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杉神】《雨后的时间》(中)

Part 4.5

 

“您问的是坐在那边的那位女士?见您是生面孔,应该是第一次来吧。那位由纪小姐可是在常客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是个大美人对吧?实不相瞒,您是今天第三个向我打听她的男性顾客。据说还有不少专门冲她而来光顾的客人,当然了,这对我们生意人来说自然是好事一桩。”

 

“她总是一个人来,静静地在吧台前喝酒,男士的搭讪基本很少回绝,跟各种类型的人都聊得来,但至今还没见过有哪位客人能争取到送她回家的机会。不时也会有些喝醉了的麻烦客人纠缠不休,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店家也会出面解围,毕竟我们也不希望自家的口碑在女性顾客群体中下降,毕竟这同样会影响到男性顾客的生意,对吧?”

 

“她喝得不多,也很少喝醉,往往到了某个时间点就会突然消失,浑然不觉地。经常稍微移开目光一会,她人就不见了,而且没有一个客人觉察到,神奇到你会怀疑她之前是否真的来过这里。因此有的人还会戏称她为‘幽灵小姐’。”

 

“至于她本人的来历嘛,其实到目前为止可能还真没有人知道。连身为店长的我都并不知晓她的全名,或许‘由纪’这个称呼本身也是假名。关于她的年龄、职业、住所之类的,也全然不晓,但也正是这种琢磨不透的神秘以及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格外地容易吸引男人吧?类似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的人,在我们店内也挺常见。”

 

“我猜测她应该是大公司的白领精英吧。年轻人工作压力越大,就越喜欢往娱乐场所跑,人前人后经常是完全不同的人,因此不希望被平时相识的人所认出来。”

 

“有意追求是吗?……不用不好意思承认,我这双眼睛好歹也算是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出心思来了,年轻人多尝试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也希望能见证一次,看看哪位勇士最终能抱得美人归。至于有多少人失败过,我就不说出来打击你了。”

 

“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哈哈,没事,人生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嘛,很快就会放下的……就算放不下,也不一定是坏事哦。”

 

 

Part 5

 

十五岁,对杉野友人而言,是人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沦落E班、一度失去信心的他,在杀老师的指导与鼓舞下发觉自己其实也有成为一名棒球选手的天赋。原本纯粹的爱好,因为可能性的出现,而渐渐在心中攀上了不可逾越的地位。

是渴望努力达到的目标、是可以触碰到的境界,值得他全身心投入——

与此同时,他也在那一年体验过宛若从天堂瞬间坠落地狱般的绝望。

正因希望的光芒犹为强烈,好似再前进一步就触手可及,他才无数次地拥有正视“梦”的莫大勇气。因而当一无所有的结局骤然降旦之际,砸向心头的感触已不足以用一个简单的“痛”字来形容。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想不通,神崎同学若不是对自己抱有同样的好感,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应自己的期待?终究是他自作多情了吗?那样出色优秀的气质美女,果然与平凡无奇的他并不相配吧……误以为得到老天爷的眷顾,实际上对方不过是不擅长拒绝罢了?

从现实的角度考量,本就没有多少普普通通的男生能最终赢得女神的青睐,学生时代恋情的成功率更是微乎其微。他只是失意的云云众之一,这仅仅是多数人注定会经历的失恋体验……他在心中如此百般安慰自己。

可是——

好难受。好难过。

结束毕业典礼一回到家,杉野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友人,出来吃饭吧?”“我不饿,不吃了。”

母亲若看到他这副模样,肯定会追问其中的原由,他既不想让家人担心也不希望这副狼狈之态被看见。更何况绞痛的胃已经塞不进任何食物了。

都是快当高中生的人了,还能将枕头弄湿一大片,说出去肯定会让人笑话吧……

痛哭一场过后的心情谈不上有多复杂,精神海充斥着无边无际、空茫的失落感,身心皆如灌铅沉重至极。

若将悲痛转化为对一个人的憎恶,是否会好受一些?可他做不到,神崎有希子终究是他发自内心深深喜欢过的人,哪怕她有错,哪怕她的错令自己越陷越深,他也做不到产生分毫的恨意。

反正,在毕业后同学之间再相见的机会少之又少,他们二人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他总有一天会将其淡忘,一切终将化为稀薄的记忆。说不定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也只会一笑置之吧。

那一天,杉野友人正式从漫漫的暗恋长跑中毕业了。

 

半分出于转移注意力的目的,升上高中后的杉野将大量的精力都投入到钟爱的棒球及重要的学业之中。运动能够调动包括头脑在内全身的每一个部位,而他只需要考虑怎么获胜就足够了。倾注努力与汗水,便能看得见成效,就算比赛的结果抱憾,也足以享受这个拼搏的过程,他还有下一个目标可以继续挑战——棒球不会背叛他。

恢复期远比想象的要短,新环境亦是新的开始。永不停息的时间成功地冲淡了往事,再度回忆起初恋的他彼时已不再会有心疼的感受,更多的则是对青涩的怀念。

高中二年级时,他被所在棒球社的社团经理告白了,对方是个开朗活泼、精力充沛的运动系少女,在同学之间尤其是部员中颇有人气。由于兴趣投机、在此之前的相处也很开心,他没多想便答应了交往。总得来说,他的第一段正式恋情轻松而愉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他们的相处模式比起恋人来说更像是亲友。对方似乎也慢慢地觉察到了这一点,高中毕业后两人自然而然地和平分手。

后来,他同样加入了大学的棒球队,并在一年级就跻身成为主力队员。期间他喜欢上班里一名寡言的文学少女,名叫天野爱花。抱着吸取教训、长痛不如短痛的心态,他在初期就开展了明确的追求,终于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赢得了爱花的芳心。双方交往了三个月左右,杉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爱花的长相与神崎有希子十分相似,身上也隐隐约约暗藏有不少她的影子……

这让他的情感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喜欢某种类型的女孩子本身并不奇怪,他也不认为爱花是有希子的替代品,只是介意的心理让他不自觉地开始在两者之间寻找不同点,以此证明他没有受到初恋的影响,然而“意图区分”这个行为本身,恰恰是影响存在的结果。这份异样感终究还是被敏感的爱花所觉察,恋情最后在一场冷战中悄无声息地破裂。

二次调整毕心态,在情感方面杉野开始看淡了,甚至产生过“恋爱不过如此”的念头。与之相对,学业与棒球进一步占用了他的时间和精力,在其后的几年间他再没谈过恋爱,对此他也说不清究竟是“心无欲”还是“在逃避”。

被球探相中的他,终于有幸在大学毕业后进入职业棒球的领域,可谓是真正意义上迈入了梦想的起点。在精英云集的队伍里,球员们彼此既是伙伴也是竞争对手,实力位于中游的他更是丝毫不敢懈怠,乃至于在刚入行的那段时间里他满脑子除了训练就是比赛,同时还不得不应付复杂的人际关系——能力不济或不擅长打交道的人在队内很容易就会遭到排挤。恃强凌弱,不论是在大人还是孩子的世界中,都永远不可能灭绝。

一心向往的行业内部也不全是光明磊落的事情。在他成为正式队员的头一年,队内的一个前辈就爆出了吸毒的丑闻,导致整支队伍都受到牵连被卷入堪称灾难的舆论风波。

在一步步度过危机、重塑辉煌后的时期,他沾着队伍的光被球迷们一同捧上神坛,算是半个借由“黏滑投球”而在圈内小有名气的选手。亲友时常向他打听关于球队的轶事,走在大街上偶尔会有球迷认出他并索要签名,进而不断有心怀某种目的的男男女女带着满口的奉承蜜语以各种方式贴近……

一股莫名的怀旧感油然萌生,他不由得忆想起了同样被重重舆论所包围的中学三年级,想到那些过去亲密无间的同学、社团成员与身边这群关系不冷不热的队友兼同事。

或许人只有在踏入社会后,才真正意义上地长大成人。

回不去的,才是过去。

 

 

Part 6

 

在心中默默数了数,大概是五次。

在离开那间暗杀教室之后,杉野友人在九年间只见过神崎有希子五次,且都是在同学聚会上。每当视线恰巧碰撞,两人皆不约而同地互相点头示意,然后便没有了下文。毕竟发生过那样的事,再见时刻难免会出现尴尬的情形。

总是恰好坐在距离很远的位置,私底下的交流几乎为零——或许他们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对方,其他有所知晓的人也会照顾到他们的感受而从不重提旧事。

数次见面,她好似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保持着一贯淡雅的女神气质。雅致的表面背后似乎暗藏了某种东西——就连这份神秘感也未曾变过。

据说她目前正在一所养老院内当看护,是一个令很多认识她的人都倍感意外的职业,但他却莫名地觉得很适合她。他不清楚她工作的具体地点,也无意打听,知情说不定反而会在心里产生芥蒂——就算知道又怎样呢?故意去见一面?亦或刻意回避不见?

尽管受到过刻骨铭心的伤害,他却从未后悔在最美好的年纪拥有这样一段经历。对他而言,沉浸于“喜欢”这份心情的时光很幸福,这个人值得他钟情过。

若非已然丧失了全部的可能性,他可能还会继续喜欢着吧。

或许,现在也依旧……

杉野猛然摇晃脑袋,意图将某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驱逐。然而在意识到其存在的那一刻,它就已深深地扎根于潜意识之中,难以抹去。眼下是老同学们觥筹交错的团聚画面,面前的这群男生皆褪下了当初的青涩,甚至能从他们的一举一动中隐约感受到作为社会人的圆滑。大家都长大了,这是好事。

熟悉而又带有几分陌生的脸孔让他追忆起那场以弱胜强的棒球表演赛。他多么想回归学生时代,与能够充分信任的伙伴共同打一场完全享受其中、纯粹为争胜而倾注的球赛。

或者,回到当年,顺从没有任何杂质的感觉而倾心于一人。

酒劲上头,视线愈发模糊,沉重的脑袋脱离控制耷拉下来。

恍然间他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中正下着一场瓢泼大雨,漫淹天地。

 

三个月前,第六次与神崎有希子的再相见,纯属于意外。当晚一场庆功宴结束后,他和未尽兴的队员们还想要续摊,于是来到了一家某个成员推荐的酒吧。

“Lucky,来的正是时候!快看,坐在那边的正妹就是我之前提到的……”

一并顺着指向看去,前方的吧台上确实坐着一个身段姣好、一身潮装的女性。待他看清该女子的容貌时,半醉脑袋中朦胧的薄雾瞬时散去一大半,如同被一盆凉水顷刻间浇醒。

——那个人是……?!

若非对那张脸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他很可能无法立刻判断出对方是曾经的同学。一时间感到难以置信,他的第一反应为两者应该是长相相似的不同的人,但很快他又自行将这个想法否定掉了。

她就是神崎有希子,不会有错的。对面的那个人散发着与她一模一样的气息。

几名队员趁着酒劲,大胆地前去搭讪落单的美女。后者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排斥,双方自然地交流起来。

“他的过去”与“他的现在”正交织交叠。

心境动荡出波澜。

 

 

Part 7

 

日历上的三月十三日被用彩色的记号笔画了一个圈。

关于这一天的筹备,早在年初就开展了。毕业十周年之际,原三年E班的所有成员预定在这个意义非凡的日子里重聚一堂——这将是他们第一个全员到齐的同学聚会,同时在当天还会实施一个秘密计划。为了那一天,所有人务必会想方设法抽出时间到场,风雨无阻。至于集合的地点自不必多言,正是那间充满珍贵回忆的旧校舍。

集会的前一天,神崎有希子在房间里翻看当年的毕业相册。

指尖划过一个个勾起怀念的面孔,最后停顿在一张修学旅行时拍摄的相片上。

立于十年前她的身侧,那张笑脸,犹为灿烂。

尽管对棒球运动本身并不感兴趣,但现在的她偶尔也能在电视上或周围人的交谈中听闻到他的名字。

取出夹在相册里的毕业留言别册,发觉纸张已然开始泛黄。好在字迹清晰如旧,碳素墨水记录着离别前同学间互相赠予的文字。

『我绝对会登上甲子园的,如果你能来看我会很高兴!』

真的好像一个棒球笨蛋一样。想象着他说出这句话时的笑脸,她的嘴角不禁向上翘起。

杉野在高中三年级时才带领校队打入甲子园,彼时的他激动地在各种社交软件上庆贺宣扬,希望朋友们都能到现场观看他的决赛,众人都替他感到高兴。到了比赛当日,她并没有去应援,原因很简单,她没有去的理由也没有去的念想,更何况她早已听说他有了正在交往的女友。

现已当上运动明星的他,肯定能遇上很多出色而且真正适合他的女孩吧。

合上册子,将它们归位至书架上。准备熄灯前的她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接近十二点的位置。

十年前的这一刻,杀老师正式离开人世,去往天国。

“晚安,杀老师。”

面朝窗外不规则的残月,她轻声言道。

当夜,她又做了同一个梦。

 

十多个小时之后,神崎置身于一片幸福甜蜜的氛围当中。

就在数分钟前,潮田渚向雪村亚佳里求婚成功,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漫天飞舞的彩带与花瓣将整间教室推入浪漫的氛潮。

“真是太好了。”后侧方传来令人怀念的声音,一个人在她的身旁驻足。

“嗯。”点头,转而抬首。

相比昨晚浏览过的照片,十年后的他显然成长得比以前更为高大健硕。一米八几的个头,即使上身被长袖衬衫紧紧包裹住,也能隐约窥视到其下由长期锻炼所积累的结实的肌肉线条,外露的皮肤则因为长时间的室外训练而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就连同那张脸上的笑容,都渗透出爽朗如阳光的清新味道。

“那个……介意冒昧地问一下吗?……神崎同学现在有男友吗?”这似乎是他除了打招呼外,这些年来第一次打探她的近况。

“没有哦。”她坦然回答,“……觉得意外吗?”

能够轻松自如地交谈,大概意味着他们皆放下了过去的介怀,直面彼此的关系。

“是有点……但神崎同学肯定还像以前那样受欢迎吧。”

“其实现在的交际圈很窄,每天面对的不是患者就是家属。”她浅笑道。

“……是个很辛苦的工作吧?”

沉默半晌,比起思索她更像是在下某种决心,“嗯。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工作,我很喜欢。杉野同学你呢?”

“我现在也没有女朋友,毕竟身边总是一些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嘛。”

其实神崎回问的是他的工作状况,不料他却会错意而答复了另一个答案。但这也无关紧要了。

接下来按照预定计划在室外举办烤肉派对,众人意外地发现杉野和神崎两人十分罕见地站在一起聊天,全然不似以往聚会时那般互相规避的状态。有人开始在背后悄悄地议论或猜测,但都识趣地选择不在当事人面前提起。

天色渐暗,夕阳的余晖逐步洒满整个后山。派对的气氛愈发火热起来,酒杯相碰的清脆以及喧杂的话语声源源不绝于耳,甚至还有人直接利用便携式小音响开启现场卡拉OK,整个场面好不热闹。

就当身心放松的神崎以为今天将在眼前这般欢声笑语中度过之时——

将饮料传递至左手,取出口袋里嗡嗡振动的手机,滑动屏幕接听。

忽而,手中的纸杯坠落,黑色的液体瞬时倾倒而出、渗入土地,余留一滩深色的痕迹。

“刚刚,山田花子去世了。”

寒意袭人的话语响彻脑海,回荡不息。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