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瓢虫少女】《两个人的四角恋》【肆】

本章全程高能(?),可以说之前的铺垫全是为了这一章。

写不出瓢姐万分之一美。自尽了。

————————————————————————————

【9】

 

尚未从前一日带来的低潮中振作起来,今天的艾俊就又遇到了一桩不同寻常的麻烦事。

『厄运将降临于汝身。』

少年名模接收到匿名恐吓信——如果当事人对外声张的话,那便是足以登上巴黎报纸头条的新闻事件。根据前人的经验,恐吓信事件往往是恶作剧的可能性比较多,俗话说有粉就有黑,人气正旺的艾俊难免会遭到来自各方的嫉妒及恶意,但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显然昭示着这封信没那么简单。

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他好几次与危险擦身而过。不是差点被突然落下的花盆砸到,就是被奇怪的东西绊倒,以及明明没有下雨,路过的汽车却溅起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积水。若非有玛丽娜在内的同学们帮忙照应,他今天能不能平安回到家都是个问题。

本以为到家后应该就安全了,然而在理应只有他一个人待的房间里,却时不时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奇怪声响。就连家中摆放稳妥的东西也开始莫名其妙地掉落下来,好几次都险些砸中自己。得益于奇幻能量的影响,艾俊在变身前依然能保留不少作为Chat Noir的身手,才频频幸免于难。

这次的黑化怪人该不会有隐身能力吧?他第一时间想到求助于Ladybug,可想要联系她就必须先变身成Chat Noir。在自己可能正处于被监视的情况下,他不敢冒然变身暴露身份给敌人,如果普莱格被发现了的话问题同样也很棘手。

正在他两难之际,象征着救援抵达的敲窗声犹如及时雨骤降。

背对着阳台的方向,艾俊让原本藏在外套里的普莱格先到柜子里躲一会儿,然后再装出一副深感意外的模样打开房间的窗户。

“晚上好。”Ladybug稍显拘谨地摇手打了个招呼,跃进男生的房间,“我听玛丽娜他们说你好像遇到了点麻烦,可能跟黑化的异能人有关。所以……”

“来得正好,我确实需要Ladybug的帮助。”明明平时总能厚着脸皮黏上去,在以艾俊的姿态面对Ladybug时,他却总是不自觉地表现得腼腆起来。

夜闯同班男生——而且还是自己暗恋的男神的房间,对Ladybug面具下的玛丽娜来说同样是微妙的初次体验,唯有极尽所能地掩饰。

确认过眼神,露出礼貌性的微笑,两人很有默契地双双沉默了,静谧突兀地降临。

“Chat Noir现在联系不上,大概是因为有事情一时半会来不了……”Ladybug自行解释起单身赴会的原因,也是为了暂缓一下两人独处无言的尴尬氛围,也不晓得Chat Noir不在场对自己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知为何,Ladybug忽然发觉她想象不出Chat Noir与艾俊同时出现的情景。Chat Noir会对艾俊说什么?艾俊又会有怎样的反应?一时间竟毫无头绪。

“我知……没关系。”心里明白Chat Noir当然没法联络得上的他差点脱口说漏嘴,接着他开始简要说明目前自己遇到的情况。

 

“这个频率太异常了,几乎不可能用‘运气不好’来解释……听你这么说,可以断定这些事故都是那个寄匿名信的人一手造成的,那个人现在应该已经被黑化,所以才有暗中陷害的能力。”扶颚思索的Ladybug猛然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别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这份决然的保证不带有任何迟疑,时光好似倏然回流到了他初次心动的那个瞬间。

“我相信。”艾俊是世界上最信任Ladybug的人,一直都是——哪怕要以生命作为赌注。

只要不使用“幸运召唤”消耗大量能量,变身所能维持的时间并不算短,Ladybug过去就曾在蔻依家里等待敌人送上门来。尽管能够比拼耐心,但时间终究是有限的,她不可能一整晚都留守在艾俊家中,必须想尽办法引诱暗处的敌人主动现身才行。然而,似乎是由于Ladybug的出现,之前房间里偶尔会发出的怪异声响这时候反倒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

眼看着正在徘徊思考对策的女神,艾俊决定好好珍惜这样难得的机会,毕竟Ladybug几乎不会在非任务的情况下现身,故自己以真容之姿来面对她的机会非常少。之前经历过的几次短暂会面都由于尚处在情况紧急的战斗中,往往都是刚打了个照面就匆匆分别了。

现在他们至少还有时间。

和他抱有相似想法的人同样身在这个空间里,对Ladybug而言,今夜也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时机。曾经她也数次闯入过艾俊的房间,但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细细打量这个地方——作为一个十四岁男孩的房间来说,这里大得惊人。一面墙自带篮球架,另一边甚至还有街机游戏机和足球桌,房间中央的位置则摆放了昂贵的钢琴与长沙发。门口上方的墙面做了攀岩的设计,其侧方的二层阁楼则有着足足占据了一整面墙的超级书架,上分门别类排列有各种书籍与光碟。阁楼的正下方是艾俊自己的书桌,桌面上的三个液晶显示器中有一个正亮着,紧邻书桌的是一张宽大而干净的双人床——她的男神每天晚上就睡在那个地方。即便有这么多的东西,这个房间依旧显得十分空旷,足以彰显其之大,恐怕是普通男孩们做梦都想拥有的房间……哪怕是被关在家里,艾俊好像也不会特别无聊——似乎是这样的。生活在父亲严格的控制下,艾俊真正是喜好是怎样的呢?

“Ladybug,”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不务正业”的沉思,“能稍微聊聊吗?反正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现,应该不会耽误时间吧。”

“噢,当然可以。”艾俊的主动问话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其实只是有几个问题……”以Chat Noir的身份没办法问出口的问题,“有点好奇。”都说好奇心害死猫。

“除了面具下的身份,都可以。”Ladybug明快地作出了公式的回答,一下子便回绝了对方虽问不出口但却是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两人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开启交谈,隔了大约两人宽的距离。他们都觉得彼此的位置似乎离得有点远,但都不敢再靠近一分。

“对你来说……当超级英雄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听上去像是普通人会想了解的疑问。Chat Noir明白自己作为英雄时的感受,但那并不代表Ladybug也会抱有同样的感想。

“其实很难具体形容出来……要说不激动兴奋那肯定是糊弄人的鬼话,而它也正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所接受到的最重的一份责任。我想要努力完成好它,不过说实话有时也会感到力不从心。”

现在的玛丽娜在面对艾俊时,已不再会紧张得说不好话了,更何况当下是以Ladybug的姿态来与之面对,她可以放下很多忧虑,虽然同时也会徒添别的某些顾忌。

“力不从心?也就是说……会觉得很累吗?”在身边战斗时的她,看上去总是那么地游刃有余。总觉得……和他有点像。

“有的时候是这样的……有时会觉得如果换作更好的人来也许能完成得更加出色。”

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选了——艾俊差点没脱口而出,极力克制着自身急切焦躁的情绪。“巴黎的安全都是多亏了你……和Chat Noir,你做得已经足够好了。”

“谢谢。”Ladybug当作好意接受了这份鼓励,并未能觉察到其中暗含的汹涌情感。

“那……那你是怎么看待你的搭档呢?”心脏在狂跳。

说出来了,他问出口了,前面全当作铺垫,他真正想要打探的是这个。从第三者的口中,问出她对Chat Noir真正的看法。

“他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好搭档,守护巴黎的功劳不可没。”Ladybug的回答很爽快,却也意外的简短。

想得到表扬的猫还在傻乎乎地等待下文,却迎来了对方的缄口不言。

然后呢?这就没了?艾俊不由得感到一阵如潮水般涌上心头的失望,也许Ladybug只是不想过多地透露与英雄有关的信息。可他还是不甘心,明明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这一回,没能敛藏好的神情被Ladybug尽收眼底。不论是出于玛丽娜的关心还是Ladybug的责任感,她都不可能无视。

“怎么了,艾俊?”

“没什么……”忽然,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说,仿若只有在这个时刻,借由这个机会才可倾诉而出。是Ladybug的话就可以交付信任,或者说,他的内心希望Ladybug接受这样的自己,“只是我个人……挺羡慕Chat Noir的。”

是的,哪怕其实是同一个人,艾俊也打心底里羡慕着Chat Noir,羡煞着那样的生活。只有成为Chat Noir,他才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他才能见到让自己钟情的那个女孩——她现在就在眼前,他多么想现在就全盘托出。他想让她知道。

“噢……”理解艾俊生活情况的玛丽娜领悟到了一部分的话中话,但那又并非Ladybug所应该知道的,让她又一次犹疑起来。

“能听我聊聊自己的生活吗?女士。”艾俊的眼神中带有令她难以断然拒绝的祈盼与柔情,“也许会对找出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敌人有所帮助。”后面的话让她更加无法回绝了。

借用Ladybug的身份探听艾俊的秘密让她抱有罪恶感,可是她想知道,她非常想知道这个男孩的一切。

“我的父亲非常严格,直到今年开始我才能在学校上学……”

他开始缓缓吐露出自己生活,大都是为玛丽娜所知晓的,但她仍以仿佛能在下一秒立刻背诵出全文的专注力倾听着。很快,她就被拉入了某个她所未曾接触过的领域。

日复一日的形象工程让艾俊他觉得很疲惫,尽管学校让他交到了梦寐以求的朋友,可是又好像并未带来实质性的变化。他说自己背负了很多人沉重的期许,让玛丽娜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同样坐拥无数光环的Ladybug。

“……时至今日我都还不清楚应该怎样交朋友,同学们好像都能接受我,可我其实做不到大家期待的那样完美。很多时候,我都想说一些任性的玩笑话,做一些很傻很可笑的蠢事,但那些事情不仅会打破父亲给我设计好的形象规划,也有可能会让身边的朋友们就此离开……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在欺骗他们,我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壳里,事到如今已经开始分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了。我想打破它,可又不得不继续依赖它……我很抱歉。”

闻所未闻的,来自艾俊的心声。

不,不是这样的,你没有……玛丽娜多想这么辩驳出声,可一时间哑口无言。因为恰恰在她此前的心目中,艾俊·奥戈斯特是绝对完美无缺的,她自己就正是带给他压力的源头之一。

沉默的空气宛如一盆冷水浇盖了少年有些发热的头脑,他终于才觉察到自己说得有些多了。这本该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烦恼,这份负能不应传染给其他人,尤其是让责任心极强的Ladybug来替自己分担。

“对不起,让你听了那么多的抱怨与苦水……如果让你感到不快的话,就忘了刚才的话吧。”

怎么可能忘得了呢?

Ladybug尚在整顿心情,正欲开口之际,敲门声的闯入让她的心跳飒然漏掉半拍。

“艾俊,别忘了你的钢琴练习。”

“知道了,马上!”

艾俊提高音量应了一声,Ladybug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说话的是盖布里埃的生活秘书。好在她没有打开房间门,仅是提醒过后就离开了。

艾俊以浅浅的微笑朝她示意,坐上位置打开了钢琴盖。那是她见过无数遍,每一回都能让少女心一次又一次悸动的迷人笑容。可一想到这是他在失落过后逞强故作出来的公式化笑容,攀爬上心间的就不再是甜蜜,而是酸楚的痛感。

艾俊修长的手指按压着琴键,柔和的旋律从指尖流溢而出。是贝多芬的《月光》。

“女士,可以替我关一下灯吗?”

Ladybug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人造光源一灭,偌大的房间瞬间被夜色所侵入。窗外的月色正好,流淌的光正如他的金发那般闪耀着,肆意泼洒在钢琴少年的足下,照亮他姣好的脸庞与挺拔的身材。他的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意,手指有节奏地在黑白键上律动着。不断外溢的音符好似无形的薄纱,有的钻进他锁骨下的衣领中,有的落到他穿着运动鞋的脚边。眼前的景致,宛若浑然天成。

Ladybug呆呆地凝视着。尽管一早便听说过艾俊有在上钢琴课,但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他敲击钢琴键盘的模样。

《月光》的第一乐章是忧郁而带有一丝哀情的曲调,由这个刚诉说过不寻常成长经历的男孩来演奏,似乎更平添了一份无奈与叹惋。Ladybug不清楚贝多芬在创作这首曲子时所想表达的情感,但她知道艾俊的——她希望自己知道艾俊的。

他一直很孤独。哪怕是以上学为契机开始了与以往不同的生活,依然没能赋予他足够的安全感。他就像一只虽被关在笼子里衣食无忧,却时刻害怕着下一秒就会被抛弃的家猫,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是她从未了解过的他。

 

把灯关上果然更有气氛了,艾俊暗自庆幸地想。换作想要偷懒的时候,他肯定靠播放磁带来糊弄过去,但今天可是有梦中情人在场的日子,怎能不争取表现一番?刚才让他心爱的瓢虫见识到了自身脆弱难堪的一面,现在似乎还来得及抢救一下。

第二乐章奏起,曲调走向欢快的势头。来自音乐的魔力,使他自己都不禁被带动得振作起来。他隐约觉得,方才坦露心声的决定其实并不愚蠢,尽管也算不上高明,但那似乎能成为一个新的开始。他想发掘出真实的自我,同样也想要了解真正的Ladybug——她并非完美超人,她也是一个会拥有烦恼的、普通的女孩。

这首曲子是贝多芬献给他的学生,亦是他所爱之人的。

旋律突然加急,这让艾俊一下子感到有些吃力起来,他不由得咂了咂舌,懊悔起平时疏于练习的自己。第三乐章激昂的曲调包含着狂热的情愫,是贝多芬对朱丽叶妲的恋慕,是Chat Noir对Ladybug直率而炽热的爱意。

时急时缓的节奏很难掌控,一上来就演奏长达十几分钟的曲目让他的手指开始发酸,但仍旧咬牙撑了下去。

——你能听到吗?My lady.

目光紧锁在乐谱上的艾俊此时看不到Ladybug的神情,只能感受到对方正一言不发,也许是不方便出声打扰,也许是在警戒着周围,但只有本人知道她在经历着怎样的思绪万千。

……

一曲终了。感到身心俱疲的艾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打算歇一会儿。

“很棒的演奏。”防止被门外的人发现,她压低声音,鼓起无声的掌。

“多谢。”

十多分钟的时间,足够组织好想要表达的话了。

“艾俊,”突然回到刚才的话题——她无意逃避,反倒打了有意转移注意力的对方一个猝不及防,“我理解你的烦恼……我也有想过,如果大家知道了Ladybug真正的模样时,会不会感到失望。只要拥有了奇幻力量,谁都能成为超级英雄,哪怕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孩。”

“你吗?”艾俊讶然道,不过他的惊讶更多来自对Ladybug愿意透露真身一角的意外,哪怕“泄漏”出的部分根本成不了线索。

“她也只是个会淹没在人海里的普通人而已。”

——不论你面具下的是谁,我都……

“艾俊,你想要让父亲满意,想要交朋友的心是假的吗?”

“当然不!”怎么可能有假?

“想要满足大家的祈盼,这是你自身真实的愿望,源于你温柔的内心。你没有欺骗任何人,艾俊。”

逆光的Ladybug在黑暗中看不清面貌,月光将她美妙的身材轮廓勾勒出淡淡的金边。

“我也曾试想过,大家崇拜的是拥有神奇力量的Ladybug而并非现实中的我……”她走近艾俊,俯身半跪,握住了他放在膝上的手,“但我想守护巴黎,守护这座美丽城市的心意是真的。你也一样,艾俊,只要你喜爱朋友们的心意是真切的,假面也好,躯壳也罢,那都是真正的你,是你真实的一部分。是宝贵的、不可分割的……”

——我的,一部分……?

完美人设的“艾俊”同样是自己真实的一部分,他从来没有想过。

“那同样是你,请你爱惜这部分的自己……我相信,大家都会接受各种各样的你,因为真正的你始终是温柔善良的……还有我。”

两人被浓稠的夜色紧紧包裹。Ladybug宝蓝色的双目专注地凝视着他,那一刻,她的眼眸中好似落满星辰。

不可遏制的涛涛波浪奔涌入少年的心海,奋力击打着崖边的礁石。他发誓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景,他甚至愿意死在这一时刻。假设有可以倾诉的第三者在场,他一定会向其滔滔不绝地感慨。

——我觉得我已经足够爱她了,我绝对会是世界上最迷恋她的人。未曾料到,这一刻的我还能比上一刻更加爱她,明天的我还会比今天更加离不开她,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摄人心魂的魔女?

——你还要杀死我多少次?My lady.

艾俊用另一只手回握住她,心底甚至升腾起了一股冲动,欲要对其献上一吻。

 

这时,一旁的钢琴骤然形变,霎时间宛如一张巨大的幕布裹住艾俊全身。

评论(3)
热度(77)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