我”露出不解的神色,身后的“雪村亚佳里”则露出坏人得逞般的笑容……

梦的最后我终于听见了,听见她对我耳语的那句话:

『她是真的吗?充其量不过是我其中的一张面具而已。』

我在那一刻惊醒,发觉身下的床单已被冷汗浸透。

撑起发涨的脑袋,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数字三。

“原来是梦……”我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那件事”是真真切切的事实,我又猛然产生想要回到梦里的念头。

继续躺下合上双目,睡意却已全无。

——『她是真的吗?』

用茅野的声音说出来的这句话,一直回荡在意识的海洋里,有关她的记忆再一次不受控地一拥而上。

『我也常常在想,如果我足够强大的话,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了。』

第一次与她一起值日。

『茅野,不要勉强自己哦。』『嗯,我会的……渚真的很温柔呢……』

第一次来到她家门前。

『那我就心安理得地把渚当作防护的掩体吧。』

第一次作出承诺。

『这首歌送给我们今天的主人公,没有他就没有快乐的今宵,同时也将它送给E班的所有成员,能认识你们,能够成为朋友真的太好了』

第一次收到她的生日祝福。

『拜托了,请不再做像那样危险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真的好害怕,害怕渚会死去……害怕大家都会死……』

第一次听到她哽咽的声音。

『真正动刀的那一面,可是连最亲密的朋友都不给他们知道的喔。下次我会再杀的,如果是这种软嫩香甜的刀子的话,我手边还多的是呢!』

第一次见证她的暗杀。

『渚还在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又要一个人呢。』

第一次看到她哭泣过后的强颜欢笑。

有关茅野枫这个“角色”的记忆如同走马灯般在我的眼前掠过——

原来如此。

我终于想通了。

根本不是我们大家都被茅野所欺骗,而是她不得不将一部分的真相闭口不谈,实际上她已经告诉了我们很多很多——世上没有演员能做到在无彩排的情况下一次性做到完美的演出,她的戏也自然从一开始就暴露出了种种破绽:过于巧合的转学时间点、刻意拉近与周围同学的关系又不与任何人交心、对个人信息的隐藏、磨濑榛名在椚椚丘上学的情报、与杀老师同样有着怕水和喜欢甜食的特点、偶尔表现出的落寞而成熟的姿态、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沉思……明明已像悬疑侦探剧一样齐备了众多可以直达真相的线索,担任推理的侦探却迟迟不出场……不对,侦探是我们每一个人,只是谁都不愿意推理出犯人。

与她朝夕相处的我目睹了最多的漏洞,实际上也早就在意起她身上的种种谜团。并非对此浑然不觉,而是像在意杀老师的过去又不曾主动提及一样,因为觉察到那是不能轻易言出的秘密,所以在潜意识里回避掉了。

——并非是没有足够的条件怀疑,而是愿意去相信。

愿意相信,那份笑容是真实的;愿意相信,那句话语是真诚的;愿意相信,那段记忆是真切的;愿意相信,那种感觉是真心的;愿意相信,那个人是真正存在的。

尽管是破绽百出的戏,我们每个人仍心甘情愿地当一名观众。

——是我这个傻瓜,主动让自己蒙在鼓里。

潜意识里害怕得知真相,懦弱地想让平和的日常继续进行下去,所以不自觉地配合起她的演出,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更不会主动去探知……

对不起,茅野。

——看来我是……共犯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