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日】《新婚夜》(Fin)

【新婚夜】

 

【1】

清冷的水冲打在肌肤上,微凉,却盖不住体内的暖意。

——快冷静下来。

一岐日和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而且是滚烫。她必须想点什么别的东西来转移注意力。

用冷水冲洗身体的感觉似曾相识……好像是当初为雪音进行契之前的时候。没错,当时为了送失去意识的夜斗到小福小姐家,自己也染上了安无,必须用神社内的圣水冲洗。那时候还是冬天,水异常冰冷,再加上夜斗性命危在旦夕,无论是身心都凉透了。

——他和雪音君都能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

这么想着,日和顿觉此时流经体表的水变得温暖起来。

 

自从认识了夜斗之后,真的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自己的生活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变成了半妖,与夜斗神结缘,认识了仿佛家人一样的雪音君、小福小姐、大黑先生,解除了与夜斗与毘沙门天小姐的误会,知晓了夜斗的过去,以及……

那一场战争。

是的,用战争来形容完全不为过。彼时,“不和”在众神之间蔓延,无数大型的风穴被开启,妖怪横占整座城市,无论是此岸还是彼岸都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幸好,夜斗在那场大战中活了下来……

那一天,浑身是伤的他站在她的面前,笑着说:“我回来了。”看到他平安无事的那一刻,热泪霎那间盈眶,她不能自己地扑入他的怀中。她想紧紧地抱住他,确认那不是一个幻觉,他真的好端端地在这里,可又怕过度用力弄疼了他的伤口……

“欢迎……回家。”

她哽咽着,连话都说不清楚。眼前的场景与夜斗从黄泉归来之时巧妙重合——他很有可能一去不返。她其实很想再任性地补充一句:“请不要再离开了。”她不想再体会一次那仿佛丢失了重要之物的感觉,不想再看到心爱的人命悬一线……

她绝对不要忘记他。

 

然而也是因为那次的事件,日和变成了类似半神半妖的奇怪的体质,甚至还引起了高天原不小的轰动。在举头三尺有神明的日本,没想到竟然连活着的人都能成为神明。而她最早的信仰来源,竟然是被夜斗利用自己的身体派(an)发(li)了广告的同学们。

日和忍不住笑出了声。

现在一岐日和已经二十岁了,今年是他们相识的第五个年头。从一开始对他的一无所知,到渐渐了解他,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一切都那么令人惊异,令人感慨。

连本人也料想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发展到这一步。

 

【2】

那天,夜斗在三更半夜突然闯入她的房间,一脸哭丧地说“对不起”,说都是因为他,害得自己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了,还语无伦次地说着“我会对日和负责的……”之类的话。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是生气,非常非常地生气。她直接对他使用了一记过肩摔,大骂他是笨蛋、世界上第一笨的神。

气着气着,她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又有点想哭。

——我的话,能和夜斗你们在一起就很满足了。

——我啊,完全不后悔与夜斗相遇。此岸也好,彼岸也好,大家都是我珍视的家人啊……

“为什么夜斗你总是不明白呢……”她埋头,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夜斗实在是太笨了,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那时候竟然狠心断了缘……如果不是自己最后想起来的话……断缘才不是为了我好呢,倒不如说那是最糟糕的结局。

因为……

与夜斗以及大家变成陌生人的关系,失去所有共同相处的记忆……才不想让那种事情发生啊!一直以来,夜斗都是很重要的啊!

日和猛然发现自己竟不自觉地落了泪,还将最后一句话吼了出来。

更加吃惊的人是夜斗,面对流泪的女孩子,他不知所措。

 

夜斗他又一次把事情搞砸了,他明明希望让日和开心,希望看到她的笑容,希望……不,他其实一直都很自私,曾经擅自地以为只要断了缘就可以帮到日和,尽自己神明的职责,让她得到幸福。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而且还伤害了日和……

这一次也是一样,刚才说出的那些话全部都是借口,潜意识里他只是自私地想占有日和而已。对于日和体质的改变,他不能完全否认自己没有过“庆幸”的念头:现在的日和,是不是已经成为彼岸之人,可以属于自己了呢?

所以,在听到日和的话后——无论是从前的“我绝对不会忘记夜斗”“我不要斩断我们的缘分,我想要和夜斗在一起久一点”,还是现在的“一直以来,夜斗都很重要啊!”,他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期待——他既为弄哭了日和而自责,又无法克制住有些高兴的心情。

他真是又自私,又卑鄙啊。

“我真的……对日和来说很重要吗?”

他想知道那个回答,他是否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

 

日和突然想起,不久前经历过大战,夜斗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她也许是太过分了……

只见夜斗吃力地坐起身,背对着她问了一个她从没想过答案的问题。

她想马上回答“当然啊”,又顿时犹豫起来。她意识到夜斗的这句话是非常认真的,听到答案后断然会再问一句“为什么”。那自己又要如何回复呢……

因为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啊……

为什么,在不经意的时候,她会时常想到他。

为什么,在险些忘记他的时候,她会那么地痛苦。

为什么,在他突然音讯全无后,她会立刻焦急地寻找。

为什么,在误以为他已经死去后,她会感到如此地绝望。

为什么不想忘记,为什么那么在意……

辗转与此岸与彼岸之间,她好似有着双重身份,用其中一个身份来与家人和朋友相处,用另一个身份接触那边的世界。而她是从何时起,变得越来越离不开那边的世界呢?一开始与夜斗接触,只是为了解决体质问题,但现在早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她只是想与夜斗在一起,仅此而已。

为什么会想要在一起啊……

也许对夜斗来说,她只是一个信徒而已。夜斗以后肯定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信徒……她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惟一一个。

“当然……重要啊。”

因为——

夜斗是她的神明。永远的、唯一的神明。

 

为什么会生气呢?

事后日和也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夜斗超级迟钝,没想到自己更加迟钝。

——因为想要的告白,根本不是这样的啊!

 

“谢谢你,日和。”

夜斗的耳根有点发红。似乎是为了掩饰尴尬,他揉搓着后颈。

“为什么要道谢?”

那份感谢的含义,是什么?他就只有……感谢,而已吗?

……完全搞不清楚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啊。总是擅自地出现又擅自地消失,擅自地缠着自己又擅自地保持距离。

一直以来都是她追寻着他的身影,好害怕有一天自己会跟不上他的脚步。

跟丢了,变淡了,忘却了,消失了。

自己对夜斗而言,也是重要的吗?

夜斗站起来,转身面向她。

四目相视,日和有些恍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觉得夜斗的眼睛非常漂亮,每每仿佛磁铁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那是人类不曾拥有的双眼,是天赐予神的礼物。

“日和,我……”

他变得有些紧张,但却十分认真。

“……最初日和在身边的时候,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很开心,因为有了不会忘记自己的信徒。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就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给日和添了很多麻烦,一直受到日和的帮助……寻找神器的时候是这样,雪音的时候是这样,到了黄泉后也是这样。日和因为我而陷入危险,又为了我做了神社……如果没有日和,就真的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双颊绯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越来越依赖日和。有时候甚至觉得没有日和就不行了……只有日和……唯独不想被日和忘记啊!变成这样也是,日和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还老是惹日和生气,又容易得意忘形……我真的……”

——笨蛋。夜斗是个大笨蛋。未免也太自我为中心了吧……

变成半神半妖的体质后,日和确实烦恼过一段时间,因为现世的人开始变得容易忘记自己……而且……

而且,如果自己不是人类的话,便失去了信徒的身份,就不能通过记住夜斗来保证夜斗不会消失了吧?

——才不是为了夜斗做什么,这都是我自愿的啊,夜斗能够开心,我也感到高兴啊。我并没有失去什么……

——倒不如说是得到了,得到了非常宝贵的东西。

所以啊,夜斗,请不要再……

“我是真的希望日和能够得到幸福啊!”

她怔住。

她并不知晓,在得到神社的那夜,夜斗喝醉了,趁着醉意说出了“就由我来,让日和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话。当时只有大黑在场,可能连夜斗本人都忘记了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唯有“让日和幸福”这份心意一直未变。

“只是,我不知道,那份幸福,能不能由我来带给日和……”

眼泪又一次抑制不住,汹涌地夺眶而出。

“笨蛋。”

——没错,他是个超级大笨蛋。我也一样。

“我已经很幸福了,因为有夜斗在啊。”

 

【3】

仿佛是一把钥匙。

自那以后,她与夜斗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虽然与平时并没有太大区别,但确实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那个……”在庆祝战争胜利,会集众多神明、神器的聚餐会上,雪音略带不满地审视坐在一起的两人,“你们两个,该不会已经交往了吧?”

“呀!小雪音好直接!”(福)

“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黑)

“原来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吗?”(兆)

“这个人渣莫非下手了吗?真是同情日和小姐呢。”(真)

“这就是青春呀。”(管)

“那、那个,我们……”夜斗顿时语无伦次。

日和也同样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啊!”雪音暴怒,“是男人就老老实实给我承认啊!”

雪音一语中的。夜斗像被打了一记强心针一样突然拉起了日和的手:

“一岐日和!”

“哎哎?!”

大脑因为紧张变得一片空白,但她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夜斗接下来的话。

“我是夜斗。从今天开始,请……请……”

在那么多人的目光注视下,羞耻度简直爆表。

“请让我来……守护日和吧!”

 

在那之前,两人都不曾有过正式的关系确认。不知不觉就成为了信徒,不知不觉就成为了家人一般的关系,不知不觉地……

是恋人的关系吗?是恋爱吗?

池子里的水似乎因为体温而渐渐变得温暖起来。

她所在的浴缸靠近窗户,依稀能听闻楼下传来客人结伴离开时相互告别的话语。

这里是夜斗在高天原的住所,据说是一位被夜斗帮助了的神明出资修建的。一开始夜斗并不想要,但为了雪音着想,日和还是劝他接受这份好意。结果他却别扭地说,“如果住在高天原的话,就不能经常见到日和了呀。”

“那,如果我要到高天原的话,就拜托夜斗了。”

日和现在算不上真正的神,本质还是有着类似神明体质的妖怪。哪怕她在那一场战争中也出了一份自己的力量,其妖怪的身份还是不能被所有的神明接受,因此她并没有神籍,在高天原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她确实为了让夜斗收下房子而在高天原住过一段时间,就住在夜斗的家里。

现在想来,那该不会就是同居吧……虽然当时雪音和野良也一起住了下来——野良有时会捉弄雪音,但看上去两人相处得似乎还不错?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

今天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日子,对于她和夜斗而言都是。

这一天,是他们喜结连理的日子。

 

“呐,小夜斗和日和和,难道就没有想过结婚吗?”小福小姐在某天晚饭后突然说道。

“唉——?!”

“呀~因为看你们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好,所以就想着应该是时候了呀~”

大黑轻轻敲了敲小福的头,“真是的,虽然神明之间可以结婚,但是日和根本没有神籍啊!”

“唉~那种事情不重要啦,只要互相认可不就行了喵?”

“先不说夜斗那家伙有没有当丈夫的能力,日和才二十岁,还在上大学,根本不是结婚的时候吧!”雪音说道。

“什么叫没有当丈夫的能力啊!我与日和可是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的!”

“问题是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吧?”←禁句。

“再这么下去日和可是会被抢走的。”←超级禁句。

“尊重主人可是神器的基本素养啊你这个臭小鬼!”

“你有什么值得尊敬的地方吗手汗神?!”

“结婚结婚!就这么定了!”(福)

“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先问一下父母吗?”(黑)

……

“那个……不要吵了啦。”日和很想帮忙打圆场,顺便吐槽“你们根本没有问过本人的意愿啊……”。

 

结果,真的举办了婚礼,还是和式的。

虽然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虽然很高兴,但是……

“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一个好妻子……”浴缸里的日和低声喃喃。

显然本人根本没有关注到“办事效率也忒快了吧”这一槽点。

日和走出浴缸,开始用浴巾擦拭身体。

 

雪音一开始还在吐槽根本没人会来参加二货神的婚礼,结果婚宴上来了好多人,远超乎想象的多——除了毘沙门天和惠比寿,其他的七福神和他们的神器竟然也来了。原本两人并没有摆宴席的打算,因为夜斗没有那么多的钱……但是在消息被传开后,有许多神明表示愿意承办这次的宴会。

——太好了,夜斗已经不是默默无闻的神了。

婚礼上的日和一直很紧张,幸好夜斗一直和自己在一起。

“夜斗居然也有结婚的一天?话说那家伙是什么时候成为正式的神的?”“一岐小姐是个好姑娘,可惜了……”“明明是个不务正业的神明,没想到啊……”“日和小姐,婚姻是头等大事,望三思啊。”

夜斗:“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想到这里,日和又忍不住笑了。

……话又说回来,婚礼上哥哥好像哭得很伤心呢。

他们说她嫁给夜斗,是夜斗赚到了。其实她哪里有吃亏呢?

夜斗很善良,又有一些单纯,会真心实意地对周围的人好。哪怕嘴上抱怨连连,也会用切身的行动来帮助大家。虽然有孩子气的一面,但在关键的时候又会变得十分靠得住,会敏感,更多的却是坚韧,选择独自承担起自己应该背负的一切。他承受过太多的孤独,坚强得让人心痛,更令人不由得被那个身影所吸引……

而现在,她已经成为那个人的妻子了。

 

【4】

摆放在浴室门口的桃红色金缀纹饰浴衣突然将日和拉回了现实。

婚宴刚刚结束,客人们都散去了,雪音今晚在小福小姐家暂住,那么接下来是……

新婚之夜,也被人们称为“洞房花烛夜”。

在踏入浴室净身的那一刻,她就一直紧张得不得了,如果不是回忆过去的种种,她都忘了接下来她要面对的……

——等等,一岐日和!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那种事情应该懂得的。只是因为过去没有任何经验,所以紧张也是在所难免……啊不对,这种传统对神明也同样适用吗?

日和突然想起夜斗画过的那些小黄本。

——夜斗那家伙,该不会这方面的经验特别丰富吧……?

浴衣是丝绸制的,非常精美,摸起来的手感很舒服。日和拿起浴衣仔细端赏,不久后她就发现承装衣物的篮筐内已经变得空空如也——里面根本没有内衣。

——这到底是……谁安排的?

然后她的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两个损友的脸。

现状实在是令人欲哭无泪。

——对了,夜斗在宴会上喝了很多酒,等了这么久说不定已经睡着了呢?

抱着侥幸的心理,日和穿上了为她精心准备的浴衣。在没有穿内衣的情况下衣物的触感有些令人感到……羞耻。

她悄悄拉开浴室的划门,尽量地让动作轻一些。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两盏烛火摇曳。烛光下,只见身穿黑色羽织的夜斗保持正坐的姿态,一本正经地望向这边。

——啊啊,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浴衣日和。

夜斗曾在新年参拜上见过日和穿浴衣的模样,非常漂亮。他还见过文化祭上试穿猫耳女仆装的日和,在暑假的海边见过穿泳装的日和,在家穿睡衣的日和,平时穿校服或者常服的日和,各种各样的日和……

今天的日和与以往都不相同,今天的日和是最美的。

因为今天的日和是自己的新娘。

金纹桃红底色的浴衣非常合身,隐约能看出美好的身体曲线,柔顺的黑色长发自然垂下,发尾还是湿的,赤裸的双足经过,在地上留下浅浅的水渍。似乎是刚刚结束沐浴的缘故,又似乎是因为羞涩,那张没有任何妆容的脸上带有一丝淡淡的绯红。她的双唇紧抿,用粉色的双眸直直地凝望着前方——他的所在。

“日……日和。”夜斗有些看呆了。

一言不发的日和来到夜斗的面前,庄重地跪坐。

夜斗此时也回过神来,赶紧调整回到原来的姿势,但仍然是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从今往后,就拜托你了。”俯身,行礼。

根据母亲教述的,日和进行了新婚的礼仪。

“我、我才是,今后一切就拜托你了!”夜斗慌张地回礼,紧接着在心里暗暗叫苦又把重要的事情给搞砸了。

一抬头,日和白皙的脖颈就映入眼帘。

视线根本没有办法移开,今天的日和实在是……

太犯规了啊!

 

“夜斗?”

长时间的沉默令日和感到不安。夜斗一直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声不吭,自己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好。这时候更没办法以“没结过婚没有经验”的理由来逃避了。

“在!”打了一个激灵,他立刻回应道。

为什么要表现得那么蠢啊……

“那个……”日和感到自己的双颊红得发痛,“夜斗你……”

——新婚之夜要做的事情什么的……

完全不知道此刻要怎么开口,羞耻度简直爆表。

——但不得不说真的很在意,夜斗的……

“请、请多多指教!”光是说出这种话来,日和已经拼尽全力了。

——实在不知道怎样表达!为什么这种事情必须由我来主动啊!

“哎?!”夜斗愣了一愣,显然一时没有领会。

真是……日和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受。

不过从他的反应日和已经可以得到答案了,这家伙……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吗?为什么还能画出那种东西啊……

难道她要开始质疑神明的生理特性吗?

眼看这个不解风情的神明大人,一股无名火突然在日和的心中升起。

——你就乖乖地一个人睡吧!

这么想着,日和意图起身离开。

不知是否由于不习惯穿浴衣的缘故,在起身的时候日和本人不小心踩到了浴衣的下摆,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向前倾倒。

“日和!”夜斗连忙起身扶住将要摔倒的日和。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衣一经拉扯,系在腰部的带子自然散解开,衣襟悄然滑落,露出了日和洁白的胸脯……

“呜啊!”夜斗的脸顿时变得更红了,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日和见状,并没有生气,仅仅是明白了什么似地无奈地松了一口气。

 

“夜斗。”

她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只有这个名字,她会呼唤无数遍,一直、一直呼唤下去。

夜斗战战兢兢地睁开一只眼,接着立马又闭了回去,十足像一个的孩子。

日和站稳身子,用双手抚上他的双颊,强行将他的脸面向自己。

“夜斗,把眼睛睁开。”

夜斗只好睁眼,日和如画般的脸映入脑海之中。夜斗顿觉今后无论过了多久,他也不会忘记此刻的画面。

“夜斗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日和是知道的,夜斗他只是一时没有将两人之间的角色转换过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丈夫了。他总是后知后觉的那一个,自己应该最明白才对。

她莞尔一笑。

“因为,我已经是夜斗的妻子,是夜斗的了……”

 

“唔……!”

下一个瞬间,日和的双唇就被另一张嘴用力封堵,头部顺势抵上了地板,整个人仿佛要陷进地面一般。

——日和实在是太狡猾了。

夜斗的舌头直接深入她的口腔,仿佛吮吸一般贪婪地想要尝遍她的味道,甚至还有一丝挑逗的意味在其中。日和一时不知如何回应这个热烈的吻,但仍然尝试着去配合。她只觉得好烫,不只是舌头,浑身都像火烧似的滚烫,仿佛要被融化了。

“唔……哈……呃唔……”

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思考隐约开始变得迟钝,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但还是不想分开。

“呜唔……!”

意识到日和已经开始喘不过气来,夜斗才舍得放开她。

唇边还沾有对方的唾液,藕断丝连。夜斗含情的蓝瞳在微弱的烛光下闪烁如星,似乎在用尽全力凝视着日和的一肌一容。

——全部、全部都要印刻在脑海里……

“真的……我真的可以占有日和吗?日和真的可以……只属于我吗?”

——笨蛋。

日和浅笑,张开双臂。

 

——这样的日和,只能属于自己。

——不会再被任何人夺走了。

 

春夜未尽。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