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暗杀教室】《??的时间》

一年前抖抖的点文, 渚枫业爱的四人“约会”,经本人同意现在解禁放出来。

顺便预告下,明天更新杀单D第四章的翻译,刚好有渚枫业爱糖,算个小小的预热吧。

——————————————————————————————

    

在穿衣镜前摆弄的时光悄然流逝,时针在不知不觉中指向了12点。待茅野枫注意到时,方发觉自己已面朝镜子发呆了许久,镜中映衬出的那张脸,嘴角正高高地上扬着,俨然一副有点蠢的表情。

被自己傻笑的脸逗乐了,她抱紧怀里的新裙子咚地一下倒向后方的软床上。看来对于明天的约会,她竟像郊游前的小学生那样在前一晚兴奋得难以自抑。

说是“约会”,实际上不过是跟曾经的同学一起出来玩罢了,而且还是四个人。尽管如此,光是能跟心念的他见上一面,就已十分满足了。渴望见到心上人的心情,世上所有恋爱中的少女都是一样的。

说起来,他们几人已有足足两个月没见过面了,毕竟四人在毕业后分别上了不同的高中,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虽然借助网络的力量依然能够保持密切的联络,但与以往的朝夕相处比起来自始至终仍是少了点什么。适逢黄金周的假期,于是闲聊的话题便无形中发展成了假期要一起去哪里玩。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竟定下了最老套的方案——看电影、逛商场,却也最有约会的味道。

擅自把它当作四人约会,也没关系吧。她略微贪心地暗想。

 

明明在昨晚挑选了半天,最后茅野还是穿了一件自认为很朴素浅绿色吊带衫与深色的短裙赶到了约定地点。正担心会不会来带太早时,四顾的她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茅野,在这里!”

她小跑着来到大家面前,没想到提早出门的她居然是四人中最后一个抵达的,看来另外三人也同样很期待今天。

“茅野同学好久不见。”奥田爱美腼腆地笑了笑,问候道,“头发……”

茅野略显不好意思地捋了一下自己的黑色自然卷,“嗯,可以说是换回来了吧。”毕竟已经没有理由再保持伪装的形象了。

“第一眼的时候我都还没认出来呢。”赤羽业也跟着调侃了一句,“多亏了渚眼尖。”说着便望向了身边的好友,那语气不免透露出几分熟悉的戏谑。其实渚在毕业后的这段时间里曾见过新形象——也可以说是原本形象的茅野,但其他人对此并不知情。

说者有意,听者却无心。并没有感到不妥的潮田渚一脸平淡地打了个招呼,让茅野那颗刚提起的心一时拿不准要不要放下。

“好了,我们先去吃东西吧。”业自知担任着领队的身份,主动推进行程,“一会电影就要开始了。”

午餐是在快餐店简单解决的,电影也是很普通的搞笑片——虽然在结尾狠狠催泪了一把。三个小时下来,可以说这一次的行程没有任何暧昧的味道,仅仅只是十分寻常的玩乐。只不过,所谓“约会”本身就是玩耍的一种。

如果,自己真的与渚在交往的状态下约会,会是怎么样呢?坐在咖啡店内的软座上,凝望着渚有说有笑的侧脸,茅野不由得联想到。也可以像现在这么放松吗?

她自知是个特别别扭的人,就像自从发觉真实心意后,反倒没办法如以往那般坦然地与渚相处。所以,在真正的约会中,她也很可能会表现得特别拘谨,说不定还会因此遗失了“玩耍”本身的乐趣。但这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她第一次喜欢上异性,过去更从未谈过恋爱,所以本人也琢磨不透自己在未来能成为怎样的一个女朋友。

“如果是小茅野的话,会怎么演呢?”

业的声音唤醒了正出神的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家是在谈论刚才电影里的内容。那是一部整体欢乐向的电影,但结局中却有主要人物牺牲了。饰演死者情侣的女演员貌似也是和大家差不多大年纪,她在剧中哭得撕心裂肺。

“让我想想……”身为前演员的茅野并不介意有人拿她跟同行作比较,恰恰相反,她很庆幸朋友们能毫不避讳地与完整的她相处,仅把她当作经历稍稍有那么点特殊的普通朋友,“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不会演得那么夸张吧。保持震惊的神情,无声地落泪,镜头再切换到手部,拍下一个双拳紧握、微微颤抖的动作……感觉那样的效果可能会更好,更能表现出绝望与无助感,不过如果导演要求夸张的演出那就没办法了。”

她一边搅动着奶茶里的冰块,一边坦然道。话毕,面对大家写满于脸上的讶异与佩服,茅野连忙摆摆手解释:“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理解罢了。从人物性格设定上考虑,也许电影中原版的表现形式更符合导演想要传达的本意。”

“这么一说,原来导演和演员在剧情上的理解会有出入吗?”细心的渚注意到了她话语中侧面透露出的细节。

“确实会存在,不过真正发生冲突的情况比较少。准确地说,编剧、导演、演员三方对同一个角色都有可能产生不同的理解,演员希望表现出的与观众真正能够接收到的,也往往不一致。虽然对于人物语气、动作的要求都有明确地写在剧本上,但导演不一定会原原本本地遵守,而对于念白的要求就更宽泛了,毕竟所谓的‘开心’与‘悲伤’等情感,有无数种演绎的方式。基本上,都是交由演员自己来理解角色,但偶尔也会出现控制欲望特别强烈的导演,强迫演员完全按照他的理想来演出……这些我也是听前辈说的,我倒是很幸运没有遇上过那种情况啦。”

原来演戏有那么深的门道啊。渚暗暗心想,那是一个他全然不了解也无法了解的、只属于茅野的世界。拥有那么精湛的演技,恐怕也是出于茅野对角色的用心揣摩与深刻理解,否则不可能将每个人物都诠释得有血有肉吧。

——“角色”、“演戏”……

——“编剧”、“导演”、“演员”……

杯中的饮料开始见底,眼看休息的时间差不多了,茅野的发话打断了渚的细思。“好了,我们接下来再去哪里逛一逛吧。”

渚愣了愣,一听到要走便慌张地站起身,却因动作太大而不慎挥倒了空的饮料杯。

空杯在桌面上滚动,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仿佛半梦半醒之野兽即将苏醒的声音。

 

附近的商场是面向年轻人开放的,故多为平价商品。两男两女的阵容很容易发展成两名女生在前面各种逛,男生只能在后面默默跟随拎东西的情况,然而现在——

或许是个性使然,茅野与业无意中成了走在前方的领队,被动型的渚与不善言辞的奥田则默默地落在后方。

“二楼是服装和饰品,去那里看看吧。”

“该不会要逛很久吧?感觉很无聊。”在业的印象中,女生挑选与试穿衣服都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其等待的过程往往是最无趣的。

“最开始是你提议要出来玩的吧。”茅野没有掩饰内心的不满,言外之意是事到如今抱怨也没有用了,乖乖认命吧。

搭乘上扶手电梯时,茅野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渚与奥田已不知不觉地与他们拉开了好一段距离。按照这个长度,应该听不到彼此的对话。

“说起来,业你会主动组织活动,还真让我挺意外的。”明知不会被听见,茅野依然刻意压低了声音,“明明以前都很少参加集体活动的。”

“算不上组织吧,只是无意中提了一提,你们又刚好有空就答应了。虽然我个人的确是觉得在家里打游戏更加轻松,但也不是完全不出门啊,更何况一个人跑出来也没意思。”

无意吗?茅野偷偷地笑了,看来不管是什么人,都多多少少地拥有不坦率的地方。其实她还是非常感谢业的,毕竟她就算想跟渚见面,也会因顾虑太多而完全不敢开口。换作渚,也几乎不会主动提出,奥田就更不可能了。

“谢谢。”

她非常感激,能够拥有这样一份时光。

……

眼望前方业与茅野二人说笑的模样,渚下意识看向了身边的奥田同学,只见她也面朝自己露出了无奈的微笑。注意到这一点时,他便觉察到自己同样正在苦笑着。

“茅野和业都是生性外向的人,所以会比较聊得来吧。”哪怕是过去,渚与奥田也少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但眼下为了避免沉默的尴尬,他先开了口。

“嗯,很让人羡慕呢。”奥田凝视着前方的二人,回应道。

一时间,渚分不清她口中那份“羡慕”的明确指向,究竟是羡慕自身所没有的开朗性格,亦或是……

“我……”奥田说着低下了头,“在初三之前,我一直没有朋友。自从受到杀老师的启发,自从茅野同学她主动邀请了我,我才开始踏出第一步,才开始一点点地拥有了朋友……能在假期里与同伴一起出来玩,是以前连想象都不敢的事。”

连并不算熟络的渚都能察觉到,现在的奥田要比以前更为开朗,也不会因忧心表达能力而惧于开口。只是她说出这番话时,笑容中流露着幸福,语气却是失落的。

“如果没有受到他们的帮助,我恐怕永远没办法交上朋友吧……”

渚也自认为属于内向的性格类型,过去他也曾羡慕过那些朋友很多的人气王,但还不至于交不到朋友,所以对于奥田的经历他只能表示理解,却注定做不到感同身受。

——若非外界作用,自己便会永远孤单下去,奥田同学她是这么想的吗?

“我觉得不是哦。”渚本能地安慰道,“奥田同学你是在遇到了大家后,产生了希望拥有朋友的想法,才开始努力作出改变的吧。只有安于现状的人,才完全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互相扶持本身,就是朋友存在的意义啊。”

闻言,奥田不禁讶异地瞪大双眼。对方只用了短短几句话,自己就仿佛茅塞顿开般一下子想通了,看来渚同学的确如茅野所言那般,拥有成为和杀老师一样的教师的天赋。

“我也经常会羡慕别人,羡慕像杀老师、像业君那样的人,但渐渐地,我又慢慢意识到了,自己其实也能成为无法被替代的人……所以,不得不努力一下啊。”作为父母的孩子,作为从E班毕业的杀手,作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自己——珍惜自己的生命,更要珍重自身的价值。这是杀老师教会他的宝贵经验。

顺着渚前视的目光,奥田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地集中到那闪闪发光的二人身上。

无法被替代的人是指什么呢?她尚在咀嚼那番话中的含义,渚同学好像很坦然,又好似不是那么回事。恍然间,她忽而忆想起前几日在书中读到过的“心结”一词。于内心深处,她渴望成为追上业君的脚步、站在他身边的人,那么渚同学会不会也有与自己类似的想法,希望有朝一日能伫立于茅野的身侧呢?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一起的啊。

“加油哦,渚同学,茅野她也很期待,而且相信着!”完全没意识到说漏了嘴,奥田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朋友打气。

茅野的期待?面对奥田兴致勃勃的鼓励,渚反而被搞糊涂了。“嗯,谢谢……”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进一步询问时,电梯抵达尽头。业与茅野正在出口前的空地上等待着同行者,而且——

他们好像正在争执着什么。

 

时间稍稍往前追溯——

正如渚和奥田关注着前方一般,另一边,共享有秘密的二人组也在时不时地回顾着另外两人的动态。

“渚和爱美,好像聊得很开心啊。”虽然是自己和业先把他们落在后方的,但怎么说好呢,看到这一幕,茅野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丝异样……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因为性格相似,所以意外地合得来吧。”业的回应倒显得波澜不惊,不清楚到底有几分是在逞强。恰巧的是,说出这句话的他在几秒钟前也被话语中的对象如此形容过。

“确实,两人都是十分温柔的人,同样也很迟钝。”茅野别有深意地加重了“迟钝”二字的发音,意图以此观察到身旁人的反应。因为被发现了喜欢的对象,她可是不止一次地被业或中村捉弄过,而现在手中拿捏着软肋的再也不是单方了。

看似坚不可摧的赤羽业也怀揣着不为人知的小心思——这一点是在她在与奥田的聊天中意外发现的。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奥田本人完全没意识到的真相,反通过转述的对话传达给了茅野。

敏锐的业自然不可能觉察不到茅野的用意,他可不会被这一套绊住,甚至还能反将一军:“是啊,真是迟钝。不过毫无进展多半还是因为某个人胆小如鼠吧,这么一来就算对方不迟钝,现状也一模一样。”

这一击不偏不倚地戳到了茅野的痛点,偏偏她就是不想被“势均力敌”的家伙五十步笑百步地讽刺,于是反击道:“我们彼此彼此吧,某男不也是怂得要死,根本不敢表达得太明显,但光靠暗示的话对方可是没办法理解呢。”

业成功地被这番话挑衅出了战意,“我可不是在暗示好吧,你根本不了解那个眼睛里只有理科的人的迟钝程度。”

“我这边才是更加迟钝吧!而、而且,我是觉得就这样很好才保持的!”

“我也差不多啊,不过我家的一定更迟钝,这一点我是不会退让的!”

“我家的才是世界第一迟钝!”

“地狱级难度的攻略!”

……

一旁,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为了话题中心的两人一头雾水,只能呆呆地看着两个高中生像小学生一样吵架,还不知究竟要不要出手劝解。

后来,茅野拖着奥田去试衣服,并且故意慢慢地挑选,导致男生组待在少女服饰区特别尴尬。又由于渚的心很大,所以实际上感到很不适的只有业一人。本以为茅野只是想通过霸占奥田来回应刚才的争执,但他还是小看了天蝎座少女的报复心理。

趁男生们不注意,在茅野的提议下,奥田和她互换了发型和衣服。两人都是黑发,奥田的麻花辫在解开后也会呈现出自然卷发的效果,再加上两者的身高相似,光看背影根本无法分辨出来。所以当业走到“奥田同学”身后,问她“怎么样了”时,对方突然扭头作出的吐舌头鬼脸令他永生难忘。

……

 

周末的时间总是犹如调成了快进模式。一转眼便已然步入夜晚,茅野离开闹市区,回到了空荡清冷的家中。

放下手包时顺便取出手机查看信息,没想到最新的未读消息竟是来自业的。

那家伙该不会为那种小事道歉吧,不像他的风格啊?这么想着,她点开对话框,才发现自己完全预测错了。

『你真的认为维持现状就好吗?』

居然是问这种问题啊。事实上,她也并非没考虑过这一点,所以无需犹豫便将自己的答案输入到消息栏中。

『嗯,我很喜欢现在这样。』

与喜欢的人不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不在他的身边,她本以为自己会感到不安与焦虑,但在实际升上高中、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后,才发觉现实并不是那样。不管是从他的身旁离开,亦或是放下了伪装的躯壳,这些都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尽管如此,纯粹的欲望恒然不变——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思念。

她的心意不会因此就产生动摇,执着永远是她难移的本性。

『不会不甘心吗?不会想要更多吗?』

不一会儿,新的消息传来,雪村亚佳里被文字逗得咯咯笑了起来。这里面到底有几分真的挑拨呢?她似乎能感应到,有人在急于寻求自己的同类。

『因为,就像刚刚过去的白天一样,真的好开心啊。既不是认为将来还有很多机会,也不是害怕失败,只是很单纯地,喜欢那个“注视着目标”的眼神。至于我自己,也在享受着“注视”这件事本身。作为朋友共处的时光,同样是独特的。』

就连输入这段文字的时间,也幸福得让人不受控地扬起嘴角。

 

『真是的,你们俩超无趣的啊。完全是一副对方逃不出自己手掌心的姿态,看来你徒有“傲慢”的原罪,而完全没有“贪婪”呢。』

发送完消息,业玩味地看了一眼另一个聊天窗口。

——说不定,最先有所进展的会是另一边呢。居然开始在意起闲聊时提到的演员啊导演什么的,那家伙是笨蛋吗?

新消息提示再度出现,茅野那边发来了一个鬼脸的表情,竟和白天时她作出的神态非常相似。

『才不想被你批评呢,“嫉妒”之罪!』

嫉妒吗?倒也不能说完全不对……他嫉妒过那样的天赋,也嫉妒过那般的关系,乃至嫉妒着那种满足的心情。

已经记不清在哪里听说过,告白其实应该是终点而不是起点,要在成为情侣前先像情侣一样相处,交往后才能真正走得长远,而不是在确定关系后才刻意去做那种“像情侣”的事情。按照这种说法,那两个人可是一早就甩他好几条街了。

那么,该怎么办呢?

——作为我自己,现在、接下来,要怎么做?

 

 

——《原罪的时间》完。

 

 

 

 

 

 

【后记狂魔不计入总字数的后记:首先感谢抖抖的点单,因为提供了思路所以写起来还算顺利。其实作为核心部分的“安慰与争吵”只占了总量的一半,“安慰”的内容及方式我总是拿捏不定,最后还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了。考虑到作为一个短篇的完整性,我自行添加了“古月依陵风格”的开头和结尾,时间上之所以设定在高中,也是出于希望将空白期补完的念头,因为在《枫的时间》里,渚枫的高中时段是掠过的,这部分的内容相当于《枫》的平行世界,渚依然有陪枫扫过墓但枫没有出国古枫线也不存在(本来就没有)。这条平行线显然更贴合于原作,这个时期的枫妹揣摩起来也挺有意思的,总之希望能达到你理想的效果,祝食用愉快啦~】

 

评论(4)
热度(40)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