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inko
——八百墙头反复横跳,十载见证初心不饶——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退役主催/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枫的时间》【00】

【00】雪的时间

【——好想再看一次雪。】

 

终于完成了。

用力倾轧后方的椅背,我作出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肩颈处立刻发出关节的噼啪声。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感觉脖子都僵硬掉了,听说年轻人当中颈椎病的发病率正在逐年攀升,我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下呢……

一边考虑着自己肯定做不到的事情,一边把视线移向设置在书桌上的时钟。

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凌晨三点了,我又一次因为太过投入而忘了时间。方才一直在整理的题目其实并不着急,晚一点再弄也没关系,但一开始着手,我就好像妹妹形容的那般,如脱缰的野马似的怎么拽也停不下来。

这是我最后一年从事自己梦寐以求的职业,因此总是一不小心就会努力过头,毕竟以后的我很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虽然有些遗憾,但当初父亲同意我当老师,已经非常勉强了吧?我的梦想已经实现过一次了,再奢侈下去就是任性了啊……

在我提出想成为教师的时候,公司的业绩似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爸爸他肯定希望有人能从旁协助。在我的百般坚持下,他才不情不愿地默许了我的志愿,大概也是明白我没有经营的才能……

『既然不愿意继承家业,那就找个能继承家业的夫婿吧。』他怏怏不快地留下一句话。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如今却不得不印证了。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头脑却似乎因为晚睡的亢奋而依旧清醒,不知不觉间又回忆起以前的事——如果人生注定会分为几个阶段的话,那我现在一定处于人生的转折点吧。

一年前,得知雪村制药即将被收购的消息时,我也是着实吃了一惊,因为我远远没想到公司的经营状况竟然已如此惨淡,这才突然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就在那天晚上,父亲罕见地约我面谈,原以为他是要求我回家里帮忙,但他竟然询问我是否认识柳沢夸太郎先生。

柳沢先生的大名我当然听说过,他是我曾就读的那所大学研究室里从事科研的学者,据说年纪轻轻就取得过多项瞩目的成就,是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天才,不过我与他似乎只有几面之缘……

为什么父亲会提起他呢?

很快我便知晓了答案,因为柳沢先生正是收购雪村制药的那所大型生物科技公司的公子。

这实在很令人吃惊,但更让我吃惊的事情还在下面。

父亲希望我代表公司与他私下接触,并直言不讳地表示他是很好的夫婿人选,而且他还坦言这同样是对方的意思……

过大的信息量让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惊诧了大概半分钟后,我才明白自己是被相亲了。老实说,一直以来我都缺乏与异性交往的经验,一下子让我和不太熟络的人交往,实在……但是我先辜负家人的期望在先,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刚开始的几次接触,使我发觉柳沢先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相处,他是个幽默而又健谈的人,与他的第一次约会感觉还不错。但一想到他是掌握公司命脉的大人物,潜意识里就很难对他平等相待,以至于无意中就会开始使用过量的敬语。尽管我本人很欣赏他的成就,但始终难以对他产生类似恋人般的感觉,虽然我本人也未曾体验过恋爱的情感就是了。

将他作为我的未婚夫介绍给亚佳里时,她表示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差,可算是让我松了口气。不料她回到家后却立刻追问我,是否真的自愿同意这门婚事。

我撒谎了,几乎是下意识地。

『“那个人”真的没有逼迫你吗?』她满脸狐疑。

亚佳里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甚至不愿开口叫“爸爸”,一直都是以“那个人”来称呼。

知道我不擅长撒谎,她专注地盯着我的脸等待回答。

『我与柳沢先生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与他相处也很愉快,并没有不愿意啦。』

一半的伪装,一半的真心。这大概是我长这么大所说过的最完美的谎言了。

『亚佳里也是……父亲他虽然给人的感觉很冷漠,但好歹叫一声“爸爸”吧……』

她这才不快地咂咂嘴,别过头去。

那次算是成功地把话题引开了,但之后类似的事情还要重复多少次呢?

想着没有答案的问题,睡意总算袭上疲惫的身体。我做了一个很舒服的梦,可惜梦的内容记不清了。

 

哼着小曲走出家门,踏上通往自己所就职的椚椚丘中学的道路,这是我一天当中身心难得能够完全放松的时间。行道两旁的樱花已然盛开,粉色的花瓣随风纷飞而落,宣告着春意正浓。去年是一个暖冬,只下了一场很小的雪,真希望今年能下一场大雪呢。从窗户眺望屋外纯白的世界,总会让人感到心情格外的平静舒适。

明明还是春天,我竟然已经开始盼望起冬天来,真是太心急了。

充实的每一天让我感到时间流逝得异常快,尤其是格外珍重的当下。越是珍惜的时光,逝去得也越猝不及防,说不定等回过神来就能看到美丽的雪景了吧?

白天担任教师之余,晚上的我还要前往柳沢先生的研究所帮忙当观察员。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当当,而我又不想因此怠慢教学工作,为此只能压缩自己的睡眠时间,但也因此导致工作中出现更多的失误。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柳沢先生对此感到强烈的不满,命令我在明年辞去教师的工作,专心协助他的科研。

我没有提出异议的话语权。

如果我不那么笨手笨脚,而是更加优秀,或许就不会造成当下的结果了吧……

现在的柳沢先生似乎对我完全厌倦了。一开始友好的态度如今已荡然无存,只把我当作佣人使来唤去,一旦做错事或者手脚慢一点,就会招徕他的责骂。我们两人的婚约依然有效,可柳沢先生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我至今也摸不透。

此时此刻依然能够担任教师,我就觉得非常幸福了,哪怕这份幸福注定是短暂的。

有人愿意收购经营失败的雪村制药,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公司真的破产,所要承担的债务必然是不可估量的,就连我和妹妹现在居住的房子肯定也会被银行收去当作抵押……就算我无所谓,那么亚佳里呢?她还处在念书的年纪,如果得知家里的经济状况那么差,肯定会勉强自己再度出去工作的吧。我可是教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学生由于我的缘故而被迫放弃学业?

亚佳里是我的第一个“学生”,从小学时辅导她功课开始,我就是她的老师了。

但在成为一名教师之前,我首先是一个女儿,亦是一个姐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长女,既然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那么必须为家人做点什么才行。

已经足够了。

带着“没有退路,只能往前冲”的气势,我又一次登上神往的讲台。

面对去年的3-E班,我始终没能成功地鼓舞起他们的士气,这件事一直令我抱憾,只希望他们在进入新的高中后能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振作起来、重拾信心。新一届的班级,我一定吸取经验教训、尽最大的努力,这次,一定要……!

尽管同学们皆因不同的理由而来到这个吊车尾班级,但这世上不存在毫无价值的人,他们之中的每个人其实都拥有自己的专长,只要好好地发掘出来,就是独一无二的闪光点。每个孩子,都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而我作为教师的职责就是……

——为什么我会这么热衷于成为一名老师呢?

不仅是周围的人频频提出,连我自己也抿心自问了好几遍。

思索再三,我所得出的标准答案是,我喜欢学生们投向老师的眼神。

渴求的目光、畏惧的目光、希望的目光、厌恶的目光、尊敬的目光……哪怕出现故意避开对视的情况,我也认为那同样是一种饱含深意的目光。我喜欢,身为老师时被学生所注视的感觉,无论是怎样的目光,我都会确确实实地接纳,并好好地用目光来回应;我喜欢,拉着迷途的孩子走到阳光下的那个刹那,我坚信每个人宝贵的一生都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

他们注视着我,我也注视着他们。被注视者与注视者之间的关系,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一种强烈羁绊。他们需要我,而我更需要他们。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

每当我说出这句台词,就不得不失落地面对自己的执教生涯又少了一天的事实。

在只有一个人使用的教职员室里收拾好东西后,我动身前往研究所。

今天的鼓动好像也失败了啊,我是不是不适合当老师呢?……不行不行,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若连作为教师的我都失去了信心,被抛下的学生们又该怎么办?

一想到将要与那个人见面,就觉得不振作起来不行。

虽然工作很辛苦,也时常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能够与他聊天总是让人感到十分的舒心。每天,我们都互相诉说着各自的经历、困惑、烦恼乃至秘密,一起编写给学生的试题……仿佛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有永远说不完的话题。他既博学多识,举手投足更是优雅而又温柔,完全可以成为一名很棒的老师。

不知从何时起,就期待着每天与他的见面。

能与他相遇,和能够成为老师一样,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所以,要更努力一点才行啊!

机械感应门应指令开启,连我自己都不禁感受到走路的步伐比平时更大了。

“晚上好,‘死神’先生。”

今天也要精神百倍地笑出来。


评论(3)
热度(37)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