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07】

【07】值日的时间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有什么错?】

 

“杀老师真的不打算放学吗?”“应该不会吧,全世界都没有人能杀了他……”“交了短歌作业的话大概就能回家了,但是我不敢靠近他啊……”“现在开枪的话肯定会连名牌一起被收拾掉的。”“回不去啊……”“好饿……在世界毁灭前我要先饿死了。”……

自杀老师“谁先杀了我,谁就可以回家了”的宣言后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同学之中开始响起了细微的抱怨。这种怨声既是同病相怜的学生们在互相安慰,同时也希望间接被正悠闲坐在讲台上擦拭名牌的老师听到,但那只大章鱼完全无动于衷。

那只章鱼怪该不会是在赌气吧?茅野枫在心中埋怨,好歹考虑一下不但要强忍剧痛还要演出一副没事样子的潜伏者的难处啊!

又痛又累,好想回家……这个时候,干脆主动出击吧。

一旦决定了就绝不回头,是她最大的优点亦是缺点。几乎可以说是身体比脑子先动起来,她举手示意,“杀老师,我和渚同学还有值日的工作,要在今天内将名册交到本校总务处。如果去晚了,教务老师恐怕就要回家了。”

“嘛,既然如此,就允许茅野同学和渚同学先去总务处吧,不过事情办完后一定要回来打扫卫生哦。”

“是!”茅野说着拉起一旁还没回过神的潮田渚,“渚,快点,愣着干什么。”

“唉……?好。”取出放在抽屉中的名册,渚也离开座位,然后几乎是被茅野推出教室的。

“……那两个人竟然偷跑!”“只是送个名册而已有必要两个人一起去吗!”“烧掉!”……

似乎能感受到众人投射在自己后背的饱含怨念的视线,在老师看不到的角度,她偷偷地朝同学们吐了吐舌头,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那个,茅野同学……”渚显得有些畏缩地跟在身后。

“用不着说‘谢谢’,倒不如说是我把渚同学拉下水了,因为一个人逃跑实在不太好意思……”茅野大步走在前面。

“不,我想说,下山的话不是走这个方向……”

“!”茅野先是尴尬地僵直在原地,随即回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啊……本来是想绕远路,可以打发多点时间……”

偶尔会犯小迷糊也是茅野枫的设定之一,刚刚的那个是演技,是演技!雪村亚佳里在心中自我安慰道。

“但那个方向是后山,是到不了本校的……”

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回答啊!就不能给个台阶下吗!这个天然黑!

她只好认输甘败下风,“原来如此,刚转来没多久所以还没分清楚,啊哈哈。”

若换作以前,好面子又具备自负倾向的自己肯定不愿意自毁,但如今为了暗杀大业,就算是蠢萌的角色也要坚定不移地演下去。

下山的路是一条很长的石阶,非常考验脚程,一想到一会还要再爬上来一遍,茅野就觉得这次偷跑其实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愉快。

沉默的氛围扩大。心知渚不擅长主动开启话题,所以这个工作茅野自觉地接下了,况且她确实有不少事情想问。

“刚刚的那次暗杀,渚实在是太乱来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安全还是要摆在第一位的吧?”他与自己不一样,对怪物没有深仇大恨,根本没有理由为之拼上自己的性命。早知如此,她就不会助攻了。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由于阶梯较为狭窄,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但是说实话,那个暗杀确实很厉害呢,连杀老师都表示称赞了。谁也没想到渚还留有后手,在此之前真的一点杀气也没有。”

“……我会冒险,其实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感受到渚的声音在逐渐变小,茅野这才驻足回头,只见渚已停下脚步站立在原地,脸部在背光的状况下看不清神态,两人相隔了大约十个台阶。

“今天午休的时候,杀老师对我说,‘会被大家盯上,才证明你有实力’。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像老师那样的实力强大怪物,肯定理解不了弱者的心情吧。既不会期待也不会戒备,压根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因为他体会不到弱小……然而这正是我们能杀掉他的胜算,因为被小看了。”

自此时此刻起,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与E班同学深交的她,开始通过对话逐渐走近另一个人的内心,了解对方的所思所想,所喜所悲。

“那个时候的我大概是在想……尽管已身处于被视为失败者阵营的E班,却还是在潜意识里祈盼着‘一定要在某方面让人刮目相看’,想要让父母朋友老师知道——‘只要我愿意就能做到’……”顿了顿,面无表情的他继续言道“‘只要我愿意就能做到’,想通过做些什么让他们承认这一点,不论用何种手段。”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渚的表情突然转为柔和,“抱歉,我不应该向茅野同学发牢骚的。”这实在很不像他,受家庭的影响,许多的念想他都习惯性地默默放置在心里,从不为外人所道。究竟是因为长期的压抑终于爆发,还是茅野同学本身令人莫名地放松,给他一种渴望倾诉的冲动呢?

从前一直体验优等生生活的雪村亚佳里,曾经也无法体会“差生”的世界,但现在的她同样身处在这个既狭小又广阔的世界里,深刻地感受到了作为弱者的无能为力。

“并不觉得是牢骚话哦……我也和渚一样,有同样的体会。”她摇摇头,背过身去继续往下走,斑驳的树影打在她的瘦小而单薄的背部,“我也常常在想,如果我足够强大的话,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了。”

回馈渚的实意,她用十分委婉的话语,第一次道出真心。

从渚的角度,“结果”自然是指“沦落到E班”,但茅野真正暗示的“结果”其实远比他理解的要沉重得多。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事情和不擅长的事情,所以完全没有必要为自己表面上的‘弱小’而感到失落。”茅野跳着走完剩下的台阶,回望停留在高处的渚,“渚的话,一定有人会这么认为的——渚很强,非常非常的强大。没有潮田渚就不行了的人,一定是存在的吧。”

迎着四月和煦的阳光,茅野的笑容好似与能其周身光芒融为一体。蔚蓝的天际之下,伴随柔和的春风拂动层层叠叠的素云,那番话语此时也无声无息地印刻在了渚的心里。默默走出晦暗的树荫,他来到位于光亮处的她的身边。

相视一笑,两人无言地走向主校舍。

仅仅只是经历过一次简短的交心,初次的默契就悄然而生。

类似的默契度,将一直持续到不远的将来——

 

“渚喜欢吃甜食吗?”“我?还好吧……”“那么布丁呢?喜欢吃布丁吗?”“不讨厌……所以应该算是喜欢吧。”“情敌出现!”“唉?!”……

“哟,那不是渚吗?”“跟女生聊得那么欢,看起来在E班待得很习惯啊。”

路过三年级普通班走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谈论打断了两人关于布丁的话题。

偏偏是最喜欢的话题被打断,茅野的心里暗暗感到不爽。看情况,对方应该是渚以前所在的班级里的同学,只见三俩名其貌不扬的男生正从前方D班的门口探出头来,当着本人的面交头接耳。在椚椚丘中学,E班的设立不仅是为了聚集品行不良的学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是供尖子班与普通班的成员嘲弄。以“绝对不想进入E班”为目标,刺激学生奋发学习,通过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来提高多数人的学习效率。

闻言,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念头的两人都没有说话,本打算默默地离开——

“那个女生也是E班的吧。你看那两人,连发型都是一样的。”

“当然了,物以类聚,女的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吧。E班就是垃圾待的地方。”

“垃圾女?让人往奇怪的地方想了呢,呵呵呵……”

“哈哈,不错的想法,搞不好真是那样哦。本来还觉得长得挺可爱的,可惜啊……”

男生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一字字地流入渚耳中,像刀子划过一样刺耳。如果仅是自己遭受非议乃至辱骂,他可以一直一声不吭地忍耐下去,但如今因为自己的缘故一并连累了茅野同学,害得她也要承担这些非人的侮辱……

留意到渚不自觉地握紧拳头,茅野拉住了他的袖子,对回过头来的他摇头示意。

“不要冲动,渚。我没事的。”她的眼神仿佛是在这么说。

如果她还是雪村亚佳里的话,面对当面的辱弄,她绝对会直接或委婉地进行语言上的回击,毕竟只懂得挖苦他人的家伙她一向看不起,但她现在是茅野枫。说白了,对方纯粹只是嫉妒渚的身边有异性陪伴而已,所以才通过贬低女方来获得心理上的平衡。身为曾经的艺人,更难听的诋毁她都见识过不少,对此她是真的不在意。

见状,那些人却不知收敛,反而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看啊,在走廊上拉拉扯扯呢。”

“所以说干那一行的人都不要脸啊……”

渚的忍耐力已经逼近极限。这两个人本来只是针对自己而已,茅野同学明明什么也没有做,为什么反而是她要被那些自私自利、什么都不明白的人说三道四、进行人身攻击?

今天一整天的经历,在他脑海之中回放。

『会被大家盯上,才证明你有实力。』

『只要我愿意就能做到。』

『如果我足够强大的话,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了。』

『一定有人会这么认为的,渚很强。』

『没有潮田渚就不行了的人,一定是存在的吧。』

……

记忆中茅野的话崩断了他心底深处的最后一根弦,如蟒蛇般的怒气在一瞬间闪现。从渚身上散发出的负面情绪仅仅是一闪而逝,但仍强烈得让茅野的心跳霎那间漏了一拍。

“……渚?”

轻轻挣开了茅野的拉扯,将手里的名册递给她,渚沉默地转过身,直径来到那名口吐秽言的昔日同学面前,“请你们收回刚才的话,向茅野同学道歉。”

“喂喂,渚这家伙竟然帮别人出头唉?”

“太阳打西北出来了,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反抗的,垃圾要为同类出气吗?”

“请你们收回刚才的话。”咬准每一个音节,渚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开什么……!?”对方原本还准备继续开嘲讽,却在看到他眼神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僵直住了。

犹如冷血的巨蟒微吐信子,冰冷的目光直射人心底最柔软脆弱之地,眼前的他仿佛能够透然看穿人类丑恶的源头。好似存在有一条寒气逼人的蛇缠绕上全身、束缚住四肢与大脑,狂言不讳的两人在瞬杀中就感受到了生命的危险,生物本能的恐惧甚至让他们不住地颤抖。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感到害怕?

这小子,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可怕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冒出几乎同样的想法。其中的一人胆子更大一些也更好面子,他不甘示弱地继续顶撞,但气势与内容一并弱了下去。

“什么意思?……你、你这小子,有、有女孩子在,就开始反、反抗了吗?不像你啊,啊哈哈……”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向被你们恶语中伤的茅野同学道歉。”他的双眸寒冷依旧。这是生活在平凡世界中的两人,第一次感受到真真切切的杀气。

无论是气势还是情理上,他们都不由得心虚起来。

“嘛……确实,我们说的是有点过分了。”那个人看了一眼同伴,只见对方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刚才的话是我们的不对。那个是叫……茅野吧?茅野同学,我们向你道歉。”

只有其中一人口头上的一句话,并没有表示诚意的鞠躬,按理来说根本算不上道歉。事实上,那名一直以嘲弄E班为乐的同学在潜意识里仍旧不愿向充当受欺负一方的渚低头,只是看在茅野是女生的份上,他才稍微愿意退让,但向身材矮小的渚示弱对他而言绝对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避开渚的对视,他不怕死地补了一句:“平时一副谁都能欺负的样子,却只在女生面前逞英雄,难不成你喜欢人家吗?两个人都是矮小型的,说不定是绝配呢。”

渚还没有任何反应,一直在一旁观看的茅野先一步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起毛来:什么叫作矮小型啊,我们两个都只是发育期来得比较晚而已!况且……喜欢啊什么的,我们明明才认识两三天而已。

一旦提及恋爱的话题,作为女生更加敏感一些的茅野不由自主地感到害羞,虽然渚替她出气她很高兴,但果然此刻还是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拜托快结束吧,我的头现在更痛了。

然而,渚则作出了让那两人和她都万万没想到的回答——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不可以吗?”

“……”“……”“……”

……唉?

哎哎哎哎哎?!?!?!?!

不仅是茅野,另外两个人都刹那间震惊得张大了嘴,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若是从辩论的角度出发,这个论点的确是完美得无可挑剔。

渚他、他……他刚刚说了什么?……喜喜喜喜……喜欢……可爱的……可爱的女孩子?!我吗?!?!

茅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要烧起来了,浑身都烫得不像话。为了不因过度害羞而暴露出失态,她在心中催眠自己:这都是由于触手代谢突然异常的缘故。实际上触手在此时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触手会受主人情感的影响而产生生理上的变化,因此茅野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变热并非只是单纯的形容。

须臾,似乎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非常大胆的话,脸颊刹那变得通红的渚一下子低下头,原有的凌厉之气瞬间荡然无存。

“失礼了,我先告辞。”留下这样一句话,头也不抬的他加紧步伐笔直地向前迈进,甚至没敢在茅野身边稍做停留。

同样羞赧得无法直视对方的茅野用名册挡住红得像桃子一样的脸缓步跟上,两人之间拉开了少说有五米的距离。

转眼间就到达了目的地,渚不得不停在总务处的门口,茅野也不得不在他身边停下。放下用来挡脸的名册,她鼓起勇气看向渚。

转身面向茅野,渚挠了挠脸以掩饰尴尬,作为发言人的他理应首先表态。“那个……刚才的话,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对方……呃,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实在是非常对不起。希望,没有给茅野造成困、困扰……对不起!”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和渚刚刚认识没几天不是吗?啊哈哈……”再停留于这个话题,茅野觉得接下来就要冷场了,“……谢谢你刚刚帮我说话,很帅哦,渚同学。”

“不用道谢,说到底,茅野也是被我连累了,对方毕竟是我以前的同学……”感到气氛开始恢复正常,渚也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还浮现出了,一种名为“庆幸”的心情。

果然还是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

想要保护谁,也想被谁需要着。

回顾今天一整天的历程,不论是为了获得承认而舍生冒险,还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挺身而出,他都完全不觉得后悔,当然,除了最后那句不经大脑思考就说出来的蠢话……

“就像杀老师所说的,会被人盯上,才证明你有实力。”茅野道,“渚很强哦。”

“是这样吗……谢谢你,茅野。”这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不知为何比从其他人的嘴里听到更加让他感到信任,也更开心。

“渚刚刚叫我‘茅野’了呢,终于不用敬语了。”将名册挡在身后,她露出微微一笑。

“唉?”经提醒,渚才意识到这一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既然改口了,就不许再改回来了!说好了哦。”不待对方回应,茅野就一把推开总务处的大门,率先走进去。

“嗯。”门外一声非常轻的允诺,飘入她的耳中。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潮田渚对于“‘喜欢’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依旧没有确切的概念,可是一旦提及“可爱的女孩子”,他在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来的形容是“像茅野枫一样的女孩”。当然,他不会将其说出来——

这是唯一一个,他绝对不想让茅野知晓的秘密。

评论
热度(15)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