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lof:雨宫寻
淘宝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幻世project】请务必了解一下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文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慎fo←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lo主的下一篇文是哪个墙头)
本宣之外的内容请勿转载,谢谢。

【暗杀教室|杉神】《雨后的时间》(下)

Part 8

 

距离最近的杉野,立刻注意到神崎接过电话后所表露出的异状。

“抱歉,我有事要先离开,你帮我跟大家说一下吧。”

匆匆嘱咐完的神崎正要转身,就被杉野伸手一把拉住,“我有车,开车送你过去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急事。”她的肩膀瞬间松懈下来,目光垂落。人命已去,无力回天,就算现在开始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我自己乘车去就可以了。”

“让我送吧。”腕上传来的力道稍稍加重,一抬首,便见到他向自己投射出毅然执着的视线。恍然间,她仿佛看到了十年前告白之际那张认真而专注的脸。

就结果而言,她又一次没能坚定地回绝他。

杉野一路驱车将神崎送至她的工作地点,并陪伴她一同走进了大楼。值班的护士长刚好在大堂前台处问话,目睹出现在门口的神崎便疑惑地发问:“你今天不是请了带薪假吗?怎么又来了?”

“请让我看望一下山田女士。”急迫的她开门见山道。理论上,下班后的她属于一般探病家属。

眼看对方毫不掩饰地展露出焦急不耐的神态,护士长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她还在原来的那个房间里,你去吧。只是,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提醒你了,你这样继续下去会很辛苦的。”

“我知道。”她颔首,转而快步走向住院区。

护士长凝望她离去的背影,来到正在休息区等候的杉野的面前。

“你是有希子的朋友吧?”

“唉?嗯,是的。”

“你也一起来帮我劝劝那孩子吧。”

接下来,护士长一五一十地向杉野交代了神崎的情况,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第一次听说。以神崎的学历和知识本可以当上护士,但她却为能够照顾老人而自愿成为待遇稍逊一节的看护。至于原因,据说是她的父亲对与她最为亲近的祖母直到离开人世前都不闻不顾——这份童年经历让她倍加渴望通过自己的力量陪伴更多的临终者。

现如今的神崎对养老院内的每位老人都关爱有加,甚至可以说用情过度。她对待由自己照顾的老人就像真正的亲人一样,而那样也就意味着,每一位老人逝去,她都要承受如同失去至亲般的痛苦。

“干我们这一行的,其实早就麻木了。”中年的护士长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更何况入住我们这里的都是一些本身就患有疾病、随时可能撒手人寰的老人家,如果把每个人都当作亲人,那就太累了。所以,你也帮我劝劝有希子吧,那孩子太过善良,甚至还会时常把病人的去世归咎成自己的责任,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崩溃的。”

“我……明白了。”

终于,全部都串联起来了。第一次,他了解到神崎有希子的全部。

 

山田花子的家属还未赶来。神崎握着老人冰凉且毫无生气的手,长久静坐,数不清的回忆在这一刻全数涌上心头。

花子十分像她的亲生奶奶,可谓是在她照顾过的老人中最像奶奶的一位。

『奶奶,爸爸他总不回家看您,您不生气吗?』幼时的有希子常常问道。

『他有自己的工作,那是他想做的事情。能够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热爱的事业当中,不是挺好的吗?』奶奶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盈盈笑道。

『明明奶奶很想多和爸爸见面的,而且身体也已经越来越不好了,不是吗?』

『有希子不用为我担心,该来的总是会来。』她从和服的衣襟中拿出旧式钱包,从中取出几张千元钞票——对小孩子而言绝对算是惊人的数额。『这是给有希子的零花钱,拿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接过钱币的有希子抬头,『我喜欢奶奶身体健康,能活很久很久。』

奶奶笑了,灿似阳光。

『好,奶奶会努力的。』

如同奶奶去世的时候那般,她一直牢牢地紧握着——她记得自己抓着那只逐渐变凉的手哭了好久好久,论家人怎么哄劝安慰都不肯放开。

老人走的时候面容很安详,好似沉睡一般。

若不是深陷的眼窝与透过肌肤不断传来的冰凉触感,花子奶奶也只像是普通地睡着了而已。她离开人世之际谁也不在身侧,究竟有多孤单寂寞呢?明明自己是为了陪伴他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毅然决然地选择从事这份工作,却终究还是让她孤独无助地离世……

或许护士长说得对,她不应该如此动情,实在是太痛苦——她也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晚……安。奶奶。”最后的,道别。

起身离开病房,正好在走廊上与行色匆匆的山田家属们擦身而过。

对不起。她在心中默默道歉。

还没走到休息区,远远地就看到杉野驻足在大堂与走廊的衔接处。“抱歉,让你久等了。其实杉野同学可以先回去的……”

“我送你回家吧。”体贴的他没有多问。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人十分有安全感。

没有可回绝的理由也无拒绝的必要。现在的她确实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情,对她而言早点回家睡上一觉不得不说是最好的选择。

归程途中,她没有像去的时候那般坐在副驾驶的席位上,而是一声不吭地选择了宽敞的后排。此刻的她想在他人视线抵达不到的地方好好静一静,尤其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脸。

路灯的强光每隔一段时间就将车内点亮一次,规律而单调,更加延缓了对时间流动的感知。彻然放空头脑,她发着呆,在只有两个人的车内,沉寂的空气凝结了许久。

周遭再度敞亮起来,这一次,人造光源并没有在下一瞬远离。

“护士长把你的事跟我说了。”灰色的轿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杉野顿然开口道,“她让我帮忙劝劝你。”

“这样啊……”神崎知道护士长一直在担忧她,估计杉野已从对方口中得知那些关于自己的事了。本人嘴上说着在这一行干了多年早就变得铁石心肠,实际上对后辈不也爱操心吗?“杉野同学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我不应该继续下去……”

不需要他的劝说,她也能感受到精神的极限了……

“可能观点有些出入吧。”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着节拍,“因为,神崎同学你一早就知道结果,却依然选择了这样的道路,不是吗?我认为,比起结局,最重要的还是过程。人的生死和竞技比赛不一样,并不是靠努力拼搏就可以改变的。虽然最终分别的时候难免伤心,但与某人联系在一起的这个过程本身却是十分幸福快乐的吧?为他人的生命送上最后一程,我觉得是件非常伟大的事情。神崎同学是个很伟大的人啊……”

又是,这样……每一次,他总能做出自己预想范围之外的事……

泪意涌上眼眶,遏止不住。明明不该在这个时候……

“觉得难受的话,就尽情哭出来好了,眼泪是最能有效带走悲痛的东西。为逝去的人哀痛,或许恰恰是逝者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吧……神崎同学也不必为没能陪伴那个人直到最后一刻而自责,因为在此之前你已经陪同了她那么长时间不是吗?我想对方一定能够感受到的,这份心意。若非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应该是在离别之际没来得及,跟像亲人一样的神崎同学好好地说一声‘谢谢’吧……”

再无法压抑,泪水夺眶,浑身颤抖的她紧捂住胸口痛哭出声。

凄恸的音色回扬在狭小的空间内,久久。

 

 

Part 9

 

缓缓摇晃着杯中的冰块,习惯性来到酒吧放松的神崎感到身心异常地,平静。

相比以往,她现在的情绪确实要平稳得多。是因为放肆大哭过一场的缘故吗?她已经感受不到那种长久压抑在心头、又难以言喻的负荷感了。

杉野他说得对。比起酒精,眼泪似乎能更快更有效地带走悲切。

那番话实在太过于触动心弦,导致她第一次不顾形象地在外人面前放声大哭。但也正因痛痛快快的纵哭,让此前长久缭绕在她周身的阴霾一下子云开消散。

为逝者献上悲伤并没有错,错的是高估自己、故作逞强的她。

那一晚回到家中后,她一个人想了很久,想了很多。一直以来,她都刻意保持着自我的两面性,认为可以让其中一面释解另一面的压抑,孰不知这不过是双重的角色扮演,反而为她套上了更为沉重的枷锁。两种个性本可以共存,她却故意将两者从生活中独立区分开,实则活得更累了。再加上长期独自生活、孤独地背负烦恼,若不是被及时点醒,她总有一天会面临彻底崩溃的危险吧?看来要找个机会对他好好说声谢谢才行……

此时此刻,在胸膛中跃动着的这份心情,要如何来形容呢?想要尽快见到那个人,甚至渴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的身影……原来如此,原来彼时的感情一直被封存着,原来它还有可以苏醒的一天——可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现实早就不容许她反悔了。与其说造化弄人,不如说是自作自受。

犯下罪责,就必须接受惩罚。这是她曾经伤害过他所必然带来的惩戒。

不论如何,她的生活是时候开始转变了。这一次,要真正地从“过去的自己”毕业。

虽然跟往常比起来时候尚早,但她已准备结账,同时也不得不顺便跟老板打一声招呼,表示她以后可能不会再经常来了……

就在起身的一刻,余光瞬然捕捉到一个正走向门口的身影。

“……杉野?”

她本能地说出第一时间联想到的那个名字。

“杉野同学?!”

她又将音量稍微抬高了一些,引来周围人的注目,但那个背影并没有因此停下来。正当她稍作犹豫之际,对方完全消失在远处的出入口,已经来不及追赶了。

“由纪小姐,怎么了?”正在吧台内擦拭餐具的店长试问道。

“没事……可能是我认错人了。”她摇摇头。这怎么可能?

“我还以为由纪小姐你早就知道了。”

“什么?”她讶异地反问。

“那位杉野先生,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经常来我们店里,几乎跟您来店里的时间是一致的。他还向我打听过有关您的事情,我以为他只是您的追求者之一,所以就没有特意提起……”

“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过度惊异的事实甚至让她一时间有些站不稳。她习惯坐在吧台附近,也很少会留意酒吧内的其他客人,注意力更是常常被搭讪的男性带走,不料竟因此对认识的人就在身边这件事毫无觉察。

“嗯,他总是一个人来,点单后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而且一直在,静静地注视着由纪小姐您。”

 

 

Part 10

 

全场爆发出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主场队在后半局十分不利的情况下反败获得险胜,球迷们激动若狂地或相拥或跳跃。平静地端坐在观众席上的神崎有希子,在欢腾的人群中仿佛是个异类。

这是她第一次到现场观看职业棒球赛事。准确地说,这甚至是她第一次旁观一场完整的棒球比赛。关于棒球,她一直都仅知道大致的规则,对该领域的其他方面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这就是,杉野友人所在的世界吗?

整场比赛,她的目光自始自终只落在一名球员的身上,眼见欣喜万分的他跟队友互相击掌拥抱庆贺,眼见夺得本场最佳球员的他被队员们高高地抛起。

一直以来作为被注视者聚焦了无数视线的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开始注视起另外一个人。

那个时候,那些时候,他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在注视着自己的呢?

随人流离开会场后,凭借一张出入证明,她被特许进入一间工作人员专用的休息室等候。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换上便装的杉野进入休息间。头发还没完全擦干的他显然刚在运动员专用的淋浴间匆忙地冲完澡,身上还飘散着淡淡的柠檬香皂味。

“不好意思来晚了……刚打完球赛满身是汗,因为怕有臭味所以就去洗了个澡,抱歉让你等这么久。”他还是那个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实则细心体贴的大男孩,若时光再倒退十年,这张脸上大概还会多添几分青涩的腼腆。“没想到神崎同学竟然愿意来看我的比赛,还好我没有因为太紧张而发挥失误。”

“那我是不是不应该来呢?”顺应他的玩笑,她道。

“才没有!高兴还来不及呢,多亏了神崎同学,我本场可是超常发挥!”

“那应该是杉野同学平时训练的成果吧,被我抢了功劳可不行。”她能感受到自己比以前更为坦诚。

“神崎同学突然说想来看我的比赛,我可是吓了大一跳,赛前训练自然也更加刻苦了……”高兴的表情清晰地印刻在脸上,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不似他的风格,仿佛在尽力地遮掩着什么。

“也算是弥补杉野同学打进甲子园时,我没能到场的遗憾吧。”她巧妙回应道,“那天的事,也想当面好好表示一下感谢。”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言重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可以去外面坐坐吗?我有事想跟你单独聊一下。”没有兜圈子,她直接发出了邀请。

两人来到临街一间旧式的咖啡馆,非周末的日子里店内客人稀少,神崎主动选择了一个从外面看不到的位置坐下。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你大概也知道我想问什么了吧?”点单的服务员离开后,神崎迫不及待地开口道,“你去过‘晴雨’,对吧?”

“果然被发现了啊……”他一向不擅长撒谎或掩饰,眉目间顿时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倒不如说,时至今日我才发现,实在太迟钝了……我听店长说了你的事。”放置在桌案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成了拳头,“你,究竟为什么……?”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给神崎同学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他深深埋下头,看不清表情,“对不起!”

“我不明白……那个时候,不是都结束了吗?”

从店长那里初听闻这件事时,光是简单的“震撼”二字已不足以概括她复杂的心境。这段日子她一个人思索了很长时间,却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早在十年前就划清界限了吗?难道说杉野在这十年间……不可能的吧?他有过交往的女友,两人多年来也没有任何交集,而且……

“是的,那时候的我也确确实实斩断了念想,只是……该怎么说呢?大概三个月前,我在那间酒吧意外遇见,见到了神崎同学的另一面,便又不由自主地开始产生了想要在不远处注视的想法,如当年那般……抱歉,听起来像跟踪狂一样吧,连我自己也觉得很愚蠢,实在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不会再……”

“为什么……?”她更加迷惑了,“杉野同学在看到那样的我后,为什么依然……”那副模样,不是与他钟情的对象截然相反吗?为什么不会心生厌恶?

“一开始我确实感到很意外,说是‘震惊’也不为过……但是,打从心底的真实想法是,那样的神崎同学我也不讨厌。”

——理解不能。理解不能。

“最初认识神崎同学的时候,我确实是被你的外表所吸引,实在是很欣赏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而我在后来的接触中也慢慢了解到,神崎同学意外地非常擅长电动游戏,在暗杀实战方面也毫不逊色于他人。印象不断被刷新,却没有反感的念头出现,反而觉得距离得更近,在我眼中的形象便更加真实……不如说知晓得越多,就越发喜欢神崎同学。”

——怎么可以这样,太犯规了啊,跟过去的预料完全不一样……又是这样……这样的事还要重复多少次……

褪去胆怯,他的目光又一次变得专注,“再度遇见神崎同学,遇见神崎同学不为所知的另一面后,我可能又一次喜欢上神崎同学了。因为还不太敢肯定,所以这段时间里,我都在一遍遍地确认着自己的感情,也想要进一步深入了解那样的你……就在不久前得知工作中的神崎同学后,我才真正地确定了——神崎有希子小姐,请问我可以再一次喜欢上你吗?”

“真是……真是的……”

这是杉野友人首度见到,神崎有希子真正地笑了。摘下面具般模板化的笑容,湿润的眼眉充盈着笑意,面颊泛起浅红。

“明明我当时那么烦恼,这样一来不就好像笨蛋一样吗……”

伪装的外壳碎化成片,那个人不留余地地接受了最虚伪亦是最真实的她——

原来注视着一个人,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最后发觉自己也被对方所注视着,是如此幸上加幸。

 

一个人能重复爱上另一个人多少遍?

也许是无数遍。

 

 

Part 0

 

我原以为,沦落到E班后,就再也不会遇到好事了。

然而,我的幸运女神却突然出现了——

神崎有希子,开始上课的第一天起我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她是个超级大美人,充满大和抚子般清纯优雅的气质,怎么看都应该是一名品学兼优的优等生。我竟然能与这样的人身处同一个班级,实在是太幸运了。能来到E班,莫非是一件大好事?

神崎同学看上去很文静,平时与同学间的交流好像也不多。那份古典美的背后,似乎还暗藏着一股深不可测的神秘感,搔得好奇心痒痒的。

好想和她搭话啊,可是又找不到机会……友人,你不能怂啊!加油!

终于,天赐良机降临了。在一个细雨飘茫的放学后,我走到鞋柜处时,刚好目睹神崎同学伫立在门口,前视凝望。

夕阳斜照,丝雨纷飞,散发着陈旧气息的校舍内,面容姣好的长发少女伫立于光与暗的分界线上,伸手抚雨。

我的心在这一刻彻底颤动。那幅堪称惊艳的画面一瞬间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我大概这辈子也无法再忘却。同时,另一个声音在心底炸响:

她是不是没有带伞?这是个说话的大好机会!

紧张得忘记自己在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将手中的折伞塞给她后我就像逃跑似地一溜烟奔入雨中。

微带凉意的雨水落打在身上,内心却放起了晴天。

立马开始期盼起来,次日还伞时她主动向自己搭话的情景。到时我应该说些什么好呢?不如干脆趁这个机会,邀请她一起加入修学旅行的小组吧……

 

晴空将至。

 

 

 

【后记:关于这篇文的构思酝酿了很久,刚好有参本的机会便写了出来,写作过程可以说是异常的,艰辛。但我个人对本文的完成度十分满意,可以说是目前以我的能力所能写出的最好的短篇同人了。我在连载的长篇《枫的时间》里也曾写过杉神回《雨的时间》,本文算是那篇的后续以及补完(用的是同一个时间轴,因为涉及到相同的事件所以顺便夹带了渚枫私货),当然两者独立阅读也完全没问题,但在看过《雨》再看《雨后》,风味度会上升百分之三十左右。杉神这对CP我一直都很喜欢,喜欢兼具两面性的神崎女神,喜欢并心疼着阳光开朗的友人君(文章写完后我就是杉野的迷妹了,暗杀中最想嫁的角色qwq),可是这对很多人并不看好人气也不高,明明我觉得漫画里的糖还是挺多的(尤其在情人节之后)……至于公式书(毕业相册)里的内容,我觉得也不算拆吧?不过这种半拆不拆的情况刚好也非常符合我想写的这个脑洞,多谢官方爸爸提供灵感又不打脸,让我能够继续维持一贯原作向的创作风格。】


评论
热度(10)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