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原味》【第四章:殊】

【第四章】殊

【——因材施教。】

 

远月学园是没有食堂的。

想来也是理所应当,作为一所培养职业料理人的学校,根本不需要通过校方来解决学生的伙食问题,反倒是“如何处理多余的试做品”这样的问题常常困扰着众多师生。由学生自理伙食是十分合情合理的方针,只不过这就意味着忽略了某些特殊情况,比如有学员生病的时候。

“抱歉,小绪,要麻烦你来照顾我。”

“说什么呢,跟我完全不用客气。”说着,雪村绪将盛有碗勺的托盘放置到病号面前,“想着清淡一些就做了最普通的皮蛋瘦肉粥,加了点生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趁热吃吧。”

“居然要劳烦未来的大厨为我做病号餐,真是荣幸呢。”浅野灯里一边调侃一边用勺子搅动着碗里的粥。虽然额头上还贴有降温贴,但她的面色已稍显红润,看得出休息了一天后状态明显恢复了不少。

灯里和绪同样居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公寓里,只不过她是由于老家在其他城市的缘故,只能在长假时才回家。

“少拿我取乐了,我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估计之后的秋季选拔预赛也没有我俩的事了。”绪不打算和病人抢粥吃,早已自带了打包好的便当,里面是下午实操课上自己试做的料理。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有预赛这回事了。”居然连高等部一年级中头等盛大的活动都能忘记,也不知道是被烧糊涂了还是故意装出来的,灯里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过预赛是根据上次集训的表现来选拔选手,我记得那个时候绪你的作品还挺不错的说……”

“那都是上上周的事情了吧……”绪也顺应着话题开始回忆起来,“最后以‘鸡蛋’为主题的课题……”

“是做的蛋饺吧!”灯里记得比当事人还清楚,抢先答了出来。

“嗯,因为蛋饺一旦凉掉就会丧失口感,所以只有在客人点餐时才会从蒸笼上取下,制作蛋皮的过程也很麻烦,必须非常专注,连做三百份感觉神经都要断掉了……”

“蛋饺一般是煎炸的,而绪你用的是蒸对吧?”

“是啊,这也是参照了粤式早茶里类似虾饺的做法,只不过是把饺子皮替换成了蛋皮而已,实际上在蛋液里我也混入了少许面粉,方便成型。”

“早茶里的饺子都是以‘笼’为单位售卖的,一般为四个一小笼,而绪你却在一个笼子里做出了四种不同口味的饺子!”也顾不得手上的粥就要凉了,毫无病态的灯里兴奋地滔滔不绝,“水晶饺可以从半透明的表皮上猜到内容物,但正因为改换成了蛋皮,反而让口味成了一种惊喜。有种……俄罗斯轮盘赌的感觉,超有趣。”

“里面可没有藏着怪味。”绪吐槽了她不恰当的比喻,“……我是在装盘时突然想到的,也算是根据中式与日式的用餐习惯不同而做出的改进。”

“用餐习惯?”灯里总算乖乖当起了听众,开始小口喝起明明并不烫的粥。

“是这样的,中国人用餐时强调‘家庭’的概念,这一点日本虽然也一样,但中餐更将之体现在形式上,也就是一家人会分享同一份食物,跟亲戚朋友同事一起吃饭时也同理——这点你之前应该有印象,在中华研开放时,你还记得里面用来招待客人的都是一张张大型圆桌对吧。”

每学年的第一学期初,各研究会都会为了宣传及招揽新人,自发地开办“展示会”,以发扬各自的特色与魅力。灯里确实曾受绪的邀请前去参观过,但一回想起被一大群宛如士兵的光头大汉包围的心理阴影,她的脸色就不自觉地黑了一下,好在没被对方察觉。

“那是因为中国人习惯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分食各种料理,哪怕是在大型宴会上也一样,而在日本的宴会上则不同,每位嘉宾都会拥有自己的一方席位,面前盛放的料理也是一早由用人分配好,除了可以自主添饭外,菜的品种和量都是固定的……”

“说起来确实是这样,用来盛放料理的小桌也会按照直线排列。西餐虽然也是在同一张餐桌上用餐,但也更强调‘份’的概念,每个人吃的都是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是啊,这一点上,中国菜可以说是另类于全世界。由于用餐习惯不一,故为了入乡随俗,中华料理在份量上显然需要改进,因为普通的份量往往是让一大家子人食用的。实际上,早茶中的饺子以笼为单位,也并非是单人的份量,毕竟一个人去‘喝早茶’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为了留出胃口品尝更多的料理,一个人吃一到两个饺子其实已经足够了,还有更多的美味等着去享用。”

“早茶的这一点跟集训时的自助早餐也很像。”

“广式早茶其实也是半自助的形式。当时为防止口味单调便于顾客选择,我在蛋饺的口味上刚好设计了四种,内馅分别为以虾肉、猪肉、牛肉和时令蔬菜为主。馅料的准备还算简单,不怎么占用时间,我那几个小时几乎都花在做蛋皮上了。时间总得来说还是比较紧,又怕装盘时弄混,所以我将四种不同口味的饺子先分配好,再一口气放到同一个蒸笼里加热,方便点餐时直接端给客人,不过……”

见对方神色突而黯然起来,灯里好奇地追问道:“怎么了?这样不挺好的吗?”

“不过这样一来,虽然节省了时间,但没办法照顾到比较特殊的顾客。”

“特殊顾客?”灯里掀开被子下床,自顾自地添上一碗粥。

“嗯,”绪点了点头,“有位中年客人前来询问我蛋饺是什么馅的,我如实回答,接着他就询问我有没有单一馅的饺子。因为我是边包边装笼的,所以自己也没办法从外观上分拣出同样口味的蛋饺,如果对方需要的话只能重头开始做,然而那个时候早餐时间已经接近尾声,客人也不想等那么久,只好失望地离开了。”

“原来如此,是有不能吃的馅料啊。大概是有过敏或者忌口的东西,或者因宗教信仰而不能食用之类的吧。”

“嗯,原本看到不少客人喜欢我的早餐还挺开心的,偏偏无法满足这位先生,便有点小小的失落就是了。如果我能早点预料到这种情况而提前准备好不同的菜品,就不会让对方失望了吧,也能同样满足到更多有特殊需求的客人……”

“但那样也容易弄错种类吧,集训提供的蒸笼上又很难做标记,多加一道区分的工序必然会占用原本就很紧张时间……果然实战,就是要考验学生对各种特殊情况的应对啊。”灯里咬着调羹思索道,“和老师与评委不一样,一般顾客虽然对味道不像美食家们那么严厉,但各自麻烦的情况有不少,反倒是业内人士从来不会有忌口。这也是集训所带给身为菜鸟的我们的宝贵经验吧……”

“是啊。”说道忌口,作为业内见习料理人的绪难免有些心虚,便下意识转移话题,“灯里在鸡蛋早餐上的表现也不俗吧,我记得是现做的鸡蛋薄饼。”

“也是运气好,差点就要赶不上了。”现做的过程引起了路人的围观,因此招揽来不少生意,灯里的薄饼可根据客人的不同要求现场定制,是会场内为数不多让客人愿意等待的料理。

事实上,浅野灯里本人一直都比较擅长风格多变的定制类料理,哪怕有的客人会提出特别古怪的要求,擅长随机应变的她也能保证做出来的东西足够美味,只是这样的才能在日常教学中很难体现出来。好友的这份优点反而更加凸显了绪作为料理人的致命缺陷,她最不擅长应变了。

个性开朗的灯里也非常擅长招待客人,身在团队中的她也常常是负责活跃气氛的存在。因此,比起在五星级酒店被聘为大厨,绪认为她更适合拥有自己的私人小店。

可学校本身呢?虽贵为最权威的料理学园,拥有最顶尖的师范团队以及专业设施,但远月真的足以兼容不同特质的、各式各样的学生吗?尽管校方鼓励学生自由发展,但淘汰制与食戟的评审制本身,仍然在无形当中鞭策着学生们朝同一个方向去拼尽全力……

至于中华研的情况又更加特殊了,那般异常的环境氛围,校方不加以干涉真的是正确的吗?

又或者说,这世间其实并不存在能够完美适用于任何学生的教育制度。

过深的思考让绪不自觉地开始神游,直到对面的声音将她唤醒。

“怎么了?突然开始发呆。”

“啊,抱歉……已经吃完了吗?我帮你收拾吧。”绪起身收拾好碗碟,转而走向不远处的迷你厨房,开始洗碗。

凉意浸泡着双手,流水冲刷声潺潺,隔挡不住身后传来的清利女声。

“总觉得小绪最近心情很好呢。”

“唉……?”如此突兀的话语让原本心不在焉的她惊了一下,碗筷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说不出来,反正就是有那种感觉嘛。”哪怕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对方声音中的笑意。

“哪有,最近尽是些倒霉事……”

“听说你终于在中华研里‘暴露身份’了?”

“说是‘暴露’也不算……没想到都传到你的耳朵里了。”毕竟没有刻意隐瞒过,“但就是这件事麻烦死了,最近经常被部员们问东问西的,搞得我都没办法好好练习了。”

“到底是中华研啊,对中国感兴趣的人还是有很多,这也是绪你期望的好事吧。”

确实,自己更希望中华研的部员对中华料理本身感兴趣,而不是庆幸能抱上某个人的大腿。

“我现在可是日本人啊……但再怎么说误解也太深了,又不是十几年前还会有人惊异‘中国人居然不会功夫吗’的时代,尽是一些让人无力吐槽的问题……还有啊,居然有人问我‘广东人真的什么都吃吗’,也不知道他哪打听来的这么偏门的‘常识’。”

咯咯的笑声以及一阵闷声传来,可以判断出听众正笑到在床上打滚。

“啊呀啊呀……”灯里抹掉笑出来的眼泪,“这不挺好的吗?我以前一直担心,小绪会在里面被欺负呢。平常也总是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其他部员,看着都觉得累,现在倒是有跟大家打成一片的势头了,总好过在研究会里孤零零的吧……”

尽管当事人尽力隐瞒,但绪深知,随遇而安的灯里就是因为害怕“久我军团”才没有和自己一起加入中华研。所以她也不好意思强求好友,只不过没想到自己的一意孤行竟令对方忧虑了这么久。

“怎么说得像担心孩子交不上朋友的老妈一样……”表面上调侃了回去,然而灯里的话却着实让她恍然暗惊。不经提醒她还一时没能发现,现在的自己好像确实不害怕与其他部员们说话了,就好像从一开始就非常熟络一样……

是好事……吧。从自己那“不切实际”的目标来看,能够与研究会里的同学们搞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不过,如果没有那样的出身,自己会不会就永远也无法融入了呢?换句话说,少了特殊的背景,大家依然会将她当作完全透明的部员吧……

暗自决心要彻底改变中华研的现状,可在新学期始伊的两个多月后,依然未主动采取过任何行动,甚至在不断地逃避。就连当下的进步,都是由意外事件带来的。

说到底还是觉悟不够吗……

实在太难了啊,要打败那个人。

“加油啊,绪。”

语毕,灯里拉起身上的被子一口气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闭眼摆出一副“我要休息了”的模样。

讶然回首的绪只来得及目睹这一幕,一时失语。半晌,也仅对好友作出了感激的回应:

“谢谢。”


 
评论
热度(4)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