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原味》【第一章:常】

【第一章】常

【——存而非理】

 

几乎就是在手机闹钟响起的两三秒后,一只手在本能反应下精准地将之滑动关闭。

又过了十几秒,少女才慢吞吞地坐起,伸了一个懒腰。

——又忘了啊,昨天晚上做过的梦。

作出了无所谓的感慨,绪在半梦半醒间换上蓝色的校服西装,打着哈欠在镜前将乱糟糟的发型整顿好,别上发卡。浸满水的毛巾冰凉沁心,一番洗漱过后,精神才彻底回归肉体。

淡淡的紫色长发,金色的眼瞳,谈得上标致但也不算多么出彩的五官——镜中的那张脸依旧没什么变化,这是当然的。

由于昨晚在睡前就已收拾好了东西,她直接拿起手提式书包,走出学生公寓。

这座临近远月学园的出租公寓以单间形式居多,适合学生入住,因此在这里住有许多来自日本各地区乃至外国的学生,在同学中也会为了方便而称其为“校外宿舍”。在学园内部有且只有一间真正的官方宿舍——“极星寮”,但入住需要经过宿管非常严格的考试,在头两次挑战失败过后她也只好放弃了。

那个时候的她还是初一,经过三年的打磨历练,如今的自己或许已经能够轻松通过测试了,但对于已然习惯这间公寓的她,即便将来能省下一些租金,现在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然而,住宿问题只是来自外地的普通学生所需要面对的,至于那些出身料理名门的公子哥大小姐,自然是会有专车专人接送。

比如那个家伙。

仿佛是为了被所有人瞩目一般,他故意放下了后座两边的车窗,使内部一览无余。由于是学生上学的路段,黑色的轿车行进得十分缓慢,人流在退避车辆的同时也不由得注视起了位于后座的主人。而车中人则显然是一副十分享受众人瞩目的得意模样。

“真是的……”还是那么喜欢高调。

绪忍不住小声吐槽了一句,对方竟好似对此作出了反应,视线开始往她所在的方向移去。

——不会吧,这也能被听到?

心中不由得一惊,却没来得及转移目光。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光头学生迅速挡在了她的面前,朝车上的少年致意:

“早上好,主将!”嗓音之洪亮,将走在附近的女生都吓了一跳。

恰好被完全遮挡住身形的绪下意识松了口气,接着又开始自我抱怨起来,其实明明没有什么好紧张的啊。

反正那张脸每天都会见到。

 

在上午进行的一般是理论课。与普通学校相仿,远月同样要求学生学习基础学科,但其难度会明显降低,相对地,会增加一些与料理相关的理论课程,比如世界上不同地区的美食发展史、农牧产品的全球分布、各种稀有食材的科普等等……起初还会觉得比较新鲜,但习惯后就会发现这些不过是变相的历史、地理与生物。

短暂的午休结束过后,就要迎来下午的料理实践课程了,总是让大部分学生既期待又胆战心惊,毕竟这里可是稍有不慎就会被马上退学的学校。已经历过三年训练升上高等部一年级的绪,虽算不上游刃有余但也勉勉强强能够通关。如果因平时的课程不达标而被赶回老家,那就太丢脸了。

下午第一节课结束后,学生们纷纷收拾好动身前往下一个教室。跟随在大部队后方的绪忽然发现有东西忘在教室里了,便中途折返。

“雪村同学?啊,那孩子很努力呢,虽说资质多少有些平庸……”

一走到窗户附近,便听到刚上完课还未离开教室的老师正在和同事闲聊。

突如其来地得到如此评价,要说不受到打击,那一定是骗人的。

相比起其他众多才华横溢的学员们,自己确实算不上拥有天赋的那一类。关于这一点,她还是有所自觉的。

透过窗户偷瞄了一眼室内,正在跟任课老师聊天的另一个人只能看见其背影,但印象中应该是一名没见过的老师。明明在班上算是相当不起眼的存在,回来拿东西的时候还碰巧听到老师们在讨论自己,说什么也太巧了吧!究竟为什么会突然谈论起她?刚刚在课堂上应该没犯什么错误吧,料理也只是大致还原了老师所教授的程度……能被学校的老师所关注,对学生来说其实是好事,但果然还是更希望留下的是正面印象,不然她宁愿他们继续去注意那个在开学典礼上大放厥词的新生。

两人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听清,尴尬的情形也实在容不得当事人突然敲门进入,只好默默等待两人谈完并离开,她才逮到机会偷偷摸摸地溜进空教室取回自己的物品。好在总共没耽误多少时间,不过为了赶上下节课不得不用跑的了。

“绪,这里!”绪几乎是踩着打铃点走进了教室,这时作为好友兼搭档的灯里已经提前占好位置,正在向她招手。

“好险,差点就迟到了。”

“是呀,毕竟克洛斯老师可是很严格的。”

从初一就开始同班,遇到需要组队进行的作业时也会合作,浅野灯里是雪村绪在来到远月后最要好的朋友了。而其专攻方向是韩式料理。

灯里貌似正想说些什么,但老师已经开始了上课,便只好收回了欲言的话。

……

下课后,绪马上开始收拾东西。灯里见状,略显犹疑道:“小绪,今天也要去那里吗?”

“是啊,”笑中稍带一丝苦味,“都习惯了。”

“可是你明显不喜欢那个地方吧?为什么还不退部呢?”

“只是觉得……还不能退。”

“来我们韩研(韩国料理研究会)吧,我们那边也接受过很多原本是中华研的成员……”

绪摇摇头。这已经不是灯里第一次邀请她入会,而她也不是初次回绝了。

“如果不是中华研,就没有意义了……我没事的。”绪朝好友摆摆手,转身小跑出教室,“明天见!”

余留灯里在原地,依旧不住地担忧着:

绪她一个势单力薄的女生,每天都要和一群单是看上去就很可怕的光头壮汉部员们待在一起,真的没问题吗?各种意义上都似乎很危险的样子……

 

常常一下课就赶到活动室——准确来说是活动建筑的绪往往是第一个到达的,之所以来得那么早,主要是不希望……

“下午好啊,雪村同学!”

身后传来的男声让绪吓得不禁抖了抖,扭头一看,发现是社员之一的杉田同学。若无视那个光溜溜的发型的话,他还是个面相较为斯文的男生,看上去明显就比其他社员好相处。

“放心吧,不是久我主将。”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对方笑了笑。

绪自然而然地松了口气。是杉田同学就好办了,他算是这个研究会里为数不多的正常人。

“雪村同学还是那么怕主将吗?”他苦笑道。

“也不是说害怕啦……只是不想又被他抓去试吃……”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加入中华研的数个月以来,完全可以用“酷刑”来形容的种种经历。自从在第一天就被知道拥有怕辣的体质后,久我就时不时会逼迫她试吃自己的川菜,哪怕她吃了后也没办法说出什么有用的感想,依旧以此为乐。据本人的说法,是因为看到有人每次都被辣得哭出来,而且还边哭边忍不住吃,就觉得这样的场景非常有趣。

在所有人面前哭哭啼啼的,真是丢脸死了。

“啊哈哈……”杉田尴尬地看着一脸残念的同学,就算想安慰也无从下口。

暂别了杉田,绪独自进入更衣室。等她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社员,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拥有着统一的发型与着装。

光头,深灰色唐装。

果然即使看过无数次,也难以适应这样的景象。

对面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是例外,一身纯白色与耀眼的金发尤其醒目——

久我照纪,将中华料理研究会变成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军团的,罪魁祸首。

换下校服后,绪现在身上穿着的也是唐装,只不过是米白色的。原中华研的女性统一服装是改良式的旗袍,但她不习惯那种露出度,活动起来也不是很方便,便擅自换成了唐装。反正现有女性成员也仅剩下她惟一一个了。

“哟,雪村,今天也来啦。”

“前辈好……”尽管内心深处很不爽十分不情愿使用敬语,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遵守的。其实她与高二的久我同龄,只是由于一些原因晚一年入学。

“今天也不来加入训练吗?”

“不用了,谢谢。”绪转身就进了一侧的内厨间,关上房门。

除了她以外的全体社员,都在中华研的大厅处接受久我的指导与训练。作为备用的里部厨房内设施同样齐全,现在已无形中成了她个人常待的小小领地。由于不合群地窝在里间,许多外人甚至都不知道中华研如今还有这样一个“异类”留了下来。

久我口中所谓的“加入”,其实也就是和大家一样接受四川菜的系统性训练,也不至于不近人情地要求她一个女孩子和其他人一样剃个大光头。他也经常邀请诸如北条同学那样专攻中华料理的人入会,但都被拒绝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简直不可理喻啊。

同样的菜式,整齐划一的料理流程,就连成品的口味也力求一模一样。他们都只是在最大限度地还原久我的料理而已——那种像机器般精准复刻出来的东西,真的能被称之为料理吗?最为可怕的是,那些追随他的家伙,全都是自愿的。

在这里,这是“正常的”。

一年前的中华研处处散发着原创的生机,还全然不是这幅情景。可是,自从久我不断发起的食戟频频告捷,逐渐在会中建立起了难以撼动的威望,不久后他开始承诺,只要愿意成为他的手下为他效力,他就会原原本本地传授自己研发出来的料理,因此导致许多憧憬着那种暴力美味的人选择归顺至他的麾下。这个团体逐渐演变得越来越大,直接在研究会内形成为一股庞大的势力占据主流,许多前辈接受不了这种情况,纷纷选择退部,包括……

 

“学姐!你真的……也要退部吗?”

来自身后的挽留,让中华料理研究会的前任主将藤原立花驻足。

“也是时候退了吧。”学姐的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我本身也是快要毕业的人了。”

当初就是受到学姐的邀请,她才终于加入了梦寐以求的中华研,同样是温柔可人的她带领自己融入了这个大集体。

后来,因为那个人,一切都变了。

“可是,还没到真正换0届的时候吧……这样就好像……”

认输投降了一样——最后几个字,绪没能说出口。

“雪村同学……我本来不想把话说得太明白,但有些事情你应该也要早点懂得。”学姐挽起耳发,直面后辈,“我即将从远月毕业,踏入真正的料理界。如果在校期间,留下了‘被一年级的后辈打败甚至驱逐出研究会’的事迹,你觉得会对我将来的事业产生什么影响吗?”

闻言,绪怔然地愣在原地。她以为学姐是接受不了研究会内怪异的氛围才决定离开的,完全没想过这一点。

“但是,以学姐您的实力,不一定会输啊……”

对方则苦笑着摇了摇头,“三年级的我,还是很清楚自身实力究竟有几斤几两的,况且……我赌不起,我没办法将六年的心血与努力全都压在一场没有绝对把握的食戟上。你应该也隐约看出来了吧,久我觊觎主将这个位置很久了,随时都有可能发动变0革,与其最后搞得自己下不了台,还不如先一步让贤……那小子的性格虽然是任性了点,但在能力方面大家有目共睹。”

主将这个位置,不应该只由料理来决定才对……但事实上在远月,只要料理更胜一筹,就可以为所欲为。

绪最后还是没能阻止前任主将的提前退出。跟随着前代,许多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也一并陆续退部。

久我升上二年级后,成为了十杰中的第八席,因此慕名加入中华研的人就变得更多了。作为局中人的绪看得很明白,那些人与其说是憧憬着中华料理,倒不如说仅仅是觊觎着八席本人的技术罢了。

原先还抱有一丝能回归如初的希望的成员们,最后也一个个地退离了研究会,唯留下她一个人,在已然形成规模的中华研内格格不入。连主将都放弃了的地方,弱小又无能的她又能做得到什么呢?

现在,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只属于久我一个人的军团了。

然而,这样的中华研,绝对是错误的!

 

——真恶心啊……

切菜的动作戛然而止。因为频频回忆起过去的事,她开始无法继续专心地试做了。

今天也在试图进行着新菜品的研发,但好像遇到了缺乏灵感的瓶颈阶段。

说起来,料理也如同艺术领域般,以创造力和感性作为主导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光凭借天赋,就足以拉开绝对的差距了……

正当她思索着这些有的没的时,厨房的门被突然毫无征兆地推开。

“怎么了,雪村?在偷懒吗?”

一如既往地带有些许挑衅的意味,少年笑盈盈地走进。


 
评论(3)
热度(7)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