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11.5】

【11.5】惩罚的时间

 

“茅野同学,刚刚的文章你不仅读错了,发音也很糟糕。”比琪老师的口语授课出乎意料的严格,“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你们日本人的舌头是天生不够灵活吗?”

茅野枫不满地咂咂嘴,但又没有办法反驳。除了数学以外,她最不擅长的就是英语了,笔试还好,口语则完全没办法达到欧美人的标准。

“按照惯例,要给予口语不及格的同学惩罚,并以此锻炼舌头的灵活程度……”比琪开始跃跃欲试起来。

茅野立刻大感不妙,她亲眼见证过其他同学受到过同样的“惩罚”——对男生而言也许算是福利——原本一直小心谨慎的她终究逃不过除她以外全班都体验过的“那个”吗?!

“等等,我不要!比琪老师,咱们换个惩罚好不好?!”她想逃,但后方并没有退路。

“不行,其他同学都已经接受过同样的惩罚,只有你例外可不行。”

“唔……饶了我吧……”茅野缩到同桌渚的身后。

“渚,按住她,别让她乱动。”比琪老师命令道。

“唉?我?!”本属于场外围观人员的渚一下子被莫名地拉入战场内,顿时他茫然两顾左右为难,双方都向他投以恶狠狠的视线。

“渚你要当比琪老师的‘帮凶’吗?”“不听老师话的孩子也要接受惩罚哦。”

“这个……我……”尽管他也难以接受比琪老师的惩罚方式,但班上的同学中没有一个反抗成功过,然而他更不想被茅野讨厌。

“既然那么不愿意,由渚你来代替她接受惩罚也不是不可以啊。”

闻言,茅野不假思索地挺身挡在渚面前,“不行不行!这算什么,比琪你只是想找人发泄欲望而已吧!”

渚可谓是班里最频繁接受惩罚的学生之一,每次都让茅野很火大却又只能无能为力地眼睁睁看着。更何况这次是自己的事情,怎么能将渚拉下水。

“有破绽!”职业杀手比琪二话不说抓住机会,用双手将茅野的头固定住,向她施以深吻的惩罚。

“……唔嗯!”左右被两排书桌围困,刚好站在后方的渚又挡住了她的退路。

被深吻攻击得头脑发热的茅野不住地向后倾倒,渚由于怕她跌倒而下意识扶住她,结果反而意外地封锁了她的挣扎进而成了比琪的助攻。

第一次遭受深吻攻击,使得茅野意识趋于模糊而且双腿发软无力。结束后,她几乎整个人疲软地瘫倒在渚的身上。

“茅野,你没事吧?”眼看茅野迟迟未能恢复意识,渚顿时担忧起来。茅野对吻的防御力似乎比他想象中的弱得多,自己曾经受过hit数更高的攻击,但基本上都很快恢复如初。

半晌,茅野终于顶着一张阴沉的脸挤出一句话来,“渚好过分,竟然帮比琪老师……”

“不、不是……”渚有口难辩。

“不理你了。”

茅野使出了杀伤力极强的“不和你玩了”之术,渚受到五雷轰顶式的暴击。

接下来的一天无论渚怎么道歉,茅野也坚持一句话不说,把脸和视线通通别开。直到放学茅野还在继续生着闷气,周围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在意,但又不好插手两人之间的事。

收拾好书包的茅野一声不吭地离开座位,正准备一个人回家。拖到明天只会愈发严重,眼看就要错失今天最后的挽回机会,渚一把拉住了走在半路上的她。

“放开我。”想要挣脱,但只会让他的手握得更紧。

“茅野……”他已经明白光道歉是行不通的,“那个……谢谢你。”

一声意料之外的道谢,顿时让她挣扎的动作停滞。

“那个时候茅野其实是在保护我吧,但我却反而帮了倒忙……对不起。”面对背影,他也不改其认真的神态,“所以……下次换我来保护茅野吧。”

只见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须臾才回眸吐露出微弱的话语。

“那……约好了哦。”

——由渚来“保护”我。

“嗯,约好了。”

“不许反悔。”

“绝对不会。”

“那我就心安理得地把渚当作防护的掩体吧。”茅野回握住他的手,说出当时的渚所不能理解的、狡猾的言外之意,“但是,今天我还是不会跟渚一起回家。”

“唉……?为什么?还在生我的气吗?”他焦急地追问。

“是惩罚哦。”趁渚不注意时收回手,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着跑开了。

反应过来后,面对着那个渐渐远去的欢快背影,他无奈地笑了。

——真是,好过分的惩罚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