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inko
——八百墙头反复横跳,十载见证初心不饶——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退役主催/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24】

【24】盛夏的时间

【——有你的这个夏天,假若没有谎言……】

 

“啊!小枫你看,这个超可爱呢!”

“确实,真的好漂亮!”

暑假的尾声,茅野枫受仓桥阳菜乃的邀约,一起来到市中心的商场购物。原本只打算采购新学期用品的两人,在女生天性的使然下,一直停留在服装以及饰品的楼层,完全舍不得离开。

仓桥阳菜乃与冈野日向都是茅野在3-E班里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仓桥更与她同为甜食爱好者,关系也就更加亲密了,并且仓桥也是她在班上唯一互相称呼名字的同学,此前两人也有过不少次一起出去玩的经历。尽管时刻忍受着剧痛的茅野更希望在假期的时候能好好休息或者进行个人的战斗训练,但基本的人际关系依旧不能够忽视。“茅野枫”不是宅女的设定,过多拒绝同学外出玩耍的邀请,说不定还会被杀老师找来谈人生。

虽然不可避免地还是要维持最低限度的演技,但对于能像普通女孩子一样与同班的朋友出去玩这件事本身,茅野真切地感到开心。在想笑的时候尽情地放声大笑,毫无顾忌地将琐事上的烦恼一股脑地倾倒出来,把疼痛、复仇、愧疚之类的关键词抛之脑后,充分沉浸在虚伪的日常世界里……

若仓桥知道了真相,会不会也开始讨厌自己呢。

这个“也”字并非是多余的,最早开始讨厌“茅野枫”的便是雪村亚佳里本人。

不想那么多了,反正也没有意义。现在的她已经养成了某个习惯——在悲观的念想刚冒头时就将其自行捻灭,毕竟想得再多也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还会徒增迷惘。

“小枫,我们要不要去逛逛那边?”仓桥往某个方向指了指。

“唉?!那里是……”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茅野就被拉到了店内。

“有好多新款呢,超好看!”

为什么偏偏是……内衣店啊……

茅野汗颜地望着店内琳琅满目的各式内衣与正兴奋地四处挑选的仓桥,不禁回想起曾经与姐姐一起买内衣时所留下的心理阴影。虽然仓桥的身材与自己相仿,但被别人知道尺寸这种事对她来说难度还是太高了。

“小枫不来看看吗?”

“那个……我暂时不需要。你慢慢看吧,我先去隔壁看一下睡衣好了。”茅野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落荒而逃。

刚走进隔壁的睡衣店,热情的店员就走上前来推销新款商品,“新上市了非常多可爱的款式哦,可以随便看一下有没有喜欢的。过季的商品今天也有促销优惠,第二件半价!”

本来只是想随意地敷衍过去,但进来一看她便发现这家店确实有很多很漂亮的睡衣,自己也久违地没有买私物了。时值盛夏,新品大多为睡裙或短款的睡衣套装,其中一条作为展示商品的睡裙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条吊带连衣裙以纯白为底色、软毛为花边,裙身臀部的部位还点缀有类似兔尾巴的毛绒装饰,非常可人。

这一件真的好可爱,好想要……等等,如果是自己穿的话会不会有些可爱过头了?穿起来反而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睡衣只是在家里穿而已,又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喜欢的话可以试穿一下哦。”店员前来招待道。

仓桥应该不会那么快过来吧?真的好想穿穿看啊……

最终她还是抵制不了衣服的诱惑,走进试衣间。三分钟之后——

茅野开心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自从息影后这种萌系的衣服就好久没有穿过了。她想起了自己曾拍过的童装广告,一边回想一边学着记忆中的自己在镜前开始转圈。

随着她的转身,余光捕捉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于是她在转到一半时身体突然僵硬,呆愣愣地望向店门外。

她的邻座——潮田渚此时正位于设置在店门口的男装促销区,他的一只手还停留在半撩起一件衣服的动作下,似乎是在挑选衣服时突然遇见熟人从试衣间里走出来,过度惊讶而陷入了当机的状态。

为为为为为什么他会刚好出现在这里啊!

即便是同为女生的仓桥,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偏偏却被渚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就在尴尬的气氛僵持不下之时——

“小枫,你这边怎么样……哇,这件睡衣好可爱!……啊嘞,渚同学也在啊。”只用了一眼,仓桥就快速理解了当下的情况。

仓桥的现身总算让渚反应过来,连忙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看到的……”

无地自容的茅野捂着脸背过身去,睡裙上的兔尾巴正好晃向他。

待兔子进入更衣室后,正想离开的渚却被仓桥叫住。

“渚同学,看完女生的睡衣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掉不太好吧?”

他不解地挠了挠脸,“那个……我道过歉了。而且有我在场的话会很尴尬吧……”

“明天就是开学,马上会再见面,什么都不说反而更加尴尬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仓桥在心里其实打着别的小算盘。

——小枫,我就帮你到这里了,你可要加油啊!

渚并不知道仓桥其实误会了什么,当然也不会说出茅野穿睡衣的模样其实自己已经见过一次了,并且还是在十分危险的距离下。

再次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茅野觉得今天的运气真是糟透了,她的手臂上还挂着刚换下的衣服,状况之外的店员就立马上前询问她是否满意。

这种衣服怎么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买,光是试穿被人看见就够羞耻的了。

“那个……我还是算……”

“既然真心喜欢的话,就不要介意啦。”仓桥立即接道,同时向站在身后的渚使眼色。

茅野第一次从试衣间出来时渚就发现她了,看得出来她非常喜欢这条裙子,如果因被自己偶然看见的缘故就放弃购买,肯定会留有遗憾,如此一来他也会过意不去。

“那件衣服茅野穿起来很可爱……很适合呢!”情急之下,他便下意识地把自己的第一印象说出来。

渚不仅还在场,而且又说出了那种会让心一下子揪起来的话,茅野觉得自己的脑袋又要开始过热了,整张脸又红又酸痛。

“怎么样?渚同学都这么说了,我也觉得很可爱哦!”仓桥又推了一把。

“那个……我……”犹豫不决的茅野看向渚,只见他神态自若地微笑着,于是想起了他曾经说过的、印象深刻得难以磨灭的话——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不可以吗?』

对她而言,这仿佛是必杀的强力一击。

最后的最后,在衣服以及某种未知存在的双重诱惑下,她还是乖乖地氪了金。

——为什么我会被同学一起推销啊?

至始至终她都没能想明白这个问题。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仓桥突然喊道,“小枫,我们约好要去的那家甜品店现在恐怕已经有很多人了,我先去排队等位置,你和渚同学先聊聊吧!”

还没待茅野开口,仓桥就一溜烟地消失了。

可恶,平时训练都从来没见她跑得那么快。茅野总算明白仓桥举动反常的原因了,她肯定是有了那方面的误会于是自作主张,回头必须好好解释才行。

“说起来,渚也是来商场购物的吗?”仓桥离开后,她也就不可能直接丢下渚不顾,只好随便找一些话题。

“嗯,今天约好了和爸爸一起吃寿司。因为稍微早到了一点,所以就想着先来看看日用品之类的。”

茅野曾听说过渚是离异家庭的孩子,从几年前开始他就与妈妈生活在一起,与父亲只能偶尔见面。她似乎不小心触碰到了敏感的话题。

“是这样啊,渚很喜欢吃寿司对吧?”

“嗯,没想到你还记得。”渚只是偶尔提到过一次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当然记得了。”

“那个……我还想看一下睡衣,茅野你先去找仓桥同学吧?”渚不想再打扰茅野她们。

“那我先走了,拜拜!”

渚转身走进方才的那家店里,而茅野在准备离开之际又无意地回头多瞄了一眼,只见摆在靠近门口处、被渚拿出来的那款睡衣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姐姐,为什么买这种一点特色也没有的睡衣啦……等等,为什么买男款?』

『不是我要穿的啦,是帮别人买的……跟姐姐我正在帮忙的研究所稍微有些关系吧。』

『研究所为什么需要睡衣啊?工作完后就直接睡在办公室里吗?』

『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别再问了。』

仿佛被触发了禁忌的开关,有关姐姐的记忆一下子喷涌而出。她的身体擅自地动了起来,犹如本能地追随着故人遗留在世间的最后一丝痕迹。

正当渚拿着挑好的衣服来到柜台前结账时,茅野也拿了一件同款式却不同颜色的睡衣一并走到柜台前。

“茅野……?”明明刚刚已经买了一件,茅野却又选了一套毫无特色的、朴素的长款睡衣。渚是因为过季商品降价,又对居家服装也没什么特别要求才会买的,茅野的突然折返与购买都令他不解。

“一起结账吧,正好有优惠活动不是吗?”茅野指的是过季商品的“第二件半价”活动。

“嗯,好……谢谢。”见茅野的神态和气质都与平常有些不太一样,疑惑的渚欲言又止,把想问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他甚至产生了眼前的茅野说不定其实是另一个人的错觉,此刻的她好似多了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不似往常。

波澜不惊的空洞双眸,微抿的嘴唇,凝重的神色……顿觉一直盯着别人的侧脸不太好,渚又别过了头。

这是潮田渚此生第三次见到“雪村亚佳里”。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大街上,时隔这么长的时间他几乎忘却了那次偶遇;第二次,则是在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夜。

“那我先走了,再见。”分摊完价钱后,面无表情的茅野就干脆地离开了,在错愕的渚眼中她似乎连语气都变得冷淡起来。

唯留他在原地恍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在车站前,渚远远就看到了身穿浴衣的茅野正缓缓走来。这天晚上,班里的大部分同学都受到杀老师的邀请,前来参加街道举办的夏日祭典。

“晚上好,渚!”

“晚上好,茅野。”见茅野又恢复与平时相仿的元气满满的模样,渚渐渐安心了,心想白天的那个茅野果然是错觉吧。

“那个……浴衣很好看呢。”

“谢谢!”

不可思议的是,尽管两人之间经历过多次难以启齿的事情,至今却依然能够正常地以朋友的身份相处。

祭典的会场十分热闹,满目都是男女生们形形色色的浴衣和张灯结彩的装饰,沿街的店铺更是不断传来阵阵食物的香气。

“哎呀,来的人比想象中的多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要是没半个人来的话,为师我就打算自杀了。”乔装成人类混入人群的杀老师欣慰道。

“那我们还是别来才对吧。”茅野苦笑着像往常一样充当起吐槽役。与目标以自然的模式相处,她早已形成习惯。

E班的学生在祭典上都充分发挥了平时的训练成果,千叶与速水几乎清空了射击摊位的奖品,结果被列入禁止名单;业通过计算概率揭穿抽奖摊位作假,以此敲诈到了一台游戏机;矶贝活用捞金鱼的技巧,只用一百日元就换回了满满两袋的金鱼作为食材(?)……

“大家都玩过头了啦。”

“嗯,这里都是些能活用暗杀技术中精细技巧的游戏呢。”

还有两人一边吐槽自己的同学,一边做着用一次性钩子钓出大量水球这种同样会被别人吐槽的事情,引来旁人的驻足围观。

“比琪老师也混进商工会的帐篷去喝免费酒了。”

“杀老师呢?”

“在那里。”茅野伸手一指,“因为杀老师每到月末就在喝西北风……”

章鱼正在利用他的二十马赫速度开设多个小吃摊位,同时经营。

“慢慢地开始增加分店了……占据了那些因为E班成员而提早打烊收工的店家的位子。”

“原来如此,我们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老师赚外快的间接推手了吗?”渚也忍不住吐槽这只心机章鱼。

“咻——”远方忽而传来发射的声响,转眼间一朵金色的烟花在黑幕中华丽绽放,照亮星空下彼此的面庞。接着,越来越多同样的声音争相出现,烟花通过燃尽自身来让天幕投射出多彩的光芒。

烟火耗尽自己的一切,只为发出最璀璨夺目的光彩,只为在人类的眼中化作转瞬即逝的星火,随即便化散为烟尘,不余任何痕迹于世。

“发生了很多事呢,这个暑假。”仰望五光十色的天际,她感叹道。

“嗯。”他应声,“但是我有种,到了第二学期会发生更多事情的感觉。”

“已经要到第二学期啦,时间可过得真快啊。”

——是啊,随着“末日”的逐渐迈进,一定还会出现更多的暗杀者,我们的校园生活也会迎来更多的挑战。

“自从杀老师来了以后就突发事件不断,忙到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说的没错,估计马上就要到第三学期了吧。”

——我的准备,也差不多要开始着手了……

“好快!”渚下意识吐槽,顺势望向茅野明亮的侧脸。

“然后大家就要毕业,各奔东西了呢。向着未来。”

——我的未来,到底要朝向何方呢?

“茅野,你将来想做什么呢?”

“我?还没考虑过呢,不过毕业的志向必须要决定才行……”

——完成复仇之后的我,还有可以称之为“归宿”的地方吗?

“将来啊……至少要有将来才行吧。”他不由得感慨万千。

是啊,还要必须有未来才行。

今天份的苦难依旧在她的体内肆虐,警醒着她自己的真实身份。

……

脱离大部队的两人继续在夏日祭典上游玩,但随着时间流逝,前来参加活动的游人却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会场反而正变得愈发拥挤。

“茅野,你在哪里?”不知不觉间,渚就与茅野走散了,在人山人海里两个小个子的初中生都很难找到彼此。

“渚!”追寻中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听见失落的音色在呼唤自己,渚欣喜地转过身,然而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张带有怪异花纹的惨白的“脸”,吓得他不禁发出“哇啊”一声怪叫。

“哈哈。”没有唇齿张合动作的“脸”发出了好听的声音,“抱歉,吓到你了?”

“原来是茅野啊……”

少女摘下戴在脸上有形的面具,展露出了无形的“面具”。

“这个是刚刚买来的,没想到渚居然会被我吓到啊……呐,我们待会去哪里逛?”茅野说着重新戴上了新买的面具。

“去买东西的话至少和我说一声吧,现在人那么多很容易就会走散……的……”

尚有一个音节还未完整地发出来,从后方拥上来的人群就以不可抗的力量将他本人向前推倾,于是维持不了平衡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压倒在眼前人的身上。茅野不但被扑倒得跌坐在地上,更为凑巧的是,一并摔倒的渚的双唇恰好亲吻上了面具的嘴唇部位。

面具下的茅野碍于视野被遮挡以及触感被隔离的缘故,对此全然不知情。心感不妙的渚则慌忙地起身,一边紧张地道歉一边将跌倒的茅野拉起来,“对不起!茅野你没有摔伤吧?有哪里痛吗?”

“面具”下的她突觉渚的这个关心很好笑,好笑到她想笑着回答说“其实我每天都很痛”。

“嗯……”她摘下面具摇摇头,“我也应该说抱歉才对,戴上面具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不然我也不会站不稳了。”

心怦怦直跳的渚对刚才的意外还心有余悸,但他又不敢跟茅野明说。说明反而会徒添不必要的麻烦,幸好自己只是吻上了面具而已。

“那我们去人少的地方稍微休息一下吧。”想避免意外再次发生的渚果断提议道。

两人继续向前移动,个头娇小的茅野因为身穿浴衣行动不便的缘故,几乎快要被拥挤的人群带走。

“渚,等等我……”

眼见两人又要被人流拆散,渚没多想就上前拉住了茅野的手,将她拉出逆向流动的人群。在手被他握住的那一刻,茅野像试胆大会时一样地愣住了,并又一次选择一言不发。牵手在前面领路的渚,沉默地配合着她的步调缓缓前行。

两人总算来到人员较为稀少的地方,渚让茅野暂时坐在长椅上休息,而他到附近的摊位处买饮料以及小吃。

“老板,麻烦来两杯冰沙。”

“好嘞!小弟弟你是跟女朋友一起出来玩的吗?”摆摊的人是一位身材健硕的中年大叔,面容粗犷笑容却很和善。

“不、不是啦,只是跟普通同学一起出来玩。”渚苦笑道。现在的大人难道都像杀老师一样爱八卦吗?

“可是我刚才看见你和一个小女生牵着手一起走哦。”大叔一边做冰沙一边调侃道,“哦,我明白了!少年仔,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啊,不要当缩头乌龟,大胆地把自己的感情说出来。叔叔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明明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

“不不不叔叔你误会了,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渚汗颜地摆摆手。

闻言,冰沙大叔露出一脸鄙夷的神色,“真的?大叔我店里现在正在搞活动,只要是情侣购买就可以买一送一哦!”

这种一眼就看得出是临时想出来的虐杀单身狗的活动是要闹哪样啊!渚在心里欲哭无泪,这个大叔实在太不好应付了。

“我和茅野,真的是普通朋友……”继续无奈地笑。

大叔盯着渚看了半晌,随即叹了口气,“如今像你这种诚实又纯情的男孩子真是不多见了啊,大叔我就当免费再送你一杯吧。”

渚还没反应过来,两只手上就突然出现了两碗满当当的冰沙,并且冰沙上的果味糖浆还被恶趣味地淋成了心型。再解释似乎也是徒劳,渚只好拿着买来的冰沙走回茅野所在的长椅。

“加油告白哦,少年仔!这就是青春啊!”身后传来老板的应援声。

都说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渚无奈地垂头叹气。

 

就在渚走后不久,几个似乎是高中生的男生经过,向只身一人等待的茅野搭讪。

“哟,妹妹你是一个人吗?要不要陪我们哥几个一起玩玩?”

“不用了,我在等人。”茅野婉言谢绝。

“是女孩子吗?那也可以一起来玩啊。”

“是男性朋友。”她莞尔一笑。

“切,原来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识趣的几个人怏怏地离开。

虽然不是这么回事,但也没有特意解释的必要,所以茅野选择闭口默认。而这一幕又恰好被回程的渚撞见,只听见了“原来已经有男朋友了”这句话。

瞬间,他呆愣在原地。

——茅野她……有男朋友了?

“渚,你回来啦。”见渚的身影出现,茅野伸手招呼道。

“嗯……”渚有些心不在焉地将冰沙递给她。

“怎么了?”见渚的神态似乎有些怪怪的,她发问。

“没什么……”不知为何,渚感到特别的在意。茅野有男朋友的事他从来没听说过,虽然作为异性朋友的自己对此不知情也是情有可原,但正因为这是以前完全没设想过的事情,所以还是给他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

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人呢?是E班的同学吗?还是其他班的学生或者外校的人?自己果然对茅野一点也不了解啊……那么既然茅野已经有男友,他是否不该再与她走得这么近了呢……

越往下想,他的心就越发慌乱起来。

“渚,你在发什么呆啊,冰沙都融掉了哦。”

“啊,抱歉!”闻言渚慌忙地扒了几口冰沙,结果吃得太急差点把舌头都冻麻了,嘴角也沾上了有色的酱料。

“真是的,为什么像个小孩子一样。”面带温柔微笑的茅野拿出手帕,替他擦掉了嘴边的果酱。

原本渚打算假装不知情而保持沉寂,但另一种奇妙的助力让他有了压抑不住的冲动。

『加油告白哦,少年仔!』冰沙大叔热情的话语还清晰地停留在脑海中,虽然他并没有告白的念想,但对在意的事情亦需要勇敢地向本人确认,而这句话恰好激励了他。

“茅野,你有男朋友吗?”

面对渚突然认真的发问,茅野讶异地瞪大了眼睛。在两人独处的气氛下,原先若有所思的渚一下子抛出这样的问题,实在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偶像剧里的情节。与上次的醉后的失态不同,眼前的渚显然是清醒的。

“……没有……哦……”她的心怦怦直跳。

“是这样啊。”没有丝毫怀疑,渚相信了她的话,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

又一次与预料的不同,渚问完后就没有了下文,让茅野不由得开始迷惑起来,“……为什么,这样问?”

渚简单地说明了原因,茅野听完后立刻咯咯地笑了。

“原来是误会了啊……我说渚为什么突然认真起来了,吓我一跳。”接着她说明了情况。

“啊哈……对不起是我会错意了……”听完解释后,渚也抱歉地干笑着。

——说的也是,我果然还是想太多了,茅野突然有男朋友这种事实在想象不出来。

——说的也是,我果然还是想太多了,渚会告白那种展开怎么说也是不可能的吧。

相视而笑的两人同时产生了极为相似的念头。

——能与茅野继续当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渚,千万不要喜欢我这个骗子啊,我会因此难过一辈子的……

夜穹之下的两人并排坐在长椅上,平淡地边吃冰沙边聊天,共同迎来了暑假的尾声——

评论
热度(16)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