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15】

【15】白色的时间

【——将白色切开后,里面是……?】

 

修学旅行结束后的暗杀教室,又陆续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首先是政府将一部具有高智能的暗杀机器作为转学生投放到E班,随后被杀老师将其中的人工智能进行改造,让“它”进化成为性格温柔善良的二次元少女。被取名为“律”的她,现已经成了E班不可或缺的重要分子。

然后又发生了前原被女朋友劈腿,E班的同学联合为他报仇——向劈腿女与其男友进行整蛊的事情。我和渚在那场行动中乔装扮演一对老年夫妇,现在回想起来还蛮有趣的。

这段时光对于大家来说,一定是丰富多彩而又快乐的日子吧。若无时时刻刻伴随于我的疼痛,我也一定能感受到更多的乐趣。

『真想知道更多关于大家的事情。干掉杀老师,不留遗憾地生活下去。』

渚在修学旅行之夜说过的话,至今都留存在我的心中,一字不差。

现在的我已经差不多完全走出了迷茫,因为暗杀不止是我一个人的目标。哪怕出发点不一样,E班的大家也与我做着同样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杀手。

既是为了完成复仇,也是意在守护大家的未来。

因此,若这份痛苦能换来所有人美满幸福的结局,我甘愿默默承受。

然而,他的突然登场,残酷地打破了我自欺欺人的美好幻想——

 

在这个雨水充沛的的六月份里,政府将于今天投入第二名转学生的消息一早便传入了大家的耳中,而据唯一知情的律所言,那名暗杀者的战斗力要远远高于她,以她的性能甚至连对方的辅助也担任不了。在此前律曾凭借高密度的攻势牵制过杀老师,远远凌驾于她之上的高手,不能小觑。

正当大家紧张讨论之时,教室的前门被突然打开,一股微冷的寒气瞬时间涌入室内,在地面泛起一阵薄薄的白雾。众目睽睽之下,一名身着男性款式和服、将头部蒙得仅在眼部留下一条细缝的男子缓缓踏入。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衣服与特殊形状的头套皆为白色,没有一点污垢、毫无生气的惨白色。

他转而面向各位,伸出戴有雪白手套的右手,就在众人下意识将注意力放到那只手上时,一只白鸽瞬间出现。

突兀的魔术让大家吓了一跳。

比在场所有人感受到的震惊都更甚,那一刻的我如遭五雷轰顶。

这个人……这个人是……不会有错的,这名一身白衣的神秘男子是……他!

紧张的情绪甚至让我止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露出马脚。

“抱歉抱歉,吓到各位了吧,我并不是转校生哦。”他将鸽子收入袖口,“我是监护人。既然一身白,就请大家叫我白先生吧!”

那不自然的声音,极有可能是使用了变声器的缘故。

为了掩饰极度紧张的情绪,我假装自然地拍了拍心跳加速的胸口,试图像往常一样向身旁的渚搭话,“毫无预警地就穿一身白衣来变魔术,是个人都会被吓到啊。”

“嗯,除了杀老师不论是谁都一定会……”

话才说到一半,他就留意到在天花板的角落里依附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

“别那么没出息啊,杀老师!”“居然连绝技液化都使出来了!”

被大家强烈吐槽的杀老师成功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应该没有人留意到刚才慌张得一时失态的我。

“初次见面,杀老师。他是一个在性格和其他方面都很特殊的孩子,我也很想直接地把他介绍给班上的大家认识。”说着他不知从哪拿出一份羊羹,“来,这是见面礼。”

就在这一刻,白的视线突然瞄准到我所在的方向——

糟糕,他该不会一眼就认出我来了吧?几乎是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目光,我转而将视线投向最近的渚。

待反应过来之际,我就立刻后悔了。方才那无意识避开对视的心虚举动实在是失策,这下岂不是跟“此地无银三百两”没什么两样了?如此不自然的动作会不会让他反而注意到我……

说不定,他一早就知晓了我的存在。

杀老师似乎也注意到他将目光停留在同一个方向的时间有些异常,便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班上的同学们都是好孩子呢。这样的话,那个孩子应该能跟大家好好相处吧。”他转而面向全班,“那么我来介绍,糸成赶快进来吧!”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本能地集中在前门、不安地静候时,教室后方的墙壁竟被突然爆破开来,只见一名身材矮小的白发少年面无表情地直接坐到了律旁边的空位置上。

“我已经赢了,我已经证明我比这间教室的墙壁要更强悍的事实了。”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出难以理解的话语,“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够了……”

他所带来的作为武器的转学生,该不会……

“他叫堀部糸成,请大家直接叫他的名字吧!”白对着不知道该作何表情的杀老师洋洋得意道。

第一个敢于向糸成搭话的人无疑是赤羽业,却反倒被对方小看了。“你大概在这个班是最强的,不过尽管放心吧,你比我要弱多了,所以我是不会杀你的。”放开业后,他不紧不慢地走向杀老师,“我想要杀掉的家伙,就只有那些说不定会比我强的家伙而已。在这间教室里边,就只有杀老师您一个啊。”

“你刚才说的强弱是指打架方面吗?糸成同学。要想比力量的话,你可是无法达到为师这个次元的哦。”杀老师不紧不慢地开始吃白带来的羊羹。

“达得到哦。”糸成也掏出一模一样的羊羹,“因为咱们俩,可是留着一样的血的兄弟啊。”

兄、兄弟?!他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大跌眼镜。

留下放学后进行对决的宣言后,他就从壁洞处离开了。理所当然地,杀老师一下子就被提问的学生们团团包围,然而杀老师本人对此却表示一头雾水。

杀老师会有兄弟吗?同样的困惑埋藏在我的心里。但是比起来路不明的堀部糸成,我更在意的是那个作为监护人的白。

午休的时候,大量的甜食堆满了糸成的桌子,接着他又与杀老师几乎同步地拿出了一模一样的巨乳美女写真集。一人一章鱼同样喜欢甜食和巨乳这一点引起大家的议论纷纷。

对甜食和巨乳的执着……为何让我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应该没有人会把这两者的特点联系到我身上吧。低头望了望手中的超甜布丁,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想。

时间很快就到了放学后,教室的中央被用课桌围成一个擂台。白为杀老师与糸成之间的对决制订了简单的规则,只要在战斗中踏出这个擂台半步就判死刑。如此任性的规则看似荒唐,但若不遵守,怪物身为老师的信用就会一落千丈,以他的个性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更何况他对自己的实力向来充满自信。

白裁判一声令下,决斗开始的一刻——

杀老师的一根触手被瞬杀切断,光滑的断面令人一时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比起瞬间遭受到有效进攻的老师,更让所有旁观者感到惊颤的是发动攻击的一方——糸成银色的头发进化成数根极速挥舞的触手。

后天植入型,触手。

眼前的景况倏然令我陷入极度的惊恐当中。

没想到真的会是……触手。

所有人都将全部注意力投放到战场之中的时段,唯有我一个人在原地瑟瑟发抖。在谁也留意不到的时机,我展露出了至今为止最大的破绽。

杀老师的脸色变了,变成了漆黑的盛怒。“你是从哪里弄到手的!那头上的触手!”强烈的愤怒令他的话语出现颤音,声波在这间不大的教室里回荡。

“我们可没义务告诉你啊,杀老师。不过这样你就能接受了吧,虽然父母不同,受的教育也不同,但是这孩子跟你确实是兄弟。”尽管看不到表情,众人依然能从白的语调判断出他在笑,“话说老师您的表情真吓人啊。怎么了?难道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了吗?”

回忆。

在那间研究所里的记忆。

印刻有姐姐尸体的画面冲入我的脑海。

“看来,有些事情我也必须跟你好好谈谈才行了。”杀老师将断掉的触手快速再生。

“谈不成了哦,这次你死定了。”白将自己宽大袖口朝向杀老师,眨眼间一束强烈的光照射于其身上。

杀老师的身体在一瞬间发生了短暂的僵直。

“在极近距离被这种压力光线照射的话,就会使你的细胞发生扩容反应,这会让你的身体瞬间僵硬。”白做了个鄙视的手势,“你的所有弱点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糸成不断发出猛烈的攻势,迫使杀老师不得不立马使用上每月只有一次的蜕皮。而这一点依旧在白的掌控之中,因为他知道刚完成脱皮后的杀老师速度将大幅度下降,在同样使用触手的战斗中稍有差池都会产生很大影响,而且方才的触手再生也非常消耗体力——这些弱点都是我在先前获得的资料中所没有的。再加上位于场外的白用特殊光线进行干扰,眼前的局面几乎成一边倒的趋势。就在刚才,糸成所发出的强烈一击,已将杀老师作为脚的两根触手同时断掉。

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能杀死这个怪物……

仿佛是受到来自同类的感召,属于我的触手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这是极好的机会,放我出来!我要杀死它!』

触手的声音——我的杀意也久违地出现了。然而此时此刻,我却没有预想中的那般激动与期待。身旁的渚默默垂首望向手里的对老师专用刀具,若有所思,他的心中所想似乎正好与我不谋而合。

——杀老师本应该由我,或者由我们E班来杀掉才对。

心有不甘的我甚至冒出了“不希望杀老师输掉”的念头,但我同时祈盼这是一个复仇的好机会。在当下这个谁都不会留意我的时机,我大胆地将触手释放到体外,蓄势待发——若正处于下风的杀老师即将被白与糸成联合杀死,那就我来给予他最后一击。来自触手的两面夹击,他一定躲不过。

“白先生,敲定实施这种暗杀方法的人应该就是你吧,你到底还是少算了一样东西啊。”杀老师自信地笑道。莫非他还有隐藏的后手?

“才没有,我对你的性能计算是完美无缺的。动手吧,糸成!”

话音刚落,糸成发动自己全部的触手力量向目标发出全力一击。

动态视力使我捕捉到杀老师闪身后退的场面,只见被触手正面击中的木地板飞溅出木块的碎屑,而糸成的触手也在接触的那一刻被瞬间融断。

“哎呀哎呀,这位同学好像踩到别人掉在地上的东西了呢。”手持一条手帕的章鱼笑道。

此刻落在的地板上的东西,正是渚方才拿在手里的对老师专用匕首。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杀老师用陷阱与诡计一次性毁掉了敌人的全部触手。再利用之前褪下的皮将之整个包裹于其中,怪物把失去触手后立即方寸大乱的学生丢出擂台之外,这场对决便到此为止。

“用性能计算也无法轻易算出的东西,就是经验上的差距。”杀老师用一如既往的表情进行着一贯的说教,“比你稍微活得久了些,知识也就比你多了那么点。为师之所以会在这里当老师,就是因为想要把这些经验传授给你们啊。”

失去了杀死怪物的机会,我反倒松了一口气,说实话现在的我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实力也远远不及那个同样植入了触手的“同类”。不过多亏了他们的前车之鉴,给我提了醒,与目标经验上的差距,我也必须将之跨越。将来的我注定会站立于糸成刚刚所在的位置上,而且那一战绝对不容许失败。

遭受到失败的刺激,糸成猝然暴怒失去控制,迅速再生的漆黑触手,其表面出现了一条类似白线的花纹——正是与我一模一样的触手。下一秒,正要发起二次进攻的他,被白用藏在另一只袖子里的麻醉枪击晕。

“真是抱歉啊,杀老师。看来糸成这孩子,在精神状态方面还没有达到能够来上学的程度。”白将昏迷的他扛在自己肩上,“虽然才转学过来第一天,还是请让他稍微休学一段时间吧。”

“稍等一下!”杀老师打算上前阻止,想必他有很多话想要问白,我也一样。然而在他伸手抓住对方肩膀的那一刻,触手融化了。原来那身雪白的服装不只是为了营造神秘感并隐藏真实身份,其材质更是最新型的对老师专用纤维。

万般无奈之下,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白的离开。余留下的战后一片狼藉的教室,最后还不得不由我们来打扫。期间在学生们的团团逼问下,杀老师只愿透露“自己是用人工手段制造出来的生物”这种一目了然的事实,同学们一副“早就知道了啊”的反应让他震惊又失望。

“想要知道真相的话,该做的事情就只有一样。来尝试着杀掉为师吧,暗杀者与暗杀对象,这才应该是连接在我们师生间的唯一羁绊。要是想在为师这里得到关键答案,你们就只能用暗杀这种手段来提问才行啊。”留下这一番话后,他离开了教室,不知去向。

原本都多少抱有事不关己态度的大家,在目睹过这一战后皆受到了鼓舞,自觉地向乌间老师请教更多的暗杀技巧。

与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的大家不同,只有我心不在焉地思索着有关自己的事情。

绝对不会错的,那种魔术、那种说话的态度以及语气我都曾见识过——

那个自称“白”的家伙,就是柳沢夸太郎本人。

我的真实身份,恐怕就在他看向我的那一刻暴露得一干二净。

作为已故去的雪村亚久理的未婚夫,曾是“反物质生物”研究项目总负责人的他,其掌握的知识肯定对政府暗杀活动而言是极大的助力,却也是一系列事件的元凶。没有他就不会有怪物的诞生,姐姐也就不会因怪物而死去,故从各种方面而言,我都非常讨厌他。对怪物的复仇,我也更希望由我自己来完成而并非他……

在当前利益一致的情况下,他断然不会揭穿我。只不过,让他知道我潜伏在E班,总有一种让人万分不安的感觉……

隐约地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包裹在一袭白衣之下的,是远远超出我想象的恐怖。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