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长篇】《原味》【第六章:茫】

【第六章】茫

【——前路未卜。】

 

北半球迎来盛夏的六月,学校却因为课程调整与设施修缮的缘故放起了连休假。大部分许久未曾归家的住宿学生,也纷纷趁这个时候回乡看望家人——

“我还在路上,就快到家了。”

“真好,我还在新干线上呢。”电话那头传来浅野灯里羡慕的声音,“小绪的家明明就在东京,为什么不走读呢?”

“东京可大了,两个区之间隔了好远,没必要在电车上浪费那么多时间。”

“可是你周末的时候好像也不怎么回去吧。”

“需要拿东西时倒是会回去一趟,主要是因为我家没有学校那么方便的烹饪设施啦。”

“原来如此,因为小绪的家里并不是经营餐馆的啊……”听灯里的语气,她显然是刚刚才想起这一点。和大部分学生的情况类似,灯里的家族也是餐饮业。

“我家的厨房太小啦,而且连烤箱都没有,虽然日常料理肯定是没问题的。”

“那这次回去就好好露一手吧。”

谈话间,拖着小号行李箱的雪村绪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家门口。

 

“我回来了——”

“嗷呜!”

她才刚在玄关脱下鞋子,第一个上前来迎接的家庭成员便是一只焦糖色的博美犬。这只宠物犬是两年前亲戚送的,一开始因为毛色的缘故想取名为麦芽糖,但后来渐渐省略成了糖果。

“糖果!姐姐好想你啊!”绪抱起两个月未见的爱犬就是一顿猛蹭,然后抱着糖果步入起居室。

“欢迎回来,绪。”戴着眼镜的父亲——雪村良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笑着朝大女儿打了个招呼。他有着典型的日本人长相,光看相貌平平的脸就容易让人联想到沉迷于工作的上班族。

“妈妈和岚呢?”

“妈妈在店里,岚应该在他自己的房间。”

“岚!我回来了!”把行李干脆地抛在走廊里,绪冲向亲弟弟的房间。

“好吵。”电脑桌前的雪村岚一脸苦样地转动身下的电脑椅,“不要随随便便进我房间啊。”与父亲相仿,他戴着一副细框眼镜,和姐姐同样拥有一副金色的瞳孔,水蓝色的短发与总是波澜不变的语气正如他的名字“岚”那般给人以山间雾气之感。

正值初中二年级的岚处在十分反感与兄弟姐妹亲热的阶段,尤其是像绪这样的重度弟控,一度让他在放假的时候不堪其扰。

“好热,不要贴过来……”岚的视线没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边继续打游戏边抱怨道,“去抱糖果啦。”

他口中的那只博美正在房间里摇晃着尾巴四处跑动,绪则陶醉地将下巴贴在弟弟的头发上,双手揽住他的脖子。

“让我抱一下嘛,都两个月没见过了。”

“真麻烦……”

——今天傲娇的岚君也很可爱!

“又在玩gal?”如果弟弟在玩网游,绪起码会识趣地不去打扰,而单机游戏,尤其是恋爱向文字类游戏就大不一样了,反正玩家一般也只是在重复进行点击对话框的操作而已。屏幕画面上的纸片人美少女变换着表情,发出动听的声音,让绪这个完全不了解该种游戏魅力的人都不由得感慨声优真是卖力。

“嗯,这一款也许姐姐你会有点兴趣。”

“我?”虽然弟弟是个十足的游戏宅,但姐姐对于宅文化几乎完全不了解。

“这款游戏的设定是将酸甜苦辣咸五味拟人成可攻略的角色。”

这么一说,绪才注意到眼前这个有着金色双马尾的角色名字叫作“甜味子”。

“不会吧……”日本人终于开始朝连实体都没有的东西下手了吗?

非但没觉得有趣,这种设定在她看来甚至十分的恶趣味,不知道其他同学看到了会怎么想。不过继续围观了一会后,又觉得角色性格方面的设定又并非毫无凭据,比如说“甜味子”就如同她的名字那样被设置成了非常“甜”的性格,可爱天真又充满幻想。“苦味”性格阴暗又有些自卑;“酸味”是傲娇爱吃醋;“辣味”个性豪爽毒舌且带有抖S倾向;“咸味”看起来较为随和但又有工口的一面……总觉得充满了奇妙的既视感。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只好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弟弟,终于得以解放的后者默默地长舒一口气。

绪看了一眼消息的发送人,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扎着红色高马尾的小个子女孩,耳边正传来声优卖力地念着台词的声音:“你跑到哪里去了,人家正找你呢!”

『你在哪?』

消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却仿佛能让读者写出三百字的阅读理解。

哇,真是了不起的相似度。她在心中棒读似地默念着——

『在家。』

然后发送出了同样简短的回复。既然消息显示成了“已读”状态,就没有不回应的理由了,这个功能真是麻烦。

『果然大家都回去了啊』

『所以有什么吩咐呢,主将大人?』

『好——无——聊——』

『谁管你啊!!』

之前布置下来的翻译工作其实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而且本来就是远程就能完成的任务,就让属下好好地放个假吧……

『雪仔的家里是经营什么餐馆的?这个时候就已经到家了的话,是东京圈内吧?』

哇,不错的推理能力,和成○堂龙一有的一拼呢。

『唉?我家里不是经营饭店的。』

『不会吧!』

『而且是祖上三代都没出过料理人的那种。』

『真可惜啊……如果有经营正统中华料理的店面就好了』

『没能帮上忙还真是对不住了。』

『但是家传菜谱总归是有的吧!』

『没有。二十一世纪的印刷物倒是有几本。』

总感觉话题逐渐走向了奇怪的地方。

“姐姐,能请你不要在别人的床上聊天聊得火热,还傻乎乎地笑吗?”岚说话时依旧面无表情,视线也没有从屏幕上移开。

“抱歉,我这就……等等,我哪里有傻笑了!”

“怎样都好,快把狗抱走。”

带到房间后就被抛在一旁的汪星人正百无聊赖地往电脑桌下方的空间钻,岚只能把穿着短裤的双腿抬起悬空,不然糖果的毛蹭到身上会觉得很痒。

“是是。”绪蹲下身子拍了拍手,招呼宠物犬过来。

……

 

本来假期的第二日是打算好好地睡一个懒觉的,但这天绪却不得不提早起床来确认一件事情。

“哟。”

居然有朝一日能在家门口看到这个人,感觉真是微妙。

“你……还真的来了啊?”

“不是都说好了吗?我怎么可能会食言。”

面前站着的正是昨天发来消息的人,久我照纪。他的上身穿着白T恤衫与带兜帽的浅蓝色夹克、下着紧身牛仔裤,未曾在学校里见过的私服装扮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新鲜。

绪转眼看了看自己,一身米黄色的半袖外加黑色的休闲裤,虽不至于被当成睡衣但也是典型的居家服打扮。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特意挑选衣服穿好像也不太对。

“总之,欢迎光临寒舍……”用着不习惯的敬语,她差点咬到舌头。

“打扰了。”

这时,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模样的岚正巧走下楼。

“岚?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这一天刚好是周末不用去学校,平常这个时候他都会因为打游戏打到很晚而睡到次日中午才起床。

“买东西。”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岚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玄关处的客人身上。

“这是我的弟弟,雪村岚。”绪赶紧向前辈介绍道,“现在正在读初二。”

——好高!现在初中生发育都这么好的吗!

久我一下子就从比自己小三岁的后辈身上感受到了足足十公分的压力。顺带一提,弟弟君的身高目前已将近一米七,而本人似乎还没真正到达发育的高峰期,也就是说之后还会再生长不少。

光是看到那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绪就已经能凭借久我的个性将他的心思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冷静点,矮子学长。

“这位是?男……”

岚刚发出“KA”的声音,有所预感的绪就立即将其打断道:

“是研究会里的前辈!就是我经常提起的中华研!”

“这样啊……”无变化的表情致使他的心思不易流于表面,实际上却是会在心里默默吐槽的类型:不说还以为是后辈呢。

“中午回来吃饭吗?”

“嗯。”他点了点头,穿好鞋子,“我出门了。”

目送门被合上后,久我转过头来调侃,“某人好像急于澄清呢。”

“啰嗦,不要突然到别人家来添麻烦啊。”

似乎是听到外面有动静,父亲从书房里走出来,作为屋主朝客人表达礼貌性的寒暄。于是绪又原样地对父亲介绍了一遍学长。

“因为还有工作要忙,这里就不方便亲自招待了,万分抱歉。”说完他深鞠一躬,回到房间里去了。

“雪仔的父亲的做什么的?”

“程序员。具体职位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是可以在家里做的工作。”

“真是和料理完全无关的领域啊。”

“我也这么觉得。”

吐槽着“反正今后也不会出现智能机器人做料理的展开”,两人步入客厅。

说不上由多么欢迎,但地主之谊好歹也是要尽的,绪埋头翻找起橱柜里瓶瓶罐罐,“喝茶还是咖啡?”

“奶茶!”久我抬起正在和糖果玩耍的头。

“真麻烦。”明明客人进门还不到五分钟,少女就好像已经完全失去招待的耐心了,“我家里没有红茶啊……做奶绿可以不?”

听上去似乎是在征求意见,但在得到回应前她的双手就已经动了起来。早知道就提前去超市买好碳酸饮料或果汁了。

刚好家里有茉莉绿茶、鲜牛奶与抹茶粉,虽然是第一次动手自制,但凭借料理训练培养的手感,做出来的东西总归不会差到哪里去。

“要加冰块不?” 

“我那份不用了,我喜欢喝热的。”

将奶绿茶端到大少爷的面前,只见他一边翻看着二十一世纪的印刷制品一边拿起杯子凑到嘴边,并没有作出什么特别的感想。

“川菜中不辣的菜品还挺多的啊。”

“本来麻辣也只是川菜众多味道中的一种,但就算是外省人,也常常会误解川菜全都是辣的。”

要说为什么会演变成眼下孤男寡女研究起食谱的情况,还要从昨天的聊天记录说起。久我先是对绪从○宝上购买并海运过来的书提起了兴趣,绪就半开玩笑地给了他自家的地址,结果对方竟然真的来了。

少了一批跟班在附近的久我相处起来总觉得挺新鲜的,不过这种老熟人的奇妙氛围是怎么回事?讨论的过程中,绪不止一次地自我审问。好微妙,他们什么时候成好朋友了吗?

“想试试做这个粉蒸肉啊。”

“现在?”

“当作午饭不是正好吗?”

“我家里没屯什么食材啊。”说着她望了望身后方自家窄小的厨房。

“说起来,雪仔的母亲呢?”

“现在这个时候她应该还在店里……一家卖时令蔬菜的小店。”

果不其然,在说出口的那一刻,她就预料到对面会被勾起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

“嘛……反正回来后我也还没到店里去看过,刚好也该带糖果去散步了。”

一听到散步二字,原本还在玩球的博美转眼间摇着尾巴跑过来。

 

六月炎天,刚往外踏出一步就迎面袭来一股热浪,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

商店街离家里不远,走过去只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考虑到要出门,绪还是决定换一身衣服,穿上了灰色的露肩短衫与黑白格子裙。

 “雪仔的母亲是中国人吧?”

“嗯,来日本前是在酒店里当大堂经理,到日本后似乎是不太习惯当全职主妇,就自己开了一家小店,说是想多接触人,顺便练习好日语。”

“是职业女性啊。”

“其实她家务活做得很烂。”绪无奈地笑了笑,“小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帮忙做饭。”

“所以就对料理产生兴趣了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她顿了顿,略带犹疑,“很奇怪吗?”

“什么?”

“子女从事着与父母完全不相干的职业。”

“这很普通吧。”久我牵着狗栓,配合着糖果的速度走在前面。

“但如果有家业就不一样了吧?”绪没有加快步伐追上去的意思,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但并没有阻碍声音的传递,“日本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重视家族企业,哪怕只是一个小公司或一间小小的店面。”

“这倒是不假,尤其是老一辈特别看重家业。”

“久我前辈呢?”她的音调不自觉地提高了些,“久我家也是世代经营餐饮业的吧,你是怎么看待的呢。”

前方的人顿然驻足,蹲下身来重新给狗扣好链子。由于背对着彼此,她看不清那个人的神色。

“从我小学的时候开始,父母就带着我周游世界,品尝尽各地的美食……途经四川时,突然就发觉,自己似乎是找到了。”

“一见钟情?”

“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尝钟情。”他温柔地用左手抚摸着糖果的头,任它舔舐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第一次挑战川菜时,九岁的我也像你一样被辣到哭出来哦。”

“是是,我十六岁也还是会被辣哭呢。”尽管某种程度上已经习惯了,被他特意说出来还是会觉得不爽。顿了顿,绪放缓了语调,“能找到真是太好了呢。”

音量很小,但此时双方的距离已足够之近。

“嗯。”他自然是听到了。

“是初恋呢。”

“是初恋哦。”

那个人扬起足以称之为灿烂的笑颜,道。

——真让人羡慕啊。

她抱起小狗,步向商店街,传递出一个“跟我来”的背影。

“前辈能喜欢自己所在的家族,是十分幸运的事情呐。就我所知,哪怕是在远月,也有不少学生是迫于家庭压力才不得不成为料理人的……还有一部分人呢,像我一样,完全没有相关背景,一旦中途被退学,既没有出路,也没用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评论(1)
热度(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