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23.5】

【23.5】巧合的时间

 

——好热……

艳阳高挂,燥热的暑气从水泥地面毫无保留地不断外渗,腾腾而上。恒星于八分钟前产生的阳光肆意地炙烤着大地,使得周身都被一层厚厚的热气所紧紧包裹。明明早上才下过雨,天气非但没有因此凉快起来,反而变得更加闷热了,好似在点火前往竹笼内注水,势要将蒸笼内的灵长类哺乳动物煮熟。

正走在室外街道上的茅野枫现在感到非常的后悔,不仅为选择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天气出门而懊悔不已,更悔恨自己当初为何要作出染发的决定。

起初是因为想要尽量减少破绽而避免被认出来,才决定改变发色,但这一判断却给自己增添了无数的麻烦事。新的头发比想象中要长得快,发根的色差便成了更为致命的破绽,若持续染发必然耗时耗力,导致她不得不频繁使用一次性染发剂来掩盖住新生的头发。其带来来的直接结果便是,她每天洗澡时都要眼睁睁地看着大量的绿色洗澡水流入下水口,身上也时常带有化学品的气味。味道特别重的时候,她会想办法用香水或香味洗发剂的芳香来覆盖过去。

杀老师的鼻子很灵,因此她染发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也曾向她提出经常使用染发剂对身体不好,但除此之外他并无过多的干涉。虽然没有被认出来或产生怀疑,但她为之提心吊胆了很久,幸好杀老师以为那只是少女普通的爱美之心而已。

至少在目前,她不希望“自己现在的发色是染来的”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暑假就快要结束了,独自一人待在家中毫无防备的时光即将耗尽,趁开学前的这几天刚好有空闲,她打算再染一次头发,如此一来至少能让自己与一次性染发剂暂别一段时间。

此时她正走在返程的路上,从有空调的室内瞬间转移到炎热的室外,再在大太阳底下暴晒一刻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对意志力的考验。八月的酷暑让她原本就胀痛无比的脑袋时而产生眩晕感,若支撑不住就地昏倒,下场只会和铁板上的牛扒一样。然而,比起来自头部的不适,此时此刻更加困扰着她的是,急需解决的生理问题。

——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啊……

去的时候因为太热,所以顺路买了一瓶冷饮,接着便在理发店内坐了整整三个小时。回家的路只走了一半,内急就突然袭来了。更加不幸的是,她刚好走到了住宅区的中心地带,周围几乎全都是居民楼,完全没有可以借用厕所的地方。

怎么办?距离家还有好长一段距离,但她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灵光一现,她想起渚的家好像就在这附近,上次因为拿东西的事情曾到过他家门口一次,所以还记得大致的位置。

突然敲开别人家的门,原因竟然是为了借厕所,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让她觉得尴尬了。然而连犹豫的资格都没能拥有,生理上的急迫使她不得不豁出去了。

只要决定了就会一条路走到黑——尽管将自己的座右铭用在了奇怪的方面,但她已经做好了就算是渚的家人开门也要从容应对的心理准备。

遵循着模糊的记忆,甚至不慎绕了一点弯路,总算才找到了渚的家。深吸一口气,她按响门铃。

在门被开启的一瞬间,门里门外的两人都同时愣住了。

“茅野?”

“杉野……?”

茅野又确认了一遍门口的表札,上面确实写着“潮田”。

虽然疑惑为什么会是杉野友人来开门,但对方是他的话不知为何就变得好开口了。

“……借厕所?我想渚是不会介意的啦,但是现在他正在浴室里洗澡……”

“唉唉?!”

得知潮田家的浴室兼卫生间是“有且仅有一个”的瞬杀,她觉得自己真是命犯煞星,倒霉的事情全都凑到一块了。

“我帮你去催一下他吧。”杉野说着就走向了屋内。他一离开,茅野就看到了躺在潮田家客厅的沙发上、正专心玩着游戏机的赤羽业,顿时又觉得胃痛起来。

竟然要被男生们看到自己这么丢脸的样子。

然而后方已经没有退路了,茅野只能脱下鞋紧随其后进入屋中。杉野敲了敲浴室的门,道,“渚,能麻烦快一点吗?有人要用一下厕所。”

“好的……我很快就出来了。”潺潺的流水声中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渚的话总算能让她稍微安下心来,为了能在最后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尽量转移注意力,她问道,“说起来,为什么杉野和业会在渚的家?渚又为什么会……在洗澡?”

“本来今天我们是约出来一起打棒球的……你看,今天早上不是才刚下过雨吗?所以草地上的泥还有点湿的……”

“于是渚就脚底打滑,整个人摔倒在一堆泥巴里。我有拍照哦,要看吗?样子特别好笑。”业突然接过话头,说话的同时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游戏机的屏幕,“顺带一提,原本我是拒绝出来玩的。”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业你捉弄他,渚才会摔跤的……”

“是他反应太迟钝吧。”

就在两人一来一去的对话间,传自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我好了哦。”说着,散发的渚头顶一块毛巾,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

“……”“……”“……”

湿漉漉的长发仍滴着水,赤裸着白皙的上半身,只穿着一条蓝色四角裤的渚见状顷刻间僵直在原地。

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美人出浴”这个词语,但茅野深知重点不应该在这里。虽然曾经在杀老师的自制泳池里见过暴露程度相同的泳装渚,但当前的性质明显不同,于是她作出了非常符合眼下这个场景的举动——用双手捂脸。

“唔啊!……那个,对不起!……不过茅野为什么会在……我家?!”慌张的渚不知所措地又躲回了浴室,仅把脑袋探出来。由于之前脱下来的衣服脏得不能再穿又碰巧没将更换的衣服带进去,原以为是杉野想上厕所的他觉得外面都是男生便大大方方地直接走了出来,万万没想到……

为什么又要躲进去啊,笨蛋!从指缝中窥视到渚的身影,茅野气得甚者想要怒吼出来。害羞让她的内急变得更严重,已经不能再等了。

“快点出来!”

“唉……?”

“叫你快点出来啦,渚!”

被惊吓到的渚迟疑地走出来,下一秒茅野就冲进卫生间里并狠狠地关上了门。

数分钟后,她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身心俱疲。并不是上厕所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而是大部分时间她都在里面犹疑出来后应该怎么办。思索的期间,她一直感到浑身不自在,因为摆放在面前的盆中有渚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周遭的空气里也充盈着他洗澡时遗留下来的味道……

见茅野出来后,已换好衣服正在吹头发的渚关掉手中吹风机,“茅野,刚才……抱歉了。”

“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突然到访添麻烦了……”好丢脸,好想逃跑……

“唔……话又说回来,好久没见到渚散发的样子了呢。”杉野突然有感而发,“记得只有一年级的时候是散发?印象中二年级时就已经开始扎马尾了。”

“啊哈……”遇到关于自己发型的话题,渚只能报以干笑。

“但扎双马尾的时候头发一下子就变短了,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就是……”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明。

“因为用了特殊的绑法。”茅野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话头并走向渚,直接撩起他的头发开始演示起来,“先这样像普通的马尾一样扎起来,然后再这样翻过来,接着这么弄……”

只用三两下的利落手法,茅野就帮渚完成了他平时的发型。这个方法就是由她教给渚的,因而她亲自操作起来理所当然地得心应手。

“原来如此……”杉野认真地点头称赞。

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当着别人的面给异性绑头发,茅野这才开始感到不好意思。虽然转学的时候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但这次的感觉却明显不一样。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吧,再见!”留下一句匆忙的告别后,她逃也似地离开了。

“再……”欲道别的渚还没将最后的音节发出来,就被重重的关门声掩盖过去了。

屋外,疲惫不堪的茅野静静地倚靠在闭合的大门上,长叹一口气。

——今天真是倒霉啊……但是好像,也不坏吧。

评论
热度(1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