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29.5】

【29.5】动物的时间

 

“说到动物,班上的不少同学都能从个性上找到对应的动物呢。”

两名值日生正在一边完成班级日志,一边闲聊。

“好像有这种感觉呢,比如说?”

“比如说,寺坂同学就很像猩猩吧。”

茅野过于直接的比喻,让渚忍不住笑了,“是有点吧……寺坂同学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

“猩猩也不一定代表野蛮啊,当作力量与直率的象征不也很好吗?冈野同学因为身体灵活所以像猴子。再比如片冈同学就很像海豚,熟悉水性又乐于助人,既聪明可爱又帅气。”

“啊,确实是呢。”

“业……说是狐狸又有点不太像呢,感觉很难用动物来形容啊。”

“因为业同学各方面都很厉害吧?”

两人又陆续讨论了几个以动物特性来类比同学们的例子。

“那……渚觉得我比较像什么动物呢?”茅野突然一脸期待地问道。

“唉?我认为吗……嗯……”他思索了一小会,“大概是……兔子吧?”

“为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有那种既视感……”眼看茅野那类似垂耳兔的双马尾,渚忽然想到了一个理由。他本来打算说“因为发型很像兔耳,所以觉得很适合”,结果话到嘴边不知道为何变成了“因为很适合兔耳”。

“很适合兔耳……吗?”茅野也没想到渚会给出这样的理由,不禁开始脑补起了自己佩戴兔耳、身穿毛茸茸的白色抹胸与超短裤的模样,接着顿觉羞耻感爆表,既诧异又害羞地望向他。

——原来渚喜欢这种风格吗?意外地大胆呢……

尽管服装部分只是她单方面的遐想。

从茅野投射来的目光里,渚大概能判断出她可能是误会什么了,但一时又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

“渚的话……感觉很适合猫耳呢!”她也以同样的方式给予反馈。

“是、是吗?”渚则有些尴尬地回应。

“渚同学的特点其实并不像猫吧。”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第三方的声音,“应该是更有杀伤力的动物才对。”

“业同学,你怎么来了?已经放学很久了哦。”

“我才想问你们,这么晚都没做完值日,工作效率到底是有多低啊。我只是回来拿忘记的东西。”说着他走向自己的座位,从抽屉里取出一台游戏机。

“因为有些事情耽误了……”

“偷听是不好的哦。”打断渚说明的茅野不满道,开始担心两人讨论业的部分被本人听到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听的?”

“大概是从‘小母兔’的部分开始吧。”他狡黠一笑。

——什么?!

果然用动物不足以形容赤羽业,他的本体应该是恶魔才对。茅野有点生气,但又不想做出不符合形象的举动,于是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渚像有杀伤力的动物?根据呢?”

“只是感觉而已……平时很温顺,但在紧要关头又相当具有爆发力的某种动物。”在亲眼目睹渚战胜鷹冈以及他在暗杀教室中的各种表现后,业能确信渚绝对不像表面上那般人畜无害。而某种隐约的直觉更让他不得不对这个相识了近三年的好友时刻保持警惕。

“……蛇。”他忽然想到,“没错,像蛇那样,将真身躲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把兔子吃掉……小茅野可要小心呢。”

“哈?”闻言,茅野下意识看向坐在对面一脸疑惑的渚,回忆起触手曾经对自己发出过的危险警告。

——渚……真的是那么危险的角色吗?

见茅野望向自己的眼神带有惊恐之色,渚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业同学别乱说啦……不要把我说得很可怕似的。”

虽然渚已然觉察到自己的确拥有杀手的天分,但如果因此而让身边的朋友们感到恐惧,就显然背离了他的初衷。

“哈哈,只是开玩笑而已。那我先走啦,小母兔们。”

为什么会有“们”字……

渚露出无奈苦笑,茅野则是不满地瞪他。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在欺负你们一样……因为是只有自己才能欺负的对象,所以不开心吗?”

渚一时没能明白其话中的含义。茅野虽然明白,但总觉得自己被耍了。

“那个……业同学。”茅野叫住正要离开的业,打算回敬他,“……不要欺负奥田同学哦。”

业的步调顿了顿,接着耸耸肩、头也不回地道,“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1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