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19】

【19】礼物的时间

【——与你相识,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

 

善后工作完成后,同学们相互告别,陆续离开现场。

“渚,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有点不舒服。”两人走到楼下,茅野略显担忧地问。

“没什么……可能只是困了而已……”从刚才开始他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而他所能联想到的原因只有玩耍过后所带来的疲惫而已。

沿街大部分的商店已经打烊熄灯,路上也鲜有行人,放眼望去街道一片空荡。两个并肩行走的影子在路灯的照耀下忽短忽长,一会儿重叠一会儿分离。来自街灯的白炽光,来自住宅区内各种电器的光源,以及来自万里高空之外新月的光芒共同照亮了他们前方的路,也一并照亮了对方的侧脸。由于渚一直保持着一副魂不守舍、不在状态的模样,满腹疑惑的茅野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开启话题,两人沉默地走了好长一段路。

——『(我一时沉默 时间静止 想要马上变成大人)』

——『(明明不会悲伤 为什么会有想哭泣的心情?)』

思绪游离的渚看似在发呆,但此刻于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不久前所听到的歌声,以及身边这个女孩正在放声歌唱的画面。

果然,今天的茅野有哪里不同……为什么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难道真是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不舒服了吗?渚开始偷偷地打量她的侧脸。茅野并没有化妆,仅仅只是换了服装与发型而已,但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比平时看上去漂亮很多,就好像是另一个人。

——『(我为全新的我而感到骄傲)』

“怎么了?渚。”感受到投射向己方的目光,茅野方才发觉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盯着自己看,于是转而面向他。

目光的交接让奇怪的感觉一下子变得更为强烈。果然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想坦然地说出“茅野你今天好漂亮”这样的话……想要直率地表达感谢,感谢大家为自己办了这个生日派对,感谢茅野那么辛苦地为自己做蛋糕。有一股会让头脑猛然发热的冲动,迫使他渴望把所有的心里话一口气全部吐露出来。

“茅野,我……”渚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上前紧紧抓住茅野的双臂,“我有话想说……”

“唉?!渚你怎么了……?”茅野自然是被吓到了,对方的现状可不是用“身体不舒服”这几个字就能简单概括的。

面色像充了血般变得通红,口中的吐词含糊不清,紧盯前方的坚定双目仿佛意味着他已经下定了某个很大的决心,其神态更是彰显出本人异常激动的情绪——茅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渚。

这、这种情况,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那个吧?!

告告告告白?!渚的……告白……如果是渚的告白的话……

光是想象一下,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热得爆掉了,更别说进行“思考过后得出答复”这样复杂的程序。

“我、我……觉得茅野……今天……很……”每说一个字,仿佛都要使出全部的力量。顿时,一阵眩晕袭上头脑,渚感到自己的意识似乎要被某种莫名的存在抽离出身体,而他的主观意念则完全无法抗衡这股强大的力量,只能任由其将“自我”拖向毫无知觉的黑暗深渊——

最终,重心不稳的他伴随渐趋模糊的意识而不住地向前倾倒。

“漂……呃……”最后一个发音还没脱口,突然陷入昏迷失去支撑力的渚,整个人扑倒在茅野的身上。

“呜啊啊啊啊啊——”忽然被“抱住”的茅野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别过脸闭上双眼,突袭而来的体重更是迫使她整个人跌坐在人行道上。前一个问题还没得到答案,就马上迎来了超展开,此刻她的大脑好似运转过热的计算机中央处理器一样,几乎完全进入当机的状态。

过了一小会她才稍微反应过来,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挣扎一下而不要让对方就这么轻易地吃豆腐,又过了一小会她才发觉,渚从刚才开始就不再说话,而且压向她的重量明显不合情理——当下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

茅野终于鼓起勇气扭头看向渚的侧脸,只见他的双目紧闭呼吸平稳,很有可能是昏睡过去了。两人的脸相距很近,近到足以让她闻到他微张的口里所传出的酒味。

酒……?难道渚喝醉了?!

怪不得他刚才表现得那么奇怪。松了口气的同时,一股类似于失望的奇异感情涌上她的心头。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渚会喝到酒?而且酒量也太差了吧,居然会醉得昏过去……

“渚,醒醒!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快醒醒啊!”茅野开始用力晃动渚的身体,但他睡得很沉,根本唤不醒,“这可怎么办啊……”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渚就这样睡在大街上。这里距离自己的家并不远,于是茅野决定先把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目击者后,她咬咬牙一狠心,释放出了触手。

她先将渚的身体拖拽到自己的背上,再控制从后颈处延伸出来的两根触手穿过两人之间,使之环绕渚的大腿部位并固定,由此形成了一个触手托架。黑色的触手恰好被渚的身体挡住,哪怕被过路的人看到也一定难以觉察。如果不借助触手的力量,茅野绝对背不动超出自身体重的渚,然而一个矮小的男生被一个更矮小的女生背起来的这幅情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估计也十分诡异,但眼下的情况紧急顾不了那么多。

时令正值夏天,渚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质短袖T恤,而茅野的小礼裙更是露背的款式,因此渚的下巴直接耷拉在她裸露的肩膀上,其体温更是不断地隔着一层棉布传来。说到底两个人都是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少女,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平稳呼吸节奏的茅野早已面红耳赤,仿佛又回到了触手代谢异常时体温过高的状态中。

为什么自己偏偏要做这种事情啊……

身后的渚睡得正香,而她却羞耻得不得了。明明对方还在熟睡当中,却有种自己被占了便宜的既视感。

话又说回来,一般的情况下不是应该刚好反过来吗?为什么自己会是背人的一方、要受这种罪?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还是这样比较好,如果自己是醉酒的一方,万一触手不受控制地跑出来就糟糕了。

稍稍有些脱线的思考方式让她暂时忘却了单方面的尴尬,费了好一番工夫后,她总算将渚顺利地安置在了自家客厅的沙发上。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如果杀老师没有去修行的话,只要一通电话就可以让他将渚安全地送回家,偏偏现在又刚好无法联络到他。直接报警的话肯定也不行,毕竟渚是未成年人饮酒。通知渚的家里人来接他?可是她并不知道潮田家的联系方式,更别说是地址了……

杉野好像经常去渚的家里玩,他肯定知道吧。这么一想,茅野就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杉野的号码。

“渚他……喝醉了?!”茅野说明完状况后不久,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就暴露了其主人杉野友人心虚的情感。

“为什么听语气你好像知道什么?”

“那个……关于渚喝醉的事情,恐怕是我的责任。前原家有一瓶甜味的特调酒,结果被我不小心和橙汁搞混,当作普通饮料拿了出来……那个时候没人出现状况,我和前原就以为没有问题,没想到是渚中招了……”

比起蠢到能将酒和橙汁搞混的杉野,此刻茅野更想在心里吐槽渚醉倒的时机实在是太糟糕了。

“总之,我想问问你潮田家的联系方式。他现在在我家里睡得像死猪一样,得想办法让人来把他接回去……”

“这个嘛,恐怕……渚的妈妈,怎么说呢?是个很严厉又很可怕的家长,如果被她知道渚在同学聚会上喝醉了的话,估计会大发雷霆吧……”

“哎?那要怎么办?”

“要不,先让渚在你那里住上一晚吧。我会打电话跟渚的妈妈说,因为太晚了所以让他暂时在我家过夜。”

“等等!这个……”

“拜托了,茅野。这件事有我的错在里面,如果渚因此挨骂的话我会很愧疚的……你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对吧?就麻烦你和你的家人先照顾他一下吧,我绝对会帮你们保密的,拜托了!”

“可是……”若杉野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人住,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就这么决定了!神崎同学还在等我,我先挂了,再见!”茅野还什么都来不及说,电话那头就只剩下了忙音。

这是什么超级的展开啊,杉野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茅野实在是欲哭无泪,但事到如今好像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虽然眼下很像八点档电视剧的剧情,但渚睡得那么死,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她开始自我安慰。

不止一次地发现自己接受现实的能力十分强悍,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洗澡去了。

换好睡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她才猛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万一渚在半夜突然醒来怎么办?

因为对象是被自己当作搭档的渚,所以她一个不留神就掉以轻心了。渚睡的可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自己的家,这个家里所承装着的秘密,是绝对不能给任何人看的。

茅野迅速下楼回到客厅,只见渚依然在沙发上安然熟睡着。以前他并没有来过自己的家,若一觉醒来发现身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无论是谁都一定会感到慌张。为了摸清自己的所在地,更难免会出现到处乱闯的情况。

距离一楼客厅的不远处有一间书房,那是她平时用作触手练习的地方,因此墙壁和地板上布满了各种不自然的划痕,同时里面也堆放了大量有关生物、反物质方面的书籍,以及一些从白那里获得的有关触手的资料。那个房间的门锁早在很久以前就损坏了,因为平常都不会让外人进入家中,她也就没有留意锁的问题,但如果渚半夜醒来不小心闯进去,可就糟糕透了……

在茶几上留言?不行,关灯后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谁还能留意到字条?如果整晚都亮灯的话,渚醒来的几率就更大了,而且为了再度睡下他肯定会起身关个灯什么的……

虽然醉酒的渚在半夜醒来的几率并不高,不仅醒来还闯入书房的几率就更低了,但再低的几率也不能让她放心,而且越往那方面想象就越令她感到焦虑。

只能“那样”了吗?……好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犹豫再三,茅野还是决定以安全为第一要义,尽可能地把风险降到最低。

回到楼上,然后抱着一床被单走下来,将沙发前的茶几挪开,并在距离沙发较近的位置设置好地铺——没错,她打算今晚睡在渚的旁边。

即便渚在深夜醒来,见到自己在附近后肯定就会放下戒心。如果他打算四处走动的话,肯定要先经过她睡觉的地方,这样一来出现状况时她也能及时醒来并应对。为了不惊动自己,以渚的性格应该会在醒来后继续乖乖睡觉吧……

以上的考虑尽管仍有诸多不够全面的地方,而且也无法完全规避所存在的风险,但这已经是茅野在当时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起码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将冷气调至睡眠模式、为渚盖上一条毛毯后关灯,茅野一边用手机的光探路一边钻进被窝。度过发生了诸多事情的一天,她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然而在棉被里辗转反侧一阵后,她发觉自己因紧张而变得难以入睡。再怎么说旁边也睡了一个同龄的男生,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

双目已渐渐适应了黑暗,一个翻身她就看到了那张毫无防备的睡颜。

渚睡觉时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呢。看起来更不像男生了……

“真是的,就因为要照顾你,害得我要瞻前顾后忙里忙外的……算了,看在今天生日你最大的份上,就原谅你吧。”明知对方听不到,她才小小声地向他抱怨。

这时,她想起现在应该还没有过十二点,一旦零点过后就是第二天了。“今天”只有一次,过去之后便永远也回不来了。

“Happy Birthday,Nagisa.”抓住今天最后的尾巴,同时拥有两个名字的女孩轻声说道。此时此刻,墙上的挂钟正好将时针指向十二点整。

在“已经万无一失了”的自我催眠中,曾经即便忍受剧痛也能安然入睡的她,顺利地进入了梦乡。由于先前才进行完维护不久,少了疼痛的侵扰,这一觉她睡得很沉很沉。

评论(1)
热度(16)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