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雾寻
tb店铺【咕月家】佛系卖本中
bg/gl only
死在冷坑自娱自乐的低产写手一枚,腿肉真好吃^q^
产粮日即爬墙时,缘见
(只要我爬墙足够快,产出就追不上我)
除本宣之外的内容禁止转载,谢谢

【暗杀教室|中篇】《心之所向,所向披靡》【一】

【食用说明】

1、内含原创角色,主角比较中二叛逆,不适者慎入;

2、本文走原作向,不做任何与原作冲突的改编,无cp,无玛丽苏;

3、全文长度大约为中短篇,中后期剧情高虐,结局为HE。


———————————————————————————————

 

第一章:幕夜惊

 

【1】

似有似无。

若非无人的暗巷内静谧得可怖,男人奋力压抑住的喘息声几乎要被微冷的夜风带走。

仲夏的尾巴已然悄悄溜走,今夜凉意甚浓,而他的肌肤却不受控制地向外分泌汗液。他的排汗自然不是外界温度所造成的,而是发自内心毛骨悚然的恐惧。

不断外溢的冷汗彻底浸湿了后背的衣衫,然而此时此刻正抵在喉部的某物迫使他不敢用力喘气。

瞳孔因被震惊与恐慌突袭心头而放大,他直勾勾地盯着眼前正压制在他身上、体型明显小于他的人。自己的两手分别被那个人的双膝牢牢抵住,半个成人的重量使他动弹不得,也许身为一个健壮成年男子的他本应有反抗的能力,但正从颈部肌肤处传来的锋利触感却让他打起了退堂鼓。

同时,令惊恐的他仍有余念疑惑的是,那个可以随时夺走他性命的锋利物并不是刀刃,而是一根硕长的针。

“你这么看着我,让我有些为难啊。”奇怪武器的持有者发话了,其声音在寂寥的空巷内幽幽回荡,“搞得自己好像受害者一样。”

声音的主人下着长裤,上半身身穿长袖连帽衫,用兜帽盖住了眼睛。男人想知道对方正在用怎样的眼神来看他,但又害怕看到那个目光。

“你倒是说句话啊,不然这种状况很尴尬吧?我本身就是废话特别多的那种类型,是双子座又是AB型血,但只有我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话的话,岂不是很滑稽可笑,又像是寂寞没人爱的孤独妄想星人吗?就好像动手前啰嗦的反派角色一样,但不是有句老话叫‘自古反派死于话多’吗?我可不是反派唉,但如果因为废话太多而被反杀了,岂不是特别丢脸?下地狱后可是会被魔鬼们嘲笑的唉……你说是吧,大叔?”

“……”男人依旧不敢发话,唯恐喉结一旦抖动就会被长针贯穿。

“噢对了,大叔,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用针来作为防身武器吗?虽然要将其运用自如十分困难——因为很容易手滑,我一开始练习的时候老是抓不稳——但真正掌握后,它就是非常非常棒的作案工具哦!不仅方便随身携带、可以藏在靴子之类的地方,刺入要害后出血量小却能一击毙命,而且因为针的表面积很小,警察叔叔们没办法在上面提取到完整的指纹呢……”

男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战栗得更加剧烈。

“别紧张啦,其实我不打算杀人,可是啊,我也要想办法保护自身的安全,万一我放开后你就从背后偷袭我怎么办?论打架格斗的话我百分之两百会输给你,刚才你会被我制服都是因为太掉以轻心啦,我相信大叔动起真格来是很强的……为了降低自己遇害的风险,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要杀掉大叔自保吗?这个可以算是自卫杀人吗?啊,对了,我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未成年,在《少年法》的保护下不会被判处死刑呢。这么想想真是不公平啊,明明都已经到了可以独立思考的年纪,却不用为自己深思熟虑后采取的行动负责,但日本就是这样一个不公平的国家啊……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目光仿佛要将前方瞪出一个洞来,男人的双唇一开一合,“救……”

下一个瞬杀,兜帽少年猛然警戒地弹跳起来,一个闪身便向周侧的巷道深处飞奔而去。因为他在那一刻注意到了——男人的双目并非注视着自己,而是紧盯着他的身后,目光中充盈着希望。

 

【2】

“站住!”

见对方拔腿就跑,木村忍不住喊出了漫画场景中的名台词——但这句话从来没有起到过任何作用。

十几秒前,木村正义、冈岛大河、不破优月、潮田渚这几名被老师留下来开小灶因此晚归的学生,偶然撞见了某个男人疑似正在被劫持的场景,出于自身的正义感与良好的教育,他们打算解救该男子。为了不惊动那个穿着背部印有子弹图案连帽衫的凶手,他们本打算悄然接近从后方将之制服,却不料先一步被发现,让他给逃走了。

赶到时犯人已经没了踪影,几人唯有前去查看受害者的情况。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在男子因获救而如释重负、正想要道谢之际,又一个尖细的男声突然插入进来——

“这位先生,您没事吧?!在下略懂一些医术,让为师来为你检查一下……”

巨型的、黄色的、形似章鱼而又身穿着人类博士长袍的半人型怪物,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男人的面前,方才瞬然放松的神经又如同被外物重击。短时间内遭受到两次从未体验过的惊吓,他的精神霎时间崩溃。

“啊啊啊啊,怎么办?!竟然昏过去了,是休克吗?!”章鱼人剧烈摇晃着口吐白沫昏厥过去的男子的身体。

“杀老师,为什么要突然出现啊,这样不吓到普通人才怪吧?”不破毫不留情地责备道。

“是是是为师的错吗?!竟然犯下这等愚蠢的错误,作为教师实在是太失职了,唔啊啊啊……”

眼看老师张皇失措的模样,渚无奈地想起这只章鱼的其中一个弱点便是“犯错后会紧张得不知所措”。

“话又说回来,杀老师,既然你在场,为什么刚才不直接把犯人抓起来啊。”不破不满地问道,他们几个一开始都不知道杀老师跟在自己的身后。

“为师也是刚刚才赶到,因为突然想起来让你们这么晚回家不安全,所以便过来暗中保护。一来就看见你们几个正围着一个倒下的人,以为是你们又闯祸了便想来帮忙……为师是想尽一个优秀教师的职责啊!”

上课上得太过兴奋结果忘了时间导致我们晚回家的责任人到底是谁?四人集体在心中吐槽,而且还帮了倒忙。

“那为师先带他去附近的医院,你们先各自回家吧,不要在外面逗留哦!”说着杀老师抱起昏迷不醒的男子,飞离地面。

“老师也是,不要用马赫速度哦!”不破向他招手,目送老师离开。

“被那家伙逃走,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啊,”冈岛叹气,“就算用上杀老师用马赫速度,想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我们也没有看到对方的脸。”

“那个男人除了被杀老师吓到以外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事后也许可以从受害者一方打听到什么。”木村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警察比较好。”

“只能这样了。”

当他们正准备动身离去时,一个人忽然迎面撞到了冈岛。

“啊,对不起!”撞人者首先道了歉,因为边看手机边走路导致撞到路人,作为错误的一方首先道歉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那是一名头戴贝雷帽,穿着短袖T恤、牛仔长裤与短靴,并将外套反绑在腰上的长发女生。见对方是女孩子,冈岛非但不会感到生气,还非常高兴能够与异性肢体接触。

“没关系,没关系!”他摸着后脑勺频频点头。从旁人的角度,冈岛高兴的表情看起来总是色眯眯的。

“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女孩很有礼貌地道别,继续向前走。

“刚刚那个女生,长得挺可爱的呢……”冈岛还在细细回味那样的触感,感慨今天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

眼望女孩渐渐离去的背影,不破突然发现其中有一处强烈的违和感,然后她几乎是将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快去追!那个女孩,就是犯人!”

 

【3】

“?!”

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他三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然而不破的命令声同时传到了前方,闻音的那一刻,撞人的路人少女突然跑了起来。

见状,显然可以得出不破判断正确的结论。没有多加思考的时间,班上脚程最好的木村与行动力上乘的冈岛二话不说拔腿开追。

起初渚也参与了追赶,但他的速度远不及前两者,所以过不久便跟丢了,只好留在原地等待。此时不破也恰好追上来,于是渚向她询问她究竟是怎么知道“袭击男子的犯人就是那个女孩”的。

“我的推理其实猜测的成分比较多,并没有十足有利的证据。而我怀疑她,主要是因为那个女生身上的不对劲的地方太多,所以我打算赌一把……果然不出我所料,哼哼!”不破一下子摆出名侦探的架势。

“不对劲?”只是看了一眼,不破就能即刻找到陌生人身上的疑点,这让渚感到分外惊讶。但转念一想,在冲绳离岛上的不破同学也瞬间看穿了伪装成普通客人的杀手,他便觉得没那么好意外了。

“是啊,你不觉得那个女生很奇怪吗?”

“哪里奇怪了……?”渚开始仔细回忆起来。有着茶色头发与碧色的眼睛,少女确实如冈岛所说的五官属于比较可爱的类型,但也算不上美人级别。走路的时候玩手机也是很常见的现象,他怎么也想不通奇怪点何在。

“是衣服啊!”对方点破道。

“唉?”渚愣住了,一时间他回想不起来那个女孩刚才是穿着怎样的衣服。

有研究数据表明,男性与女性在偶遇到同一名女性时,男性的关注点往往会落在对方的容貌与身材上,而女性的注意力则常常集中在其穿着上。这就是不破能第一时间发现男生们所发现不了的疑点的主要原因之一。

“先不论衣服,我首先注意到那个女孩子的身材与我们目击到的凶手相仿。因为受害者是成年男性,就按照常理误以为凶手也同样是男性,这其实是个误区。像我们班上的同学一样,受过训练的女生也是可以轻松制服成年男子的,只要掌握好技巧与时机的话。我们第一次见到凶手时,她正用双膝抵在男方的双手上,证明她仅凭借手臂的力量还不足以按压住对方,所以才会借助身体的重量……”

渚点点头,表示认同。

“那个女生的上身穿着短袖T恤衫,这本来没什么奇怪。可是,今天晚上的天气明明比较冷,但她却不把外套穿上而是将其系在腰间……”

“万一这只是因为她不怕冷呢?或者刚刚运动完……”

“穿着牛仔裤运动?……就算她是不怕冷吧。但她的一个举动明显很奇怪,这也是让我怀疑她是犯人的关键点。你想想看,当我们看到犯人行凶的背影时,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他穿着的外套上,好像有个子弹型的白色图案……”

“没错,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这个,因为犯人穿着一袭深色的衣服,所以我们会对她背上的亮色图案印象特别深刻。因此她为了避免被我们通过图案认出来,就做了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她系在腰上的外套,是将衣服的内侧朝外,反过来绑的——几乎没有普通人会这样做。如此一来,外套上的图案就恰巧被她挡在身后,我正是在看到她的背影时想到了这一点……”

渚恍然大悟,但很快他又有了新的疑惑。

“可是……还有一点说不通啊。”

正当渚将要说出自己的疑问时,刚才动身去追及犯人的木村与冈岛正好回来。双手空空的两人表示犯人钻进了一个内部错综复杂、岔路奇多的小道,不一会儿他们就跟丢了。

“啊——!”木村的话正说一半,冈岛忽然大叫一声。

“怎么了?”

“我的钱包……不见了!”

闻言,渚心中的疑惑瞬间被解开了。

“犯人为何会主动接近我们的原因,已经有了呢。”不破得意地笑道。

 

【4】

“呜哇……真穷酸,一个大男生出门竟然只带这么一点钱。”

倚靠在路灯下的少女用两根指头夹起钱包里的一千日元钞票,想了想后又果断将其塞了回去,转而取出了钱包里的学生证——这才是她盗窃的真正目的。

“椚椚丘中学……三年E班吗?”她只知道椚椚丘是附近的名门中学,而E班则是该学校集中差生的一个地方,除此之外所知甚少。

在第一次被发现以及逃跑后,她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躲在暗处观察情况,因而她目击到了那个“怪物”。

小巷内昏暗的照明让她看不清它的具体面目,但那个身体轮廓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与此同时,她还捕捉到了他们的对话中零星的词汇:老师、暗中保护、马赫速度……她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一开始她还猜测那个“怪物”很可能只是一个穿着玩偶服的人类,然而当她目睹怪物在空中飞行的场景时,难以置信的她除了在原地屏住呼吸外什么也做不到。

人的一生,亲眼遇见奇迹的概率有多少?

这世间上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安安稳稳地度过平淡而平凡的一生。

在她已经索然无味、自甘堕落的生命里,一个异常猝不及防地侵入到了她所在的世界。那一刻,她的视野被瞬时扩大数倍。

不抓住的话,就一定会溜走——警钟在她的心脏部位轰然敲响。

于是,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她取出了放置在外套口袋里的贝雷帽……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更是远在她的意料之外,她的身份竟然在一瞬间就被学生之一给识破了。这令她既惊又喜。

不仅是老师,连学生都是如此超乎寻常地有趣。

无聊得要死的人生,久违地出现了曙光。

确认了老师与学生们所在的班级后,目标相应地也就锁定了。

“看来接下来这段时间里,有事情可干了……真是雪中送炭啊。”异常兴奋的她已经开始迫不及待起来,“没想到活着也能遇到好事呢。”

 

 

本章后记:如诸位所见,这是一篇原女文(?),但实际的风格还是偏群像剧。这个算是一部自我挑战之作,如果说我的前作《枫的时间》大概只用了八成功力来写,那么这一篇文我想试着用十成。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不想在《枫》中使用十成功力,而是因为《枫》以原作主线来展开,能自由发挥的空间有限,不能充分锻炼我编创剧情的能力,因此我想将本文试着写成像原作中的某个篇章一样。能将一个被写到烂的题材写出新意,写出自己的风格,我觉得这便算是实力的体现。当然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写好,还请看官们多多督促。


评论
热度(11)

© 古月依陵 | Powered by LOFTER