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枫的时间》【05】+【5.5】

【05】关系的时间

【——死亡从来都不会是美的。】

 

雪村亚佳里,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茅野枫,正在和转学后第一天认识的新同学潮田渚一起放学回家。

进度会不会太快了点呢?应该没有显得太刻意吧……头好痛,已经演了一整天,没想到连放学后都要继续演下去。不过为了尽快拉近关系,这也是必要的。

事实上,她心中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融入班级的作战计划很成功,也顺利地与“主角”打好了交道。在班级中的活跃并不会影响营造出的低调印象,只要在暗杀行动中一直充当辅助的角色就能绝对降低存在感。接下来只要让大家对她与“主角”的二人组习以为常就可以了。

“茅野同学……?”

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完全掩盖自己的杀气。所以需要一个挡箭牌,帮我夺取众人的注意力。但是,要怎样才能让“主角”更引人注目呢……

“茅野同学!”渚稍微调高了一下音量。

“唉?!什么事!”茅野吓了一跳,惊得兔耳马尾都立了起来。

“抱歉……我看你好像一直在发呆。在想事情吗?”

“啊,对不起,明明是我邀请你,却还心不在焉的……”

“没有的事,其实我……觉得茅野同学很厉害呢,这么快就能跟班上的大家打成一片。”

“也没有那么夸张吧……”茅野枫装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但是,大家也很关注渚呢。”

“……我想大家只是注意到我换了发型而已。”他别开脸,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不论从前亦或是现在,自己都充当着班上的透明人。“但是……没想到茅野同学刚来,一下子就发生了那种事。”

渚无意中的话,一下子让茅野的心咯噔了一下。

“……是啊。”她刻意将语气稍微提高一些,以免显得心虚。没想到这一点这么快就被注意到了。这么巧妙的时间差,真的不会被人怀疑吗?“这么一想,也确实是太倒霉了呢。”作出苦笑来回应,她趁机扭头看了一眼渚,渚的神情很自然,似乎真的只是无心提起这件事而已。

如果这种神情也是演出来的话,那他肯定是比我还要高明的演员了。这么一想,枫稍微放心了一点,但转念一想,渚不怀疑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怀疑,果然还是继续保持警惕比较好。

如果顺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渚是时候要询问自己转学的原因了吧。对此她早已准备好了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疑点的理由,但渚并没有按照她的推测来行动。

“今天我们尝试了几次暗杀对吧?结果老师都是毫发未损。”

“嗯?对啊。”这个突然的话题让茅野始料未及。

“班委,也就是矶贝刚刚跟我说,明早计划开展一个突袭项目。明天我和你都是值日生,第一节课上课由我来喊‘起立’,把这个作为信号,然后大家一起发起射击,采用弹幕战术。枪的话,就事先藏在桌子下面。”

“原来如此,听上去可行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事实上她根本不相信这种半吊子的作战计划能够成功。除了自己,班上没有任何人见过那个怪物的真正面目……尽管搞不懂怪物为何要变成那副滑稽的模样,还有模有样地当起了老师,但她绝对不会被那样的外表所迷惑。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走到了岔路口,从这里开始两人回家的路就不同了。这对她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至少现在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她家的具体地址。

与渚告别,继续往前走一段路,来到家门口,取出钥匙,开锁——

在门扉完全合上的那一霎那,茅野枫——雪村亚佳里的身体摇晃着倾倒,最终重重地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另一边,忐忑的潮田渚刚回到家,一眼就望见母亲在厨房做饭的背影。

幸好,今天妈妈的身影是明亮的。

心中的不安稍微卸下了少许,他开口道:“妈妈,我回来了。”

尽管母亲在大部分时候都能保持一副温和的模样,但那仅仅只停留在表面而已。实际上,哪怕是很小的事情也会触碰到她危险的爆发按钮,让她瞬间暴走。不擅长吵架的父亲受不了在盛怒时变得十分可怖的母亲,两人早在几年前就分开了。故在长期的相处过程中,渚渐渐学会了如何辨识人的光亮面与阴暗面,以推测对方的真实心境与下一步的行动。在光亮面时提出要求,在阴暗面时绝不反抗,这是一直以来母子的相处模式。

“欢迎回家。”

心情不错的母亲一回头,就看到了渚的新发型。

“渚?你怎么把头发扎起来了?”母亲脸上明亮度骤降,已然接近暗线,“这样就看不出是长发了吧?”

不好!妈妈还是生气了吗?渚一下子警惕起来,现在不是反抗的好时机,可是……

“但是妈妈,我还挺喜欢这个发型的,能不能……”

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反驳,渚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这种小事惹母亲生气的话,根本得不偿失……

对母亲来说,渚就是她人生的第二轮,孩子必须遵照她的意愿,考上自己当初落榜的那所大学,进入自己当初没能进入的公司工作。母亲总是把“真希望要个女孩子啊”挂在嘴边,根本不把渚当成男生来看待,甚至强迫他留长发,只因母亲遗憾自己在青春期一直只能是短发。对此渚唯有默默忍受,乃至渐渐习惯。

“嘛,算了,这个发型看上去也挺适合你的。”潮田广海说着,将做好的菜放上餐桌,坐到他的对面。

母亲的神色竟然又恢复明亮了,脸上的笑容发自内心,显然是遇到了特别好的事情。渚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笑得如此开心了。

“谢谢……妈妈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很好呢。”

“嗯嗯,最近遇到的尽是一些好事,连超难抢到的打折商品都……”笑容满面的她点点头道,瞬间打开话匣子,“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前几天妈妈加薪了,所以晚上就想到发廊里换个新发型来犒劳自己。你猜我在理发店遇到谁了?就是那个息影了很久的天才小童星磨濑榛名,就坐在我隔壁哦,妈妈以前可喜欢看她演的戏了。现在稍微长大了一些,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多优秀的女孩子啊,年纪轻轻就小有成就,真想要一个这样的女儿。可爱的女孩子,真讨人喜欢呐……”

妈妈又来了……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渚还是很感谢这个“未曾蒙面”的明星救了自己。

“妈妈要到了她的签名哦,可惜的是她拒绝了合影的要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毕竟本人还在息影,事务所也有相应的规定……明明跟渚是同样的年纪,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你呀,应该更争气一些……”

母亲滔滔不绝地唠叨着,默默把饭菜扒进嘴里的渚只能以苦笑应对。前几天母亲都因为加班常常晚归,早上又很早出门,想必她为了向自己炫耀这件事,已经憋了好久。

“啊,对了,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哦。”母亲故作神秘地将脸贴近自己的儿子,“磨濑榛名她在椚椚丘上学呢!”

“……唉?”原本还在神游的渚被这句话一下子拉了回来。

“虽然她没穿校服,但书包上学校的校徽被我看见了……因为她向我交待不能说给别人听,所以你也千万不能说出去哦,会给人家添麻烦的。”

“是……”所以您也不要这么随意地就说出来啊……

渚已经开始怀疑母亲的同事都知道这件事了。

“你平时在学校的时候也多多留意一下,看看能不能跟她交朋友。要是能成为好闺蜜的话,就能要到电话号码了呢!”

等等,为什么会是闺蜜?!

“但是,一想到人家是在本校,而你却在E班的旧校舍,你们两人根本没机会见面,妈妈就失望至极。”语气突变得沉重,母亲的阴暗面要来了,“虽然我有跟她说我的孩子也在椚椚丘,但根本不敢说出来你在E班,就怕对方笑话。你要是争口气的话,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当初母亲得知他被分配到E班时,整整三天都在大发雷霆,无论自己做什么都被指认为忤逆她的心意,换来的只有一顿顿的痛骂。这样的记忆,渚已经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都初三的人了,一定要努力知道吗?这个学期的期末你一定要拿出点成绩,考进年级前五十,这样才能离开E班,不然那会成为你一生的污点!……好了,吃饭吧,吃完就马上回房间学习!”

还好母亲这次碎碎念的时间持续得不长,但往后类似的场景还不知道要重复上演多少次。更别说班主任变成了怪物的现在,同班同学们都成了所谓的“杀手”,在学习之余还要负责暗杀行动。在竞争激烈的名校椚椚丘里,如此还想考进年级前五十实在是太难了……

“好的,妈妈。”

做不到的吧……无论怎么努力……

既不够聪明,也没有特长,就连最基本的男子气概也不具备。这样的我……

看不到前路,找不到方向。走一步算一步,得过且过。

至少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在不远地将来,那间暗杀教室将彻底地改变自己。

 

当雪村亚佳里醒来时,她并没有对自己的突然倒下感到意外,反而是淡定地取出手机查看时间。自己足足昏睡了两个小时。

在即将着地的那一刻,她就预料到自己很可能会陷入昏迷,但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任由意识渐行渐远,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

失去意识的时间比预想中要长,果然是因为一回到家突然松懈的缘故。她不由得想起曾在电视上看过的一个真实案例,一名煤矿工人被困在坍塌的矿井里足足三天,被发现时他仍有生命体征,却在被搬运出地下的那一刻猝死。紧张的神经在一瞬间放松,亦是足以致命的。

脑部的疼痛让她很快清醒过来。将脱掉的鞋子随意仍在玄关里,她直接上楼走进了浴室。

以往的她偶尔也有忘记把鞋子摆好的时候,然而现在再也听不到姐姐在身后责备的声音了。想拼命做一些傻事让姐姐出现然后阻止自己,哪怕出现的是鬼魂也好,只要姐姐喊一声“停手吧”,她就可以马上把复仇什么的全部抛在脑后。

脱掉衣服,将自己泡在浴缸的热水里,疲劳总算消散了大半。类似的闲暇时光适合用来胡思乱想,让她说不清这到底是放松还是另一种煎熬。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幽灵存在就好了。

最近她时而会不自觉地去留意那些与灵异相关的信息。尽管如此,她还是固执地当一个无鬼神论者。如果世界真的是由神创造的,如果人的生死真的是由神来决定的话,那干脆一并向神明复仇吧。

洗完澡后,她到厨房里简单地煮了一碗素面来垫肚子,接着又觉得不太够,就打开冰箱吃了不少点心。虽然以前也喜欢吃甜食,但植入触手后的自己明显变成了完全嗜甜如命的体质。大概与维持触手需要消耗大量能量有关,高甜的食物能快速补充糖类与热量,有助于为脑部供能。

由于此前昏迷了足足两个小时,疼痛更是让头脑愈发清醒,毫无睡意的她只能没有干劲、百无聊赖地躺在房间的床上。因为早就决定只当个能混进E班的差生,此刻的心情又很烦躁,所以她不想写无聊的作业,更何况思考会让头痛加剧。

但什么事也不做更是一种难过的煎熬,于是她下到客厅打开电视,打算随便看点什么节目来打发时间。

绝大部分的电视节目都在讨论有关月亮消失的话题,她连续换了几个台才终于找到一个正在放送电视剧的频道,而该频道正在重播的恰恰是她以前主演过的一部知名连续剧。

“我要杀了你!”萤幕上的她正极力撕扯着一名成年主演的衣领,声嘶力竭地怒吼,“我和你才不一样!”

那是磨濑榛名最有名也是最受观众赞赏的一部作品,她作为主人公在其中饰演一个出生在贫民窟里的叛逆孤儿。作为主角的女孩原本与父母相依为命,过着贫穷但幸福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女孩的父母被意外卷入一场黑帮的枪战中双双毙命。外出回来的女孩得知这个消息后,愤怒而失去理智地趁夜悄悄潜入黑手党的内部,舆图趁黑手党首领熟睡时将他暗杀,却被身手矫健的首领发现并阻截。看似冷酷的首领听闻她的遭遇后,心生愧疚与同情,表示愿意收养她并授予杀人的技巧,直到她有足够实力向自己展开复仇。倔强的女孩毅然拒绝并逃到城市,独自一人过了几十天异常艰苦的流浪生活后再度偶遇首领,才不得不接受这个约定。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主人公不断暗杀又不断失败,同时在日渐的相处中对首领与他带领的黑手党成员们产生了名为亲情的依赖。在仇恨与踟躇中,她不断地成长,最终慢慢放下的复仇的念头。然而,一名暗恋主人公又不知女孩早已改变心意的的少年为帮助她复仇,实行了一个精妙的暗杀。在故事的最后,主人公为保护首领被子弹正中心脏,没有任何遗言便离开了人世。

很多观众评论说主人公最后死亡的场景被演绎得很凄美。换作是以前的她,肯定会对这样评价很受用,但在目睹了真正的死亡、经历过现实的悲剧过后,她就对此类的言论异常反感。现在,所有的悲剧都只能给予她一种“再也不可挽回了”的无奈感,毫无凄美的说法可言。一个生命的逝去,可以是悲壮的、惨痛的、残忍的、伟大的、平淡的、低贱或高贵的,但不应该是美的。

——死亡从来都不是美的。

 

 

【5.5】双马尾的时间

 

“渚你小子行啊,昨天不跟我打招呼就一个人先跟转学生回家了。第一天认识女生就下手,这还是我认识的潮田渚吗?”

一进教室,茅野枫就看到杉野友人用一只手臂搂住潮田渚的脖子,另一只手揉弄他的头发,嘴里说着调侃的话。

“别开我玩笑了,杉野。”小个子的渚用力挣扎,余光捕捉到门口的身影后顿时慌了神,压低声道,“茅野同学进来了!”

茅野装作没听见他们的对话,一如往常地打招呼,“早上好!渚,杉野同学。”

“居然只对我用敬语吗!”杉野顿时受到一千点伤害,“渚你到底干了什么!”

“什、什么也没有啊!”

待杉野离开后,渚略带迟疑地走近已经坐到座位上的茅野。“那个……杉野的话,请不要介意。”

“嗯?你们说什么了吗?”后者开始零破绽的装傻,转而又注意到了对方的发型,“头发……又绑回以前的了?”

“啊,这个……”他不好意思地挠挠脸,“其实我正想拜托你……”

五分钟后——

前原阳斗刚踏入教室就愣了愣,接着伸手指了指窗边的位置,“他们两个是在干嘛?”

“如你所见,”附近的冈野日向接过了问题,“在绑头发。已经好一会了。”

茅野似乎用了什么特殊的绑法而让马尾从外观上看起来很短,于是在解开头发后,渚就不知道怎么再绑回原来的效果了,便请求茅野能够教他这种绑法。由于是教学,茅野绑得很慢而让渚能从面前的镜中看清每一个步骤,同时还加以细致的说明。

“看上去……好像小动物在给同伴顺毛。”

“噗,我也这么觉得。”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